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觀察你很久了,你剛剛來魔都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你。渡者這行當,選人有三條標準,叫做無牽無掛、不貪小利、膽大包天。先說這無牽無掛,把腦袋夾在褲腰帶上的買賣,那拖家帶口的干不了,你就是死了,也不會有人為你傷心。再說這不貪小利,那手機是我故意掉在那的,你窮困潦倒卻沒有貪圖那蠅頭小利,這個行當鼠目寸光一定會害死人,不管害的是你自己還是同行。最后再說這膽大包天,你一個外地人勢單力薄,困獸猶斗把你老板打的慘不忍睹,膽量卻也有些。這三條缺一條,都不會是你。”

    他平靜的看著我,扔過來一瓶二鍋頭。我打開大大的喝了一口,那酒液就象一條火蛇竄進了喉嚨,一直竄進胃里。我有些生氣,原來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個局,我只是那透明迷宮中的老鼠,被人窺探著,走向涂抹了**的奶酪。

    “你也不用生氣,我就是故意掉了個手機,你要是吞了那手機咱們也不會認識,我也不在乎那手機。而且只要你有一條不符合,我也不會把你領上這條路,只當多個普通的朋友。也是見你實在混不下去了,進曹公館之前,我可曾提醒過你?”

    “要是我死在曹公館了呢?”我又問。

    “那就是你的命!每一天魔都都會有270個人死去,每一天這個國家都會有22465人死去,每一天這個地球都會有155000人死去,死亡是最平常不過的事。”他平靜的說,旋即用手拿了塊豬耳朵放在嘴里,咬的嘎嘣脆響。

    “我說出去,或者現在不想干了呢?”

    “呵呵,李建國你是看見了的,他什么下場你就是什么下場,而且我保證必死無疑。行內第一條規矩,就是守口如瓶,不該說的不說。你要是以為條子可以保護你,你就大錯特錯了,從來沒有一個殺手能夠泄露了秘密而不死,哪怕是喝醉了說的胡話,規矩從來都是不可逾越的。”他氣定神閑,穩如泰山,一口酒一口肉。

    “李建國真是你殺的?”我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渡者自古原本有五道,所謂領路蛇信、開路羯蟻、斷路穿山、迷路避役、退路烏賊,如今這時代跟從前不一樣,沒有網絡寸步難行,因此就有了網路蜘蛛,合稱渡者六道,各有分工,側重不同。那李建國算是我殺的,也不算是我殺的”他依舊是模棱兩可的回答,我的注意力卻一下子集中到那什么“渡者六道”上去了。

    “這六道是什么意思?”我追問。

    “暫時你卻也不用知道的太清楚,該知道的時候自然就知道了。喝酒喝酒”他用酒瓶撞了撞我的酒瓶,那豬頭肉卻也實在是香,勾的我饞蟲大動,拿了一塊過來,膘肥肉厚,白芝麻濃烈的香味混合著肉香在嘴里回蕩。

    “第二條規矩,不要追問雇主的信息,這叫不該問的不問。收錢只管干活,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第三條呢?”我說。

    “第三條規矩,簡單的很,活下去……努力的活下去,這個世界就是個人吃人的世界,食物鏈一環<!--中间广告位置-->接著一環,無限延伸。即使是渡者在食物鏈里也不是多高級的一環,我跟你說過這個世界異常的廣袤,巨大而沒有邊際,放眼過去看到的地方,不過是滄海一粟,微乎其微罷了,再強大的獅子也會倒在獵槍下,為了不倒下,就要不斷的磨練自己,每一份努力和汗水都會增加你生存下去的幾率,你天賦不算出色,可說平平,這條路走起來就更艱險,怕你做個短命鬼,才拜托老曹頭用那火鍛膏將你改造改造,你是不是覺得這火鍛膏很神奇?”

    當然,我做夢都想不到會有這種東西,居然可以改造人的體質,增加力量和速度。”我攥住了拳頭,我毫不懷疑全力之下面前的墻壁也將被我打穿。

    “你用全力打我一拳試試。用全力,千萬不要留手。”他微笑著抬起頭。

    這一拳出去怕是能把他腦袋打的飛出去,我不禁猶豫,他卻朝我勾了勾手指,很是有些輕佻和不屑,我有些慍怒。這些天閉門不出,那火鍛膏在我身上的效果卻又比當日從曹公館出來要更好了三分。從來沒有機會全力對一個人出手,我也很躍躍欲試。

    我站起來攥緊拳頭,那無窮的力量從身體每一個細胞里涌出來,一點一點積蓄,胳膊上的青筋像赤紅色的蚯蚓般浮現出來,他渾若無事的繼續在那吃肉喝酒,我一拳打過去,速度快若奔馬,房間里破風聲大作,近在咫尺,這是絕不會落空的一拳,我很有信心。

    我這一拳是奔著他手中的酒瓶去的,雖然很是不爽他的態度,但總不能真的打死他,似乎時間停滯住,我的瞳孔在放大,這一拳居然落空,桌子上包著豬頭肉的油紙獵獵作響,眼前已經是空無一物。脖子卻是一涼,有尖銳的東西在一瞬間劃破了我的脖子,絲瓜已經站在我身后,那銳利的酒瓶就頂在我右邊脖子上,有血珠沁出,慢慢的順著脖子往下流。

    這是怎么做到的?會被殺嗎?應該不會吧?要是剛剛存了殺他的念頭,現在會不會已經死了?人體結構學讓我知道頸部大量的動脈血管假如被割斷,失血的速度將會在三十秒內奪走我的生命……我渾身冰冷,已經脫胎換骨的我竟然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細密的雞皮疙瘩在突起,像是被毒蛇盯住的感覺,我一動不能動,那殺氣就像真是有尖銳的錐子在刺破我后腦的顱骨,絲瓜就在我身后,他那黑色眼圈包裹的眼睛大概正在看著我。我渾身的血液就像凝滯住一般,我的手在顫抖。殺我于他簡直就像是捏死一只臭蟲一樣的簡單。

    可是那翠綠色的酒瓶原本拎在他手中完好無缺,甚至還有半瓶酒在里面晃蕩,難道說他竟然是在瞬間喝光了那酒,再游刃有余的制造出銳利的斷面,接著躲開我的拳頭,繼而恰到好處的僅僅是劃破表皮,站到了我身后,挾持了我?

    絲瓜、老曹頭、還有那個老曹頭畏如蛇蝎般迷一樣的女子,個個都是這么恐怖的怪物嗎?這世界上難道還有比他們更為強大的存在?細密的冷汗從我額頭上冒出,涔涔流下,一直流到頸子被劃破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