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殺個溜殺,看看!警察都說了是酒醉失足,這家伙點也太背了,摔得這么不湊巧,大頭沖下摔,這要換個姿勢興許還死不了……”我頓時找到了駁斥他的理由。

    “死的這個人叫李建國,46歲,在上海紡織廠工作,九車間車間主任,官不大,權也不多,生平嗜酒如命,每天一斤白酒。最大的愛好是玩女人,一年前他廠子里有個外來妹跳了黃浦江,尸體一直漂到吳淞口才被發現,三個月身孕,一尸兩命,那孩子誰的知道么?”

    “李建國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要再不明白我就是頭豬了。可是我隨即就反應過來,這家伙既不住這里,又不在紡織廠上班,怎么會如數家珍?我忍不住疑惑的看他。

    似乎是知道我的困惑,他旋即又說:“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這人從前幫著跳江那個外來妹在我這租的房,那姑娘跳江以后房主把我叫去臭罵了一頓,說是死人太晦氣,幸虧沒死在房子里,不然成了兇宅,要跟我沒完,我倒了血霉就連那姑娘遺留下的物品也是我幫著處理的,窮的那才叫一個叮當亂響,跟你差不多……”說到這,他故意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領導人不生地很熟的幫助幫助職工,也是天經地義的,也不見得孩子就是他的吧?”我也懶得搭理他的嘲諷,岔開話。

    “那姑娘文化不高,遺書就寫了一行字:‘李建國,你答應過跟我結婚的,我死也不讓你好過!’可惜啊,人家照樣過的優哉游哉,警察倒是去過他單位找他廠子里的領導,建議要嚴肅處理這種作風不正、玩弄欺騙女性的敗類,當時就把車間主任給他擼了。可惜啊,這李建國也是個人物,上下打點三個月居然又官復原職了。這世道這人心,操他媽!”我似乎又看見了上次喝酒時他眼里那道冰冷、銳利的鋒芒。

    認識絲瓜這么久,很少見他說臟話,我頗是有些詫異。很難接下一句,又是長久的沉默,他卻也不開腔,只是不住的讓富順伯送酒。

    “那姑娘挺好看的,來租房的時候見誰都是笑,讓人心里都能暖和起來,房東對她也喜歡的很,家里也收拾的干干凈凈、一塵不染。可惜是個傻孩子,正所謂是:‘誰堪白璧青蠅玷,其奈紅顏薄命何!’”

    我是徹底驚呆,萬萬沒想到!這房產經紀還能作詩……登時就用崇拜的眼神看他,文化人啊!

    “看你大爺看,紅樓夢里的,只要看過誰都會背兩句,**。”

    那夜我酩酊大醉斷了片,真不是哥們酒量不行,是空腹喝酒導致的狀態失常,富順老伯后來每每見我就一臉厭棄的神情,據說那晚我吐的煙紙店門前一塌糊涂。場面相當壯觀,恰似那無邊‘酸雨’蕭蕭下,不盡‘黃河’滾滾來……是絲瓜把我送回去的。

    我住<!--中间广告位置-->的這房間是石庫門房子中最差的亭子間,既無廚房也無廁所,因為位于曬臺下方又朝北,所以冬天冷若冰窟;夏天熱似火爐。聽人說從前胖太太一家三口自己住,可見混的也不好。后來那女兒卻也本事,考到港大嫁了個香港人,也不管從此跟胖太太天南海北、關山萬里,徹底淪陷在萬惡的資本主義世界的燈紅酒綠中,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頭了。

    姑娘女婿很有孝心,就給錢在附近買了套房,兩口子就搬那去住了。老房子卻也不賣,戶口也不遷,為什么呢?等拆遷。一拆即便不要房子那也是幾十萬白花花的大洋。這老房子空著于是就出租,租金拿去打打小麻將。

    上海男人賢惠是聞名中外的,經濟大權從來都是女人掌控,這收房租的大任因此是胖太太,男主人是從來也不來的。這胖太太人雖兇,其實心地還好,每日里罵我于她也就是門功課,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她就權當運動健身了,好賴也沒把我趕出去,將心比心,四個月收不到房租擱誰誰也受不了。

    我頭疼欲裂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嘴巴渴的猶如旱了四個月的地,一張嘴那味道,自己都差點熏一個跟斗。照照鏡子,鏡子里是個眼睛血紅,嘴唇干裂,蓬頭垢面的豬頭。但是捯飭捯飭肯定還是一個帥哥,底子好一點辦法也沒有……

    手機顯示二十四個未接電話,都是我老板。這時卻也懶得理會了,我內心沒有絲毫愧疚,那工資還他媽的在天上飛呢,我這曠了一天工怎么了?

    暗自腹誹了好一陣,直接下樓去找水喝,出得門來,弄堂里卻是悲悲戚戚,哀樂聲聲,是那李建國家搭了靈堂,那苦主穿個麻衣跪在一個墩子上,形容枯槁,神色黯淡直若死灰。面前放了個銅盤,在燒紙錢,煙霧繚繞很是嗆鼻。紙灰在太陽底下呈現出另一種色彩,象是細碎的雪,卻不往下掉,反了個方向在下

    我心里又是一陣唏噓,這李建國是真他媽不是東西啊,他里外里加他自己害了四口人。虧得是沒孩子,不然這孩子也夠一嗆。正在唏噓間,電話又響了,還是老板。只能按下接聽,還沒湊到耳朵邊,聽筒里就聽得一通臭罵。

    “**的死哪去了,電話也不接,你還想不想干了?你這一天耽誤我多少事?北新涇那邊今天好容易要二百雙襪子,連個送貨的人都沒有!都象你這樣我全家喝西北風去啊?不會上海話沒學歷,除了我誰會給你工作,你怎么一點不知道感恩呢?”電話里那孫子不斷的咆哮,巴拉巴拉的問候我十八代母系族人,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

    “**!老子還不干了!!不伺候了!!!”這血一往上涌,我那調門和分貝也一級級的增加,這要是畫成圖表,應該是一條華麗麗的上升曲線。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