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徐慧要去弘文館?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徐慧要去弘文館?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徐慧要去弘文館?

推薦閱讀:

    “賢侄不用覺得意外,能夠得到陛下賞識,進行封爵,是賢侄自己的本事。賢侄還是對我朝的情況有所不知,故而才會覺得驚訝,若是賢侄多接觸一些我朝的情況,就明白為何陛下會這么大手筆的對賢侄封爵了。單單是那一樣制鹽之術,就足以受到陛下重賞了。何況又有那馬掌一法,老夫雖是文官,卻也經歷了戰亂,連老夫都能夠想明白這馬掌一法回對我朝大軍產生多么大的影響,陛下是軍陣中殺出來的,自然更加明白。兩者俱都是莫大功勞,呵呵,依老夫來看,區區一個縣男倒還少了,想來,陛下也是看你年少的緣故,若是封賞太多,怕要招來言官彈劾,這是陛下在保護賢侄啊。即便如此,以一十三歲封爵者,賢侄在我朝也是首屈一指了。”徐孝德一邊喝茶,一邊對夏鴻升說道:“說起來,老夫也得感謝賢侄了,老夫這次舉薦有功,方能調任京城,跟賢侄有莫大關系,卻是老夫借了賢侄的光。”

    “徐伯伯說笑了,小侄何德何能呢,再者說了,小侄與徐兄情同手足,您太見外啦。”夏鴻升搖了搖頭,向徐孝德說道,一轉眼,就見徐慧就在旁邊眼睛巴巴的看著他,不由一愣:“呃……怎么了?”

    “哼,想不到你也能封爵了?”徐慧對夏鴻升封爵一事大感意外,而且甚有不服,比劃著自己的小指頭:“這么點兒小聰明而已……”

    “惠兒!”徐孝德板起臉來訓斥了一句。

    夏鴻升渾不在意,撓了撓頭,沖她笑道:“嘿嘿,咋樣,就是這些小聰明有時候是能夠辦大事的,想不想學,我教你啊!”

    小姑娘撇撇嘴:“本姑娘才不要學呢,本姑娘要去弘文館!”

    夏鴻升一愣,弘文館?弘文館是除了國子監之外的另外一個被學子們夢寐以求的地方,如果說國子監相當于大唐的教育部的話,那么弘文館就類似于國家圖書館之類的地方。國子監是古時候的中央官學,是中國古代教育體系中的最高學府,也是教育行政機構,主管當時的國家教育政策和方針。而弘文館則不同,收藏、校理典籍,也教授生徒,不過寒門士子一般是不能進去的,能入弘文館學習的大都是皇親國戚亦或是高官宦族家的子弟才行,所以也相當于一個皇家為了照顧王室和重臣們而開設的貴族學校。相比之下,國子監的進入門檻反而比起弘文館來稍微低一些,一些十分有才華的寒門士子,也可以經由推薦之后進入國子監就學。

    “正好老夫也要調任京城,賣了老臉托了些舊相識,把齊賢送進弘文館里就學,這丫頭嚷嚷著也要去,便由著她了。”徐孝德捋著胡子笑著向夏鴻升解釋道,說完,又問道:“賢侄既去長安,家中該如何處置?到了長安可有所落腳?”

    “在下修書一封,已托蔣國公差親兵帶去鸞州城,接嫂嫂她們去長安,只是想來嫂嫂要處理的手頭的事情才能除出發,會晚上一些了。到了長安之后暫住在蔣國公的一處房產。”夏鴻升答道。

    徐孝德點了點頭,兩人又說了一些話,徐孝德給夏鴻升講了一些到了長安之后要注意的事情,也給夏鴻升講了該如何處理自己的封地,交代了夏鴻升許多里面的門道。夏鴻升也仔細的記下在了心里,到了長安人生地不熟的,所幸徐孝德和顏師古也回長安了,好歹也算是有了個照應,令夏鴻升放心了不少。

    兩人說話間,就見一襲白衣手拿折扇的續徐齊賢撩開里屋的簾子進來了,先沖夏鴻升不著痕跡的擠了下眼,然后又走到了近前來,向徐孝德施了一禮,說道:“伯父,詩會結束后齊賢與同窗一同游覽了洛陽城中的美景,不覺幾日已過,不知道伯父也來了洛陽,未曾及時拜見,請伯父恕罪。”

    徐孝德看著他笑罵道:“你這兔崽子,老夫豈會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想來又是跟人一起花天酒地,不思上進了!快些收拾心思,這幾日便隨老夫一同往長安一行,老夫調任京城,已然上下打點完畢,到了京城便要送你入弘文館就學,且莫要再學那些紈绔脾性!”

