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永遠不要迷戀或者依賴武器,渡者自己就是最好的武器……依賴武器的渡者,在沒有武器的狀態下也不過是失去了利爪與尖牙的病虎。”

    呆若木雞的我站在那里,聽憑脖子上的鮮血流淌,他卻又出現在我眼前,坐在桌子旁邊,大口吃肉,似乎從未移動過,跟著拿起我的那瓶酒喝了起來。我看著他實在是說不出話來,他卻笑了笑扔過衛生紙,示意我擦一擦。

    擦拭掉脖子上的血,我從震驚狀態中醒來,原來殺我對他來說是易如反掌。亭子間里安靜的只有絲瓜的咀嚼聲,昏暗的白枳燈隨著電線在輕輕擺動,我的臉色鐵青。

    “電影里有很多很多的殺手,大多都很酷,黑色皮衣,黑色墨鏡,藏在一公里外的天臺上,架設好狙擊步槍,一槍奪命,從容拆卸好槍械,放進專用的黑箱子,從容離去,扣一扣扳機,帶走一條人命。然后愛上一個平凡的女孩,萌生退意,卻永遠在最后一次失手。”絲瓜有些忍俊不禁。

    “我電影看的不多……”這是實情,我鄉下老家既沒有網絡也沒有影院更沒有dvd。

    “你看我像殺手么?”絲瓜問,我搖頭,他帶著面具的時候,給人安全、可靠、平凡的感覺。從這樣的人手里買房子或者租房子,想必是一件很安心的事情。

    “沙漠中有一種蛇,叫作響尾蛇,劇毒,可是被這種蛇咬傷的人并不多。為什么呢?因為這種蛇有它自己的風格,它尾部快速震動會發出聲響。這種聲響會嚇走它的敵人和入侵者。”他在自問自答,我不解其意。

    “藏起你的毒牙,不要搖動尾巴,做那人海里的一滴水。這是渡者八律第一條。”地產經紀人神情肅穆。

    “渡者八律?”這又是什么鬼東西,我暗自思量。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這是用無數個殺人者生命堆砌出來的生存指南,想要活得長久一些,就要恪守這些戒條。

    悠長的汽笛從江邊傳來,最后一班輪渡了吧?已是深夜,酒已干、肉已盡,桌上一片狼藉,絲瓜告辭而去。

    他走后我枯坐了良久,他這次來講述的那些渡者三規、六道、八律就象烙印在了我腦子里,有進無退,唯死而已。

    耐著性子等了幾天,老曹頭的電話終于來了,所謂的訓練終于如期而至,老曹頭在電話那頭語速很快,他告訴我,殺人者膽氣第一,故此這訓練第一課就是練膽。我能聽出他聲音里的興奮,和刻意壓制的陰笑,我感覺到了一絲不安,噩夢可能再度拉開序幕……

    他給了我一個地址,西寶興路633號,聯系人朱顏,還有一個電話號碼,說是到了,直接打這個號碼,自然會有人接洽。這是什么地方,我一無所知。電話里同時要求不準使用任何交通工具,必須跑步前往。我拿出地圖一看,地圖上直線距離至少十公里,每天來回跑步十公里,等于一天一個半馬,這死老鬼葫蘆里又不知道賣的什么**。

<!--中间广告位置-->   第二天天氣很好,趁著早晨太陽還未顯出猙獰,我踏著晨曦的露水出發,跑步前往西寶興路633號。出乎意料,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疲累,腿登在地面,只是微微用力,身體就象箭一樣的竄出去,肺部呼吸綿長有力,不像從前奔跑個幾百米,我就喘成了滿是窟窿的風箱。

    我穿行在人流和車流中,象是在撒歡的金毛獵犬。我故意跑到逆向的非機動車道上,在即將撞上他們的千鈞一刻,再迅速避開,助動車、自行車的急剎總是先響起,緊接而來的就是你腦子有病吧、神經病等等斥罵,最后我哈哈笑著跑回人行道,降低速度以免超過自行車道上的助動車,怕引起圍觀。渡者八律第一條-收起你的毒牙,不要搖動尾巴,做那人海里的一滴水。

    只花了三十五分鐘,我已經到了老曹頭提供的地址,只是額頭上略微有些汗水,很是意猶未盡,沒能耍開的感覺。擦了擦額頭的汗,我停下腳步,眼前三棟八層的宏偉建筑呈幾字排列,鑄鐵欄桿將三棟樓和人行道區隔開來,柵欄里高大挺拔的喬木郁郁蔥蔥,樹冠遮天蔽日,倒是個幽靜的所在。

    入口是一條窄窄的柏油馬路,兩車道,青黑的路面,白色的地面標志,沒有一片落葉,異常干凈。我徑直往里走,崗亭里竄出了一個中年男子,卻是個保安,他伸手將我攔下。

    “先生,追悼會十點才開始,現在不能進。”

    “什么?什么?”我特別的疑惑。

    “追悼會要十點才開始,現在不能進,工作人員正在做準備。”保安加重語氣重復了一遍。我第二遍才聽清追悼會三個字,頓時眼前冒出點點金星。

    “這里是?”我狐疑的問保安。

    “寶慶殯儀館啊!過會再來吧。”保安先生有些不耐煩,揮揮手示意我離開。

    這環境清幽,建筑宏偉的地方竟然是個殯儀館,我轉頭這才注意到,馬路對面一排全都是喪葬用品商店,店門口擺的都是些紙燭、花圈、金銀元寶、更夸張的還擺了些紙扎的金童玉女、汽車、電視、冰箱。店鋪玻璃門上貼的字都是壽衣、靈堂布置、骨灰盒特賣。

    我足足愣了五分鐘,呆在原地,老曹頭啊老曹頭,你果然又擺我一道,我暗自咬牙切齒,又想起那個聯系人朱顏,撥通電話。電話里是個女人,聽聲音干脆利落,年紀應該不會超過三十歲。

    “您好,哪位?”

    “老曹頭讓我來找你的,我在633號門口。”

    “噢噢,你已經到了啊,這樣,我還沒有到,你在附近稍微等我一會,我半小時內就到。”我之前還怕對方貴人事忙,現在看來倒是多慮了,老曹頭還是很罩得住。

    蹲在人行道的樹蔭下,我眉頭緊皺,心里卻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實在是忐忑的很,這所謂練膽到底是什么名堂,我暗自祈禱這殯儀館僅僅只是個碰頭地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