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290章 從前有個人……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290章 從前有個人……

VIP卷 第290章 從前有個人……

推薦閱讀:

    李世民在兩儀殿中同這些信重的朝臣一起串好了口風,又問了司天監,說是近段時間仍舊會有雷鳴電閃之天像,請宮中多加小心。www*xshuotxt/com袁天罡與李淳風各自卜了卦,俱都是有驚無險之相。李世民安排了不少說辭,杜如晦和房玄齡二人則預想那些人會怎么說。這么一直到了后半夜,總算才是商量妥當,放眾人回去了。

    其時天色都已然開始發亮了,夏鴻升才哈欠連天的回去了家中,倒頭便睡,一覺醒來已是中午了。

    剛洗漱了坐下來準備吃午飯,李家三兄弟,還有王掌柜就一起來了。

    “你們怎么一起?”夏鴻升見王掌柜跟李家這三個專逮飯點來蹭飯占便宜的小人一起過來,自然要問上一句。

    “哦,回侯爺,小的是在您府門前遇見了太子殿下與兩位殿下,是以才一同進來了。”王掌柜對夏鴻升說道:“小的今日前來,是想要稟報酒坊上的事情。”

    “先吃飯吧,吃完了再說。”夏鴻升點了點頭,讓王掌柜也坐下來一同用餐,王掌柜頓時榮幸又惶恐,很是激動了起來。

    一段飯吃過,眾人去了書房里面,因為李承乾和李恪在酒坊里面都有股份,所以也就叫著他倆一起去了,便也索性帶上了李泰。

    夏鴻升進去書房之后,讓眾人坐了下來,然后問道:“不知道今日王掌柜是要說什么事情?”

    王掌柜起身又躬身行了一禮。然后才答道:“如今酒坊的酒已經不用在擔心原料和產量的問題了,酒坊的白酒在長安城中也已經開始盛行。如今天也熱了,小的覺得。此時正是咱們造勢的最好時機,舉辦詩會和比武的事情可以開始了。”

    夏鴻升點了點頭,夏天的長安城里面,比起冬天來可要熱鬧的多,無論是各地赴京的人,亦或是外來的胡商,都會選擇在這一時季到達長安。

    “這事兒交給你操持便是。你原先的方案已經十分不錯了,不需要我再過問什么。”夏鴻升對王掌柜的能力信得過。于是說道:“一應事物你自己安排,王掌柜的能力我們都是信得過的。”

    “呵呵,小的謝過大人們的信重!”王掌柜笑著施了一禮,又說道:“那小的還有一個想法。這一次文武大會,咱們不做便罷,要做,就要做的聲勢浩大,規模空前,就要經此一事,讓整個大唐,乃至胡商,全都知道咱們的東西和名號。所以。小的想,干脆咱們不再獨此一家,而是也讓茗香居、琉璃坊、乃至侯爺的煤場全都參與進來。如此,一來,這些大都還是諸位大人們或是侯爺的產業,此舉能夠讓這些都隨之揚名天下,二來,有了它們的分攤。可以減少酒坊的壓力,也能夠合力將這場文物大會做的更加盛大。不知道小的這個想法。可不可行?”

    夏鴻升一聽王掌柜的話,頓時眼前一亮,不錯,這是個很好的辦法!想了想,夏鴻升對王掌柜說道:“不錯,這個主意十分不錯。不過,如此一來,文武大會的規模勢必空前絕后。規模太大,影響也就太大,這就不是咱們說做就能做出來的了。”

    說完這話,夏鴻升看向了李承乾和李恪,兩人對上了夏鴻升的目光,微微一愣,卻聽李恪敏銳的反應了過來,說道:“升哥兒,你的意思是,文武大會的規模搞的太大,恐怕受人彈劾,所以得先過了我父皇那一關?”

    夏鴻升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文武大會的規模搞的太大,會引來朝臣的擔心和猜忌。畢竟這次盛會會集聚許多的文武才俊,且主辦的有都是咱們的產業,難免會有私自招攬天下才俊的嫌疑。若我等都只是普通商人則還罷了,可偏偏咱們有都是雙重身份的,反而更加容易惹來朝堂上面的猜疑。這么大的事情,若是不提前讓陛下知道,到時候咱們恐怕被動。”

    “恩,的確。”李恪點了點頭:“那咱們如何說服父皇呢?”

    夏鴻升笑了笑,說道:“其實說來也簡單,咱們只需將這件事情稟報給陛下,然后曉之以利,就說這件事情既能夠打出這些產業的名號,讓往后的生意更好,又能夠發掘天下才俊,讓陛下看到那些找不來大臣推薦,沒有門路的民間能人異士,發掘人才。這么說來,陛下應該就會答應了。你倆誰去說?”

