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242章 清顏白衫,青絲墨染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242章 清顏白衫,青絲墨染

VIP卷 第242章 清顏白衫,青絲墨染

推薦閱讀:

    從李老二的書房出來,看李承乾垂頭喪氣的那副樣子,夏鴻升就感到好笑,于是就調笑道:“咋,你爹揍你了?”

    李承乾哭喪著臉:“父親說我不認真聽講,不尊師長,責罰我禁足半個月……”

    夏鴻升咧嘴笑了起來,他們昨天還背著李泰約好了去李恪說的那個好去處呢。◇↓◇↓小說。¥f看來李承乾是去不成了。

    “哈哈,那我就先同其他人一塊兒去那好去處看看了!”夏鴻升幸災樂禍的拍拍李承乾的肩膀:“恩,你好好在家中休養生息,待兄弟們先去幫你探一探路去!哈哈……”

    李承乾無奈的翻翻白眼,可是又不敢違背李老二的命令,只得看著夏鴻升得瑟著遠去的樣子恨的只要牙齒。

    話說夏鴻升離開了皇城之后,就徑自回去了家中,提前吃了午飯,然后又補了一個回籠覺,醒來的時候都已經是下午了。沒等多久,李恪和那一幫紈绔就如約而至了。

    眾人全都穿著便裝,也沒有乘坐馬車或是騎馬,連護衛都沒有帶,一起出來門之后,就朝東市方向走過去了。夏鴻升倒是帶上了齊勇,寧可被眾人笑話膽小他可不想自己再被綁架一次了,畢竟那伙人還都沒有伏法呢。

    “我說為德兄,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夏鴻升走在路上,問道:“總得先知會小弟一聲吧!”

    李恪神秘的笑了笑,可還沒等他開口呢,旁邊老實的尉遲寶林就回答了:“咱們去百花樓,聽說百花樓花了大價錢請來了幾個各地花魁,還有波斯舞女,大家伙兒都說想要去看看。”

    夏鴻升一愣,原來這幫紈绔是想要去妓館啊!

    說道妓館,夏鴻升也只有當初在洛陽的時候同徐齊賢幾人一起去過一個尋芳閣,他年紀小,什么也做不成。去了里面就只能干吃東西,聽個小曲兒,然后等他們出來了。到了長安以后,還從來沒有往那些煙花柳巷之地去過。

    “嘿嘿。咱們兄弟都只是見過,卻誰也沒有上過手,聽說那些波斯舞女上面大中間細,下面肥的,腿夾起來腰擺起來。那股子浪勁兒扭起來能給你腰閃折了去!”李業詡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猥瑣的笑容來,壓低了聲音向其他講到。其他人聽了,也都是露出了一個大家都懂的笑容,互相嬉笑了起來。

    果然是個小流氓!夏鴻升看看李業詡,翻了翻白銀。

    沒走多久,眾人就來到了東市里的一座樓宇前面,一群鶯鶯燕燕正在門口招客,見夏鴻升這群人停下了腳步來,于是立刻哄的一下圍聚了上來,這個一句公子。那個一句郎君的,抱住眾人的胳膊就要往里面拉進去。

    進去之后,才發現里面的地方更大。夏鴻升曾在洛陽城中去過幾次的尋芳閣,都已經算是大的了,可這百花樓,硬生生的又比尋芳大出了又一半那么大!里面人聲鼎沸的,各種青樓艷語飄耳不絕,許多人都已經圍聚在前面了,看來都是來看那什么波斯舞女的。

    李恪早就定下了雅座,此刻人都到齊了。于是就坐了進去。

    隨即,就進來了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子來,就要往眾人的身旁坐。

    “停停停停!本公子又不是頭一次來了,少拿這些胭脂俗粉的來糊弄咱們。”李業詡擺著手臂將正要進來的那些女子阻攔了下來:“快去。換人!對了,把本公子的蝶衣姑娘給本公子找來!”

    這貨果然是這里的常客!

    李恪不愧是長安城中年輕的紈绔頭子,選擇的位置很好,在二層樓上,正好對著下面的場子,待會兒波斯舞女出現之后。這里絕對是最好的觀看位置。

    沒多久,**就又領了幾個女子走了過來,李業詡立刻眉開眼笑,起身就過去拉了其中的一個坐了回去,你儂我儂了起來。

    這貨紈绔一個兩個的就都同女子貼身而坐了,其中有一人也要往夏鴻升的身邊坐,卻被夏鴻升給阻止了。那女子身上胭脂味太重,夏鴻升自從穿越到了大唐之后,遇到的女人又都不是庸脂俗粉,不論是徐惠,李麗質,甚至是綁架他的幽姬,也都不是她們能比的,就算同樣身處煙花之地的月仙,姿容氣質也大不一樣,再加上夏鴻升也的確沒有押妓的癖好,所以干脆不讓她們往自己跟前坐下。

    原本還想著李恪會帶他們做什么,誰知道是看波斯舞女。對于看波斯舞女,夏鴻升并未覺得多么有趣。波斯人,不就是伊朗那塊兒么。西亞那塊兒人都長那樣兒,又不是沒有見過。只是看眾人都興致頗高,所以也就笑顏相陪了,<!--中间广告位置-->總不能壞了他們的興致。

