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326章 長安城中流言亂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326章 長安城中流言亂

VIP卷 第326章 長安城中流言亂

推薦閱讀:

    夏鴻升出城遇刺的消息,沒有花費多久,就在長安城中傳開了。www.xshuotxt.com

    不過,對于那些平民百姓來說,夏鴻升的遇刺,也并未有太多的影響,只是多了茶余飯后的一樣談資而已。

    侯府的大門緊鎖,夏鴻升閉門謝客,誰也不見。除了那些同夏鴻升關系交好的那些叔叔伯伯,像是約好了似的,在前幾天輪流過去了一趟之外,其他還能夠進入侯府的,也就只有隔三差五去一趟的孫思邈了。

    于是傳言之中的夏鴻升傷的越來越重,不出十來天的功夫,就傳成了聽說是受了重傷,且因為天熱,傷口又生了壞疽,已經是下不來床,昏迷不醒,怕是離走不不遠了。

    后來漸漸的,也有些同朝臣關系好的商戶或者其他,閑談之余也開始打聽了,問那年少便富有盛名的少年侯爺,是不是真的受傷過重,又傷口感染,要不行了。

    這自然遭到了所有朝臣口徑一致的否認。

    不過也有些身為地位低的,卻也說不清楚了,只說是朝中皇帝和大臣都是說夏鴻升并無大礙。

    可侯府的大門始終緊閉,侯府的下人們也是行色匆匆,走到哪里都是一臉的嚴峻化不開,若是有人打聽,定然是一聲不吭立刻轉身便走的。

    漸漸的,又有傳聞說,孫神醫已經由剛開始隔三差五的去侯府一趟,變成了三兩天一趟,如今又變成了每天一趟了。

    有無聊的人還去看看,一看,還真是,孫神醫真的是一天往夏府里面跑一趟,而且。一天比一天留在夏府里面待的時間長了!

    于是又是滿城風雨,有人說是天妒英才,有人說是他泄露天機。連天雷都抓了,損了上天的顏面。這是要收他回去了。

    凡此種種,傳于長安城百姓的口舌之間,也都一句不落的入了夏鴻升的耳內。

    “孫道長,今天您又帶來甚子好消息啦?是不是我已經氣若游絲,快要不行了?”夏鴻升見孫思邈進去,于是立刻笑道。這些外面的傳言,大都是孫思邈說與他聽的。

    不過今日孫思邈卻并沒有說起外面的傳言,只是笑了笑。說道:“今日卻還真的是一個好消息。程將軍用金吾衛圍了道德、開明、豐安、大業、昌明、昌樂等八坊之地半個月,一家一戶的搜,還真是搜出了東西來。從一處死宅里面找出了不少的桐油和箭矢來,另有十數個人在,交戰之中死了七八個,還有七八個被程將軍拿了活口,今日在朝堂上向陛下繳令了。”

    “還真在那一塊兒啊?”夏鴻升有些吃驚,心說這樣也居然可以蒙對,只恨如今大唐沒有彩票,不然一定要去買個大獎的。

    孫思邈在夏鴻升對面坐了下來。笑道:“聽說這地方是夏侯推測出來的,老道還真是好奇了,夏侯是如何僅憑一張地圖就推測出來亂黨的藏匿之地的?”

    “哈哈哈……那當然是因為我上知天文。下曉地理,五湖四海內外八千里,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沒有我不知道的東西啊!”夏鴻升自大道。

    “你啊!”孫思邈不禁莞爾,搖了搖頭,又說道:“卷起袖子來,老道看看你那傷口。”

    “已經沒事了。”夏鴻升一邊說著,一邊卷起了袖子來給孫思邈看,只見那處刀傷此時已經只剩下了了一條紅色的痕跡。新肉已經生了出來了。

    “果真是……”孫思邈仔細看看夏鴻升的傷口,抬手按了按:“看來夏侯又說對了。以烈酒澆洗外傷傷口,可防止傷口生化膿生疽。”

    夏鴻升搖了搖頭。放下袖子來,說道:“可不是普通的烈酒,要比烈酒更烈,更烈,再烈才行。或者說,那已經不是酒了,到了那種烈度,是萬萬不能入口的,喝了會鬧出人命來!”

