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老曹頭說的豪情萬丈,揮斥方遒,口沫飛濺,眉飛色舞,一派顧盼自雄仿佛自己就是那曹沫、那專諸、那荊軻的架勢,我這初中生哪里聽得懂這許多典故,倒是暗自佩服絲瓜和這老曹頭,干的雖然是殺人放火勾當,卻也個個出口成章。

    “呸!”這女聲卻是自那小木屋內傳來,清柔嬌美,有如黃鶯出谷,雖然是在罵人,卻好聽的很。不知道長的什么樣子,我好奇心大起,老曹頭卻成霜打了的茄子,跟見了鬼一樣收斂了那得意。

    “趕緊滾!趕緊滾!看見你車禍現場的樣子,我就惡心,滾回去蛻完了皮再出來見人,電話保持開機,隨時等我電話!”這死老鬼吃了癟拿我撒氣,我這車禍現場難道不是他的杰作么,我頓時怒火攻心,轉身就走。

    “等等!等等!”他卻又叫住了我,隔著老遠,就甩了樣東西過來,看著象是厚厚的一本書。那書就像是鎖定了目標的彈道導彈一般,帶著破風聲旋轉著沖著我的臉飛過來,風馳電掣奇快無比。

    我心想這么厚沉甸甸一本書,要是砸中,非砸我個鼻血長流不可,這死老鬼又在害我了。這么快的速度,連用手擋都來不及,幾乎是本能的我閉上了眼睛。說來也奇怪,只聽到“啪”一聲,奇怪的是,并沒有疼痛感傳來,我縮著脖子小心翼翼的睜開一只眼,卻看見那書不偏不倚正好掉在我腳面前的地上,不可能啊……這書扔出來以后還會自行減速?

    這老曹頭也太匪夷所思了,也沒見他如何大幅度的動作,隨手這么一甩,隔著四五十米,這準頭、手勁、速度,簡直是妙至毫巔,神乎其技了。虧得今天沒跟他動手,否則又要吃苦頭。

    我撿起那書,藍色封面上五個大字《人體結構學》,作者米健,第二軍醫大學出版社出版。我頓時一腦門子官司,這是演的哪一出?卻看見那老鬼站在遠處憋著壞笑,面有得色,顯然是剛剛嚇了我一大跳,他暗爽不已。

    “這幾天給你的是‘蛻皮假’,但你也別閑著。你就好好的給我看這本書,干一行愛一行,要有職業道德,更要有職業素養,二十一世紀最缺什么?最缺人才,人才的標準就是要有專業。術業有專攻,這就是你的專業,回去給我背得滾瓜爛熟,我可是要考試的。”死老鬼拈著那把山羊胡子,站在那里咋咋呼呼,“蛻皮假”這么快還用上專用名詞了,死老鬼死老鬼,我暗暗詛咒他。

    我彎腰撿起那本書,走出曹公館,恍如兩世為人,這幾天發生的一切都顯得不那么真切,那小鐵門毫無聲息的在身后自動關閉,卻原來和那暗室的入口一樣,都是設有機關,既不用人開也不用人關

    如今這副尊容,卻也沒臉在街上走,更沒臉去擠公交,怕是上去我身邊立馬就會空出一大圈來,擱我我也躲,太嚇人了。咱現而今也是有高薪工作的人了,一咬牙一跺腳一狠心,我就決定打車。

    先掏的右邊褲袋,空空如也。心咯噔一沉,我那錢原來就放這的啊。這才想起,我現在這套衣服卻<!--中间广告位置-->不是原來那套了,老曹頭這么有錢還坑我五百塊,我操他大爺。我正想踢垃圾桶一腳泄氣,又想到之前飛出去的支離破碎的那張鐵床,只好悻悻的收回來。再掏左褲袋,還是空的,一拍屁兜,卻是發現了有錢,還不少,一千五百大毛,外加一張小字條。

    上面寫著:“我老曹何許人也,向來是算無遺策。兩千算是第一個月生活費,五百原封奉還,這套衣服扣你一千,你自己算算清楚,我老曹可曾占你一絲一毫的便宜?”

    那張可惡至極的臉又浮現在眼前。我重重的吐了口吐沫,再低頭看自己的衣服,胸口有個圖案,畫的是一匹躍馬,前蹄高高舉起,馬上坐了一個人,手里揮一根破桿子,桿子長的像老干部們打門球的那棍子。我也不懂這是個什么牌子,就這套破衣服要一千?我計算了一下,能吃二百碗加了荷包蛋的牛肉面了,靠。

    正思量間,看見部空車,是強生。一招手,我拎著書刺溜鉆進去。上車第一句話,那司機師傅沒把我噎死,大哥我們直接上燒傷醫院?我恨老曹頭之心又加三分。借著后視鏡,打量了一下自己,倒吸一口涼氣,臉上確實像是重度燒傷,紫里透紅、紅里泛黑,象是發了臭的牛肉,偏偏那死老鬼還說這兩天不讓洗澡。

    “南市區,白洋弄。”我沒好氣的從鼻孔里哼哼出地址。我把眼一閉,也不去管那司機驚恐的表情,盤算起來。

    這“蛻皮假”期間卻是見不得人了,躲家里蛻皮,總要屯點吃喝,想到這吃的,胃一陣一陣的抽搐,卻是餓的太狠了,別的先不管,先填肚皮。從車上下來,車費三十五,我又是一陣心疼,這他媽也太貴了。

    付完錢,我直接奔向弄堂口的“蘭州拉面”這家店是我根據地,去的多就成了熟客。老板叫王貴,我叫他王哥。三十多的年紀。來自河南,伙計就一個,他老婆。他有一大一小兩個女兒,大的叫招娣,小的叫來娣。兩個娃娃成天掛著兩道鼻涕在店里亂竄,小褂子上總是蹭的一片黑亮,爹媽忙生意也沒空管。最近那王嫂肚子又漸漸墳起,我估計是躲那計劃生育才逃到魔都開的這買賣。

    王哥看見我,嚇得往后倒退一大步,倒是那招娣把我認了出來。“叔,你匝這樣了呀?疼不疼?”小姑娘藏在她爸的大腿后面問我。

    “叔不疼,叔曬太陽的時候睡著了,曬傷了……”我欲哭無淚。

    “哎呀,兄弟你啊,剛剛真是沒認出來,今兒還是清湯面?”王哥說。

    “兩碗大碗拉面,再來五個荷包蛋,一瓶冰啤酒,拌個牛雜,重辣。”我這平日里總是囊中羞澀,口袋比臉還干凈。因此從來都是吃的清湯面,此番卷土重來,身著千元品牌服裝,應該算是錦衣了,既有錦衣,不能缺玉食!老子也闊氣一把。還在自我陶醉期間,王哥猶豫了一下,臉上頗是有些抹不開的樣子。

    “兄弟,咱能把之前的賬結了么,二百一十七塊三……”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