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256章 李元昌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256章 李元昌

VIP卷 第256章 李元昌

推薦閱讀:

       好容易到了傍晚,李承乾匆匆趕來了,眾人便立刻出發,往百花樓過去。一路上都在討論著突厥女子搔首弄姿的樣子會是如何,很是興奮。

    就夏鴻升看來,這并不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就好比你有一個鄰居,他比你高大,比你威猛,比你壯碩,你打不過他,所以就去悄悄辱罵他的孩子,以博得心理上報復的快感。這是病態。我暫時打不過突厥,所以我看著突厥女人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就感到好像我報復了突厥一樣,可實際上呢,花的是我自己的錢,辱沒的是我自己的素養。就跟后世里喜歡砸日本車的愛國賊一樣,我沒膽量也沒勇氣去對抗日本,就只有偷偷砸、劃幾輛日本車,就好像我很愛國了一樣。這是不理智,也是不正確的。真正的強大是如同大唐后來那樣,厲兵秣馬,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比對手更加強大。砸日本車不是強大,更不是愛國,大力發著國內的技術,造出比日本車更好的汽車,去將日本車搶占的口碑和市場重新搶回來,這才是強大,才是愛國。

    想的有些遠了,可如今這幫紈绔的行為在夏鴻升看來就是如此這般。是以夏鴻升提不起來半分興致。若不是想要找人喝幾杯酒水來,干脆就不會去了。

    往前面看看,夏鴻升快走幾步走到了李承乾的身旁,壓低了一些聲音,對李承乾問道:“承乾,是你通知大家去看突厥女子的?”

    李承乾點了點頭,有些興奮的摩拳擦掌著說道:“對,昨日杜荷來告訴我,說是在叔父府上聽說了,故而的特來看看。”

    “叔父?”夏鴻升一愣。

    “就是漢王。”李承乾解:“原本是魯王,今年父皇將三弟改封蜀王,然后將叔父改封為漢王。”

    夏鴻升皺了皺眉頭,又是李元昌。

    恩?怎么用了“又”呢?

    見夏鴻升微皺眉頭,李承乾于是問道:“靜石。怎么了?”

    夏鴻升搖了搖頭,向李承乾問道:“承乾,我問你,你是不是對突厥的東西特別感興趣?”

    歷史上的李承乾后來對十分喜好突厥的東西。讓人鑄造了一個近兩米高的銅爐和一口巨大無比的鍋,雇用逃亡的奴隸偷盜老百姓的牲畜。然后由李承乾親自把那些偷來的牲畜放在大鍋里煮,然后跟他的手下分著吃。李承乾喜歡說突厥語、穿突厥衣服,他還特別挑選面貌像突厥的侍從,每五人組成一個部落。把頭發梳成小辮,身穿羊皮,到草地上牧羊。玩“假死”的游戲,對自已的手下說:“假設我是可汗,現在死了,你們仿效突厥的風俗,來辦喪事。”然后像死人一樣躺到地上,大家一起放聲大哭,騎到馬上,環繞著“尸體”奔走。并依照突厥風俗,用刀割破自己的臉。李承乾對這種游戲樂此不疲。

    這些事情是歷史上發生過的,夏鴻升不希望李承乾還走上原先的那條老路。李承乾如今看來他的腿并沒有問題,成為殘疾可能是成年以后的事情了。可是今日李承乾表現出來的如此熱衷于突厥女子的態度,卻令夏鴻升有些擔心了。

    “突厥女子跳舞啊,靜石,你不稀奇?”李承乾不明白夏鴻升的意思,有些意外的說道:“平日里見到了突厥人都是那般蠻橫無力,粗魯至極。今日能見到突厥女子舞蹈,自然心下好奇了。”

    夏鴻升盯著李承乾看了一會兒。才又低聲說道:“好吧。承乾,當你是兄弟,才多嘴提醒你一句,少和漢王走動。你東宮中的趙安幾人也別當成親信了。”

    李承乾一愣,夏鴻升卻已經又往后混入了那群紈绔之中去了。

    眾人很快到了百花樓中,果然就見那里已經不少人了。門口正站著一個人來,見了他們,就立刻匆匆的揮揮手跑了過來了,卻是杜荷了。

    “杜荷。你怎的提前來了?也不跟兄弟們一起!”開口的人是程處亮,杜荷是杜如晦的兒子,也在弘文館之中,故而眾人也都熟悉。

    “少說廢話,我若不提早過來,等爾等來了坐大門口么?”杜荷白了程處亮一眼,說道:“今天真是巧了,方才來的時候碰上了漢王,聽說咱們要來,卻是漢王幫咱們弄了好位置來!”

