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章 打賭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一百章 打賭

正文 第一百章 打賭

推薦閱讀:

    “段兄,今日小弟言語上有所冒犯,實乃無奈之舉,您也知道,這些個士卒們不鎮住不行,畢竟陛下把這活計攤派給咱倆,咱們若是做不出來一些成就來,辜負了陛下的期望不說,讓旁人看來咱們臉面上也擱不住,是吧?”一進入營帳里面,夏鴻升就立刻三百六十度大變臉,上前朝段瓚拱了拱手,說道:“早就在弘文館里聽他們說了段兄的名頭,段兄有公務在身,所以上一次游獵時沒去,還未與小弟見過面來,不過想來那燒烤架之類的,業詡兄臺他們也沒有忘記了段兄的一份,哈哈,今日冒犯之處,還請段兄不要往心上去哇!”

    段瓚被夏鴻升的轉變驚的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應過來,抱了抱拳,說道:“末將不敢。”

    “嗨,別將來將去了,我與業詡、處亮幾位兄臺交好,以兄弟相稱,段兄也與他們稱兄道弟,你我便也是兄弟,什么將不將的,那只是外面的稱呼而已。”夏鴻升笑著擺了擺手:“對了,段兄,昨天大家伙兒已經說過,下午去我那里聚一聚來,想來段兄今日也無事,一道過去吧。恪王爺、業詡兄臺、處亮兄臺他們也全都過去,囑咐我一定要叫段兄也去了,說是好幾日都沒有一齊耍耍了。”

    段瓚被夏鴻升說的一愣一愣的,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夏鴻升拉著段瓚坐下來,又跟他說道:“段兄只知道陛下讓我來這里,恐怕還不知道為何的吧?嘿嘿,告訴段兄,這件事情要是做成了,那可是大功一件,旁的不說,讓段兄的官職升上一升,那是有保證的。”

    “哦?”段瓚好奇的睜大了眼睛,一聽到能升官,就眼睛發亮起來了。他父親雖然是褒國公,又是羽林大將軍,可是卻為人剛正,段瓚這果毅都尉,也是靠著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上來的,他生性不喜歡讀書,認識了字就不愿意再就學了,于是就投入了軍伍中來。

    “段兄可知梁師都一部?”夏鴻升壓低了聲音來,神神秘秘的對段瓚說道:“明年,陛下就會對梁師都開戰。我等的任務,是培養出來一批細作來,深入到梁師都所控制的地區,散布對梁師都不利的謠言,擾亂梁師都軍心,離間梁師都手下的軍士,爭取梁師都控制地區的百姓民心,以備朝廷大軍出征之后,梁師都軍無心戀戰。”

    “軍中細作離間,這自然是有,不過,要論大功,卻算不得。”段瓚搖了搖頭:“終究還是要派軍鎮壓的,可惜我等是羽林衛,想來這這一份功勞怕是得不上了,陛下是不會讓咱們出動的。”

    夏鴻升笑著搖了搖頭,一副神秘莫測的笑容來,對段瓚說道:“非也,非也!段兄,陛下不會派咱們出征,這是肯定的。可是段兄難道沒有聽說過,運籌帷幄之內,決勝千里之外嗎?段兄,你說咱們要是能夠在陛下派軍出征之前,率先策動梁師都手下的軍士造了梁師都的反,砍了梁師都主動投降,如此一來,咱們既平了梁師都,又避免了一場刀兵之禍,你說,這是不是大功勞?”

    段瓚眼中一亮,驚喜的看著夏鴻升來:“倘若真能如此,那定然是大功一件!只是,梁師都的人能那么容易策反么?”

    “這就要看你我所做的事情了啊!”夏鴻升向段瓚說道:“段兄,要說梁師都的手下,也容易策反。你想,現下全天下誰不知道陛下一定會拿梁師都開刀?他手下的那些軍士們更加清楚,如今咱們大唐兵強馬壯,他們若是對上了咱們大唐鐵騎來,是毫無勝算的。梁師都所依仗,乃是突厥的頡利可汗,可眼下真突厥內部也不穩定,頡利可汗和突利可汗的矛盾日益激化,哪里還有那個閑工夫去幫梁師都?這些大形勢梁師都收下的軍士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啊,要小弟來看,梁師都手下的軍士早有投降之意,只是沒有門路罷了。這對咱們要做的事情來說,可是大為便利的。小弟有這個把握,就看段兄愿不愿意支持小弟了。”

    段瓚眉頭略微一皺,一咬牙,抱拳站起身來,說道:“好!都尉有何吩咐,末將一定全力合作!”

