正文 02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死木頭,干任何一行,都要有職業道德,客戶就是上帝,這照片是客戶要求的,所以就要拍的盡善盡美!殺人其實嚴格歸類的話,可以歸類為服務業!優良的服務質量才是客戶回頭的關鍵!你把那無影燈往左一點,燈光再調暗一些。”朱顏一邊審閱她的作品,一邊指揮、教訓我,似乎死木頭已經叫的很習慣了,從那以后,我在她嘴里就一直是死木頭。我無奈的上前調整燈光,心里卻想,殺人算個鳥的服務業……

    這回再看那照片,胡鵬纖毫畢現,“卡嚓”“卡嚓”“卡嚓”聲不斷的響起,胡鵬現在就像是伸展臺上的明星,全身正面照一張、全身側面照左右各一張,面部正面照一張、面部側面照左右各一張,下身第二個菊花,就是原來長著**的地方,現在是個紫色大窟窿,上下左右連拍四張。朱顏甚至讓我把胡鵬翻了個身,背部和屁股處,三塊像粘了油的油紙那樣透亮,巨大蒼白泛著光澤的尸斑,其他部位紫的發黑,背部照片也是三張,拍完我不等她開口,主動上前把胡鵬再翻回正面。

    朱顏點點頭,算是表示對我機靈勁的嘉獎,她放下相機,雙掌同時揮出,掌根處猛擊在尸體兩側耳根。“咔噠”一聲脆響,胡鵬嘴巴大張,像是一個幽深的山洞,下頜的骨頭已經被卸了下來,嘴里是一口又黃又黑的牙,外加一條死灰色的舌頭。朱顏用手指比劃了一下那嘴巴寬度,搖了搖頭。

    轉身又去矮柜里找了把錘子出來。這錘子跟我們平日里看到的羊角錘完全不同,是把紅的像火一樣的錘子,看著頗為沉重,應該是橡膠錘。朱顏像拉橡皮筋一樣拉住胡鵬的下嘴唇,粉色的牙床就露了出來,那錘子帶著風聲狠狠的砸下去。“砰!砰!砰!”尸床在輕輕顫動,有如滾湯潑雪,牙齒輕易敗下陣來。朱顏一錘,兩錘,三錘,一直砸!一直砸!一直砸!砸完下邊換上邊。跟那條“人鞭”一樣,所有的牙齒都離開了牙床,直接掉進了嘴里,二十八個高爾夫球,悉數進洞,沒有了牙齒的牙床光禿禿,景象頗為凄涼。

    放下錘子,朱顏用左手將白色砧板托起,右手抓起一把“生魚片”直接賽進了胡鵬的嘴里,簡直就像是農村逢年過節殺完豬做香腸灌腸衣的景象。一把,兩把,三把,死人沒有吞咽功能,胡鵬那話兒又大,切出來的“生魚片”就多,直塞得胡鵬兩側腮幫子的皮膚都鼓了起來,像是在鳴叫的蛤蟆。朱顏卻不管不顧,右手拿起那柄錘子,倒轉過來,用錘柄在胡鵬嘴里一頓猛戳,像是搗藥一般。

    借助搗藥之功,胡鵬嘴里總算又有了一點空間,朱顏繼續往里塞,最后仔仔細細的將最后一片“生魚片”也放進了胡鵬的嘴里,她撂下砧板,“啪”的一聲將下頜骨復位,跟著拿起相機對著胡鵬的腦袋“卡嚓”了一張。放下相機,轉身從不銹鋼矮柜里拿出了一個沉甸甸的黑色匣子,那匣子打開時,仿佛是一片銀色的海洋,波光瀲滟,仔細看時,卻是無數的針,有長有短,有粗有細,有的直如筆,有的彎似月。它們分門別類的躺在那匣子里,朱顏就像是個鋼琴師輕撫琴鍵般指尖輕輕撫過它們,最<!--中间广告位置-->后拿出一枝如彎月,手指長短,粗細跟線香差不多的針。

    據說男人專注于工作的時候很性感,其實女人同樣如此,盡管武裝到了牙齒,跟個科學怪人一樣,我還是覺得那個纖巧的科學怪人此時此刻頗為性感,黑色的麻線穿進針孔的時候像是魚兒滑過水面,沒有任何遲滯,行云流水、游刃有余。鋒利的銀色彎針從胡鵬的右側嘴角上方穿入,下方刺出,循環往復,黑色的麻線如同一只在逐漸生長的蜈蚣般慢慢變長,又像是一條黑色的拉鏈,將胡鵬原本門戶洞開的雙唇漸漸閉合。針腳細密,間距整齊劃一,朱顏就像是個小女孩在縫合自己心愛的布娃娃,專注而認真,溫柔而靈巧。

    她停下,輕輕的打結,輕輕的剪斷麻線,一個如指甲蓋大小的黑色蝴蝶休憩在胡鵬的左邊嘴角上,胡鵬的臉此刻就像是一只熟透了要炸裂的西瓜,他的那話兒,埋葬在他的嘴里,重新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朱顏長出了一口氣,再度拿起相機,把這一幕永久定格。

    “齊活!”她打了個清脆的響指。

    “這么一張訂單,歷時兩年,你收費多少?”我有些好奇,開著敞篷跑車,又輕易就用跑車去撞別人的這位尸體魔術師,很顯然經濟狀況良好。

    “老曹頭這張訂單是一百萬,因為是老曹頭,我拿兩成,老熟人,談錢傷感情,一般情況下,我拿訂單的三成。”朱顏說。

    二十萬……巨大的數字,我默默的換算了一下,四塊五的小碗牛肉面,能吃四萬四千四百四十四碗,一天吃三碗,能吃四十年,豁出去天天頓頓加荷包蛋,也能吃三十三年。我默默拿出我那不知道幾手的諾基亞手機,幽藍的屏幕顯示十二點,切了盤魚生,縫了個嘴巴,一個小時不到,這個女人賺進了二十萬,老曹頭略微費的功夫多點,他擺攤算了三天命,扔幾條死貓死狗,去人家小區打探下消息,再去監獄心理治療半小時,賺了八十萬。這掙錢的速度簡直不可理喻,我憤憤的想,難怪跑車撞壞了,她一臉無所謂,更難怪老曹頭住那么奢華的曹公館。我后來才知道那車叫做保時捷911,修一修動輒十幾萬。

    “我這特尸科助理有工資嗎?”我實在忍不住,我輕聲細語,弱弱的問朱顏。

    “有,給你兩個大頭耳光!老曹頭說了‘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你這樣的廢柴,半點本事沒有,不能慣你的壞毛病,驕奢淫逸這四個字可是連著的,他負責給你生活費!不過,你這死木頭要是聽話,姐姐我倒是可以偷偷給你點零花錢。”朱顏笑嘻嘻的,順帶還占我一道便宜,自封了姐姐。

    死老鬼!死老鬼!還真是算無遺策,受這樣的驚嚇,忍受這樣惡劣的工作環境,還要跟神經病一起工作,居然半毛錢不給!居然是免費的!我又在心里痛罵老曹頭。

    “扛上!”朱顏指了指胡鵬,這他媽的胡鵬可是光著的,怎么扛!我看著光溜溜的胡鵬,心里在怒吼。朱顏卻轉身走出玻璃房間,絲毫不理會我的窘迫,她走向玻璃房間后面那個巨大的黑鐵疙瘩。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