    眾人嬉鬧著進去了百花樓,徑自被杜荷帶上了二樓里面,上去二樓,遠遠的就見李元昌正坐在那里押妓,摟著倆女子嘻嘻笑笑的。位置是正對著臺子的,果然是好位置。

    眾人先過去拜見了李元昌,然后都入了座,李元昌則很是大度揮揮手,說讓盡管玩耍,算是他請。

    一眾紈绔立時一片歡呼,老實說,他們的家中<!--中间广告位置-->也都是家教很嚴的,例錢有限。

    夏鴻升也要女子陪酒,自己徑自坐了下來,也不看下面的歌舞,自顧自的倒了酒來,悶頭就是一杯下了肚。

    “師弟……”徐齊賢坐在夏鴻升旁邊,一下就瞅見夏鴻升的樣子了,立刻有些擔心的問道:“你咋了?”

    “沒事啊。”夏鴻升抬起了頭來,笑了笑:“渴了。”

    徐齊賢盯著夏鴻升瞅了瞅,忽而笑了起來,也抬手倒了一杯:“正巧為兄也渴了,來,盡飲一杯!”

    二人碰過之后,飲盡了一杯酒水。

    “今日長樂公主殿下去了家里,找惠兒玩耍,二人在后院里面耍那……那什么……就是你特意給惠兒做的那物件兒。”徐齊賢仿佛看穿了夏鴻升的心思來,于是說道:“當時我就想,也不知道誰有這個福分,能娶到長樂公主這樣的女子。”

    “噓!”夏鴻升趕緊瞪了徐齊賢一眼,然后趕緊來回看看,見沒有人注意他倆,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敢這么說話,非議皇家公主,不想活了?!”

    隨即,就有心中咯噔一下,怪不得今日長樂公主的反應如此大……這,她見到了自己特意做給徐惠的羽毛球在先,卻又聽自己以那種態度說太忙之類的話,這就是明擺著扯謊了。估計會很受傷吧?夏鴻升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只有自己來做這個壞人了。只是傷害那么善良的女孩,終究讓人心中有愧。

    下面的歌舞,夏鴻升一眼沒看,全程盡同徐齊賢一起喝酒了。連夏鴻升自己也對自己的心理啞然失笑,喜不喜歡李麗質,夏鴻升其實并不清楚,定然是沒有徐惠來的多的。可是今日通過這樣的方式,卻又因為覺得自己傷害了李麗質而感到難受,仔細想來,恐怕這就是所謂的失戀的感覺。可明明什么都沒有發生活,二人之間的故事一如日子一般平淡而過,卻為何會有類似于失戀般的感受呢?

    夏鴻升將此歸結于雄性對于異形的貪婪和占有欲,也將此歸結于自己也是個看中皮囊的俗人。不能否認,男人對于外表姣好的女人總是擁有更多的寬容度,自然,相應的也擁有更加強烈的占有欲。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自己的貪心。

    魚和熊掌想要兼得,天下間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不能仗著她對自己有意,自己就能夠如此貪婪啊!

    夏鴻升覺得今晚的酒同旁日里的不一樣,今晚的酒越喝,腦子里面反而愈漸明晰了。也許,很多時候美麗的東西,正是因為難以把握,所以才顯得愈加美麗了吧。

    夏鴻升將手中的酒杯同徐齊賢一碰,然后仰頭飲盡,繼而放下了就被,笑了笑對徐齊賢道:“行了,徐哥,不再喝了。”

    “想通了?”徐齊賢也笑了起來,拍了拍夏鴻升:“想通了今后就忘了公主殿下,跟我妹妹好好的過,莫要辜負了她!”

    正待說話,卻忽而聽見前面的李元昌突然狂放的哈哈大笑了起來,兩人連忙看過去,因為剛才一直在喝酒,所以并未留意到發生了何事。

    “這幾個突厥女子,倒也能換換口味。”李元昌大笑之后說道,就見百花樓的**在李元昌面前笑的跟要開花兒了似的,眼睛都瞇的找不到了。

    “咋回事兒?”徐齊賢拉了拉旁邊的尉遲寶林:“方才盡走神了,沒留意。”

    尉遲寶林怪異的看看徐齊賢:“走神走成這樣?方才漢王花一萬貫買下了倆突厥女子!”

    “噗——”夏鴻升正準備壓壓酒意的一口茶水被噴了出來,差點爆出一句粗口來。花了一萬貫錢買了倆突厥舞女?!這……這這這……夏鴻升這才注意到站在李元昌旁邊的那倆突厥女子,的確比之中原女子高挑許多,沒有波斯舞女那般妖媚,卻又比之多了一種健美的感覺來,雖然纖瘦,但是卻有肌肉,有力量感,放后世里面,就是倆新疆健美女郎。

    不過,一萬貫……這李元昌出手還真是闊卓,一萬貫相當于夏鴻升從茗香居獲得的半年的紅利了。

    “哈哈哈哈……本王今日高興,去,叫月仙姑娘出來陪本王吃酒!”李元昌看看那倆突厥女子,眼中放射著貪婪的欲色來,一邊往嘴里倒酒,一邊朝**喊道。

    **臉上一僵:“這……回稟王爺,非是小的不讓月仙出來,實在是月仙她今日身子不適……”

    “少廢話!”李元昌頓時眉目低沉,一聲低喝:“快去!莫要讓本王等的太久!”

    夏鴻升的眉頭立刻就擰到了一起。(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6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