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敞開肚子,在一干食客和王哥全家驚恐的目光注視中,狼吞虎咽、風卷殘云,原本蹲在門口玩的來娣也進來了。小姑娘不斷的吸氣,那兩道黃綠黃綠的鼻涕就慢慢的縮回鼻孔里去。這完全沒有影響到我的食欲,吃完我給了王貴三百,多余的掛賬。

    去富順伯店里的時候,同樣的情景再度發生了一次,富順伯也嚇了個夠嗆,我又再度解釋了一下,我是曬太陽曬傷了。然后按著一天三頓的量,備糧備水,備戰備荒,大肆采買。這有了錢就是好,特有底氣。

    方便面、餅干、礦泉水、衛生紙、再去林家阿婆的小攤上買了十來個油墩子,天氣漸漸熱起來了,我沒有冰箱,這東西不容易壞。走進弄堂,依舊是煙霧彌漫,哀樂凄冷,李家的靈堂依舊,花圈上白色的挽聯在風里飄揚。

    空中萬國旗招展,由于住房面積小地方過于逼仄,魔都人民只好把衣服曬在所有能照到陽光的地方,我提著兩大包食品,低著頭,走在花花綠綠的褲衩和胸罩底下,女人們都喜歡用最艷麗的顏色來包裹自己的私密部位。

    也不知道是住久了,還是怎么的,打開門潮濕發霉的氣息撲面而來的時候,竟然有了些親切的感覺,我將東西扔在地板上,倒在我那吱扭作響的小破床上,沉沉睡去。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傍晚,我才醒過來,窗外大雨滂沱,油漆剝落的木窗被風吹的不住顫動,有風就從那窗縫里灌進來,雨水在墻角慢慢滲開,開始了新一輪的涂畫,倒也涼快。

    “叮鈴鈴”的自行車鈴聲,在弄堂里不時響起,正是下班的時間。這雨大,人們歸家的心就更切。

    今天沒有聽到哀樂,弄堂里也沒有了那股子燒紙錢的焦味,應該是過了頭七,李家已經出殯了。

    這一醒,肚子又餓了,想要泡個面吃,房里卻沒有開水。我踩著木樓梯去灶披間,樓梯嘎吱作響,年深日久,這樓梯有些不堪重負。

    灶披間里熱鬧的要死,異香撲鼻。正是飯點,鄰居們都在忙碌,鍋碗瓢盤叮叮作響。這邊紅燒肉在灶上咕嘟咕嘟,那邊“擦”的一聲騰起一道火焰,卻是在熗鍋。我訕訕的向樓下的張家阿婆,討了點開水。

    該去買個電熱水壺,我這樣想著,《人體結構學》現在擺在面筒上面,用來燜面是極好的,熱氣一點跑不出來。翻開那封面,第二頁卻是目錄,我虛與委蛇的在看,一目十行。第七章第二節卻讓我眼睛亮了一下,六個字,女性生殖系統。

    這大概就是這本書唯一的亮點了……我是個處男,這沒有什么不好意思說出口。從前我村子里的那些女人們,她們都長著紅彤彤的臉和手,有些粗糙,平日里她們都將自己裹的嚴嚴實實,只有偶爾運氣好的時候,能看到她們在樹叢、草堆、野地里蹲下,這時我就好奇的趴在遠處,遠遠看去,跟臉和手不一樣,屁股卻是白的,女人們褲襠里熱氣蒸騰起來的時候,那白就若隱若現。

    魔都則不一樣,電視里、網絡上、巨大的廣告牌上、報紙上、雜志上,到處都是屁股,有西洋的、也有<!--中间广告位置-->亞洲的,有黑的,也有白的。我喜歡西洋的,更為渾圓、結實、挺翹。

    正自心馳神往,小和尚就蠢蠢欲動。吳夫人從來都是單身男子最忠實的伴侶,我的靈魂穿行在云彩之間,直至將那**噴薄而出,或許還有寂寞。紙巾是個很好的墓地,埋葬了我的億萬子孫,它們沒有墳頭也沒有墓碑,散發著苦澀的味道。

    面卻已經涼了,我端起面碗,加些榨菜、再加一根火腿腸,樓下鄰家飯菜的香味徑直漂進來,正好用來下面。我悉悉索索的邊吃邊想,這老曹頭要我把這本書看的滾瓜爛熟,恩,以這死老鬼的喪心病狂,若是不背熟,肯定要被他刁難。也只好苦不堪言的去讀。

    人體重量的百分之六十五是水;人體血液總量是體重的百分之八;人體有肌肉639塊;人體有206塊骨骼;人體有九大系統分別是消化系統,神經系統,運動系統,內分泌系統,泌尿系統,生殖系統,循環系統,呼吸系統,免疫系統。

    枯燥晦澀,單調無味,我看的幾乎要昏死過去。卻突然靈光一現,老曹頭說的沒錯啊,這就是我的專業,若要殺人又怎么能不了解人體?要怎樣迅速的讓人失去生命,最最要緊的也就是這人體結構,我突然興致盎然起來。

    脫水可以致死,失血可以致死,在骨骼保護下的腦部以及脊髓其實極度脆弱,心臟位于左胸第四根肋骨下方,神經系統的破壞會讓人失去運動功能,同時神經系統可以利用于錯亂人體感知,呼吸系統、免疫系統、內分析系統的破壞和利用同樣可以用來殺人。

    我沉迷其間,閉門不出。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皮膚在一天一天的好轉,黑紫色變成了粉紅又慢慢轉白。所有將脫未脫的灰色表皮也在我的努力下,離我而去。剝落它們的時候,有一種火辣辣的痛,偶爾還會有鮮血流趟出來,我卻很享受那種感覺,是的,很爽的感覺。

    隨渾身表皮而去的,還有伴我一生的孱弱,我攥緊拳頭的時候,能感到那蘊藏在體內的力量,像是被壓迫到了極致的彈簧,像蓄積了很久的火山,隨時等待著爆發的機會。我有一次坐在床上剝皮的時候,自己吃痛不過,左手不自覺的抓緊了一下,原本完整的床板,后來就缺失了一塊,它變成了我手掌中的無數細碎的木屑。我已經是一個怪物,像是匹豹子,眼睛雪亮,步履輕盈,亮出爪牙時,危險無比。

    老曹的電話一直沒來,先來的是絲瓜,他左手拎著兩瓶二鍋頭,右手一個油紙包,微笑著走進我的房間。他在桌子旁坐下,我這也沒什么家具,就一張床,一張小木桌,兩把椅子。油紙包打開,肉香撲鼻,溢滿了整個亭子間,上面撒著滿滿的蔥花和芝麻,卻是下酒的好東西,豬頭肉。

    “可算是象個人了,這次沒死,確實命大,老曹那火鍛膏其實只有三成的把握,畢竟是古時候傳下來的方子,雖說吃了些苦頭,還是很值。力量、速度的效果怎么樣,你心里很清楚。”

    他看著我說,我卻有更緊迫的問題。

    “為什么是我?”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