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恩……那老烏賊說了……這練膽練膽就是要一次……又一次的嚇唬你……什么怪事經多了,膽子自然就大了。”朱顏一邊笑一邊回答我,上氣不接下氣,說話間停頓了好幾次。她笑得臉帶紅暈,粉紅色,像盛開的桃花。

    我氣的無話可說,只想破口大罵,好好演練一番三字經,可對著個姑娘破口大罵這么沒風度的事,實在是干不出來,我捏著一雙拳頭,渾身都在顫抖。千小心萬小心,還是落入老曹頭的轂中,我不僅氣他,更氣自己,怎么就這么沒腦子,我鼻孔里喘著粗氣,惡狠狠的瞪著朱顏。

    “真生氣了呀……”朱顏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語氣里帶了些安慰,可旋即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實在是忍耐不住。

    “哼!”我冷冷的哼了一聲,扭過頭不去看她,太他媽欺負人了,我之前真的完全被唬住,腦子里想的完全就是奪門而逃,逃的越遠越好。我選擇殺人是不假,但也不是為了成天被人這么耍著玩!不是為了成天跟精神病人過家家!老曹頭,**的給老子等著!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我演技怎么樣?我演技怎么樣?哎,死木頭,給點評價呀!”女瘋子益發的興致勃勃。

    “爛透了!不怎么樣!”我心里暗暗問候她,還有老曹頭十八代母系族人。

    “我呸!我演技不好,剛剛你嚇成那副鬼樣子,都快要尿褲子了。”朱顏毫不留情的揭短。

    說到尿褲子,我才意識到褲襠里稍微有點濕,怕是剛才嚇得略微尿了幾滴,幸好對面的朱顏看不出來。作為一個大老爺們我絕不能承認這事!但我還是很慶幸,老天爺保佑,還好剛剛沒尿濕褲子!實在是不幸中的萬幸!倘若這事發生并流傳到老曹頭的耳朵里,這老不死的真不知道要得意成什么樣子,我這下半輩子見到他,怕是再也抬不起頭了,這將會成為我人生的恥辱柱……我長出了一口大氣。

    “誰……誰尿褲子了……你才尿褲子呢……”我底氣不足的反駁,此時絕不能泄露出任何一絲褲子里的破綻,我料你也不敢盯著我的褲襠看!我恍若無事,慢慢夾緊雙腿。

    “你就夸我一句演技好,會死啊?會死啊?會死啊?”朱顏倒是沒注意我的褲襠,但是對我沒有高度評價她的演技很是介懷,她撅著小嘴,一副不滿的表情,這一刻她不是那個渾身長刺的飆車族,也不是威風八面的尸體魔術師,這一刻,她就像是一個美麗的鄰家女孩,在氣惱著臉上長出的一粒旁人壓根注意不到的青春痘。

    “演技好!演技好!簡直太好了!好的不能再好!魔都電影節最佳女主角非你莫屬,還有那什么金雞、百花、長春、金馬、奧斯卡統統都該給你!”我不知道為什么,心一軟,就順著她的話頭夸她,還很是使了些力氣。

    “真有那么好?”朱顏喜笑顏開。

    “真有那么好!配樂也很棒……”我這話倒也不全是違心之詞,演技確實上佳,不然怎么會嚇到我魂飛魄散。

    “老曹頭,擔心我演不好,給我說<!--中间广告位置-->戲說了半天呢!他興許有當導演的才華!”朱顏夸老曹,我聽著怎么就那么郁悶呢。

    “別跟我提那老烏賊,你切這一盤‘人鞭’就單純為了嚇唬我?”我氣不打一處來,我怒火萬丈的指著砧板上那盤“生魚片”。

    “也不全是,你猜猜這胡鵬怎么死的?”朱顏突然神秘兮兮起來。

    “獄里斗毆死的。”我沒好氣的回答,心想這他媽還用問么,那白色吊牌上寫的明明白白。我學歷是不高,可也不是文盲,這幾個字還是認得的,也太小瞧人了。

    “no!no!no!no!no!”她連說五個no,還舉起了一根手指不住在空中搖動。

    “這狗雜碎可是張大訂單!今天才是完成交易的最后一步,不然老烏賊為什么特地選今天讓你來我這?”她煞有介事的說,我兩根眉毛簡直要扭曲到一起,明明是獄里斗毆致死,又怎么會是一張訂單,胡鵬兩年前就死了,在特尸科躺了整整兩年,為什么完成交易要在今天?

    “你們難道還能買通了監獄里的犯人去殺他?”這是我目前最合理的推測。

    “哪里用的著那么笨的辦法……渡者六道要是這么水,這牌子大概早就被人拆了當柴火燒。他人固然是監獄犯人毆斗致死的,卻是老曹頭親自下的手。”朱顏不屑的搖頭。

    我完全聽不明白,什么叫做固然是監獄里的犯人殺的,又是老曹頭親自動的手?既然是毆斗致死,就沒老曹頭什么事,怎么能說是他親自下的手?這在邏輯上完全是矛盾對立的,壓根不成立!我疑惑的看著朱顏。

    “胡鵬,兩起**幼女案,證據確鑿,獲刑十二年。可是受害的孩子遠遠不止這個數目,眾多的受害者家長選擇了秘而不宣,他們打落牙齒和血吞,為了孩子能健康的成長,不讓幼小的孩子背負被**過的名聲。雖然沒有報警,可是這些家長都明白是胡鵬做的案,十二年未免太便宜他了!這些家長集資下了張訂單要他死,可胡鵬人在監獄難免要大費周章,老曹頭可能太無聊靜極思動就接了這個活,這張訂單還要求必須將他的**切下來剁碎了,賽進他嘴里。雖說有些煩瑣,可是也是可以理解的要求。”

    “可以理解……”我默默點頭,不用為人父母,我也能感受那種憤怒,日日夜夜在仇恨中煎熬,又痛悔自己的一時疏忽,讓孩子遭受了地獄般的凌辱。始作俑者卻只需坐十二年牢,又出來逍遙快活,十二年后,孩子們心里的那道巨大的傷口能不能夠愈合,沒有人知道。

    “老曹頭的本事你是親身領教過的,他僅僅是偽裝成一個代班的心理醫生,去胡鵬所在監獄跟一個有嚴重暴力傾向的犯人做了一次半小時的對話,三天后這犯人在食堂用磨尖的牙刷柄刺入了胡鵬的肝臟,你說這算不算是親自下手?”朱顏平靜的說。

    那杯紅酒,那像潮汐一樣沖擊杯壁的紅酒,我眼前猛然出現了那杯紅酒,那杯讓我失去了知覺的紅酒。催眠術?老曹用催眠術殺人?一定是這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