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172章 無名女子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172章 無名女子

VIP卷 第172章 無名女子

推薦閱讀:

    “哎,你聽說了沒有?據說大丞相白日宣淫,一日需淫~虐數十女方才罷手,且那些女子最后極慘,被凌~虐的連個完整的尸首都沒有,真是造孽喲!”朔方城中的一個角落,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聽其中的一個人在那里手舞足蹈的滔滔不絕:“告訴你們,我有一次往里面送糧食,見過大丞相門前有兩個俊俏的姑娘家來,我心說沒見過那么漂亮的女子,多看了兩眼,才嚇的差點兒坐到地上,好生生的兩個俏麗女子,竟是被活生生的給做成了人蠟!赤~身裸~體的就這么跪在門前面!”

    “可不是么,聽說前幾天有人從大丞相府外經過,還聽見里面傳來女子的慘叫聲呢,愣是嚇的幾個晚上不敢睡覺!”人群中有一個聲音小聲的附和道。

    “啊?真的假的?”一個人大吃一驚,疑惑的問道。

    “噓,悄悄告訴你們一個消息,早上我見著墻上貼了告示來,上面據說寫了大丞相的種種暴行,我心說過去瞅瞅,可還沒到跟前呢,就見竄出來了一隊兵卒來,抬手就給撕掉了,還到處拿人,說是看了就算是謀反,要拉去殺掉喂狗!”又有一個人壓低了聲音,悄聲的說道:“怪不得老天爺會降下天狗,這是在警告大丞相呢!”

    ……

    另外一個地方,又有一群人在交頭接耳,“唉!這朔方城的日子沒法活了!”

    “可不是么,今早看見城南頭的張老漢家里的閨女,被幾個軍士給強拉走了,臨了還給張老漢心窩子上踹了一腳,一腳下去就沒見起來,估計是活不成了。”一個人在那里悄聲的說道:“聽說前段時間天狗掉了下來,大丞相為了送走天狗,這是要搜刮活男活女喂給天狗呢!”

    “我怎么聽說是大丞相性喜噬人,最是喜歡吃未出閣的女兒家的肉了!”另外的聲音又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總之,連老天爺都看不過去。降下了天狗來,我看啊,這朔方城馬上就要亂了!”

    ……

    朔方城中,這樣的情形還有許多。操著本地人口音的人出現在朔方城中的各個茶攤酒肆,不怕死的說著各種各樣匪夷所思,卻又讓人心驚膽寒的傳聞來,吸引了一群的人來,卻又好似能夠預知似的。每次在巡街的人來前,就沒有了影子了。

    這種情形已經持續了將近月余,關于梁師都和他手下的殘暴的傳聞越來越多,越傳越恐怖,可這些傳聞是從哪里開始的,又是從誰的口中說出的,卻一個人也沒有抓來。只有每日早晨出現在大街小巷墻壁上的大字白話告示,和那些層出不窮,花樣繁多的種種傳聞,經久不變。

    大丞相府內。身披鎧甲的梁師都仰頭將酒樽中的酒水猛地一仰頭一口飲盡,然后重重的拍到了面前的案幾上面,下的下面正在跳舞的舞女一跳,都趕緊停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看著梁師都不敢說話。

    “跳!停下來做什么?!繼續跳!”梁師都一抬眼,見沒有動靜了,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子難以抑制的狂躁來,于是頓時兩眼一瞪,猛一聲高喝,又是用力一拍桌子。

    舞女們趕緊重又擺動腰肢。舞蹈起來。

    一個人從外面輕輕撩起了簾子,匆匆的走了進來,看見那群舞女的時候,眼中流露出了一絲不屑來。不過卻又隨即不見了。

    來人大步走到了梁師都的跟前,將手中一團凌亂的絹布放到了梁師都面前的案幾上面,然后在旁邊的下首坐了下去。

    “陛下,這幾日里朔方、雕陰、弘化等郡中皆出現了許多這種絹布,到處張貼,言語比之上一次更甚。已然引得百姓注意,暗中議論了。”那人跪坐下來之后,對梁師都說道:“陛下,臣弟覺得還是該派人徹查此事,暗中監視,將張貼這些告示的人立刻抓起斬首,以免亂了軍心民心。”

    梁師都的家族本為夏州朔方的豪族大家,做過前隋的鷹揚郎將,后來天下大亂,梁師都趁此機會殺了郡丞,自稱大丞相,然后又聯兵突厥共同反隋,先后占據了雕陰、弘化、延安等郡建國稱帝,國號梁,建元“永隆”,是以來人將他稱呼為陛下。不過,更多的時候還是稱呼大丞相的居多。

    梁師都似乎對案幾上面的東西十分頭疼,看了一眼,揉了揉太陽穴,說道:“洛仁,這些事情你處理便是!張貼這些告示的人,污我名頭,定然是李唐所為,這些一經抓到立刻斬首,不用跟我說!”

    被稱作洛仁的那個人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看了看梁師都,又看看那群舞女,眼中閃過了一道冷意來,面無表情的又道:“陛下,如今李唐天下已定,去歲羅藝謀反被誅,年末義安王李孝常也被雷霆鎮壓,如今,李唐只剩下朔方未據,定然會集中精力來對付陛下,還望陛下早有謀劃,早做準備。”

    聽到他的話,梁師都的面色露出了一抹不耐煩來,擺了擺手,說道:“無妨,我大梁有突厥庇護,他李世民敢來攻打朔方,突厥就會立刻出兵,我與突厥聯合,還怕他李世民不成?”

