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插曲 中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插曲 中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插曲 中

推薦閱讀:

    夏鴻升吐的臉上煞白,周圍捧腹嘔吐不止的可不止夏鴻升一人,有些膽子大的,湊上去看了幾眼,卻發現那團東西已然不辨形體,只能隱隱看出是個人來,不過腦袋和其他幾肢都不見了,只有一個被砍的稀爛,血肉模糊的軀干,和那條直直的指著夏鴻升房間的手臂。白建之和那幾個學子都吐的一塌糊涂的,徐齊賢竟然沒有吐出來,只是臉色煞白,還去攙扶著吐的直不起腰來的夏鴻升,拿出手巾給他。夏鴻升難受的不行,只覺得后背發涼,身體不由自主的直哆嗦,卻還是一把拉住了徐齊賢的袖口,趁著徐齊賢彎腰扶他的時候,壓低了聲音對徐齊賢說道:“不要讓一個人出去客棧!”

    徐齊賢一愣,趕緊回轉過去跑到了顏師古跟前,朝顏師古和許延族兩人說了什么。

    夏鴻升渾身的冷汗,那半截手臂上,直勾勾的指著他的房門的手指,就好似指著夏鴻升的腦門一樣,令夏鴻升毛骨悚然。夏鴻升胃里能吐的東西全都吐出來了,這會兒直泛苦水,夏鴻升強自壓抑了下去,一手扶著門慢慢的直起了腰來,目光冷然的掃過了周圍的一群人。這是挑釁,是兇手對夏鴻升赤裸裸的挑釁。下午說那番話的時候,也沒有去壓低聲音,只道是說著玩了,那個兇手一定就在附近,無意間被他聽到了自己的那番話來,引發了他的挑釁!

    禍從口出啊!

    夏鴻升心里知道,自己這會兒得表現出一些兇手希望看見的東西來,這是一次挑釁,也是一次機會。敢直接把碎尸扔到人流如此密集的客棧里面,說明兇手極度自信,下午夏鴻升的那番話激起了他的興趣,所以想要看看夏鴻升面對尸體會做出如何的反應來。所以這具尸體才會出現在夏鴻升的門口,才會有一條手臂直指夏鴻升。這時候夏鴻升最需要冷靜下來,倘若慌亂的如同常人一樣,兇手未免就會失望,進而找機會離開客棧。倘若夏鴻升這時候表現的超于常人,維持著住兇手的好勝心,盡可能長的把兇手留在客棧里面,等待衙門的捕快到來。

    “諸位莫慌,小子心中已有頭緒,大家且安靜一會兒,現在大家已經安全了。”夏鴻升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去想要嘔吐的沖動,開口沉聲向周圍的一群人喊道,同時暗中觀察著每個人的面色:“這是歹人對在下的挑釁,可能是在下下午時說的一番話,叫那個歹人心里害怕了的緣故。”

    夏鴻升說完這句,立刻注意觀察起周圍的人的面部表情,想要看看誰的臉上會有那么一剎那惱怒的情緒流露。這種連環殺手對自己極度自信,會有強烈的個人印記,最常見的就是會給自己起一個名號,或者在現場留下同樣的標記,他們不相信自己會被抓住,不相信執法者能夠找到自己,他們樂于見到自己所帶來的恐懼,并通過周圍的恐懼來享受一種類上帝情結,不同的是,他流露的是上帝殺戮的一面。甚至,這種連環殺手有時候會主動向警方提供線索,甚至會成為第一個發現現場并報警的人,為的就是看警方被自己耍的團團轉,而無法找到他的過程,享受這一過程中帶來的快感。這種連環殺手潛意識中認為自己是“神”,最不容許的就是無視和小看。所以夏鴻升才故意說他怕了,以期能夠從他的面部表情看出一些變化來,縮小一些疑犯的范圍。

    不過,在場的人不少,客棧里又暗,光線不明朗,夏鴻升沒能看清楚周圍人群的全部反應。

    “諸位,這里并非是案發現場,這具尸體是在別處被殺死的,然后拋尸這里。大家看地上的血跡就能知道,若真是在這里將此人砍殺成這般模樣,地上又豈會只有這么些血跡來?”夏鴻升負手而立,面帶微笑,實際上背在身后的手卻不停的發抖,看美劇歸看美劇,知道那都是演員化妝出來的,可這不一樣了,這是真的尸體,是真的連環殺手,一切都是真的,夏鴻升從未經歷過如此場面,不怕是不可能的。

    “閃開!都閃開!”突然,聽得后面一陣亂糟糟的大吼,繼而就見一群捕快衙役們沖了進來,將整個客棧里面的人全都包圍了起來。

    夏鴻升身體一松,徐齊賢眼尖,趕緊從身后撐了夏鴻升一把,才沒有讓夏鴻升一屁股坐下去。

    顏師古皺著眉頭繞了過來,站在了夏鴻升的旁邊,低聲安慰道:“靜石,你做的很好,莫怕!有老夫在!”

