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535章 虛與委蛇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535章 虛與委蛇

VIP卷 第535章 虛與委蛇

推薦閱讀:

    墨家思想,是中國古代最接近辨證唯物主義及辨證唯物論的哲學體系。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中華文化的特質是一種人倫文化,而熱愛自然科學、關心物質運動的人被劃入“勞力者”的階層。

    這種近乎本能地看輕自然科學的意識是中華文化的主要弊端。

    所以,中國歷史上,自然科學家很少有崇高的地位。

    墨家能夠懂得太多的自然的道理,有那么多發明創造,這不能不說是中國古代史上的一個奇跡。

    無論是循規蹈矩的儒生,還是浪漫超然的道者,說到底都不過是求得一己的安寧和自我形象的完善。惟墨家能夠真正擺脫各種社會勢力的糾纏和引誘,從力學、光學、幾何學、邏輯學等廣泛的知識領域去把握生命本來的含義,認知世界的真相,從而形成尋求真知、注重實踐、自勵自強的可貴的品格。

    將墨家思想的先進行一條條的用力回憶,然后列舉書寫下來之后,夏鴻升看著自己那寫的滿滿的幾張紙來,不禁有一種想要呼喊的沖動從心底油然而生,而那句幾乎要脫口呼喊而出的話是:墨翟,你丫是穿越回去的吧!

    不過,要是墨翟真是穿越回去的,興許他本來所處的時代比本公子原本所處的時代要早不少啊!

    歷史上最疑似穿越者之人,看來除了王莽之外,還有這個墨翟啊!

    “公子,突厥人已經到了四方館里面了。”門外面傳來了齊勇的聲音。

    “好。”夏鴻升在里面應和了一聲,放下了筆頭,起身走出了書房。

    外面將近正午,夏鴻升又問道:“突厥的使團是何時進去的?所陪同者何人?”

    “陪同的人是公子的那個同窗,并未見到莒國公。”齊勇對夏鴻升說道,隨即,又咧嘴嘿嘿的笑笑,說道:“公子,您猜怎么著?突厥人在四方館里面住下的地方。正巧就緊挨著薛延陀人!”

    “挨著薛延陀人?”夏鴻升下意識的就咧嘴怪笑了起來。

    這不是巧了么這不是,這不是巧了么這不是!真是冤家路窄,一看就是出自李世民的惡趣味啊!

    夏鴻升無良的笑了起來,對齊勇說道:“走吧。干活去!”

    齊勇駕著馬車,兩人離開了府中,一同到了四方館中。

    正準備進去四方館,卻聽見了身后傳來一個聲音:“夏侯!”

    回頭一看,正是薛延陀的主使扎古。

    “扎古特勒。”夏鴻升回到笑道。

    “夏侯怎的今日到此?”扎古上前問道。顯然,他見到突厥的使團了。

    夏鴻升笑了笑:“我弄丟了突厥的主使,今日是來道個歉呀!”

    “哦?”扎古吃驚的看著夏鴻升。

    “這場面上的活,還是得做到。”夏鴻升笑了笑,又提醒道:“扎古特勒還有留下來購買兵器,仍需在這四方館之中待上一段時間。四方館乃是接待東西南北四方他國使臣之地,故而突厥人也<!--中间广告位置-->會被安置進來,扎古特勒當以大局為重,莫要同突厥起了沖突啊!”

    “這是自然,扎古省的。多謝夏侯提點。”扎古點頭笑道。

    “如此,本侯就暫且告辭了。”夏鴻升笑道:“突厥那里還等著本侯去虛與委蛇啊!”

    夏鴻升告辭了薛延陀人,進去四方館,徑自去了突厥人的居所,問明了突厥主使的房間,過去敲了敲門。

    房門打開,里面正是突厥主使,阿史那穆金。

    “恕罪,恕罪!”夏鴻升一看見他,就拱手說道:“主使沒事就好!在下慚愧!未能保護好主使大人。實為在下失職,如今幸得主使安然無恙,在下真是誠惶誠恐!”

    “哦?”阿史那穆金似笑非笑的看著夏鴻升:“是么?在下怎么聽說侯爺一回長安,就接手了同薛延陀人的商談。還答應了薛延陀人使其可以從大唐購入兵器,這可是平生頭一回見啊。”

    聽了阿史那穆金的話,夏鴻升笑了笑,說道:“此乃鴻臚寺之責,本侯因主使被綁之事,已然被陛下罷免了一切官職。如今只剩一個虛爵侯位,又如何能夠促成此事?想必,是主使聽錯了傳聞吧。不過,主使又是如何得知這些事情的,主使上午方才抵達長安吧?”

    阿史那穆金呵呵一笑,卻是話鋒一轉,笑道:“在下此次有驚無險,幸得莒國公設法搭救,總算是活著逃出虎口,順利抵達長安。夏侯也未曾知曉那伙賊人竟然敢膽大若斯,暗中潛入刺史府中劫人,卻是也怪不得夏侯。”

    見阿史那穆金控制了脾氣,岔開了話題,夏鴻升哈哈一笑,也隨即岔開了過去:“主使若是能如此想法,在下卻是松了一口氣了。時至正午,不如本侯作東,為主使及其他諸位使節接風洗塵,如何?”

    “多謝夏侯掛念,在下又豈能勞夏侯破費?不如在下作東,算是感謝夏侯記掛。”阿史那穆金笑道。二人之間如同之前的那番話從未曾出現過一樣。

    “還是本侯做東罷!”夏鴻升擺了擺手:“該是本侯向諸位賠罪才是,還請主使莫要再推辭。”

    “如此,那便謝過夏侯了。”阿史那穆金抬手謝道。

    夏鴻升同一眾突厥使臣有說有笑的離開了四方館。夏鴻升知道突厥人在長安不可能不布下眼線,方才阿史那穆金所言,自然就說明了這一點。不過,既然已經知道了薛延陀的事情,還如此客客氣氣的,拋卻場面不提,突厥所圖非常明顯。

    阿史那穆金得知薛延陀的事情之后,肯定當即改了目的。他自己不會不知道和親已經無望,夏鴻升猜著,突厥見都薛延陀可以從大唐購買兵器,不可能不眼紅。薛延陀如今已經被大唐所承認,成了大唐的附屬國。而薛延陀、回紇諸部的兵卒戰斗力本就不弱,若是再得到了大唐的兵器,那就會對突厥的生存空間進一步的擠壓。所以,夏鴻升覺得,很有可能阿史那穆金也想要促成此事,想要借著如今還是盟國的條件,也獲得從大唐購入兵器的準許。(未完待續。)

    p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8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