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特型尸體首先指的是極為特別的尸體,跟普通的尸體完全不同,幾乎所有的意外死亡,經條子確認,無人為作案可能且無人認領的尸體,都會送到特尸科。特尸科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即喪家有特殊處理要求的尸體。倘若是一般的化化妝,也就不必送到我這里來了。”朱顏的臉上帶了三分傲氣,想來也是,她要不是權威專家級別的人物,這寶慶殯儀館全館上下,又怎么會畏她如虎,能人所不能者,才有這樣的地位和氣場,我心里暗自有些佩服。

    “那些無人認領的尸體為什么要送到特尸科?”我問。

    “警察署有地方堆那些尸袋么,蠢貨,即便是無主的尸體,也要放置一段時間,等苦主來認領吧?直到超出這個時間,也一直沒有人來認領,才可以另行處理。”朱顏說。

    “喪家對尸體什么樣的處理要求才算特殊?”我問。

    “人死亡的時候,最需要的是體面,女人希望自己停留在最美麗的那一刻,男人希望自己雄姿英發、權柄在握,這最后一程沒有人想碎首糜軀的走……無論是死去的人,還是失去了親人的家屬,無不窮盡所有努力。希望這最后一程走的體面,我不是化妝師,我是魔術師,我實現那些人最后一程的夢想。”

    我突然想到了李建國,那破了一個大窟窿的腦袋,這樣的尸體也能特殊處理?也能體面的走最后一程?我不禁有些將信將疑,朱顏見我有些不信,從鼻子里一絲絲的出氣,眼睛慢慢瞪了起來。

    “這魔都不知道多少有名有姓,跺一跺腳地動山搖的大人物,最后死的支離破碎,家屬哭著喊著求到我面前來。萬邦證券的老總李瑞被控告操縱股市、內幕交易,畏罪自殺從金茂上跳下來的時候,送到我這里已經是一團肉泥。久明百貨的小開酒后飆車,跑車起火,車毀人亡,送來的時候焦黑的跟塊木炭一樣,你有興趣無妨去找找當天的報紙,網絡上搜索一下也可以,看看這些追悼會的主角們是不是毫無二致、宛若生前。哼!”

    言語間火藥味漸增,我是招惹不起這姑奶奶的,趕緊裝出一副求知若渴的樣子岔開話題。

    “那這毀滅尸體的方法到底有多少種?”

    “那就先來說說這毀尸滅跡,顧名思義,毀尸滅跡就是毀滅尸體滅除痕跡,雖然說很可惜,但是即使是尸體,也會說話。尸體所包含的信息實在是巨細靡遺,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條子們,就是長著敏銳鼻子的群狼,他們循著任何一絲可疑的味道在城市圍捕敢于踐踏律法的人。毀尸滅跡大致上可以分為:棄尸、埋尸、焚尸、碎尸、化尸、沉尸、瞞尸、混尸,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我整個人都麻木了,僅僅一個處理尸體就專業到了如此地步,這行當的水實在是深不可測。我目光呆滯的看著對面那個姑娘。

    “棄尸,是當中最最粗陋的辦法,萬不得已時候的選擇。簡單說就是丟棄尸體,可是丟棄地點則大有講究,尸體在腐爛到無法辨識之前,絕對不可以讓人發現。雖說殺手與目標之間并沒有直接的人<!--中间广告位置-->際聯系,可是假如因尸體被發現,把目標的死因指向了雇主,是絕對無法容忍的,這是非常沒有職業素養的行為,對整個業內的生態都會造成影響。你也不用太過擔心,這些事情有我們這些專業的清道夫會打理,另外你們渡者就更不可能出現這類低級錯誤了。”

    朱顏說的有些忿忿不平,對業內的害群之馬顯然是痛恨至極,但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憂慮,她最后補充了一句。

    “噢……”我無精打采的答應,怎么可能不憂慮,這跟我想象中的殺人越貨完全不一樣,現在是要團隊化流水線操作么?而聽朱顏話里的意思,渡者似乎是比普通殺手更精密,精準,從不失手、絕無誤差,可以媲美“陀飛輪”的殺人機器。

    “尸體為什么會說話?”我很好奇。

    “為什么會說話……呵呵”朱顏一面搖頭一面冷笑。可能這個問題很愚蠢,或者觸碰到了她的逆鱗,我臉有些發燙。她深深嘆了口氣,無奈的接著往下說。

    “殺人者和執法者從來都是死敵,中國有句古話叫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殺了人就要還命,這是鐵律。中國自秦**始,就有了法醫,專司尸體檢驗,到宋代更有了宋慈這樣的集大成者。類似這樣的人都能跟尸體對話,尸體會告訴他們死因、作案兇器、死亡時間、作案地點,殺人者的情緒、體態特征、等等無數信息。你這蠢貨也理解不了,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兩具沒有任何聯系的尸體,都是頸部中刀而死,且切口相同,揮刀者力量相似,揮刀角度一致,這直接就會讓條子意識到有個連環殺手在作案,懂了么?”

    我其實還是不太懂,但想來這么說必然有她的道理,一個尸體處理專家自然也能跟尸體對話,這是一只會做貓的老鼠。這樣的清道夫在毀尸滅跡的時候,自然也更得心應手,揮灑自如。

    “你只說了棄尸,其他的也講講吧……”我底氣不足的問。

    “靠……”她說臟話的同時閉上了眼晴,在深呼吸,顯然是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緒,一直等到她長長出了一口氣。

    “埋尸是將尸體深埋地底,不怕別人挖掘出來,即便發現時也已經找不到線索;焚尸是將尸體燒的只剩灰,這火葬場干的就是焚尸的活;碎尸是將尸體處理成碎塊再另行處理,餃子餡大小的肉,誰能辨認出來這是尸體?化尸是把尸體融化成液體;沉尸指的是將尸體沉入水里;瞞尸說的是瞞天過海將尸體埋入葬有人的墳墓里;混尸指的是將尸體混入大量的無主尸體中丟棄,這種處理方式往往需要災害發生時才可行,比如地震或者海嘯。明白了沒?”

    朱顏這個“沒”字已經帶著長長的顫音,非常的不耐煩,我估摸著她的情緒已經到了爆發的臨界點。

    “明白了,明白了!”我點頭如搗蒜。

    她帶上口罩和護目鏡,站起身來,“廢話了這么久,我領你參觀一下,我那些美麗的藝術品。”

    藝術你大爺,我憤憤的起身,遍體生寒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