    沒一會兒,就聽見**在下面一聲招呼,繼而幾個身披薄紗的年輕女子就走了出來,樓中頓時一片呼聲,那幾個波斯舞女便開始隨著樂器搖擺了起來。

    “嘖嘖,你們瞅瞅,這衣服跟沒穿有甚子兩樣?”老實人尉遲寶林不知道掩飾,怎么想就怎么說出來了:“你說要不穿也就罷了,可偏生生又弄了恁薄幾張布片蓋著,讓人心癢癢。”

    眾人哄然而笑,尉遲寶林還不自知,撓了撓頭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我說寶林,你干脆上去把那幾塊布片揭了不就是了?”一肚子壞水的李業詡很是猥瑣的對于尉遲寶林擠擠眼睛:“反正你勇武過人,這些個青樓小廝哪里是你的對手。我聽聞波斯女子都喜好勇武之人,說不定這幾個波斯舞女還看上你了,愿意侍奉左右呢?”

    “去休!去休!”尉遲寶林雖然太過老實,有些遲鈍有些傻,可是卻不笨,擺了擺手沖李業詡說道:“論起勇武你也不差,干嘛不自己去?我若那樣做了,俺爹非把俺打死不可!”

    說話間,那幾個波斯舞女已經在下面跳開了,一個個身形抖動,身披的薄紗上面點綴的那些金片沙沙作響,纖細的腰肢因為經常舞蹈而顯得健美,此刻正如同蛇腹一般的扭動著,引得樓中賓客呼聲一片。

    “這腰!太帶勁兒了!”程處默看了兩眼圓瞪,手中不自覺的往旁邊的女子腰上撈了一把,惹得那個女子故作驚呼,媚笑著就擠到程處默身上去了。這廝哈哈大笑起來,夏鴻升翻了翻白眼,這都該娶媳婦的人了,怎么就這么不檢點呢?

    波斯舞女的表演讓百花樓中的氣氛十分活躍,不過夏鴻升也只是拿著茶盞輕輕喝著,心底暗自嘲笑這幫沒見識的家伙,看個波斯舞都能激動成這個樣子。

    跳了幾支舞蹈,那些波斯舞女就下去了,**從又上去講了一大通,下面的看客們紛紛起哄,讓**下去,**這才笑著請了表演上來,一番歌舞之后,**便又上了去。

    “諸位貴客!承蒙大家伙兒看得起咱們百花樓,若非各位貴客的照料,咱們這百花樓豈能走到現在。為了報答各位貴客,咱們百花樓特意從各地邀來了各地花魁,真真稱得上咱們百花樓的名號了。”那個**說道,然后又回頭一聲吆喝:“請各位花魁現臺!”

    很快,就從后面出來了一行人來,那個**子開始輪流介紹起來,每介紹一位,樓中的客人就都是一陣呼聲。

    “最后這一位,哎喲,那可是咱們百花樓請來壓軸的花魁!”**介紹著:“便是去歲洛陽城斗花魁中奪魁的月仙小姐!”

    “好!”一眾看客皆盡叫好。

    “噗”夏鴻升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趕緊朝下面看過去,就見下面一個裙裝女子盈盈而立,臉上仍舊覆著面紗,看不出個真切來。

    “你提前知道?”夏鴻升轉頭看著李恪。

    “不知道啊!”李恪也很吃驚:“我知道是百花樓請了波斯舞女來,卻不知道月仙姑娘會被請來。咋樣,要不要過去相認?才子佳人,風流韻事啊!”

    夏鴻升翻了翻白眼,轉頭朝下面看去,只見下面的那些花魁也已經表演了起來。

    記得去歲聽月仙說,她爭奪花魁是為了能夠增加自己的籌碼,趁著花魁的名頭多保幾年的清白,否則**就要逼她接客。今日當作去歲洛陽斗花魁的勝出,而被百花樓邀請過來,看來應是過的還算不錯。

    去歲沒有離別的悲緒,今朝也沒有重逢的狂喜,夏鴻升只是坐在樓上靜靜的觀看下面月仙的表演,一邊時不時的淺酌一口茶水來,卻有一種老友再見般平淡的愉悅。

    一曲終了,夏鴻升放下茶盞,輕拍起了手來。

    卻見底下的月仙竟然忽而離臺而去,匆匆的上去了樓梯。樓中眾人不知何故,全都看了過去,但見月仙輕輕摘下了臉上的面紗,清顏白衫,青絲墨染,蓮步如云,若靈若仙,緩步走至了夏鴻升的跟前,在周圍眾人驚愕不解的神色之中,向著夏鴻升盈盈一拜,面色露出了一個笑容來,朱唇輕啟:“自去歲一別,本以為從此要與公子天各一方,再無相會之期,心中深感抱憾。熟料天意造化,讓月仙有幸又在長安城中得見公子。”

    “月仙姑娘,別來無恙?”夏鴻升笑了一笑,不經意間下意識的微微低了下頭。

    一枚香囊正系在身上,卻也不記得是何時系上的了。(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5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