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老曹會催眠術?”盡管心中有了答案,我還是需要向朱顏求證。

    “退路烏賊,會的又豈止催眠術……我這清道夫能干的事情,老曹頭無一不精,老曹頭能干的,我一竅不通……清道夫畢竟只是清道夫,成不了退路烏賊……”朱顏有些失落,她骨子里的驕傲、自滿、還有舍我其誰的狂妄,突然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退路烏賊究竟是什么?”打蛇隨棍上,絲瓜上次顧左右而言它,這朱顏的城府卻應該沒有那么深。

    “烏賊是一種神奇的海洋動物,又叫做花枝、墨斗魚或墨魚。烏賊是天生善于逃跑的專家,遭遇強敵時會噴出黑色墨汁,迷惑對手,烏賊趁機就此逃之夭夭。烏賊皮膚中有色素小囊,可以隨“情緒”的變化而改變自身的顏色和大小。烏賊甚至能躍出海面,在空中飛行。”朱顏幽幽的講述,語音里沒有嫉妒也沒有不滿,而是種發自內心深處的尊敬和仰慕,我伸長耳朵,生怕遺漏任何一個字。

    “烏賊是天生的逃跑專家,之所以用烏賊命名這渡者六道之退路,就因為烏賊在渡者六道中專司撤退與善后。烏賊第一要精擅岐黃之術,殺人者在行動中若是失手受傷,即使是性命垂危,也絕不會去醫院,烏賊自古以來就是最高明的大夫;第二烏賊善于毀尸滅跡,比之我這樣的清道夫,也絕對不遑多讓;第三這烏賊既是名醫,自然熟知人體結構和運動原理,因此善于刺激人體的潛能,所以又常常負責訓練新人,教授最為簡單、直接、致命的殺人術;第四烏賊,顧名思義,最最善于撤退,人員、裝備、資金、撤退路線、隱匿的安全屋、生活物資的補給,都是烏賊的工作。狡兔不過三窟,烏賊卻有三十六窟,甚至七十二窟。這烏賊就是六道中最堅實的那道屏障。”

    朱顏說的有些心馳神往,我卻啞口無言,知道這死老鬼深不可測,可從未想到一個人居然可以厲害到如此地步。

    “這老曹頭又是兩千多年間,歷代烏賊里最為驚才絕艷的一個,出身中藥世家,既是家學淵源,又學貫中西。十幾歲就留了洋,一直讀到英國皇家醫學院臨床醫學博士,又去大阪醫學院,拿到了心理學博士,這可都是全世界最頂級的醫科學府!催眠術殺人算不上什么壓箱底的手藝,不過是茶余飯后的小點心罷了。說到殺人,蛇信、避役、穿山、羯蟻、烏賊,這五道哪一道不是如履平地,手到擒來。”

    我仔細的注意到,朱顏漏了蜘蛛,網路蜘蛛。應該不是表述中的遺漏,因為她明確的說了五道而非六道,這網路蜘蛛莫非竟然是個手上從來不沾血的主?不沾血卻在食肉動物環伺的叢林里安之若素,甚至不可或缺,好一個蜘蛛!也不知道是雌是雄,我非常好奇。朱顏似乎跟這蜘蛛挺熟的樣子,此前她曾提及要給蜘蛛面子。說起來,未曾見面,卻已經承了他(她)一個小小的人情。

    關于老曹頭的講述,則簡直像是個悶雷砸在我腦袋<!--中间广告位置-->上一樣,我的腦袋嗡嗡作響,原本以為殺人非常簡單,只要把膽子一橫,不怕失手,不怕死,豁的出去就行。現在冒出來個渡者居然是雙料博士,那無比憊賴、可恨的老曹頭居然是白色巨塔中最為頂尖的專家,還是心理學專家。我簡直不寒而栗,難怪他自詡算無遺策,我屁股翹一翹,他簡直能知道我要拉什么屎……要報復他,智取有非常大的難度,力敵,似乎也是白日做夢。

    我這可憐兮兮的初中畢業,被雙料博士瞧不起,怕也是理所應當的。在村里,在魔都,對于有文化有知識的人,我歷來都是高山仰止,尊敬有加,唯獨這老曹頭,我尊敬不起來,何止不尊敬,簡直是鄙視、蔑視、唾棄他。

    “老曹殺了胡鵬,他自己又是烏賊,最能毀尸滅跡,為什么這張訂單要拖到今天才完成?”我心底的疑問并沒有減少。

    “死木頭,人是死了,監獄方面要將尸體歸還胡鵬家屬的啊,按理說獄里意外身死,家屬有這樣息事寧人的么?不卯起來一哭二鬧三上吊,跟監獄對簿公堂,索要賠償啊?”朱顏問。

    “對啊,這胡鵬又不是石頭縫里蹦出來的……”我也不解。

    “這就又是老曹的能耐了,他殺胡鵬之前,居然無聊到去胡鵬家小區對面馬路,裝瞎子擺了個地攤給人算命。有道是姜太公直鉤釣魚,愿者上鉤,那胡鵬的爹媽第三天就入了局。”朱顏邊說邊笑。

    我眼前頓時浮現一個花白胡子老頭,長著張可惡的圓臉,穿套白色府綢唐裝,在馬路牙子上,坐個小馬扎上,帶副黑色墨鏡手里拿一根細細的竹棍裝瞎子,面前鋪一塊臟兮兮的白布,用黑墨寫著披褂、算命、渡災、解厄,白布上擺一個古舊暗紅色的竹筒,竹筒里插滿了紅色的卦簽。

    “兒子剛剛吃了官司,還是這種缺了八輩子的德、丟人現眼的官司,那胡鵬的家里是愁云慘霧,鄰居的指指點點,讓胡鵬的父母除了買菜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這老曹的算命攤,就設在那買菜的必經之路上。胡鵬的母親,從他攤前經過的時候,被他用竹棍攔住,一句‘大妹子,相見亦是有緣,我老瞎子雖然看不見,但聽你足音虛浮,步履維艱,家中怕是有大事發生,你且抽一簽,不準的話分文不要,準了也只當結個善緣。’”朱顏說的繪聲繪色,有如親歷,我聽的入迷,心想,裝神弄鬼他認第二,天下就沒有了第一。

    朱顏接著說:“胡鵬的母親,正是熱鍋上的螞蟻,滿心的愁苦無處可訴,碰見這么一位,就病急亂投醫,將信將疑的將竹筒捧起來,搖了半天,‘吧嗒’掉出一只簽,落在白布上。那簽詩這么寫到‘骨肉分離斷肝腸、災星煞沖必命亡,騰蛇鬼使來索命,克死六親方終場。’正是一個下下的兇簽,她不知道的是,老曹頭那簽筒里,總共一百只竹簽,正正好好也是一百只下下簽,沒有一只好簽,也沒有一只中簽,每一支都是下下簽……”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