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550章 要人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550章 要人

VIP卷 第550章 要人

推薦閱讀:

    樂臺答應夏鴻升的邀請,愿意到涇陽書院教書,并不出乎夏鴻升的預料。

    畢竟,作為一個幽隱百年即將消亡的學派,如今有一個現成的機會能夠使他們重見天日,有重新壯大和崛起的可能,并且這個可能性并不小,倘若夏鴻升自己是墨家鉅子,也一定會答應的。

    夏鴻升從前面的工地上面抽調了一批人手,開始優先建造涇陽書院的教師生活區。說是教師生活區,其實就是一片別墅區和一片教師宿舍。別墅區固然設計的更加超前,而那片居住區也是十分合理并不遜色的。

    在這之前,墨家的七人只有樂臺留了下來,暫時居住在夏鴻升的莊子上。另外六個人奉鉅子之命回去聚集其他墨家子弟,整理文獻知識,進行籌備工作,等到明年涇陽書院正式開學,便同墨家其他的墨者一起過來。

    這件事情的辦成,令夏鴻升心懷大慰,十分高興。有了這些墨者,就相當于涇陽書院同時有了工程老師、自然老師、物理老師、哲學老師……

    這股子高興勁讓夏鴻升最近看什么都無比的順眼。

    就連幽姬從他的書房里面亂翻東西拿去看也無所謂了。

    反正她也看不懂。

    “那個惡女人又偷拿你的圖紙了!”幽姬剛從書房轉了一圈留下一片香風出去,李泰就給夏鴻升告狀了。

    夏鴻升放下筆頭:“那剛才你怎么不說?”

    “我……哼,她做的太隱晦,臨出去我才發現的!”李泰臉上一別扭,死也不肯承認是因為他對幽姬有種莫名的懼怕感,指了指月仙:“不信你問她!”

    月仙在旁邊不禁莞爾,不出言語的默默幫著擦去了桌子上面的炭屑。免得弄臟夏鴻升的衣衫。

    “無妨,由她去。整天不能出門,也怪無聊的。”夏鴻升拿起面前的紙張吹了吹上面的炭屑。說道:“反正她也看不懂,讓她找點東西研究研究動動腦子。也省的銹掉。”

    “那上面是什么?”李泰對于夏鴻升對幽姬的縱容很是不滿。

    “熱氣球。”夏鴻升隨口答道,收起了手中的那張紙,然后站了起來一拉李泰:“走,去找你叔。”

    “我還當你忘了!”李泰眼中一亮,立刻來了精神來。

    倆人離開了涇陽,馬車在外面早已經備好,上去馬車,齊勇一揚鞭。馬車便朝著長安過去。

    “今晚住長安,不回來了,莫要等了。”將頭伸出窗口朝送出來的月仙交代一聲,夏鴻升同李泰離開了涇陽。

    拜平整寬闊的水泥路所賜,從涇陽到長安,也并沒有花去太久的時間。

    到了長安的府門口,就沒有下去馬車,叫家丁將府中已經準備好了的東西給搬上了馬車,便徑直往河間郡王府去了。

    這里就體現出來身份的好處了,夏鴻升是侯爵。雖然爵位比李孝恭低不少,可耐不住夏鴻升還是大唐皇家軍官學校的院正呢,所以只要李崇義還活著。那夏<!--中间广告位置-->鴻升就始終是他的師尊。對于自己兒子的師尊,就算是爵位低了幾階,那又如何,還不是得客客氣氣的。

    李崇義也是個紈绔的主兒,李孝恭見識了房遺愛幾人去軍校之后的轉變,就暗中走了李老二的關系,將李崇義硬是給偷偷的安插進去了。李老二抹不開宗親的顏面,李靖耐不住李老二的硬磨,跟馬周一合計。趁著文武大會進去的那一批特招生的機會讓李崇義也以特招生的身份進入了軍校。李崇義進去了兩個月了,夏鴻升才知道這件事情。當時就很是惱火,要去找李老二理論。被李靖跟馬周拉住了。

    夏鴻升想要讓他知道軍校的空子是不能鉆的,于是就故意將這事兒透露給了房遺愛幾人,又將李崇義調去到了他們同班。都是一起在長安中橫行的紈绔,誰不清楚誰幾斤幾兩?李崇義雖然武藝上面頗有些家學淵源,可到底是進不了武者前茅的。李崇義自然也明白他們知道自己的底細,就夾起尾巴來做人。

    這滋味不好受啊,加之房遺愛幾人還總故意宣揚他文武大會武者前茅而進入軍校,李崇義就暗中咬牙憋了一股勁兒,也是生怕別人看出來真相,所以只得更加刻苦訓練,使之更加符合自己進入軍校的這個“身份”,以免被人看穿。這么一逼,竟然反倒后來居上,比房遺愛幾人還要拔尖了。

    李孝恭自然高興的不得了,因而也對夏鴻升這個院正很是感激。

    之前因為墨者的事情耽擱了幾天,這日正巧湊到了軍校的旬假,夏鴻升就抵溜著李泰來了。

    軍校之中同朝中一樣也有旬假,旬假這天不用上課,可以自由安排。不過也有限制,就是不管去哪里,必須仍舊穿軍校衣物,可以飲酒,但不得醉酒,不得賭博,不得押妓。違者視情節嚴重性從小黑屋禁閉到直接開除到依照校規校紀軍令法度處置皆有。

    所以,今天李崇義肯定在家!

    “哎喲!殿下!”李泰剛一下來馬車,李孝恭門前的下人就看見了,有個眼頭活的,馬上就跑了過來,躬身行禮:“小的拜見殿下!”

    “堂叔可在家中?”李泰問道。

    “回稟殿下,王爺正在府中。”那家丁趕緊點頭:“小的這就去通報一聲!”

    說吧,就立刻轉身要往里面跑。

    “等等,李崇義呢?”夏鴻升又問道。

    “回夏侯的話,我家公子也在家中。”那個家丁是個機靈伶俐的,竟然認識夏鴻升。

    “好了,請向河間郡王通傳一聲,就說本侯前來拜訪。”夏鴻升點了點頭,說道。

    家丁點頭稱是,然后轉身一溜煙跑進了府中。

    “你準備怎么要人?”見家丁跑去通報,李泰問道。

    “我準備讓你要。”夏鴻升看了看李泰:“你就說咱倆打賭,我能用鋼鐵做船,不會沉底,還能跟平常的船一般使用。你不信,所以借幾個最好的造船師父幫忙,看我到底能不能做出來。”(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91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