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殺人者 00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叫菜刀。

    大白菜的菜,西瓜刀的刀。

    為什么要叫菜刀?不用在意,在我的世界里名字只不過是一個代號。

    我是一個殺手!殺手的工作很簡單,讓一些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去到另外一個世界。至于為什么?我從來不問,這些與我無關,腦死亡是這個行業的交貨標準,價格因人而異,也與殺死的難度正相關,仇怨在這個世界上是如此的無處不在,所以也就有了我這樣的人,錢到命走,簡單干脆。

    殺手使用的武器多種多樣,例如槍支、弓弩、毒藥等等很多,我最喜歡用的卻是菜刀,斬骨刀最好,刀背厚實,份量十足,刃口從來不會崩壞,血噴濺的時候整個世界都會變紅,仿佛是透過糖紙看到的紅色云彩,透亮而模糊。砍斷骨頭的時候沉悶的噗噗聲響,像開閘般釋放那些仇怨與糾葛,有的雇主會要求用照片定格這畫面,我也從不拒絕,客人永遠是上帝。

    為什么要干這行,則要從二零零一年春夏之交的一個夜晚說起

    那一天很惆悵。

    我落寞的躺在床上發呆,毯子濕嗒嗒的,魔都的雨季就是如此讓人難受,我看著斑駁的天花板,那里滿布著鐵銹色的水漬,發霉的黑點,搖搖欲墜的墻皮,屋角甚至有只蜘蛛。

    我入神的看著那只蜘蛛在織網,它無比專注的忙碌著,一圈一圈循環往復。

    它的世界里,無需房租,無需學歷,無需名牌服裝,無需露著八顆牙齒的微笑,無需背景,它的世界只需要自己織一張網。

    砰、砰、砰,門被砸的山響,房東胖太太跳著腳正在怒罵。罵的太過循環往復,很不精彩,大概意思是:“小兔崽子,**的再不付房租,莫說電,就連水都給你停了,王八蛋!!!”

    “老子莫說電視機,連個收音機都沒有,老子看蜘蛛結網安逸的很,臭娘們,拿停電嚇唬誰呢。”我暗暗想著,當然對罵的勇氣是沒有的,這人哪,但凡要是欠了錢,底氣就相當的不足,三個月房租沒有付,又能囂張到哪里去。

    從農村來到魔都已然一年多,工作很難找,農村孩子又是初中畢業,屢屢碰壁。好不容易進了這家名叫鴻運的小公司,說是對學歷沒有要求,因此才做了個銷售。公司賣些棉毛衫、襪子之類的紡織品,銷往城鄉結合部或者城中村,買賣干的半死不活,還總以周轉為名欠薪,

    所以這房租也就不太牢靠。

    胖太太罵罵咧咧的走了,聽著人字拖踢踢踏踏的漸漸遠去,手機忽然響了,短信是絲瓜來的,就三個字:“老地方”

    我從床上蹦起來,很是興奮,絲瓜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好吧老實說了吧,是唯一的朋友。我倆都是外地來的,第一次認識的時候記的是在一個賣蘭州拉面的蒼蠅館子,他在我鄰座,吃完面手機忘記在桌上。

    “嗨,哥們,手機不要了啊?”我就吼了一嗓子,他拿回手機后挺不好意思的非得說請我喝瓶啤酒,交個朋友。一來二去也就算認識了,他一個人在上海,我也是,因此也就常在一起貓在蒼蠅館子或者燒烤攤上喝點酒。

    他是個經紀人,一個正兒八經的房地產經紀人。

    只是他白天賣房,晚上賣命。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賣<!--中间广告位置-->命,但我知道他買單

    老地方是壽寧路,緊挨著車水馬龍行人如織的淮海路,號稱魔都燒烤第一街,每日里喧鬧不止一直要到凌晨,吃客醉鬼們才會散去,只留下馬路兩邊小山一樣的紅色蝦殼,狀若無數個在噴發的小火山,無論轉進路上的哪個弄堂,都能聞到小便的味道。吃客們灌滿了啤酒懶得尋找廁所,便在每一個弄堂,在燈光照耀不到的陰影里,肆意的潑濺液體,倒也不像狗那樣純為了標記地盤。

    絲瓜正坐在我對面,客觀的說,絲瓜是個頗為俊俏的男子,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大眼睛,雙眼皮,挺拔的鼻梁,刮的發青的胡子茬,筆挺的藏青色韓版小西裝,锃亮的尖頭皮鞋,白襯衫,橫條藍色領帶,無可挑剔的打扮,可是我之所以喜歡這孫子,是因為包裹著他眼睛如熊貓一般的黑眼圈。

    現在他正用那雙熊貓眼注視著我。嘴巴微張眼神驚愕,可能是被我點單的數量驚嚇到了,五斤小龍蝦重辣、四十個各類烤串、十瓶冰啤酒,我裝作若無其事埋頭苦戰各類食物,饑餓與面子之間,饑餓永遠更有重量。

    “怎么餓成這樣了……”他問道。

    “唉……一言難盡”我無話可說,長嘆了一口氣,腦筋轉動間盤算是否向他開口借些錢,可又自覺交情沒有到那份上,倘若是嚇跑了他,下次就連蹭飯的對象也沒有了。

    這孫子看著我,眼睛瞇縫著,眼圈愈發黑沉,旁邊突然一陣喧嘩,不遠處兩個人正在破口大罵,互相問候對方的女性親屬,詞句間花樣翻新,節奏抑揚頓挫,旁邊幫著拉扯勸架的也不少,原來是兩個燒烤攤主,為了店前的地盤起了爭執,顯然是頗有宿怨,眼見得就要動手,偏偏警笛長鳴,卻是路人報了警。一場好戲頓時謝幕了,我悻悻然,大感遺憾。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爭吵;有爭吵的地方,就有仇怨;這天下間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恨別人恨得咬牙切齒,同時又被別人恨的死去活來,干一杯”絲瓜若有所思的說了一句。

    “可惜沒打起來……”

    “我知道有種人就專門替人們解決這類麻煩,你想不想聽聽?”絲瓜故作神秘的看了看四周,往前湊了湊,還刻意的壓低了音量,嘴角叼著的煙忽明忽暗,煙霧中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臉。

    “說說唄!”

    “當人們有仇怨的時候,很多時候法律無法解決,而勢必要至對方死地而后快的時候,人們既不愿以身犯險,更不愿身陷牢籠,于是殺手便應運而生。殺手者即殺人的高手,身赴險地,悍不畏死,無懼囹圄,匿于鬧市,九死一生,卻如履平地,最最關鍵是掙錢容易,不用三五年,就掙得盤滿缽滿,名車豪宅美女在懷,買個熱帶島嶼吹著海風曬著太陽,安然退休,不過這種人最重要的就是信譽,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出賣雇主,這是他們的行規!”

    “還有干這個的?”我瞠目結舌。

    他笑了笑,自顧自的把酒斟滿,接下來的整個晚上他都在壓低嗓子講述,我幾乎沒有說話,只是喉嚨一直發干,那是一個我從未聽聞過的黑色世界,按照自己的規則井然有序的運行,那些人們在黑暗里,在夜幕下,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取走性命,換來金錢,為那些仇怨劃上終點和句號。;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