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九十四章 新式教具,白板炭筆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新式教具,白板炭筆

正文 第九十四章 新式教具,白板炭筆

推薦閱讀:

    一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綱和顏師古要走標點符號的第二天,夏鴻升就又一次背顏師古叫到了跟前,告訴他,要讓他開始在弘文館之中教授標點符號斷句之法,而且已經同孔穎達老大人達成一致,國子監也會派學子來聽講,學習這標點符號斷句之法,帶回國子監再教給國子監學子,將此法先從國子監于弘文館中推廣開來,以作嘗試,繼而再向各道學館進行推廣。

    “顏師,這標點符號斷句之法若真想讓所有的學子都去掌握,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列入科舉之要求,凡科舉之文章,若無標點符號斷句,則視為無效,如此一來,才能保證所有的學子去真正掌握此法,此法也才能夠流傳下去。”夏鴻升對于讓他教這些學子們標點符號并沒有多少感覺,這些東西放在后世里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學習接觸了,后世里夏鴻升自己學的中文又是個教語文的,不在話下。而且,這書院之中還有誰比他更加了解標點符號斷句之法呢,所以顏師古讓夏鴻升來將受,他也不意外。比起這個,他更擔心的是這套方法在地方上推行不開,尤其是在各道的官學之外,那些私塾甚至自學的學子們,他們的數量更多,若是沒有一個硬性的要求,讓他們不得不掌握這種方法,那很可能這辦法就跟古代的“普通話”——官話一樣,是沒有辦法徹底的全國性的推開的。

    顏師古點了點頭:“這點老夫省的,可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是一個命令就可以完成的,其中涉及諸多方面,這頭一遭,就是現行之書本,就需要對其進行標點符號的標注,再行刊發天下,單單是這個問題,就何其之難了。校訂添加標點符號倒還不算太難,數十學士年余便可,只是刊印起來……這些事情自有老夫等操心,靜石莫管了,只管把弘文館和國子監的學子教會,其他的就交給我們這些老頭子來頭疼吧!你且放心,標點符號斷句之事,涉及萬萬讀書人,也關乎文道傳承,乃千年大計,老夫必定將他做成!”

    聽見顏師古這么說了,夏鴻升也就不再多問什么,只要他們能夠清醒的認識到標點符號斷句的重要性,那就行了。這些大佬們比自己更加適應大唐的規則,更加知道該如何在大唐的規則下完成這件事情。

    顏師古又同夏鴻升交代了幾句,便放了夏鴻升的假,讓他回去好好準備準備,等第二天國子監的人來,就要開講了。

    夏鴻升其實不用準備,這些東西他太熟悉了,該怎么講也再熟練不過,甚至連標點符號的順口溜也能回憶起來,所以這方面倒是沒有什么好準備的,不過想要把課講的直觀易懂,另外一些東西卻必須得準備出來。夏鴻升先前還有些犯愁,就這么空口白話的站在那里講,未必能夠講的清楚明白,先下有了一天的空閑,倒是可以試試把必要的東西給做出來了。

    其實也不是什么多貴重的東西,無非就是黑板與粉筆,這兩樣東西雖說都不貴重,但是對于教育來說卻是絕對不可少的東西。俗話說言語千聲,不如畫寫一遍,有些事情講來講去都講不通透,在黑板上畫一畫,寫一寫,舉個例子,直觀又清楚,學生們就容易理解明白了。而且寫在黑板上,學生們可以看到,一邊看一邊聽講解一邊記憶,效果絕對要比只撐著倆耳朵聽要好的多。

    黑板倒是好說,復雜的弄不來,簡單的黑板做出來一個還是可以的。找個木匠做兩個架子腿,中間頂上一塊木板,木板涂上黑漆,雖然效果沒有后世的好,但好歹也能寫上去東西,這就成了。至于粉筆,夏鴻升就有些不明白了。最早的時候,粉筆出現在歐洲,據說是用石灰兌少許水,做成塊狀抓著寫的,可石灰里加水不是會發熱還會腐蝕人么?而且就算是做成了,那塊狀的石灰塊兒傷手不說,寫的時候還容易散,不方便。

    不過,咱是人,是具有聰明才智懂的變通的人,萬物之靈來著,這點小問題難不住咱。

    黑底白字的寫不出來,那可以換成白底黑字也好使啊!

    白灰直接刷出來,把黑板做成白板,然后把木炭削成條狀拿來代替粉筆書寫,臨時用一用,這不是也行么?等以后誰搞清楚粉筆里面到底是什么成分加了什么成分了,再來改革就好了,總的給后人也留些機會不是?

