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595章 將進酒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595章 將進酒

VIP卷 第595章 將進酒

推薦閱讀:

       夏鴻升端起酒盞,看著壞笑著走站出來的幾個人,心說可惜了,眼前的這幾個人都是朋友,不是反派。要不然,照著網絡小說里面的套路,這不正是該打臉的時候了么。這時候應該出現一個囂張狂妄的紈绔少爺出來故意陷害本公子,然后本公子發揮中文系特長,狂背一堆詩詞歌賦出來,把這個囂張狂妄的反派少爺臉打的啪啪響,故事才有爽感。

    可惜了,碾壓他們沒有快感啊!

    “嘖嘖……”夏鴻升搖了搖頭。

    “升哥兒,若是覺得不行,咱們兄弟也是準升哥兒自己認輸的。”李業詡賤兮兮的沖夏鴻升說道:“若是升哥兒自己認輸,哥哥我替你喝一杯!”

    夏鴻升才搖了搖頭,李業詡幾人就以為是夏鴻升做不出來,感到為難了。

    夏鴻升覺得,有必要惡心惡心……啊不,提醒提醒他們。

    于是夏鴻升端起了酒盞來,映著燈火看看杯中清亮的白酒,一副感嘆加回憶的口吻,說道:“想當初,小弟初到長安,人生地不熟,后來有幸得入弘文館,逐漸結識了諸位兄弟。諸位兄弟不拿小弟當外人,家中的叔伯長輩,也是拿小弟當作了子侄輩的來對待,這些情義,小弟心中感激不盡。小弟雖然不勝酒力,然為報兄弟之情義,今夜也就賭斗一把,為諸位盡興。有道是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彈指一揮間,小弟已經在長安待的第三個年頭了。猶記得當年陛下封小弟于涇陽,營建府邸。喬遷之日,幸有諸位兄弟捧場,方才不至于門庭冷落,鞍馬稀疏,小弟亦深為感激。”

    聽夏鴻升說到這里,李恪頭一個變了臉色,接著李業詡也是一愣,繼而臉色大變,眼珠子一轉,說道:“那啥,且容小弟茅房一去,方才喝得也太多了些……”

    這貨說著正要轉身,卻被程處默給一手抓了回來:“哪兒跑去?說好的賭酒,完了再去不遲!”

    “你個憨貨……”李業詡氣的咬牙切齒,沖程處默擠眉弄眼的,程處默卻看不明白。

    “今夜既然諸位兄弟要與小弟賭酒,小弟自當奉陪,絕不掃了諸位的興致!”夏鴻升一副很是仗義的,舍命陪君子的架勢,舉杯說道。

    一聽夏鴻升這么說,李恪和李業詡頓時泄了氣,臉色發白,如喪考妣。

    他倆人正是先想起來了,當年喬遷涇陽府邸,夏鴻升一步一詩,七步連作詩七首,結果反而叫眾人連喝七盞的事情來了。

    頓時心中悔恨至極,怎的忘了這一茬,只顧著想要灌翻夏鴻升了,反而忘記了吃過的虧。

    “還是諸位哥哥照顧小弟,令以沙場之情形,亦或此杯中之物作詩,倒是令小弟寬泛了許多。”夏鴻升沉道:“諸君且聽來,這第一首,是替那些犧牲在沙場的將士們作的:黑云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好!”蘇定方兩眼之中閃爍光亮:“好一個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道盡我輩心聲!”

    夏鴻升環視諸人,又道:“呵呵,定方兄過獎了。這第二首,正是為定方兄兩百精騎大破突厥牙帳而作,請聽:月黑雁飛高,單于夜遁逃。欲將輕騎逐,大雪滿弓刀。”

    “好!”這一次眾人叫好,李承乾舉杯遙寄蘇定方,說道:“蘇將軍勇<!--中间广告位置-->武過人,敢以兩百騎兵,大破突厥牙帳,俘獲頡利可汗,實乃大唐軍人之楷模!”

    程處默、李業詡幾個軍校生,還有那些個出自軍中家庭的紈绔們皆是一臉崇拜的看著蘇定方,就一個字,服!真的服,兩百來號人,就敢沖殺突厥有數萬鐵騎的牙帳,且不說勝負了,這份膽量也足以叫人折服。

    “承蒙太子殿下夸獎,末將不敢。正借方才那句‘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戰場拼殺,自當奮勇殺敵,報效皇恩,本是分內之事。”蘇定方很是謙虛的說道。

    “定方兄何必謙虛,連李靖大總管也對定方兄贊不絕口,言后繼之有人,足見其對定方兄的肯定。”夏鴻升笑道,又繼續朝眾人念道:“再來:新豐美酒斗十千,咸陽游俠多少年。相逢意氣為君飲,系馬高樓垂柳邊。出身仕漢羽林郎,初隨驃騎戰漁陽。孰知不向邊庭苦,縱死猶聞俠骨香。一身能擘兩雕弧,虜騎千群只似無。偏坐金鞍調白羽,紛紛射殺五單于。漢家君臣歡宴終,高議云臺論戰功。天子臨軒賜侯印,將軍佩出明光宮!”

    眨眼間,夏鴻升口中已經吟出三首詩來,且首首皆為絕上之佳作,庭中眾人此刻已然是熱血上頭,紛紛呼喊著叫夏鴻升繼續誦來了。

    夏鴻升只是環視一笑,再道:“這有何難?且聽這首送與諸位大總管,大將軍的: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后名。可憐白發生!”

    庭中此刻寂靜,皆聽夏鴻升誦念詩作,此刻聽完先是一愣,繼而頓發狂呼,那些文士更加肆恣,一邊大聲叫好,一邊舉杯往口中豪飲,那神態似是佐酒的是天下最美味的東西一般。

    夏鴻升高舉酒杯,眾人歡呼擁簇,皆為這幾首詩作所動容。

    夏鴻升也是酒勁上腦,此刻見眾人熱鬧歡呼,更是腦中發熱,也忘卻了平日里的刻意對自己的壓抑,觥籌交錯之間只覺得渾身發燙,胸口發熱,久違的激情與熱情幾欲噴薄而出。

    張口即誦,出口成章。夏鴻升只覺得好似一種宣泄,在眾人的歡呼簇擁之中一口酒,一首詩,當下便立時作出了九首詩同長短句來,眾人震驚之余更是激動。

    “杯中唯余一口,吾當盡飲之。”夏鴻升仰頭將酒盞之中的最后一些酒水一飲而盡,大笑幾聲,高聲朗道: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金盞醉,玉碗明,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庭中先是一窒,繼而歡聲如雷動,響徹長安!

    “痛快!痛快啊!”(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9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