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355章 所謂專利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355章 所謂專利

VIP卷 第355章 所謂專利

推薦閱讀:

    夏鴻升三人跟著那個老者匆匆的走至一所草堂之前,剛到門口,就見周圍飛蚊遍布。秋后的小蚊子最是咬人,咬起人來也是最狠,大約是自覺蹦跶不了多少天了吧。三人一道草堂前面,那飛蚊就立時嗡了一下飛了過來,卻又掉頭飛走了。

    “先不說別的,先讓人弄了艾草來熏熏,驅驅蚊子。”夏鴻升左右看看,然后說道:“此地如此多的秋后飛蚊,若是不驅逐了,過不了幾天你們也得染上。”

    說完之后,太醫令同孫思邈相互看看,然后就讓人去拿艾草去了。三人則揮手一邊軀趕著飛蚊,一邊進入了草堂之中。

    進去之后,就看見了床榻上面躺著一個小兒,身上裹了好幾曾的被子,去仍舊在那里不停的直打哆嗦,口中喊冷。

    孫思邈連忙快步走了過去,絲毫也不避諱,上去就一把將那個小兒的手從被子中拉了出來,然后抬手搭了上去,把起脈來。太醫令站在一邊,夏鴻升則不斷的揮動著手中裝滿了艾草的藥布袋驅趕周圍的飛蚊。很快,孫思邈就松開了那個孩子,重新將他的手臂放回了被子里面,俯身掰開他的眼睛看看。那個小孩的意識已經迷離了,只有嘴里面下意識的喊著冷。

    孫思邈站了起來,回頭沖太醫令和夏鴻升點了點頭。

    “孫道長,若是得了瘧疾,平常是如何治療的?”夏鴻升看看床榻上面的那個孩子,然后問道。

    “一歲之間,長幼相若,或染時行,變成寒熱,名曰疫瘧。蓋由感受瘧邪引起。以惡寒壯熱,發有定時,多發于夏秋二季。亦稱為瘴毒或瘴氣,易于內犯心神。使人體陰陽極度偏盛。”聽到夏鴻升發問,太醫令于是在旁邊解釋道:“故而治療瘧疾,當以祛邪截瘧方為治療之基本原則。又據癥候之不同,可和解表里,清熱保津,溫陽達邪,清心開竅,化濁開竅。補益氣血等法法進行醫治。”

    “不錯。”孫思邈點了點頭:“只可惜,雖然世間皆以此法作為醫治瘧疾之法,可效果卻并不好。得了瘧疾,仍舊九死一生。”

    太醫令說了一大堆,夏鴻升卻聽不懂,只是記憶里知道青蒿里面有青蒿素,這玩意兒可以治療瘧疾。當初在新聞上面看到過,因為這個發現還得了諾貝爾醫學獎的,肯定是真有效果的。

    于是夏鴻升說道:“我可以肯定,青蒿能治療瘧疾。孫道長,何大人,既然現在的辦法也沒有什么效果。不如就用青蒿治療試試,死馬當作活馬醫!青蒿又是清熱卻邪的草藥,就算是不能治瘧疾,也不會有什么不好的影響。”

    孫思邈同太醫令二人相視看看,兩人也是再沒有其他的辦法了。自從雍州牧請他們來治療瘧疾之后,僅僅是維持著瘧疾不傳出這個村子,就已經是耗費了所有的精力了,而村中所染瘧疾者,如今已經死了將近過半。也幸好是這個村子在山嶺上面。周圍并無其他的村落,如今才暫時沒有傳開。若是這里失守。瘧疾出去了這個村落范圍,那就要變成疫情。需要上報給皇帝了。所以除了試一試夏鴻升的辦法之外,二人也真的沒有什么別的辦法了。

    “好!那就試一試夏侯的辦法!”孫思邈點了點頭,問道:“該如何來做,還請夏侯吩咐!”

    “不用多復雜,青蒿,得讓他喝下去。”夏鴻升想了想,說道:“我記得是需要喝下去的……”

    聽了夏鴻升的話,太醫令里的向外面喊道:“來人,速速去見帶來的青蒿熬煮!”

    熬煮?夏鴻升撓了撓頭,記得好像自己當初喝的是涼的來著,似乎并沒有熬過吧?

    “等等……”夏鴻升撓著頭用力回憶著:“我記得好像不是煎熬的。是生的……好像是把青蒿里面的津液給搓出來的……我記得還能并沒有熬煮過,合起來明顯就是生的,一股子草味兒!”

