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VIP卷 第144章 斬首平叛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VIP卷 第144章 斬首平叛

VIP卷 第144章 斬首平叛

推薦閱讀:

    大唐貞觀元年,十二月三十。

    夏鴻升騎在馬上,身皮甲胄。

    他雖然是軍職,乃為折沖都尉,這卻還是頭一回穿上一身甲胄來。為他定做的甲胄,即便穿在身上也不覺得太過寬大而影響行動。

    八百將士列隊身后,身披鎧甲,手持武器,整個營中靜默無聲,縱有八百人同在,也針落可聞。

    夏鴻升身側,一匹棗紅戰馬噴著鼻息,釘上了鐵掌的馬蹄在地上一下一下的刨著,似乎也為這凝重肅然的氣氛所感染,變得些許緊張起來。

    棗紅馬上,段瓚一身葉甲,手中長槊斜垂向下,目光沉靜。

    “待會兒事起,兄弟只管在營中等我凱旋,為兄帶著這八百軍中兒郎,去去就來!”段瓚直視前方,臉上帶著一抹自信的笑容來,似乎并不將眼前馬上就要帶來的廝殺全然不放在眼里。

    夏鴻升點了點頭:“小弟不能一睹段兄斬殺叛賊的英姿,便在軍中溫酒一盞,古有關羽溫酒斬華雄,如今,也有段瓚溫酒平叛賊!”

    “溫酒斬華雄?”段瓚愣了愣,又笑道:“好!但愿為兄率軍歸來之時,樽中酒水尚溫!”

    兩人凝視前方,長安城那高聳的黑青色城墻,遠遠看去猶如一線連綿的山亙。

    一片煙塵,漸漸出現在了兩人視野之中。

    一騎飛騎,匆匆打馬而來,直沖營中,高聲喊道:“長安城中傳來喊殺之聲,叛軍已動!”

    夏鴻升同段瓚對視一眼,然后便勒馬讓開了路來。

    段瓚手中的長槊挽出花來。寒芒乍現,猛地往前一舉,高聲喝道:“兒郎們!叛軍如今就在城中,隨我平叛!”

    “殺!”八百悍卒,聲吼震天。

    段瓚一騎當先。從軍營之中沖殺了出去,頃刻之間,便到了長安城下。

    破空聲迎面而來,段瓚騎在馬上,猛地往后一仰,手中長槊順勢揮動。只聽得“叮”的一聲脆響,一桿羽箭被馬槊攔腰打折,落在了馬旁。

    “城上叛軍聽著,某乃右羽林衛果毅都尉段瓚,爾等束手就擒。或可還有一條生路!”段瓚高舉馬槊,厲聲喝道。

    回答他的,又是幾羽冷箭,只是段瓚聰明,身后八百將士并沒有太過靠近城墻,那羽箭到到跟前已然勢微,被打了下去。

    “爾等既然冥頑不靈,也罷。動手!”段瓚一聲高喝。

    驀地,城墻之上,就見一道血花激射而出。一股帶著腥氣的熱血正從其中一個叛軍頭領脖前噴涌而出。那個頭領未及反應,此刻嘴張了張,卻終究已經發不出一個聲音來,不甘的想要回頭看上一眼,卻已然無法回過頭去了。

    幾乎是同一時間,又有幾道血箭猛地射出。城門上面,有幾個官職的人。便登時一個不剩的全被割開了喉嚨,倒地身亡。

    “叛軍頭領已死。爾等還不投降?!”突然幾聲高喝,同時響起在了城門上面。

    城門之上,一眾叛軍才發現不知何時城樓上出現了幾個身穿黑甲,帶著黑色頭罩,只露出了眼鏡和口鼻的人來。

    只聽得幾聲慘叫,幾個剛想要舉起手中武器的人便頃刻間斃命。

    “殺!”城下突然一片喊殺聲傳來,一眾叛軍這才發現城門已經不知何時被打開了,段瓚一馬當先,手持長槊沖入了長安城中。

    在他身后,是如云的一片右羽林衛悍卒!

    那些黑甲之人動了,猶如一道道殘影,所過之處,鮮血四濺,叛軍紛紛倒地。

    城下喊殺震天,城上黑甲之人猶如魔神,一眾叛軍不禁后退,再無半點斗志!

    皇城入口,朱雀大門。

    披甲的士卒兩相對立著。

    “樊興,如今長安城門以被我所控制,右武衛軍頃刻之間便要到了這里。義安王的大軍就在長安城外,你若有些眼色,今日便臣服于我,他日,本將軍當保你監門大將軍。”長孫安業站在門前,向對面的另外一人說道:“否則,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大丈夫為報君恩,唯有一死耳,某又何懼?”被稱作樊興的將軍傲然而立:“今日有某在,長孫安業,你這群叛賊休想踏過此門!”

    長孫安業冷笑一聲:“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便休怪本將軍不念同袍之義,來人,殺之!”