    這事情說來話長,當日夏鴻升遇刺的消息被李奉傳入宮中,雖然李奉已將他所知道的來龍去脈都盡數回稟給了李世民,知道了這是夏鴻升的苦肉計,夏鴻升本身實際上并無什么事情。可聽說夏鴻升終究是受了一刀的,于是就請了孫思邈去替他診療。誰知孫思邈一進去夏鴻升的書房,就立刻問道了一股濃重的酒氣,再一看,就見夏鴻升正手中提著一壇子酒來,便頓時過去要將酒奪了,說受傷豈能再飲烈酒。夏鴻升這才告訴他,這酒是特質的,不能用來喝,而是用來沖洗傷口的。因為天熱,怕傷口化膿,而用這<!--中间广告位置-->種特質的烈酒沖向傷口,就不會化膿了。

    孫思邈卻不相信,夏鴻升就證明給了他看。

    “貧道見過太多因為傷口化膿生疽,而斷臂斷股,乃至于失了性命的。若是早日有這東西……”孫思邈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他是醫者父母心,心中放著天下病患黎民,所以一見到這東西果然有這樣的效果,就立刻想到這上面去了。

    夏鴻升點了點頭,說道:“孫道長以救助天下病患百姓為己任,為何不趁著這次編纂千金方,將一些能夠避免生病的好習慣也輯錄進去,讓百姓去養成一些好的習慣,也能避免許多疾病。就拿最常見的一點來說,百姓慣于直接飲用生水,這就很不好,生水里面又許極其微小,人眼看不見的小蟲,直接和進身體了,那些小蟲就在在人的身體里面長起來,人就會面黃肌瘦,就會生出各種病癥來,而要是大家都注意一些,把生水燒開了放涼再喝,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還有包扎傷口,隨便找一塊布就包扎的大有人在,而且占了絕大多數。那么臟的布,上面有各種各樣的細菌,這些細菌挨住了傷口,進入到傷口里面,傷口就化膿了,要是將包扎傷口的布現用沸水蒸煮一番,或是用這種烈酒浸泡之后,就能大大減小傷口化膿的幾率。”

    “細菌?”孫思邈一愣,繼而露出了頗有興趣的好奇神色來:“細菌是何物?如何能在布上,又進入傷口?”

    夏鴻升撓了撓頭,這該怎么解釋呢?我又做不出來顯微鏡……

    “這個,眼下我也沒法向道長解釋,等什么時候我能做出這么個工具了,再讓道長親眼看看,就知道了。”夏鴻升搖了搖頭,說道:“我給您做的觀察草藥的放大鏡,就跟那個東西類似,不過比那個更加能夠放大的多,讓夠讓人看見平常小到肉眼看不見的東西。先不說這個了……孫道長,最近長安城中關于我的傳言是不是越來越嚴重了?”

    孫思邈點了點頭,說道:“不錯,如今傳的滿城風雨,都說你遇刺的時候受了重創,已然快不行了。”

    “那我估摸著也該是時候了,還請道長回太醫署之后,令人轉告太子殿下一趟,讓他明日來演一場戲。這件事情是陛下布置的,太子殿下知道該怎么做。”夏鴻升對孫思邈說道:“您今日就再晚些再走吧!”

    孫思邈點了點頭,他顯然對于這件事情并沒有什么興趣,反而對夏鴻升方才所說的東西十分好奇,又將話題給扯了回去,夏鴻升沒法,只得給孫思邈解釋了細菌就是一種生物,跟山林中的那些鹿啊鳥啊之類的東西一樣都是生物,只不過身體的構造不一樣,而且十分十分小,小到人的眼睛都看不見的地步。于是孫思邈就更加期待夏鴻升說的那種能夠讓他看見細菌這種東西的工具了。搞的夏鴻升心里直后悔,一下沒有收住結果說的太多,這下可算是要打自己的臉了。顯微鏡那么高端的東西,后市里面玩過,可會玩不代表會做啊!

    好說歹說,夏鴻升應承下來了一定盡力研究,多試一試,把那種工具做出來,孫思邈這才作罷。

    孫思邈在夏鴻升的家里一直待到用過晚飯,這才出去了夏府,神色匆匆的離去了。

    夏鴻升知道外面一定有人在時時刻刻監視著自己,所以孫思邈那匆忙的神色,一定會讓他們有所解讀。等明天李承乾過來一趟,估計這出戲也就差不多到了火候了。

    若是朝臣并重,皇帝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親自去的,除非是十分重要,或者十分深得皇帝信重的人,才會親自去探望。若是皇帝太忙,則會指派太子代替前去探望。夏鴻升有傳聞在前,明日李承乾來,會讓那些傳聞更加坐實。如此一來,那一伙刺殺了夏鴻升的人,其謀逆亂黨的身份就會更加被確定。面具男是李世民的敵人,刺殺夏鴻升的亂黨也是朝廷的敵人,而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當面具男確定了那一伙人亂黨的身份,無論他是抱著通力合作,共圖謀反的心態,還是抱著利用這一伙人的心態,那都已經不再重要了。只要他開始同他們進行聯絡,那么這一張網,就是開始慢慢收起的時候了。

    夏鴻升嘆了口氣,從書桌上面拿起了一張紙來。燈火之下,那張紙上面卻并非漢子,而是一個個字母與數字的組合。

    攘外必先安內,趕緊收拾了這些亂黨,才好騰出手來,去對付突厥啊!(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6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