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第二天,我很耐心的在家等胖太太來例行砸門。我甚至就端了個凳子坐在門后,以免從床上跳起來響應速度太慢,為什么呢?因為胖太太是個很有規律的女人,她每次砸門必定是五分鐘,既不多一分也不少一秒;她每次砸門都是“砰!砰!砰!”三下,罵一段經典臺詞,然后再來三下;她每次砸門都是晚上七點,有人說這個叫強迫癥,我看是挺強迫的,我就是為了她這強迫癥而等她。

    “砰”了一聲,不等那第二聲響起,我立刻把門拉開,笑嘻嘻的出現在她面前,她才要張嘴怒斥我,就看見我掏出紅票子一張一張的數給她,出于風險控制的理念我又額外的多付了兩個月,起碼未來這兩個月內不虞流落街頭了,胖太太先是吃了一驚,樂的渾身的肉都在顫,眼睛笑成一條縫,深深覺得她自己睿智精明,并沒有將我趕出去。臨走臨走怯生生的問我:“能不能再砸兩下?”

    我果斷拒絕了這樣的無理要求,走到弄堂口將富順伯那里賒方便面的帳也還掉,手頭就剩下可憐巴巴的五張,我就站在那里等絲瓜,約好的時間快到了。

    等了小一會,看一輛錦江出租一溜煙開過來,停在我身邊,車門打開,他朝我招招手,我就忐忑不安的上了車。新工作到底是個什么工作?我到底能不能干好?待遇怎么樣?干砸了會不會給人家添麻煩,這些都是我反復在掂量的問題。

    汽車在馬路上飛馳,誰也沒有說話,我看看他,他依靠在車窗上,臉貼在玻璃上看那街景,一顆顆樹木,一盞盞街燈,一個個行人飛速的后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看神態卻是也有些舉棋不定,猶疑不決。

    很快車停下了,出來后我一眼就看見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建筑,白墻金頂,巨大的紅門,門上鑲了四十個碩大的銅釘,再往上看,一塊巨大的金色匾額:靜安寺。這是一座大廟,這座廟我卻是曉得的,上海香火最旺盛的寺廟之一,甚至整個區都被命名為靜安區。

    “你讓我出家做和尚?”我一時呆若木雞,我還答應我爺爺我要爭氣,要娶個媳婦的……

    “就你這學歷,想做和尚,人家要你么,你倒是想得美!現在沒有本科學歷做和尚都沒資格。”絲瓜沒好氣的白我一眼。

    砰,他踹了我一腳,我頓時回過神來了,跟著他繞過寺廟旁的一座小巷,一直走到了愚園路,這地界從前是租界,所以馬路兩邊都是一棟棟的花園洋房,所謂花園洋房指的是獨立獨棟而帶花園的西式建筑,因此整條街一派異國風情,我們走了有五分多鐘,最后在259號門前停了下來。

    抬眼一看,這259號是被紅色圍墻圍起來的,兩扇對開的黑漆大鐵門,右邊鐵門上另外還有個小門,大<!--中间广告位置-->門顯然不常打開,平日靠小門出入。從外面看不到房子完整的狀況,高度估計可能有三四層的樣子,一左一右兩個巨大的白色煙囪佇立在紅色房頂上,也不知道是壁爐的煙囪,還是廚房的煙囪。房子兩旁樹蔭濃密,壯實的樹枝探出墻頭,綠葉隨風搖曳。

    鐵門旁邊有個按鈕,黑底紅色,一根線從這按鈕筆直往上,然后一拐彎攀爬過黑色的鐵門,奔著大屋而去。旁邊還有塊青銅色的牌子,寫著:曹公館。

    “比做和尚好不到哪去,這回是來當保姆……”我心里這樣想著,頓時有些泄氣,絲瓜卻也不理我,徑直去按了下紅色按鈕,“滋”圍墻內輕輕的傳來那種古老的電鈴聲音,等了會聽到“吱扭”一聲,那扇小門打開,卻也沒看見剛剛開門的人,門內是一條青磚鋪就的小徑,小徑兩旁是濃密的灌木,隔三五步一盞昏黃的地燈,一直延伸到遠處。

    小徑一直延伸到一個白色的門廊,門廊底下掛著一盞昏黃的燈,似乎有個藤椅,上面坐著一個人,這個時候也不知道哪來的霧,看不清那人的樣子。那人優哉游哉隨著藤椅搖動,卻也不起來招呼,更不說話。

    昏暗迷離簡直像個鬼宅,絲瓜站在門旁,卻也不進去,似乎在思考掂量著什么,最后轉過頭一臉嚴肅的神情,對我說:“最后一次機會,你一定要想清楚,一定要!進了這扇門,你將接觸到一個你從來不知道的世界,甚至在你的想象里也沒有的世界,這個世界廣袤無邊,也血腥異常,獵殺與被獵殺瞬間調轉,即使是我也無法護你周全,這不僅僅是份工作,而是一扇命運的門,想要平平安安;想要粗茶淡飯;想要跟從前一樣做個弱者,你可以轉頭回去,進去以后也不保證你大富大貴,橫尸街頭或者笑傲江湖,所有的一切靠你自己”

    我看著他,暗自思索,我本就身無長物,也沒有家里人可以牽掛,若是不拼命,難道永遠這樣下去嗎?永遠租住在亭子間,為了省錢每天吃兩頓飯,被欠薪老板指使的團團亂轉,卻也不敢口出惡言,我簡直就是個渾渾噩噩的移動飯桶罷了,或者回到農村去面朝黃土背朝天,汗珠摔八瓣的掙命,老了活活咳死?

    不,我絕不,即便是一個原因,我也要進去,我要成為眼前這個男人的樣子,我為什么老是要他人來保護我,無論是爺爺,還是這個絲瓜。不管面前是刀山還是血海,總得試一試。

    如果這就是命運的安排,我便坦然接受,生與死一念之間,死卻未必不是解脫,這世道,這人心,人類算是個什么物件,很奇怪,那晚的對話,我記憶猶新。

    所有的一切要靠自己,我走進了那扇門,絲瓜卻沒有進來,黑色的大門在我身后關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