    “那就是漬了。”孫思邈聽了夏鴻升的話,說道:“是用漬法炮制的。以少許干凈清水浸濕青蒿,待青蒿濕透,然后用力揉搓將其津汁揉搓到水中口服之。”

    太醫令立刻讓人去燒開水,燒開之后又把水壺放到銅盆里面,銅盆里倒入涼水,加快使其變涼下來。

    等到水壺中的熱水徹底變涼,太醫令洗了手,親自將青蒿按入了水中浸泡,很快就將青蒿泡濕了,然后兩手抓起一把青蒿拿出來,<!--中间广告位置-->換了一個干凈的碗來置于下方,然后兩手用力,如同擰干毛巾一般的絞擰著手里面的青蒿。立刻就見有深綠色的汁液從青蒿中被擰了出來,太醫令繼續用力擰動,總算是擠滿了一碗墨綠色的青蒿汁水來。

    孫思邈見太醫令擠滿了一碗,立刻過去端了起來,自己二話不說先嘗了一口,嘖了幾下,然后端去到了那個孩子旁邊,坐下來小心翼翼的給他喂服了進去。

    等到孫思邈給那個孩子喂進去了一碗之后,太醫令就已經又擰出來一碗了,孫思邈拿過去又給那個孩子全部喂下去。

    之后,三人在屋子里面坐下來,等待著青蒿在那個孩子的身上起效。

    外面的艾草燃起來了,艾草的氣味擴散了開來,周圍一片嗡嗡嗡的,飛蚊滿天的亂飛。

    “對了,夏侯,你方才說今日來找我等有事相商,不知卻是何事?”等待著的時候,太醫令突然想起來了夏鴻升剛才的話,于是問道。

    “唉,我本來是去找兩位商量一下,想要去給陛下奏請一件事情的。”夏鴻升說道:“是關于專利保護之事。我因為一件事情,忽而想到為何咱們大唐的人,自己有了什么其他人不會的本事,某種技藝,或是某種藥方之類的東西,就總是藏著掖著,生怕別人知道,寧愿自己帶進墳墓里面,讓它失傳,也不愿意給其他人學會。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呢,長此以往,失傳的東西就會越來越多,許多好的東西都消失不見了,這是不對的。思來想去,覺這一現象出現的根源,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完善的專利保護制度所致。”

    “專利保護?”兩人一愣,不解看著夏鴻升。

    夏鴻升對二人解釋道:“所謂專利,即是指專有的利益和權利。說的是,誰通過刻苦的鉆研發現了某種技術,那么他就有這個技術的獨占之權。打個比方來說吧,某個郎中辛辛苦苦鉆研一生,終于被他找出了治療某種病癥的辦法來。天下除了他,再沒有旁人能夠治愈這種病癥。他貧困潦倒,吃了上頓沒有下頓的,想著希望能夠用這張方子來讓自己的生活過的好一些。可是這是,有另外一個人從他那里偷學了這張方子,然后出去大肆宣揚自己能夠治療這種病癥,而且是自己鉆研出來了這種方子來。他竊取了那個郎中的勞動成果,自己收獲了名聲和利益,而原本真正鉆研出來這個方子的郎中呢?繼續窮困潦倒,出來爭辯幾句,反而被誣陷是他抄了那人的方子。饑寒交迫怒極攻心之下,一命嗚呼,臨死前對兒子訓誡,若是日后再有了像這藥方一樣的東西,一定不要再讓外人知道。這就是沒有專利保護的惡果。”

    二人點了點頭,夏鴻升繼續說道:“兩位試想一下,若是咱們大唐能夠有一套保護這種獨占權的法度來,通過法度,規定了發明某種東西的人,對這種東西就享有獨占之權,其他人若是不經過同意隨便盜用,則是違法,需要重罰。其他人若是想要合法使用這種技術,則必須經過這種技術發明人的同意,并且向技術的發明人支付一定的費用,取得授權,才能夠合法使用。如此一來,套在剛才的那個例子上面,那個人就不敢再盜用郎中的方子,而郎中也不就不會因此而遭受損失。其他人想用那張方子,須得經過郎中的同意,以后方可隨意使用,卻也不能冒名說是自己所做。這樣,郎中從這方子上面收獲的利益得到了保證,就不會再去隱瞞這種方子,使用這個方子的人越多,他得到的名利就越多,于是他不僅不會隱瞞,反而會大大方方的讓人知道他有治療這種病癥的辦法。而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他還會再去鉆研其他的方子,而其他的郎中看到了他的收益,也會刺激他們去鉆研自己的方子,這么一來,豈不是再也不用擔心因為藏私而致使良方失傳,且還會刺激更多的大夫去研究更多種類的病癥,獲得治療這些病癥的辦法?”

    “夏侯的意思是,誰搗鼓出來的技藝,誰就對這種技藝有獨占之權,旁人無論是誰,皆不可私自使用,更不可將這種技藝攬到自己身上。”太醫令明白了夏鴻升的意思,指指腳下的磚石,說道:“比方說這磚石,假若是我最先做出來的,那這磚石就是我的,其他旁人都不能不經過我的同意去燒這種磚石來。旁人想要燒這種磚石,就要經過我的同意,還有付給我相應的錢財來,若非如此,便是違法?”(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7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