    “啊?!伯父調任京城?!恭喜伯父,賀喜伯父……”徐齊賢大吃一驚,隨即又愣了一愣:“弘文館……那不是只有皇家與勛貴才能……”

    “你自去安心就學便是,旁的不用多管。切莫要浪費了這次機會。”徐孝德很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夏鴻升大抵能夠猜到徐孝德的心思。他們徐家現下下一代里面,就徐齊賢年紀大些,其他的徐慧<!--中间广告位置-->還是個小蘿莉,徐慧的兩個弟弟還剛會走路跑都跑不穩呢,弘文館中全都是皇室與京城勛貴子弟,這是將徐齊賢送進去培養自己的人脈去了啊。

    “侄兒遵命!”徐齊賢點了點頭,坐下到了旁邊的案幾后,又看看夏鴻升,便問道:“夏師弟,自那日詩會之后就不曾再見你,你卻是到哪里去了,為兄都找不到你……”

    話沒說完,就聽徐孝德沖徐齊賢哼了一聲,斥道:“你當是夏賢侄如你一般不知上進?你可知道,在你花天酒地的時候,夏賢侄卻又為朝廷立下了莫大功勞,如今,你面前的已經不是你夏師弟,而是我朝涇陽縣男,一方勛爵了!”

    夏鴻升眼看著徐齊賢的兩個眼睛漸漸變得圓溜溜的瞪大起來,嘴巴大張,仿佛能塞進去一個拳頭一般,不可思議的轉頭愣愣的盯著自己。

    “夏夏夏夏……夏師弟……這,這……莫不是在給為兄開玩笑吧?!”徐齊賢指著夏鴻升,手臂哆哆嗦嗦的,一副被雷劈了一樣的感覺。

    “豎子!老夫豈會誆騙你不成?自己不知上進,豈不知他人卻從未停過努力?”徐孝德怒斥了徐齊賢一句,不過徐齊賢還是沒從那副震驚的樣子中恢復過來。

    夏鴻升臊的有些臉上發燒,呃,貌似自己真的沒有怎么努力,都是占了領先的知識的便宜啊!

    徐齊賢受到了刺激,一晚上都沒有緩過勁兒來,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見了夏鴻升,還是一愣一愣的上下端詳了一會兒,幽幽的喊了聲“夏爵爺”,那股子酸味兒跟隔夜飯似的,隔了老遠都能聞見。夏鴻升咧嘴就笑起來了,拿肩頭撞了撞徐齊賢,朝他說道:“哎喲,徐哥,別這樣,小弟帶你去尋芳閣怎么樣?”

    “你!”徐齊賢沖他翻了翻眼睛,惱羞成怒的白了夏鴻升一眼:“你還嫌為兄被伯父訓斥的不夠?!”

    “那就算了,小弟受月仙姑娘所托,籌劃斗花魁之事,今日正打算去看看她們準備的如何了。”夏鴻升聳了聳肩膀,向徐齊賢說道。

    “月仙姑娘?……莫不是那號稱冷月仙子的月仙姑娘?”徐齊賢一愣,吃驚道。

    這次反倒是夏鴻升愣住了,那個稱號是怎么回事?濃濃的中二病即視感啊,還是小瞧了這幫色中餓鬼了么?

    “怎樣,要不要同去?若是不去,且莫擋了小弟的道了。”夏鴻升沖徐齊賢說道,然后就作勢要越過他往前面走。

    “去!去!”徐齊賢連忙從后面拉住了夏鴻升來:“咳咳,賢弟年紀尚小,怎可一人出入那煙花之地呢?若是被不安好心的狐媚子騙了,豈不可惜?為兄須得照拂一二!”

    瞧瞧,這話說的大義凜然的,夏鴻升撇了撇嘴,兩人一同往尋芳閣過去了。

    因為是上午,所以尋芳閣中人還不多,夏鴻升徑自往后面過去了,這次倒是沒有人再攔著他。剛到月仙門口,就聽見里面傳來了一陣清唱來,凄切婉轉,勾人神動,正是劇本里面夏鴻升插進入的一首長短句來,一聽之下,夏鴻升暗地里就豎起了拇指來,他只能盜版來詞作,卻沒法盜版來曲調,月仙卻這么快就配上曲調來。

    夏鴻升抬手敲了敲門,就聽見里面的清唱戛然而止,繼而又是一陣蹦蹦跳跳的腳步聲,夏鴻升聽腳步聲就知道來給他開門的是誰了。

    吱呀一聲門被打開,果不其然,就見巧兒站在門后面,還真是穿著一身男子才穿的長袍來,開門一見是夏鴻升,立刻就眉開眼笑了:“夏公子!……恩?這位公子是……”

    “哦,這位是徐公子,是我請來品評一下劇本的。”夏鴻升介紹道:“幾位姑娘可有練習?盡可從頭到尾演出來看,若有不足,我等再指出。”

    這時候月仙也已經走過來了,朝夏鴻升盈盈一拜:“見過夏公子,見過這位徐公子。”

    “哦,月仙姑娘客氣了,在下徐齊賢,久聞姑娘芳名,今日一見果然如同仙子降臨……”徐齊賢立馬換上了一副恭恭敬敬彬彬有禮的樣子來,到底是高富帥,這一瞬間就完成了謙謙君子的變身,風度一下子就出來了。

    “徐公子謬贊了。”月仙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后轉身走進屋里重又戴上了面紗:“夏公子,月仙已經照夏公子的吩咐排練過了。”

    夏鴻升點了點頭:“如此極好,且先就當這屋里便是臺上,正式的來試一次吧!”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4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