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瘋子啊!這他媽的全是瘋子!絲瓜、老曹頭、還有這朱顏,就沒有一個正常人類,當然,**里挑一挑,絲瓜略微正常一些,我真是啞口無言。看保安的神態倒沒有多吃驚,顯然是早就領教過這位的厲害,他是擔心賠錢多過驚訝。

    老曹頭確實是給我找了個膽氣第一的好老師,這位膽子豈止是大,簡直能包天……

    這聲巨響過后,殯儀館的工作人員紛至沓來,有人認識地上那胖子,就走上去一邊扶他一邊開解,胖子太過沉重,扶的那位很吃力。胖子步履維艱的站起來,兩條腿并不攏,詭異的張開,好像腿里夾了個西瓜,小腿一直在顫,顯然創巨痛深。

    “周老板你招惹她干什么,館長都不敢惹她,這寶慶殯儀館上上下下三百多口子人,誰見了她不是躲著走,你去惹她干嘛……”

    “她誰啊?”胖子先將頭發拉回去支援中央,這人倒是很重視自身形象。接著小聲的問,吃了這大虧,也是很有些悔不當初,他欲哭無淚的看著自己的車。

    “她就是我們館的‘朱老師’,你這買賣還想不想干了……”扶的那個小聲說。

    “我操……我操……算我點背……”胖子看了看車,又看了看頭發有些凌亂的朱老師,神情立馬萎頓,就像是只泄了氣的皮球。

    朱老師坐在車里冷笑不止,嘴里一口尖利細碎的白牙露出來,泛著寒光。214車位仿佛是個巨大的巢穴,而她就是那巢穴中的母狼。這一畝三分地果然是她的,跺一跺腳,地動山搖。

    “別說老娘欺負你,死胖子,這一千,拿去修車。你要是不服,我隨時候著。”她拍了一千塊在周老板手里,轉身就走,走過我身邊的時候,輕輕的踢我一腳,示意我跟著。她步伐所到之處,人群自動分開。我腦子里浮現一個畫面,蔚藍的大海里,一條鯊魚游進了魚群。

    巨大的電梯門緩緩關閉,震動了一下,開始緩緩上升,這電梯巨大到能行駛汽車,可能是經常用于搬運棺木、尸體。姑娘按了八樓,她突然笑起來,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亂顫。我不明就里的看著她。

    “剛剛沒嚇著你吧?還有你剛剛是想保護我么?哈哈哈”原來她是笑這個。

    “沒,沒嚇著,我沒想到你這么……”倒是用什么詞呢,我暗暗琢磨,彪悍?豪放?潑辣?瘋狂?狠毒?神經病?神經病是最合適的……但是斷然不可說出口……

    “算你拎得清、會做人,我要對你好一點!”她止住了笑,認真起來。這時電梯“叮”一聲打開,八樓到了,八樓是寶慶殯儀館的行政層,所有部門的辦公室都集中在這一層。

    我們去的是總務科,科長姓王,人長的骨瘦如柴。見著朱顏也是不敢怠慢,熱情異常,朱老師來了啊,坐坐坐,我去泡茶,就連對我也捎帶了三分客氣。

    “我最近實在忙不過來,所以要增加個助理。這個人就<!--中间广告位置-->是我招來的助理,不占館里編制,但這套流程還是要從你這里走一走。”朱顏指了指我。

    “行行行,沒問題。”王科長答應的異常爽氣,奇怪的是他也沒有問我要簡歷、學歷證明,身份證。只是問了下我的名字,并確認了具體是哪幾個字。然后進進出出,忙碌異常,偶爾瞥我一眼的時候,那眼神意味豐富,像是有些同情。

    小半天后王科長交給我一堆東西,一個員工吊牌、一張出入磁卡、一個更衣柜鑰匙,兩套員工制服。員工吊牌上寫著的是特尸科助理。我就這樣一頭霧水稀里糊涂的就成為了寶慶殯儀館的員工。

    我捧了一堆東西,跟在朱顏屁股后面,很是郁悶,有些六神無主。前面那姑娘卻顯然心情很是不錯,一邊走一邊給我介紹火葬場的光輝歷史,我也心不在焉的聽,暗自惱怒又被老曹頭暗算,才橫下心來打算殺人為業,居然把我發配來火化尸體。

    寶慶殯儀館,魔都人殊路同歸的終點站。據說清光緒年間就已經有了,這上百年也不知道燒了多少具尸體,即便以一年一萬具保守估算,也是百萬之巨,這是個令人咂舌的數字。另外還有個火葬場與它齊名,那個叫做龍華殯儀館。這兩家火葬場一南一北,如同兩個巨大的黑洞盤踞在魔都,吞噬無數的軀殼和靈魂。

    全館上下居然有三百多號人,每天要處理的尸體多達五六十具,提供接尸、送尸、化妝、寄存、火化、追悼等等服務,甚至還開了個酒家,以供葬禮后的遺屬吃豆腐羹飯。這豆腐羹飯是江浙魔的習俗,喪家要舉辦酒席酬謝前來參加葬禮的親朋好友。

    已是初夏時節,天氣已經漸漸炎熱。朱顏領著我參觀了一遍殯儀館,穿行其間,樓內也沒開空調,卻是一絲一毫也不覺得熱,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后脖子有人在朝我吹氣,身體一陣一陣的泛冷。

    這是我這輩子到過最詭異的地方,見到的每一個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我整個眼睛里只有黑白二色,恍如在夢中。我從未見過這么多的眼淚,從一樓到七樓,到處都是紅腫的眼睛、哭到嘶啞的喉嚨、痛不欲生的表情。人們說著完全統一的臺詞,節哀節哀。葬禮進行曲充斥著每一寸空間,時而激越,時而哀訴,悲傷如潮水般將我淹沒。

    “死亡是所有人的終點站,無論貧窮或者富有,杰出或者平凡,美貌或者丑陋。它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它早晚要來,你避無可避。焚尸爐里的烈焰,將會讓軀體最后一次跳舞。”朱顏站定了,轉頭對我說。我正自魂飛天外、渾渾噩噩。差一點就撞上她。

    不知道為什么,兜兜轉轉居然又回到了地下,眼前是兩扇對開的不銹鋼大門,門上是個藍色的燈箱,三個字“特尸科”人群已經不見,也沒有了葬禮進行曲,空蕩蕩的地下,只有我和她。

    “老曹頭,這回可是真夠意思。居然把你送上門來。”她笑著說。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