    身后并無反應。

    長孫安業心中一驚,連忙回頭,正就瞧見一支三棱尖刺,直愣愣的從身后副將的口中刺出,帶著汩汩的鮮血順著副將的嘴往外直冒,猶如泉涌。另外一個副將,也是同樣的姿態。

    兩個副<!--中间广告位置-->將身后,已然一片尸體了。

    幾個身披黑甲,頭戴黑色頭罩的人正站在那里,從黑色頭罩下露出的眼睛里面,閃爍著一種刺骨的寒意,令長孫安業陡然的從心底泛起了一股恐懼,不禁失聲大喊:“來人!來人!殺……”

    下一瞬,長孫安業就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了。

    因為一只手,已經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喉嚨。一陣劇痛從喉部傳來,似乎連脖子都要被捏斷了一般,令長孫安業死命掙扎了起來,可是那雙手,卻是依舊緊緊的鉗著他的脖子,紋絲不動。

    “長孫安業,你以為自己勾結李孝常、劉德裕欲圖謀反,陛下會不知道?今日陛下,不過是在看一出鬧劇罷了。”樊興還給了長孫安業一個冷血,猛地轉身,高聲喝道:“長孫安業已然俯首,叛軍立止,或可不殺!”

    右監門衛一眾叛軍,見自己將軍受制于人,投鼠忌器,遲遲不敢上手。

    右武衛軍中,喊殺聲漸漸遠走,數百人眾向了皇城沖去。

    眼看皇城已在眼前,元弘善手中一柄大刀頓時便更加有勁兒,大吼一聲,勒馬率先沖了過去。

    “進入皇城據守,等待義安王軍至!”劉德裕一聲高喊,同元弘善一道打馬沖去,一路砍殺。

    近了!皇城近在眼前,朱雀門已經可以看到了……不對,為何朱雀門會如此緊密?!

    難道長孫安業……

    劉德裕猛地抬手,右武衛叛軍便停了下來。

    “劉將軍,別來無恙啊?”城門樓上,出現了一個身影來。

    “樊興!”劉德裕眼中一緊,心道不妙——義安王的人怎么還沒有入城?!

    左監門將軍樊興,笑了起來,往旁邊勾了勾手,士卒便押過來了一個人來,五花大綁的困著,不是長孫安業,還能是誰!

    “劉將軍,想必是來找長孫將軍的吧?”樊興抬手指指面若死灰的長孫安業,笑道:“那可不行啊,長孫安業方才竟然欲圖私自打開朱雀門,這可是謀逆的大罪,劉將軍,怎么,你也是來想要叩開這朱雀大門的?”

    “舅父!……”元弘善驚懼。

    劉德裕眼色一沉:“非也!本將軍得知長孫安業欲圖不軌,是以特來幫助樊將軍!”

    “哈哈哈哈……”樊興大笑起來:“劉將軍這話,還是去說給程大將軍聽吧!”

    劉德裕一愣,繼而便聽見身后傳來一片鐵蹄錚錚,猛一回頭,就見程咬金一馬當先,身后騎兵如云,直踏的大地震動,肝膽俱碎。

    “哇哈哈哈,老夫故意讓他們放你出營,沒想到你也不打上幾下叫老程看著耍耍,可就翻嘴了?也太他娘的無趣!”程咬金的騎兵瞬間就到了臉前,一把長柄巨斧當頭楞下,就見那元弘善舉刀一擋,只聽得一聲慘叫,登時連胯下戰馬也忍不住前蹄一曲,翻到在了地上!就見程咬金用斧前尖頭一挑,將元弘善挑到了后面去,大笑道:“兒郎們!綁了!”

    劉德裕嚇的肝膽欲碎,倉皇后撤,眼見自己的兵卒已然被沖擊的騎兵一個照面便斬殺了半數,不禁心慌意亂,高聲喊道:“義安王大軍就在城外,你們擋不住的!”

    “李孝常?”程咬金哈哈大笑起來:“爾等欲圖謀逆之事,陛下早就已然知曉,你還指望能見到李孝常的救兵?且告訴你,如今隆、始,靜、西、龍五州已然起兵合圍,利州叛軍已是甕中之鱉。李孝常,哈哈,現下恐怕已然被老尉遲和叔寶兄長拿下了!劉德裕,還不束手就擒?”

    劉德裕頓時面若死灰,自己以為周密的計劃,卻早已經被人全然知曉了一切,如同一只戲猴,周圍的人都在看自己笑話,自己卻還不自知。

    “敗便敗了……”劉德裕突然猛地拔出了腰間橫刀,立時就要往自己脖子上抹去,卻聽突然“當”的一聲,一道寒芒從他的眼前閃過,正擊中了他手中的橫刀,頓時虎口一麻,手中橫刀掉落在了地上。

    下一刻,只覺得腰上一下酸麻,身體便頓時不受控制,軟倒了下去。后面立刻就過來了幾個黑甲之人來,將自己給捆了個結實。

    程咬金看的又是一陣大笑,指著那幾個黑甲之人,贊道:“大唐刀鋒,果然名不虛傳!”

    長安城郊,右羽林衛營中,夏鴻升聽著遠處的喊殺聲逐漸消失,笑了笑,抬手摸摸煤爐子上的酒樽,到底還是涼透了。

    拿起酒樽朝長安城的方向遙遙舉杯,自己一飲而盡。雖然軍中不得飲酒,不過,稍微慶祝一下,也不會有人說什么吧?

    放下酒樽,夏鴻升又往里面填滿了一盞熱酒。(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49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