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他媽也太損了。。。老曹頭的陰損、刻薄再度出乎我的意料,讓我震驚,這大概就是他嘴里自詡的“算無遺策”,這死老鬼的刻薄并不僅僅針對我一個人,完全是固定火力點,機關槍無差別掃射,逮著誰弄死誰。

    朱顏接著說:“胡鵬的母親,聲音顫抖,帶著哭腔把這簽詩讀了一遍,老曹頭卻猛的一拍大腿,站了起來,口中大呼了一聲‘糟了!’,左手捻須不止,右手掐指而算,口中念念有詞,轉而又蹲下去,摸索著用白布把簽筒包起來,拎起馬扎夾在腋下,竹棍輕輕敲打地面,轉身就要走。他這一下欲擒故縱,只把胡鵬的母親嚇得魂飛魄散,‘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抱住老曹頭的左大腿,口中只是哭喊‘老先生莫走,老先生救我……’,老曹頭卻右腳一跺,長嘆一聲‘若是救了你,我老頭子的命就到頭了,我這鬼谷子百應簽,最是靈驗不過,這支下下簽,我算命五十年,從來沒有人抽到過,大兇大煞啊,克死六親,這是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女、克鄰,你家里必定有刑囚系獄的惡人,此人天怒人怨鬼都憎,煞氣沖天,你們小區近日里定然是死貓死狗不斷,鄰居也有被他克的暴斃而亡的。”

    “……”我無話可說,沖著胡鵬翻了個白眼,你這惡人死的又硬又挺,倒是一了百了,那年邁的父母,還要被人如此耍弄。

    “那胡鵬的母親,卻是頓時傻了眼,以有心算無心,眼前這瞎子一語中的,家里吃官司那個孽子可不是身陷囹圄,天怒人怨鬼都憎么?最近小區物業的清潔工,每天都能在小區的灌木里找到死貓死狗,惡臭難當,清潔工跳著腳的罵娘,在家中枯坐的老兩口,又怎么會聽不見。這死貓死狗,自然又是老曹頭的杰作。他提前就雇了人,滿魔都的找這些死貓死狗,再隔著小區圍墻,扔進小區的綠化帶里,只是苦了那些清潔工,平白受這無妄之災。”說到這里,朱顏笑得花枝亂顫。

    “他不會為了下套,隨便在胡鵬家小區找個人讓人暴斃吧?”我趕緊問。

    朱顏笑著搖頭,“沒有那么喪心病狂,沒人給錢,老烏賊才不干呢……老烏賊卻是提前打聽好了,小區里有個十七歲的小姑娘,高考壓力太大,上個月剛剛跳樓自殺。胡鵬的母親從將信將疑頓時變得死心塌地,將他奉若神明。老曹頭得計,就打開馬扎坐下,胡鵬母親緊攥著他衣角,怕他走掉,訕訕的承認兒子進了監獄,老曹頭卻裝不知道,去揭人瘡疤,‘因何事入的獄?’胡鵬母親臉上簡直要滴出血來,臊的發紫,轉頭看看四下里無人,方才低若蚊蠅一般的說‘**幼女……’老曹頭卻又猛拍了一下大腿,斷喝一聲,‘你這兒子要不得了!’”

    “唉……”我一聲嘆息,禍及父母,這胡鵬何其可惡!可是常言又說養不教,父之過,有這樣的兒子,既是胡鵬父母的不幸,也是他們的宿命。

    “胡鵬的母親,一雙迷茫的眼睛里泛出點點淚光,她無助的看著面<!--中间广告位置-->前的算命先生,卻又羞恥的低下頭去,松開老曹頭的衣角,用手背去擦眼淚。老曹頭卻用竹棍輕輕敲擊著地面,他抽搐著嘴角一邊搖頭一邊說:‘事已至此,已無轉圜余地,官殺星至,民怨沸盈,你和你老伴想要安度晚年,這兒子是不能要了,就連他留在家中的東西,也留不得,當扔則扔,當燒則燒,從此不可與他再有半點瓜葛!一則是大義滅親,自此方能抬頭挺胸做人,二則非如此,斷不了命理血脈上的牽絆糾纏,必定禍及至親橫死,我這招逆天改命,有違天道,已是損了壽元,我時日無多了……’老曹頭卻猛咳了一陣,吐了三口血,臉若死灰,悉悉索索收拾好白布、馬扎、簽筒,手執竹棍,步履蹣跚而去。”

    呸,我暗暗在心里罵了一句,要是真吐血才好呢,但顯然這死老鬼不可能真吐血,他有的是辦法糊弄人。

    “胡鵬母親,一個人蹲在馬路牙子上,雙手抱住自己肩膀,看著老曹頭離開的方向哭了很久很久,站起來的時候沒有絲毫力氣,如負千鈞。第二天就去了魔都晚報,登報脫離關系,從此與這兒子,兩不相欠,再無瓜葛。第三天找了個收破爛的,處理掉了胡鵬所有的物品,就連有胡鵬的照片都剪斷或者燒毀。收破爛的那家伙,據說從此在魔都闖出了字號,他那天從胡鵬房間里搬出了一千多張黃色dvd光碟,行里人自此送他一個外號,叫碟王。第十五天,胡鵬獄內斗毆暴斃,那胡鵬的母親聽了這‘老先生’的話,或許是怕被克死,或許是恨這不爭氣的兒子恨的緊了,心如鐵石,棄尸不要,這尸體就送來了特尸科。”朱顏有一絲不忍,聲音漸漸低沉下去。

    一環套一環,局中有局,計中有計,老曹頭在殺胡鵬之前,就已全盤布置好,先設計胡鵬家屬斷絕關系,繼而催眠獄中罪犯殺胡鵬,等胡鵬家屬棄尸不顧,尸體必然送到特尸科朱顏這,兩年認領期一過,就可以隨意處置,這張訂單也就算完成了。我有那么一絲,只有一絲!佩服老曹頭,智力、演技、心理、技能、人脈,缺一不可,妙到毫巔!他明明可以借助催眠術讓胡鵬的母親拒領尸體,或者在火葬場魚目混珠,將尸體偷出來。他卻偏要費盡心機布這么個局,讓胡鵬的家人心甘情愿將尸體棄之不顧,這就是渡者六道之一的退路烏賊,而這僅僅不過是他閑極無聊時候的一張訂單。無怪乎我被他耍猴一樣的戲弄,不是國軍無能,實在是共軍太過狡猾……

    “干正事吧,得交貨呢。”胡鵬母親的遭遇,顯然讓朱顏的情緒從愉快轉向了低落,她帶上口罩、護目鏡,走向胡鵬的尸體,她掏出個小巧的銀白色照相機,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數碼相機。她后退兩步,對著胡鵬裸露的全身“卡嚓”先來了一張,閃光燈像閃電劃過,再拿著相機看了看,搖搖頭似乎不太滿意效果,我湊上前去,確實,畫面又灰又白,很顯然曝光過度,我看著她搖搖頭。她刪去照片,關掉閃光燈,“卡嚓”又來一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