    “突厥?”那人眉頭一皺,眼<!--中间广告位置-->中的冷意更甚,說道:“突厥人不可靠,如今突厥內部爭斗不斷,頡利可汗與突利可汗相互不合,恐不會有余力再支援朔方。”

    “洛仁,你也太小心了。自打為兄占據朔方以來,突厥哪一次沒有給為兄過面子,無妨。憑李世民,眼下還不敢跟突厥真打實戰。”梁師都不以為然。

    那人沒有在說什么,面無表情的看了看梁師都,然后躬身說道:“那臣弟告退。”

    “下去吧。”梁師都點了點頭,目光從那群舞女的身上就沒有離開過。

    那人站起身來,眼中一抹失望的神色一閃而過,繼而就重又變成了原本波瀾不驚的樣子,轉身走了出去。

    那人出去之后,梁師都原本一直在舞女身上的眼神,漸漸冷然了下來,低頭看看案幾上面的絹帛,拿起展開看看,剛看了幾眼。就立刻又重重的拍回了案幾上面。

    舞女們又是被嚇了一跳,趕緊口稱恕罪,瑟瑟發抖起來。梁師都氣惱的喘氣,咬牙切齒的瞪著案幾上的那些絹帛。似乎恨不得能立刻把張貼那些東西的人碎尸萬段。

    “滾!都滾下去!”梁師都煩躁的抬起了頭來,沖那一群嚇的瑟瑟發抖的舞女們喝道。那些舞女們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趕緊退出去了。

    那群舞女剛出去,就從梁師都身后的屏風后面傳出了一陣妖冶的笑聲來,繼而就見一個冶艷的身形從后面飄然而出。一股香風頓時縈繞而來,到了梁師都的身旁,笑道:“怎么,大丞相也開始為李世民的事情擔心了?”

    蕩~女人!早晚要把你……在那個身形出現在眼前的一瞬間,梁師都的眼中猛地冒出一種高漲的狂熱欲念來,死死盯著那個身段,心中叫道。

    死死的咬了好幾下牙齒,才將撲過去將那個女人壓在身下的沖動好不容易壓制了下去,梁師都冷哼了一聲,說道:“你們不是保證李孝常能夠成功么?看來你們的計劃也好不到哪里去!”

    女人的臉上掛著妖媚的笑容。眼神流盼,怎么看都像是在勾引著旁人一般,掩嘴輕笑起來,笑聲聽起來也是極為娼蕩,光是聽那笑聲,就似乎能讓人欲念叢生,難以自制。若說這世間真的有那種天生勾人**的狐貍精,那便說的就是眼前的這個女子了。

    “若不是長孫安業那個沒用的廢物走漏了風聲,我們的計劃又豈會失敗?”那個女人輕言道:“如今大唐境內,唯有大丞相能夠與李世民相抗衡。大丞相放心,我們會一力支持大丞相的。”

    “我?我拿什么抗衡李世民?”梁師都擰著眉頭呼吸粗重,冷笑一聲,說道:“就連梁洛仁。我也懷疑他已經同唐軍暗通曲款,否則,讓他平定一個謠言而已,怎會如此艱難?!”

    “這些有損大丞相威名的傳聞,定然是有人給李世民出的詭計,故意惑亂將軍的軍心民心。”那個女人說道:“越是如此。將軍倘若就這么屈服了,那才是正中李世民的下懷。”

    梁師都看了那個女子一眼,問道:“那我該如何做?”

    女子掩嘴又是蕩然一笑,說道:“倒也簡單,他們想要毀掉將軍的名聲,那將軍反其道而行,做幾件安撫百姓,能夠籠絡人心的事情來,讓朔方的百姓都知道大丞相愛民如子,所謂眼見為實,那么這些謠言便不攻自破。”

    “如今冬末春未來,正值青黃不接,大丞相可開倉放糧,讓糧于民,則百姓無不感念大丞相恩德。”女子說道。

    梁師都猶豫了一下,搖頭說道:“可……可如今我需防備李世民大軍來襲,軍中糧草尚需節儉,若是開倉放糧,那軍中豈不無有軍糧?不行,不行……”

    女子沒有說話,眼中閃過了一抹譏諷的神色來,又說道:“若是如此,大丞相可率先發兵夏州,出其不意,定可攻破夏州,如此,大丞相便可解缺糧之厄,又可占據夏州,以圖天下。”

    “攻打夏州?!”梁師都眉頭一皺:“不行,更加行不通。夏州兵馬與我朔方兵馬不遑多讓,再者,我若先行攻占了夏州,李世民盛怒之下,舉天下之兵而伐之,朔方豈不是不保?!”

    “如此說來,大丞相是想要歸降了?”女子的聲音突然森然一冷,令梁師都驀地身上一寒,似乎屋子里面的溫度降下了許多一般:“豈不知大丞相一旦歸降,以那李世民的惡毒,又豈會留下大丞相性命?他連自己的親生兄弟和子侄都可以痛下殺手,到時候大丞相恐怕要被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這……”梁師都猶豫不定。

    卻又聽那個女人說道:”若是大丞相奮力一搏,卻也不無勝算,如今突厥內部雖然不合,但若是李世民來伐,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也不會不懂,頡利可汗與突利可汗定會暫時放下成見,一心御敵。實不相瞞,我們的人已經前往草原,聯絡前隋蕭后與義成公主,有她們說項,不怕突厥不出兵幫忙。大丞相又何須擔心?”

    “哦?!”聽了女人的話,梁師都眼中一亮。(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52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