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朱顏左手抓住那一大坨物事,右手提著刀,似乎是在思考。從前逛菜場時常見些大媽大嬸,買些牛鞭驢鞭之類的給老公進補,因為司空見慣,倒也從不覺得驚駭。可看著朱顏那小小的手攥住這副碩大丑陋的“人鞭”,再想到此前那簡單、利落、干脆,沒有絲毫拖泥帶水的刀光,同為男人還是有些感同身受,我脊背生寒,好似有陣陰風從兩腿間直刮過去,我不禁倒退了兩步。

    “雜碎自然就要有雜碎的下場,地獄有沒有我不知道,可是女人自然有女人的立場,**幼女,這么死實在是太便宜你這狗雜碎!落到我手里,算是你的報應。”朱顏對著尸體喃喃自語,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怕是這女瘋子要上演一場極度華麗的壓軸大戲了。

    她隨手將那副“人鞭”砸在胡鵬的臉上,刀卻隨手一擲。“正本手作”在空氣中閃出一道白光,“噗”一聲正中尸體的肚臍眼,如插敗絮,象牙白的刀柄輕輕的顫動,胡鵬此刻渾似個人體鏢盤,朱顏頗為滿意的點頭,旋即走開。

    我看著那胡鵬,心想這廝生前作惡的時候,可曾料到有這樣的下場?他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那話兒會被割下來砸在他的臉上吧。倘若是生前這么擺布他,會不會更痛快淋漓,沒有了主角凄厲的哀嚎和順著創口奔涌的紅艷艷的血、以及那無助、恐懼卻無限渴求活的眼神,我不禁覺得略微有些美中不足。

    清道夫朱顏,回到了尸床旁邊,她也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了個白色塑料砧板。她抽出“正本手作”,將案板擱在胡鵬的肚子上,經過一番調整,直到覺得那砧板平穩方才停下,她左手拿過胡鵬臉上的那話兒,放在了砧板上。

    科學怪人不緊不慢,將那話兒放正放平,朱顏中指輕彈刀身,“叮”的一聲脆響,那刀在急速的震顫,朱顏對著那刀長吁了一口氣,“唉,可憐了這柄好刀,今天你著實受了些委屈。”

    女瘋子竟然在跟刀道歉,似乎那刀會有認知和情緒似的。道完歉,她掌中的刀靈動如舞,刀起落的軌跡有如行云流水,那剎那,似乎朱顏就是那刀的一部分,那刀就是朱顏手臂的延伸,動作灑脫之至。我佩服的看她,她此刻有如高級日料的大廚一般,手法快速而靈巧,每一刀下去,那話兒就短了一點,砧板上了多了一塊薄如蟬翼中間有孔的肉,每一片都一模一樣,既不會厚半分,也不會薄半分,整齊劃一,簡直像一臺急速運作的片肉機器。

    這她媽的絕對是在切生魚片啊,這女人不會瘋到這個程度吧……難道她一會打算蘸著醬油和芥末吃了這東西?就算是大嬸大媽買牛鞭驢鞭那也是打打邊爐、涮涮火鍋、燉燉湯而已,也沒聽說過有人生吃啊!我腦子里這個瘋狂的念頭不停的在轉。

    十分鐘后,那話兒連帶兩顆睪丸,全部變成了魚生的模樣,朱顏端詳了一會自己的“杰作”,然后深深的點了點頭,顯然很是滿意自己的刀工。她抬起頭來看我,我故意不跟她對視,實在是怕惹禍上身,萬一叫我也吃,這可如何是好……我轉而看<!--中间广告位置-->向它處。

    “這可是大補的東西,你們男人不是什么虎鞭、牛鞭、驢鞭、蛇鞭,什么鞭都不放過么?這可是人鞭。”她對我說,這特尸科也不可能有其他人在,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我頓時一個腦袋兩個大。

    “我……處……男,不用……補……”我結結巴巴的說,腦子一片空白,半天才找到這個拙劣的借口。

    “喲……你居然是處男啊,這可是稀罕的很,魔都你這個年紀的處男,比恐龍都難找……”她語帶調侃,我面紅耳赤,說起來確實也有些丟人,可沒錢沒戶口沒房沒車,連個正經工作都沒有,哪個姑娘能那么不開眼的喜歡我呢?這大概比守株待兔,比瞎貓逮住了死耗子的概率都要低吧,現而今又干了這殺人的買賣,就算有那不開眼的姑娘喜歡我,我卻又怎么忍心禍害人家,萬一我哪天橫尸街頭,人姑娘可怎么辦,想到這里,我一時間也有些氣餒。

    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那朱顏慢條斯理的放下刀,打開口罩,將口罩掛在左耳朵上。隨即拿出把明晃晃的長鑷子,挾起一片“生魚片”,慢慢向那張紅潤俏皮的嘴巴送去,嘴里還說:“一時之間,也沒有筷子,只能用這個將就了。”

    我用驚恐萬分的眼神看著她,瘋也是分等級的,絲瓜假如算是一度,老曹頭就是二度,這朱顏簡直就是三度,已經瘋狂的沒有任何人可以超越了。我暗自發誓,假如她真的吃了下去,我一定要跑路,拼著被渡者六道滅口,也絕不能再跟這女瘋子多呆一秒鐘!面前這女瘋子完全就是我人生最大的一個噩夢。

    千萬別吃啊!!!我在心底大聲吶喊,這如花似玉的姑娘,為什么要吃那冷藏兩年多的尸體,還是那個部位,雖說有那“蔽瘴丹”隔絕尸臭,這東西也絕不可能是什么珍肴異饌,時間似乎停滯在那里,我的汗毛一根根豎起來,我簡直就想奪路而逃,下意識轉動腦袋的在尋找玻璃房間的出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嚇死你,你個廢柴剛剛是不是想落跑。”朱顏在狂笑,笑得手里托住的白色砧板都在劇烈搖晃,我茫然無助的點了點頭,她放下砧板和鑷子,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彎下了腰,笑得用手在拍打面前的尸床,青灰色的胡鵬沒有任何表示,這個關于他話兒的笑話,他無法參與。

    我無語凝噎,她費諾大的功夫,擺了全套的陣仗,難道就是為了單純要嚇的我屁滾尿流、魂飛天外?精神病人的世界,我完全無法理解。我癡呆的看著這個在狂笑的女人,體型纖巧、長相美麗、卻又是如此的詭異而恐怖,據說花紋越美麗的蛇越是劇毒,這就是條劇毒的美女蛇。

    我呆若木雞的站在那里,朱顏漸漸的止住笑,嘴角卻時而上翹,顯然是在強壓自己的笑意,卻又忍俊不禁。我真想問她一句,你病情這么重,你自己知道么?這時我腦袋里突然靈光一現。

    “這他媽的又是老曹頭的主意吧?”我憤怒的問,巨大的聲音在這個堆滿了尸體的房間里回蕩。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