    正說著,就見后面大步跑來一個臉色煞白的人出來,一瞅<!--中间广告位置-->尸體,頓時臉上又白了幾分,掏出手絹捂住了口鼻干嘔一下,連忙轉身就喊:“仵作!仵作死哪兒去了!趕緊過來!”

    然后就見一個老頭抱著這木箱子匆匆的從后面跑了上來,連手套也不帶,直接蹲在了那團血肉模糊的尸體旁邊,上手摸索了起來。

    趁仵作驗尸的當口,那人又朝周圍眾人喊道:“本縣乃陸渾縣令,今日且問你等,這客棧中可有什么可疑之人?!”

    “大人!這尸體是在他門前發現的,還有一條手臂,手指就指著他吶!”客棧的掌柜趕緊跑上前去,指著夏鴻升說道。

    “哦?來人吶!將其先行拿下,待本縣稍后詢問!”聽掌柜的一說,陸渾縣令頓時抬手一指夏鴻升,幾個衙役應和一聲,就要過去將夏鴻升拿下。

    徐齊賢一把將夏鴻升拉到身后,卻見顏師古往前一步,擋到中間去,道了聲:“且慢。”

    那個縣令眉頭一皺,剛想要指著那幾個衙役不要管他繼續拿人,就聽顏師古朝前拱了拱手,說道:“這位縣令,老夫顏師古,有禮了。不知縣令要拿我這門生,可有何說道?”

    聽到老者自報家門,那個先是一愣,繼而猛地瞪大了眼睛,盯著顏老夫子。許延族趕緊往前一步走到了縣令跟前,拉了拉縣令閃過一旁,手中一樣東西從縣令的臉前一閃而過,就見那個縣令猛地一個哆嗦,立刻一步跑到顏師古跟前就要往地上跪去,卻被許延族在旁邊一下攙住,趁勢使了個顏色,然后拍著他的肩膀說道:“大人,這位夏公子,怕是今日下午一番話道破了歹人的心思,不想卻被那歹人無意中聽到,這才跟到了客棧之中的。大人欲破此案,須得聽聽這位夏鴻升的說法了。”

    那個縣令這會兒已然一頭汗水了,連連點頭:“這位大人說的是,說的是!下官這就聽聽夏公子的看法。”

    說罷,那個縣令就轉身朝一眾捕快衙役們高喊一聲:“爾等都在此等著,給本縣牢牢看住這里面的人,一只蒼蠅都不能讓它飛出去!”

    說罷,縣令就向許延族抱拳施禮,然后顏師古便轉身拉了夏鴻升走進了夏鴻升方才的房里,許延族和那個縣令也一同走了進去,從里面關上了門來。

    “靜石,你可將今日下午之言,與心中所想盡數告知縣令大人,此賊手段兇殘,世所罕見,定不能讓他逍遙法外!”進門之后,顏師古便向夏鴻升說道。

    夏鴻升點了點頭,走到縣令跟前施了一禮,然后將自己的分析全數講給了縣令。那縣令聽的也很仔細,畢竟,有顏師古在跟前,就是作樣做也得做足了啊!

    “這位夏公子,你所言雖聽之有理,然可有些許佐證?若是憑白無故的,恐難以服眾,被人當作了臆想啊!”聽完夏鴻升的看法,那個縣令如是說道。

    夏鴻升一愣,他現下也沒發證明自己的推斷,總不能告訴他說,這是后世里人們根據人的心理進行逆推,通過人的行為推斷他所具備的心理,然后再由心理分析他可能進行的行為,進而確定犯罪嫌疑人的行為分析手段吧!

    “這……大人,在下卻是現在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的論斷,請稍等片刻,待仵作驗尸完畢,在下問幾個問題之后,興許能夠幫大人縮小一下犯罪嫌疑人的范圍。反正現下也沒有什么辦法,大人不若按照我說的試一試,興許有意外收獲呢?”夏鴻升拱了拱手,向縣令施了一禮,說道。

    眾人一直等到約莫天明,仵作這才走了進來,對縣令說道:“大人,尸體初驗已經完畢,須得移走之后容小的再做仔細檢查了。”

    “不忙,且讓這位夏公子問你幾個問題,你須盡數回答。”縣令擺了擺手,對仵作說道。

    仵作點點頭,看向了夏鴻升,夏鴻升朝仵作施了一禮,說道:“大叔,在下就問幾個問題,第一,這尸體四肢頭顱被切斷,切口可平滑?可是一刀斬斷,有或是多次鋸拉之后方才弄下的?第二,拋去尸體被砍碎不說,在被亂刀剁碎之前,死者身上可有其他創口,情況如何?第三,死者與前兩個死者,可否死前受到猥褻凌辱,生前或死后,平日里為人說話的習性,甚至于裝束,可有何相似之處?”

    仵作一愣,不知道夏鴻升問這些東西是為何,轉頭看向縣令,卻見縣令眼中一亮,朝他喝道:“快,如實回答!”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40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