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227章 饑餓營銷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227章 饑餓營銷

VIP卷 第227章 饑餓營銷

推薦閱讀:

    夏鴻升的嫂嫂并不相信長安城中的傳聞,更不相信夏鴻升會跟著亂黨跑了,一直堅信著夏鴻升是奉皇帝的命令駐守在朔方坐鎮。樂—文再加上夏鴻升的那些好友們,都上門說過此事,那可全都是一幫王公子弟,都說那些是謠言而已。這王公子弟們都這么說了,甚至有些登門將軍、公爺的也都這么說了,那還能有假?所以夏鴻升的嫂嫂對長安城中的謠言是一點兒不信,若是家里哪個嘴碎的婢子多碎了一句,還會嚴加訓斥,扣一個月的例錢。可即便如此,等夏鴻升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還是哭了個一塌糊涂。夏鴻升也不會傻到將真實發生的事情告訴給嫂嫂令她擔心,不過也是心中深感慶幸。死里逃生,方才感到許多事情的珍貴,所以接下來的幾天夏鴻升也就安安心心的待在了家中。反正這是李老二批的休假,盡可以光明正大的翹班了。

    可還沒有安心的休息幾天呢,這日早間,特意被夏鴻升從徐孝德那里借來,負責操持酒坊事宜的王掌柜就拎著禮品登門了。這王掌柜是夏鴻升特意請來操持酒坊的,如今登門拜訪,卻是不能不見了。

    將掌柜的帶到了堂中之后,就見王掌柜向夏鴻升見了禮,然后說道:“草民見過大人,聽聞大人在朔方建立奇功,如今歸來,斗膽前來拜訪大人,打攪了大人清休,還請大人恕罪。”

    “王掌柜見外了。當初在洛陽城中我尚為布衣,便已于王掌柜相熟,若非是王掌柜操持得當。這新茶如何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將近取代煎茶呢,王掌柜還是同往日一樣稱呼我做公子便是。”夏鴻升擺了擺手,對王掌柜說道:“王掌柜今日來此,可是酒坊之中遇到甚子困難了?”

    “那草民就斗膽了。”王掌柜起身來向夏鴻升又行了一禮,然后坐了回去,又說道:“自從品嘗過酒坊產制出來的白酒之后,草民就認定這種酒定然能夠獨占鰲頭。甚至于遠銷域外。今春以來,草民便開始仿照著當初新茶的法子。為這酒坊中的白酒進行造勢。由于今年關內大旱,又多地蝗災,朝廷向糧商收糧,多數糧商都無法向酒坊提供大量原料。草民只得限制白酒產量。然后對外宣稱此酒釀造起來費時費力,因而產量有限,無法充足供應,每旬產出一批,依照之前對待極品茶葉一般進行限量限時販售,一邊儲備庫存,一邊提高白酒的知名度,引來高官宦達的哄搶和抬價,以此造勢。可這畢竟不是長法。白酒絕對不能只走公子曾經教給草民的精品路線,可這原料問題無法解決,酒坊就始終不能放開來生產售賣。那些糧商手中其實仍有余糧。實際上遇上災年,朝廷收來的反而大都是多年的舊糧。年期短的糧食都還攢在那些糧商的手里。草民想盡諸多辦法,也終究還是無能為力。所以聽聞公子從朔方歸來,琢磨著公子已經休息了幾日,故而今日特意前來請公子想想辦法了。”

    “原來如此。”夏鴻升聽了王掌柜的話之后,了然的點了點頭。說道:“此事在我離開長安之前就已經考慮過,王掌柜這段時間做的十分好。正合一個饑餓營銷。這所謂饑餓營銷,就是說咱們這些賣東西的商家采取大量宣傳,廣而告之,勾起顧客購買的欲求,然后采取有意調低產量,供求關系,制造供不應求假象等手段,讓想要買的人苦苦等待,結果更加提高購買欲,為未來大量銷售奠定客戶基礎——呃,這個王掌柜不理解也沒事。總之,在前期通過故意降低產量,吊足想要購買白酒的人的胃口,這是很有效的一種造勢的辦法。可這也是飲鴆止渴,絕不能長期使用這種手段,畢竟客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長久的期待得不到回應,必然使其失望而放棄。”

    “公子所言極是,雖然這幾個月來限量售賣吊足了胃口,可要是再這么下去,恐怕一直等待的客人就要以為咱們是騙子了!”王掌柜點了點頭,對夏鴻升說道:“只是如今蝗災嚴重,酒坊肯定爭不過朝廷,那些糧商不會,也不敢克扣朝廷收的糧食,故而都不能足量供應給酒坊。”