    “哎,段兄,此間只有你我二人,就不要再將不將的了,你我兄弟何必如此。”夏鴻升也站了起來:“既如此,下午還是早些回去吧,咱們兄弟好好暢飲一番。軍人最重要的兩樣東西,一曰服從,一曰紀律,唯有具備這兩樣東西,才能夠真正團結在一起,成為一股強大的力量,這是一個合格軍人的首要標準,也是成為一支精銳部隊的基石,明日里,小弟就以軍訓之法進行練兵,還望段兄多多幫助。”

    “哈哈,夏兄放心,末將倒要看看,有哪個敢不服!”段瓚哈哈大笑,拍著自己的胸口保證道。

    “既如此<!--中间广告位置-->,段兄還是帶我去看看被打的那個軍士吧,今天打了他,怪不好意思的。”夏鴻升笑著說道,然后起身走了出去,段瓚跟著夏鴻升離開了營帳。

    段瓚帶著夏鴻升走到了一處軍帳外,剛走到外面,就聽見里面傳來了一陣聲音來。

    “嘿,今天那小都尉還真看上去不是好欺負的主兒,沒被嚇住不說,反而拿三兒開刀,你們看看這打的……”

    “三兒,你忍著點兒,哥這就給你涂藥。”

    “那小子也太狂了,竟然說咱們羽林精銳連當兵的資格都沒有!”

    帳子里面一片議論紛紛,外面段瓚聽的面紅耳赤,咬牙切齒的就要大步望里面進去收拾那幾個士卒,但是卻被夏鴻升給拉住了。

    夏鴻升搖了搖頭,然后自己邁步走了進去。

    見夏鴻升走進去,營帳里面一下子立刻鴉雀無聲,方才說話的那幾個人立刻面色緊張了起來。不過夏鴻升卻并沒有怎么他們,只是笑著走到了臥著的那個士卒跟前,他的背上如今已是一片血肉模糊了。

    “這位,怎么稱呼?”夏鴻升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問道。

    “俺沒名字,自小就叫三兒!”那個人翁聲甕氣的說道。

    “三兒,可知今天本將為何打你?”夏鴻升看了看他,問道。

    “將軍像要打人立威,小的就該讓將軍打,沒有什么理由。”那個人聽起來還很不服氣,旁邊的段瓚立刻羞惱的臉上又是一陣通紅,立刻就要張口罵他,卻被夏鴻升抬手阻攔了下來。

    從旁邊那個士卒手中拿過藥面兒來,夏鴻升轉身往那個軍士的背上敷去,嚇的他趕緊就要起來,不過卻在夏鴻升的授意下被齊勇按住了。夏鴻升一邊給他上藥,一邊說道:“藐視上官,這就不說了,我知道我年紀小,也沒上過戰場,沒有露出能力,所以被他們瞧不起也是正常。且說說你在操演之中,自己為了跑在前面,擠開原本在你前面的人來,還差點兒將人拌翻。你自己說說,這是對待同袍,對待戰場的樣子嗎?你有沒有想過,若今天這不是操演,而是真正在戰場上,你這一擠,可能把他拌翻在地了,軍陣沖殺你也知道,后面那么多人沖上來,誰會注意到腳下?他這一摔倒,可能又會絆倒好幾個人來,后面的大軍沖上來,這些被絆倒的人可能還沒有殺敵,就先被自己人踩死了,你說,因為你擠這一下,害死了他們,你心中不會愧疚嗎?再者說了,今日你推他一些,他若是大度則還罷了,他若是跟你記仇了呢?你豈不是要失去一個同袍來?其實比起同袍,我更加愿意將軍伍中的這種關系稱之為戰友。大家是一個隊伍里面的,一起入伍,一起訓練,一起上陣殺死,這可是戰陣里殺出來的情義,是戰場上的兄弟啊!是兄弟,在戰場上,你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后背交給他,知道他一定會護著你,然后自己一往無前的沖鋒陷陣,他也可以將后背交給你,知道你一定會護著他。可是你這一推,卻斷了這份情義,你說說,這值得嗎?”

    “這……小的……”床上的那個人本來就因為夏鴻升親自給他上藥,而很是緊張,又被夏鴻升這么一說,頓時就覺得無言以對,羞的只想找條地縫鉆進去:“將軍,您別說了,小的錯了!小的認罰!心服口服!”

    夏鴻升笑了笑,又說道:“大丈夫知錯就改,給你敷上藥,你好好養傷,養好了還是一條好漢子!本將且跟你打個賭,明日開始,本將將會以新法練兵,一月之后,咱們看看效果,用事實說話。若是比先下好了,說明我有本事,你就為你藐視上官這件事情給我道個歉。若是到時候沒有效果,不能成為精銳之師了,那我向你們道個歉,然后辭去這折沖都尉一職。怎樣,這個賭,你敢接下么?”

    “將軍!小的有罪……”那個士卒這會兒正滿心羞愧呢,聽到夏鴻升這么說,更加慚愧不已了。

    “不,這個賭,本將就與爾等賭了,眾位都是堂堂男兒漢,怎么,都不敢接么?”夏鴻升替那個士卒搭好衣物,站起來笑著向那些士卒說道。

    “末將賭了!”段瓚抱拳高喝一聲,一個都尉,而且還是身負爵位的都尉,能親手給一個區區小卒上藥,這令段瓚很是敬佩,他自己都做不到。看到夏鴻升要賭,于是就決定支持夏鴻升一把。

    有人開頭了,其他人就膽子大了一些了,也紛紛開始應承了下來。

    夏鴻升笑了起來,普通的軍訓,對于這些悍卒來說自然不在話下,不過,那看了無數的戰爭片也不是白看的,普通的不行,那就來特種兵的,就不信制不服他們!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4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