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聲尖銳刺耳的急剎車從遠處傳來,我驚訝的看過去,一輛紅色的敞篷跑車快速的滑過來,沒錯,我很確定是滑過來。輪胎與地面接觸的部位已經冒起了黑煙,那車就這樣一路漂移到我面前,堪堪停下時輪胎與馬路牙子親密無間到不足十公分。我能聞到橡膠輪胎經過高速摩擦的焦臭。車里一個女子,圓圓的一張臉,有些嬰兒肥,齊肩的卷發,膚色雪白,二十七八左右的年紀。她正瞪著一對杏仁眼側頭看我。我四下左右看看,似乎也沒有別人在場。

    “老曹頭說的就是你嗎?”她有些疑慮的問我。

    我站起身,點了點頭,看看手機,這才過去不到十五分鐘,好家伙,這速度!

    “上車!”她努了努嘴,示意我坐副駕駛位置。我上車后,那車向右拐彎,徑直駛入了寶慶殯儀館。崗亭里的保安笑嘻嘻的跟她打招呼,朱老師早。那女子卻不予搭理,冷冷的給了個白眼。車輛的電動欄桿慢慢升起,我的心卻象入了水的秤砣一樣,筆直的沉下去。

    跑車緩緩駛入地庫,光線驟然暗淡,我略微側頭去打量那女子,她目不旁視,有暗香襲人,淡淡的若有似無,是這個季節里綻放的玉蘭花的味道。我卻聞到那香水味里一絲不一樣的氣息,是陰冷的、黯淡的、凄厲的、慘烈的死亡氣息。這氣息似曾相識,酷似李建國死那天,對對對,就是那天的感覺。

    “看你妹看,沒見過美女啊?”朱姓女子出口成“臟”……

    我尷尬的轉過頭,我頭一次跟漂亮姑娘處于這樣近的距離,心跳不由暗自加速。

    “沒有……我沒有看你……”我聲若蚊蠅的解釋,也不知道她聽的見聽不見,我的臉有些發燙。這姑娘脾氣好火暴啊,我這樣想著。

    “冊那娘,又搶老娘的214車位,冊那娘!”姑娘一邊罵著魔都本地粗口,干凈利落的從車里跳出去,請注意,是跳出去!我抬眼看,眼前的車位里停著輛黑色的小車,車很普通,桑塔納兩千。魔都的大街小巷每天穿梭著數萬輛這個牌子的出租,因此我也認得。

    可是這偌大的地庫四周空空蕩蕩,壓根就沒有停幾輛車。至于為個車位發偌大的脾氣?停旁邊不就得了。

    很久以后,我跟朱顏熟絡了以后,她告訴我,每一個人都有個幸運數字,這既關乎運氣也是她個人的堅持,一絲一毫也不可馬虎,任何看似偶然發生的事件都有它的概率,而看似沒有任何關聯的事件其中隱藏著命運的密碼。214是她的幸運數字。

    我們還是先回到當下,人不可貌相,古人誠不我欺。我目瞪口呆,眼前身形小巧的姑娘,大概也就一米六的高度,黑色t桖,一條洗的發白的牛仔褲,細腰翹臀,胸前波瀾壯闊。腿相當的纖細修長,腳上是一雙黑色帆布鞋,她暴跳如雷,歇斯底里一腳一腳的踹著車門,伴奏的是“冊那<!--中间广告位置-->娘”樂團。

    黑色桑塔納的左前門被踢得一點點扭曲變形,已經凹了進去,刺耳的警報在地庫里回蕩,保安驚惶失措的從值班室里奔跑過來。邊跑邊大聲喊,“朱老師!朱老師!消消氣!消消氣!”

    “冊那娘!我的車位,這是哪個不長眼的**停的,這幾百個車位空著,非搶我的?觸我霉頭是吧?”姑娘的氣勢益發凌厲,還是不住腳的一直踢,一直踢,一直踢。砰!砰!砰!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剛剛去上了個廁所,也不知道誰就把這占上了,我今天晚上就去買黃油漆,給您漆成一圈黃線,保準下次沒人再敢停您的車位了!朱老師,咱別踢了呀……”保安是個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既不敢上去拉她,又怕一會車主找他賠償,一張臉苦的簡直要滴下水來。

    “不用你賠錢,老娘自己賠,你叫這**立刻給我挪開,操他媽!”姑娘仍然是怒罵不絕于口。事態愈演愈烈,正自糾纏的時候,**來了……不對不對,是桑塔納的車主來了。我坐在跑車里,一時也是不知如何自處。

    “你腦子有毛病是吧?你踢我車門作什么?”**是個大腹便便的男子,腦袋當中禿了一塊,左邊的頭發卻留長,梳理過去蓋住那塊禿,這發型有名的很,叫做地方支援中央。腋下夾了個黑色手包,手腕上明晃晃的一塊金表,人未到肚子先到了,看著象是個生意人。

    他上去就推了朱老師一把,姑娘一個踉蹌,眼看她一連倒退了好幾步,不嗔不怒,杏眼圓睜咬著嘴唇在冷笑,我立馬跳出車,橫在二人中間,打算做個和事佬。雖說不熟,總是個年輕姑娘,怕她吃虧,我剛要開口。

    “你走開!”姑娘一把將我掀到旁邊去了,她徑直走向胖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胖子就是一腳,只是一腳……

    那胖子“嗷”的一聲捂著褲襠就跪下了……一個車位引發的血案就此發生。胖子這一跪,頭發散亂,支援中央的長發掛在臉的左側,有如風中飄絮,又似綠原勁草。手包掉在地上,已經管不了了。兩只手死死捂住褲襠,眼淚已經下來了,腦袋當中那塊禿幽幽反射著地庫的燈光。

    “**的也不打聽打聽,老娘是誰,死胖子。”她惡狠狠的指著胖子的那塊禿頭大罵,隨后跳上紅色跑車,將車往后倒了幾米,這跑車的轟鳴聲瞬間響徹地庫。

    在場其他三個人,胖子、保安、我,頓時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姑奶奶到底要干嘛。我腦子一轉,不好,老天呀老天!她這是在給自己留出助跑距離,說時遲,那時快……

    “砰!”一聲巨響,那車一頭撞向了桑塔納。然后像鏟車一樣一直把桑塔納推出了214號車位。桑塔納尾燈只剩了一個,后保險杠碎裂,碎片撒了一地,后車蓋彈起,汽車警報凄厲的響著,像是一只哀嚎著的獨眼蛤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