    “我倆?”李恪看看夏鴻升,又看看自己和李承乾。

    “恩,就你倆,這話你們說來<!--中间广告位置-->比我去說更加合適,成功率也更高。一者,酒坊和琉璃坊的產業里本來就有你們的股份,自己兒子的事業,做老爹怎么會不支持一下呢?二者,你們身為皇子,能想出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在你們老爹面前耍耍小心眼兒,只怕陛下也好覺得好笑,反而更容易答應你們。”夏鴻升對李恪二人說道。

    李恪笑著搖了搖頭:“那還是大哥說吧,大哥既為儲君,想來父皇是更愿意看到大哥想出這個兩全其美的法子的,由大哥去說,父皇更容易答應些。”

    夏鴻升看看李恪,覺得他很是聰明。然后又轉向了李承乾,說道:“不錯,承乾,這事兒還得你去說。”

    “那好吧。”李承乾對夏鴻升說道:“那趕緊的,你快教教我該如何跟父皇說?”

    三人一齊在書房里面商量了半晌,總算是商量好了,之后出門一天,天才放晴了一上午,轉眼間可又陰沉下來了。

    王掌柜告辭離開,夏鴻升和李家的三兄弟一同走到了前面,抬頭看看天色,夏鴻升頗為煩惱的說了句:“這好幾天沒見過日頭了,上午才半晴了那么一會兒,看這天色可又要下了。說來人也是難伺候的,不下的時候嫌旱,下的時候又嫌煩。”

    聽了夏鴻升的話,李承乾露出了一副神秘兮兮神色來,左右看了看,然后湊近過去,壓低了聲音偷偷的對夏鴻升說道:“升哥兒,我告訴你個事兒,你可千萬不能讓旁人知道了去。你知不知道,昨個夜里,掖庭宮里面遭了天雷了!”

    呵呵,本公子不僅知道,而且還被連夜叫過去聽了一宿情景問答,還被統一了口風了。

    不過聽李承乾這么說,夏鴻升也就配合的做出一副吃驚的樣子來:“什么?雷擊了?”

    “恩,我挺擔心的。”李承乾點了點頭:“父皇本來囑咐我們不能說與任何人的,可我有些擔心,會有人那這事情大做文章。我告訴你,是想要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對策。”

    “沒有什么天人感應,也沒有什么君王失德,不過就是一次意外的自然現象而已,別把它想的那么神奇。”夏鴻升拍了拍李承乾,說道:“不要低估了你們的父皇,這種事情對陛下的影響,連一聲咳嗽都算不上。”

    “書上說,天雷是上蒼降下的懲罰,是在告誡凡人他的行為有所失德的。”李泰仰著小臉問道:“還說若是人一再不改,還會被上天降下天雷劈死。這是真的么?”

    夏鴻升看看李泰,見他好奇看著自己,再看看李承乾和李恪二人,也是滿臉的好奇,于是撓了撓頭,說道:“那我給你們講一個抓住天雷的故事吧,從前有個人,在很遠很遠的地方,他叫富蘭克林……”

    “轟隆隆……”一震雷聲滾滾,從遠處傳了過來。

    那李家三兄弟頓時臉色一變,連忙擺手:“不了,不了……這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亂講……那啥,眼瞅就要下了,我們還是速速回去的好,免得半道上下大,今日可沒坐馬車來。”

    三人趕緊告辭了夏鴻升,一溜煙跑沒影兒了。

    夏鴻升在后面看著他們轉過街角,然后翻了翻白眼,沖這三個膽小如鼠的無知少年伸出了一個中指。

    撇子嘴忿忿的放下了手,一回頭就見齊勇正好奇的瞅著他。頓時沒好氣的沖齊勇說道:“看什么看?看見什么了?!”

    “嘿嘿,公子,小的什么都沒看見!小的是在瞅這天快要下了。恩,馬上就下了。”齊勇趕緊點頭賠笑。

    夏鴻升這才收回了目光,往家里回去。

    “公子,您說那天雷真的能被人抓到?”齊勇對方才夏鴻升被打斷了的故事很感興趣:“公子,您一定是見過天雷的吧?這天雷長的什么樣?”

    “想知道?”夏鴻升看看齊勇,問道。

    齊勇用力的點頭,很是興奮的搓著手看著夏鴻升。

    “這好辦,你去做一只大紙鳶子,然后把自己綁到紙鳶子上面,等再打雷下雨,我就讓其他人把紙鳶子和你給放上去,不就能看見了。”夏鴻升聳了聳肩膀,說道。

    “呃,使不得,這可使不得!那紙鳶子怎能載的動小的,不是被雷劈死,就得掉下來摔死,可就死的太窩囊了!”齊勇這才反應過來夏鴻升是拿他開涮,連連訕笑著擺手,跑前去給夏鴻升推開了門,讓夏鴻升進去。(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6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