    夏鴻升就這么說服了自己,便急匆匆的回去叫了齊勇和幾個人來,就直奔西<!--中间广告位置-->市跑了過去,東市局里勛貴的居住區近,里面東西檔次高一些,像工匠這類的,大都在西市里面。

    到了西市找了木匠,說明了來意,這木架子多容易打啊,連料都是現成的,照著夏鴻升說的樣子就給黑板的輪廓打出來了。可惜木匠那里沒有白灰,沒法往上刷。這時候就體現出做貴族的好處了,夏鴻升才說了一聲,就有一個親兵知道哪里有白灰的,帶了倆人抬著就去找去了。夏鴻升就囑咐另外兩個親兵去買木炭來,買了之后回去都給削成一指長兩指厚的條條來,木炭也軟且酥,不耐用,不粗點兒不行。那兩個親兵便領命去了。夏鴻升呢,就帶著齊勇,一邊感嘆著果然貴族好辦事,一邊回家里等著去了。

    當兵的辦事效率就是高,午飯成的時候,那幾個親兵就回來了,手里抬著刷好了白灰的黑板,另外兩個各自背了一袋子的木炭來。

    經過一下午的暴曬,白灰徹底干透,夏鴻升試了試,寫上去很是顯眼,就達到目的了。至于想要擦去,直接用濕布抹了便是,木炭寫上去的時間不長,還能擦掉,白灰也干了,沒事。

    準備工作做好了,翌日清晨,幾個親兵抬著黑板,齊勇背著削好的碳條,到了弘文館里。

    一眾學子都圍過來了,不知道夏鴻升擺在樹蔭底下的東西是什么,也不知道用來干什么。放到早課結束,夏鴻升從學室里走出來,就見顏師古和李綱正圍著黑板左右的瞧,還抬手敲敲,很是好奇。

    夏鴻升走了過去,向兩人行了禮,顏師古擺了擺手,說道:“呵呵,李大人與老夫今日有暇,故而就來看看你是如何教授其他同窗學子們的。待會兒國子監的學子就到,靜石可準備充分了?且放心的講授便是,老夫等就在旁邊。”

    夏鴻升心下了然,這是顏師古和李綱擔心一眾學子們不服氣他來講授,所以親自來給他鎮場子來了。于是夏鴻升再行一禮,謝道:“學生謝過顏師于李老大人!學生準備充足,請顏師與李老大人放心。”

    顏師古捋著胡須點了點頭,又笑問道:“靜石,聽說這東西是你弄來的?這是何物,有作何用?”

    夏鴻升又恭敬的施了一禮,答道:“回稟顏師,昨天顏師令學生今日講授標點符號斷句之法,學生尋思著,這些東西只從口中講來難免模糊,遠不如在紙上寫下來直觀清楚,可要是望紙上寫,這么多的學子有顧不住,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所以昨天顏師讓學生準備的時候,學生就去找匠人做了這東西來,這白板就相當于紙,學生用碳條來代替筆,在這上面書寫,如此一來,講解的東西直觀的呈現在白板上面,能讓所有的學子都看到,學習起來也就更加容易理解了。”

    說完,夏鴻升從白板的架子腿上掛著的包裹里抽出一根碳條來,然后抬手在白板上寫了一行字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都帶著標點符號,一目了然。

    “此物……若為教具,則對講學大有裨益!”李綱和顏師古吃驚的對視一眼,說道。他們都從彼此眼中看出了對付的驚訝,他們兩個都是教書育人了大半輩子的人,夏鴻升往這上面一寫,立刻就看出來這兩樣東西的妙用了。

    “靜石,半日功夫,為了方便講授標點符號斷句之法,你就想出來了這么個教具來?”顏師古吃驚的看看白板,又看看夏鴻升:“都說世上有七竅玲瓏心,莫非說的就是你不成?有了這種教具,不論教授其他什么,豈不都可以使用,讓學子們直而觀之?!”

    “學生有感于光憑口頭講授難以理解,遠不如書寫出來一目了然,是以才有此想法。此物制作起來很是簡單,成本也小,很是適合學館之中講學之用,隨便找一木匠一看便會了。”夏鴻升答道:“這扇白板,學生想留在館中以便眾位先生講授,不知可當否?”

    “甚善!”李綱頷首撫須而笑,顏師古也是笑著贊許的向夏鴻升點了點頭。

    顏師古和李綱二人試著在白板上書寫了幾下,更覺這種教具當得大用,當即決定這幾日里便要在弘文館中配備到位。說話間,就見前面弘文館的護衛領著一群書生打扮的人走了過來,國子監的學子們到了。

    夏鴻升穿越到了大唐之后的第一節課,馬上就要開始。這么想想,心里還真是有些小激動呢!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4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