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獨自順著小徑往前走,心跳有些加速,路不長,門廊已在眼前,這才看清了藤椅上坐的那人,他穿一身雪白的綢布唐裝,六十開外,圓圓的一張臉,一頭花白的頭發,帶著一幅黑框眼鏡,一把同樣是花白的山羊胡子卻是透著亮,竟然有些瑩潤,兩腮卻有些緋紅,手里端了杯紅酒,不住的搖晃,那眼睛透過鏡片看著我上下打量,嘴角掛著戲謔的笑意。我有種老鼠被貓盯住的感覺。

    我站在那里,手足無措,進退失據。一時間便僵持在那里,短短的幾十秒卻象一年那么長,我仿佛是架在烤架上的肉一般,冷汗在順著背脊往下趟。不知道說什么,我便轉而去看他晃動著的那杯紅酒。酒液像是紅色的潮汐,一浪接著一浪,拍打著杯壁。漸漸覺得有種奇特的韻律……

    “倒也……”是我聽到的最后兩個字,一陣天旋地轉,我眼前一黑軟在了地上。怎么會這樣?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剛想睜開眼睛,卻旋即閉上,眼睛一陣陣刺痛,因為眼前是一盞巨大的燈,像蒼蠅的復眼一樣,上面卻是無數的燈泡,亮的宛如正午的太陽。我于是想用手遮擋眼睛,卻驚恐的發現,手和腳都被捆住了。我于是拼命掙扎扭動身體想擺脫這束縛,卻只聽到鐵鏈撞擊金屬的聲音,而背部的光滑觸感告訴我,我被精赤條條的綁在了一個不銹鋼臺面上了。

    我簡直要崩潰,這是什么情況?難倒是要摘取我的器官,絲瓜這王八蛋把我就這么賣了?我張口想大喊救命,卻發現自己像是離了水的魚,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有嘴巴在無力的張闔。

    我整個人都顫抖起來,天啊天啊,這到底是個什么所在?皮膚簡直要被那大燈烤焦,我一陣陣的暈眩。

    “別動,不殺你!這是為了你好,就你這小身板,根骨差、基礎差、連內功也沒有,先天不足,太不足了,簡直糟糕到難以形容,朽木啊朽木,爛鐵啊爛鐵,絲瓜怎么會看上你這塊破料?”一個粗礪的如砂紙般的聲音響起,對,是坐在門廊的那個老頭,一模一樣的聲音,連聲音里的唾棄我都能感受到。

    我無法回答他的唾棄,只是略覺心安,不殺我就好。這死老頭子到底想對我干嘛?還我弄成這副啞巴的模樣。直覺告訴我,這絕不是什么好事。

    緊接著他在我右手上涂抹著油膩膩的不知道什么東西,慢慢的那涂抹過的地方便是一陣劇痛,象是硫酸澆在身上一般,似乎一團火焰就在皮膚上燃燒,我不住的慘嚎,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我像是被扔在船艙里的魚,不住的躍動,又不住的跌下,我簡直覺得靈魂都要升天了,怎么會這么痛,噩夢并沒有結束。

    “效果還行,小子你算是運氣好,這火鍛膏可不是一般二般的貨色,我老曹這么些年積攢的家底,就這一劑全折騰光了,若不是絲瓜苦苦相托,怎么會用在你這廢柴身上,這才是剛剛開始,想吃這碗飯哪有那么容易”老頭桀桀怪笑,笑聲如黑夜里的夜梟。

    我在心里破口大<!--中间广告位置-->罵,這才剛剛起了個頭,就感覺到,那老頭飛快的在我全身上下都涂滿了他所謂的火鍛膏,慢慢的全身都燃燒起來,而我就是那鐵板上的肉,當年炮烙估計就是這感覺吧,我能感覺到身上的油脂在每一個毛孔里流淌出來,那藥膏漸漸就滲透進毛孔,燒到肉里去,再漸漸燒到骨頭上,似乎脊髓都在沸騰。我想昏死過去,卻做不到,仿佛能聽見自己血液流動的聲音,還有自己巨大的心跳,“砰!砰!砰!”我連掙扎都已經做不到,動一動手指仿佛都重如千鈞,只能聽任這燃燒在每一個毛孔中肆虐,地獄啊,這就是個地獄。

    暗室無日夜,我也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那熱度漸漸的減退,我的神經告訴我,疼痛也在消退,期間老頭來過四次,幫我翻了四個身,據他說,這藥膏在太陽燈的照射下,效果會更好,我只能像條臭咸魚一樣任他擺布。

    終于那疼痛感漸漸消失了,我大口的喘著氣,嘴唇上全是水泡。我正想大聲呼喊“放我下來”的時候啪的一聲,那太陽燈熄滅了,那不銹鋼的床卻突然立了起來,我努力睜開眼睛環視眼前,這是個碩大的房間,高有五米。四周是裸露的混凝土墻面,呈現出暗青色,整個房間沒有窗戶,左面靠墻擺著一個長長的不銹鋼水槽,水龍頭有五個。右邊并排放著四個透明的冰柜,,滿滿的全是藥品,冰柜散發著幽亮的藍光,前面空空蕩蕩什么也沒有,而我就人字而立的被綁在這房間當中,似乎是個地下室。

    我低下頭去看,小和尚光溜溜,竟然連毛都給燒光了。全身的皮膚慘不忍睹,就像是暴曬過頭的香腸,已經發紫發黑,表面皮膚像年深日久的墻皮那般處處剝落,紫一塊灰一塊,紫的是已經剝落的,灰的是沒剝落的,但估計不久也要離身體而去,胳膊、腿、整個身體似乎都細了一圈,我渾身散發著的是類似炸雞般的氣息。

    這斷子絕孫的老王八蛋,居然把我折騰成了這副模樣,我忿忿的想,這從此以后可怎么見人,我暗自攥緊拳頭。

    “放我下來啊!”我憤怒的喊!沒有人回應我,只有我的呼喊在不斷回蕩,啊!啊!啊!我氣急敗壞的想揮出一拳,忘記了自己是被綁著的,卻聽到“吧嗒”的一下,原本捆住我右手的皮套已經崩壞,右手已經自由了。我大感驚訝,原本似乎沒有這么大的力量啊?可能這皮套烤久了也被烤酥了。

    如法炮制下,“啪嗒”“吧嗒”“吧嗒”三聲脆響,三個皮套崩裂,我自由了,踩在濕漉漉的地面上,我這才感覺到自己還活著,頓時覺得慶幸,從前國民黨反動派的渣滓洞、76號魔窟也就不過如此了吧,這姓曹的老頭著實可惡了。

    我轉身恨恨的一腳踹向那捆縛我多日的鐵床,“砰”重達二百多斤的不銹鋼床仿佛紙片一樣猛飛了出去,再重重的砸在混凝土的墻面上,嘩啦一聲散了架。

    我頓時目瞪口呆,這該死的力量是哪來的?我現在是個跟綠巨人一樣的怪胎么?這難倒就是所謂火鍛膏的效果?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0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