    夏鴻升卻笑了笑,說道:“正如王掌柜所言,那些糧商其實手中仍舊是有些存糧的,咱們只要想一個辦法,從糧商的手中摳出來一些糧食,也就差不多能撐過去今年了。”

   <!--中间广告位置--> “公子可有何妙計?”王掌柜見夏鴻升笑的云淡風輕,故而眼中一亮,立刻問道。

    “王掌柜放心,早在離開長安之前,我便已經準備好對策了。既然今日王掌柜提起,那就勞煩王掌柜向那些糧商透個氣,就說,有愿意向酒坊提供糧食者,可得兩年期的專供特權,至于這專供特權究竟是什么……呵呵,請王掌柜安排一下,我要請那些糧商喝茶,到時候,自會詳談這專供的事情。”夏鴻升笑了笑,對王掌柜說道。

    王掌柜見夏鴻升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便高興了起來,點點頭:“哎!既然公子有辦法,那草民自當盡快去辦,還請公子稍后,自從來了酒坊之后,草民就與這些糧商有意結交,如今也算是有了幾分薄面,再加上公子的名頭,不怕他們不來!草民這就下去安排,公子草民告退了!”

    夏鴻升點了點頭:“王掌柜慢走……對了,王順可隨掌柜的來了?”

    王順是王掌柜的兒子,當初在洛陽炮制花茶和制作冰糖的時候,都是王順給打的下手。當時看這個王掌柜是個經商的人才,而夏鴻升又是個不能直接明面上對外的身份,故而就想著能籠絡住王掌柜,也算是報答一份徐家對他以前的照顧的恩情,就將花茶和制糖的手藝都教給了王順。

    王掌柜風風火火雷厲風行的一個人,這會兒大步就快要出去堂中了,聽了夏鴻升的問話,又轉身回來,躬身行了一禮:“勞煩公子掛念,犬子得了公子的恩德,賜下了做花茶和制糖的本事,如今草民就斗膽請了家主同意,讓犬子試著操持了這兩樣生意,如今在洛陽,卻是沒有帶來。”

    “哦,找個時間,等王順生意能穩定,不必事必躬親了之后,就將他調入酒坊之中吧。王順年紀輕,又得了王掌柜的真傳,以后也會是一把好手。到這酒坊里面,日后對他有好處。”夏鴻升點了點頭,淡淡的對王掌柜說了一句。

    淡淡的一句話,便立時讓王掌柜瞪大了眼睛,似乎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繼而一張臉上驀地通紅一片,激動的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草民……草民父子謝公子提攜!承蒙公子看中,草民父子今后一定盡心盡力,一心一意報答公子的大恩大德!”

    王掌柜被送入酒坊操持酒坊的生意,哪里能不知道這酒坊背后的人都是誰?他的家主,在這些人里面連個位次都是排不上的!這酒坊的那什么來著……股東?對,就是股東,那都是些什么人啊,有小公爺,有小侯爺,都是勛貴子弟,甚至還有皇子的股份!若是能在酒坊里面表現的好了,得到了這些人的賞識,那……王掌柜不敢往下想了,那人是平常人連見都沒有機會見的。若是自己的兒子能夠來酒坊里面做事,那是造化,是福氣!王掌柜只覺得鼻子里面酸酸的,大風大浪里面過來的人了,什么時候何曾有過這種感覺?當初在洛陽兒子能去做夏公子的下手,是老天開眼,祖宗庇佑啊!

    “好了好了,王掌柜對茶葉和酒坊都是盡心盡力的,我豈能不知。這也是王順自己聰明,能把王掌柜你經商的本事給學下來,要不然,就是到了酒坊里來又有什么用?”見王掌柜激動的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夏鴻升笑著擺了擺手,說道:“王掌柜不必如此,好好把這一身本事和經驗教給王順才是。”

    王掌柜又激動的磕了頭,這才激動的離開了。

    也難免他會如此激動,以至失態。畢竟酒坊背后的股東身份很不一般,日后他兒子的前程,就是人家一句話的事情,若真是能讓自己的兒子得到這些人的賞識和提攜,那兒子的前程,決然要比自己這個當老子的強的多,就像是今日這般刺眼的日頭一樣啊!王掌柜心中激動,暗道一定要做好酒坊的生意,絕不能出了紕漏,毀了兒子的前程,還要好好的精心教導,把兒子培養出來。

    出了夏鴻升的府邸,王掌柜滿懷斗志,急匆匆的就讓馬夫直接拉著他去找長安城中的那些糧商們了。公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不知道,可他知道,自己一定要把這些糧商都組織到一起來,這樣一來公子才能夠用那什么專供特權來從他們的手中摳出糧食來,供給酒坊生產白酒。(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5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