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章 茶之本味,妙不可言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二十章 茶之本味,妙不可言

正文 第二十章 茶之本味,妙不可言

推薦閱讀:

    山溪澄澈,潺潺而流,清潔涼爽,邊上竟然還有一片野生的竹子,另有桃樹數株,芽尖已然開始泛紅,恐怕天氣再熱一些,就能夠開發。余處皆是碧樹成蔭,暮春午后的陽光好不容易才尋得針縫般的葉隙,落在人們的衣裳之上。林間,不知名的雀兒穿梭于其間,空靈的清鳴偶爾吟唱起來,就仿佛是在議論樹下的不速之客是何來歷。踏于草木之間,羊腸小路若隱若現,曲徑通幽,很是有一番桃源之境的意味,昨日晚間又一場微涼的小雨飄過,此刻周圍散發著的植物清氣,讓人心曠神怡。顏師古連聲贊嘆:“齊賢能尋得如此佳處,碧色環幽,流水清明,倒也費心了。”

    得到了山長的表揚,徐齊賢立刻咧嘴笑了起來,恭敬的說道:“這是學生無意間發現的地方,往日里若有閑暇,就到這里看一會兒書,也不會有人打擾。今早夏師弟問我,后山上可有寂靜空幽之處,學生就帶他來了這里。”

    “靜石,你要老夫等過來作甚?哪里有先生被學生帶著到處跑的規矩?老夫本打算要休憩片刻的,你打攪了老夫清夢,若能說出個所以然來便罷,若是說不出,呵呵,少不得老夫要替你師尊打你一頓板子了!”書院里的幾位先生都被夏鴻升請來了,不能不來啊,那小子先去請了山長,也不知道山長是如何被夏鴻升給說動的,竟然答應了這大晌午的往后山去,山長都來了,自己能不來么?其中一位已經睡下午休了的先生也被叫了起來,這時候一心的燥氣,就沖夏鴻升說道。

    夏鴻升對書院先生的威脅充耳不聞,只是笑著恭敬說道:“眾位先生莫急,馬上便要到了,且容學生賣個關子,定然不叫眾位先生失望就是了。”

    顏師古也不言語,只是慢悠悠的在林間走著,他倒是很好奇夏鴻升會做出來什么事情來,這個年紀小小,卻滿腦子奇異念頭的小子,倒是總能激起別人的好奇心來,反正后山也不陡峭,緩緩趨步而上,便權當是散步了。

    眾人順著山溪而上,轉過一處竹林,但見汩汩山溪在半山的一截平緩處拐了個彎,一方青石被放在溪邊,周圍擺放著幾尊石塊,正好將相對平整的那一面朝上,便成了能夠讓人坐下的石凳。劉方恭敬的笑著立在一旁,腳邊放著一個小火爐子,上面銅壺里的水正冒出白煙。中間那一方青石上,擺放著一套古樸的茶具來。

    “呵呵,顏師,學生那日里斗膽向顏師要了茶葉,此番經過學生以炒青之法炮制完畢,茶葉炒制之后有火氣,須得放上幾天跑了火氣才行。今日特來獻于顏師、師尊及諸位先生。”夏鴻升恭敬的施了一禮,然后抬手道:“請諸位先生入座。”

    一眾書院先生左右瞅瞅,但見山溪潺潺,樹影婆娑,端的是一個清幽之地。以一方青石為桌,石塊為凳,倒是與周圍的山林景致相得益彰,更顯的超凡自然。

    “鴻升倒是好心思,這地點與布置,倒也頗具山野情趣,幾方青石,一座茶盞,竟有了一番超然世外的感覺。”其中一位教習先生捋著胡須說道,可以看得出來,他對這里清幽的環境十分滿意。

    顏師古在青石旁邊安坐下來,然后轉頭朝著攙扶自己的劉方笑道:“老夫還說一中午都不見你的人影,卻不料你竟然跑到這里來了,老夫倒是好奇,那小子是怎么使動你的?”

    劉方笑呵呵的拱手回道:“怎么也架不住一聲聲熱情的劉大哥啊!夏公子看得起小的,小的當然也要有所回報。不過,也怪小的貪心,小的吃人嘴軟,一想到前幾日里那一桌子美食,就尋思著沒準兒能再蹭上一頓的,這就被拐帶過來了。”

    顏師古聽罷哈哈大笑,一眾先生們也是一片大笑,有人就問了:“咦?那一桌子美食?老夫等怎么不知道?”

    “那日你等未去,那天在靜石家一頓飯食,方知世間萬物皆不可以貌取人,須得親身嘗試,才能有真知。若不是親口去吃了,誰能知道那世人皆鄙的豬肉,卻能有如此美味呢?老夫尤喜那一道紅燒肉,肉香綿長軟糯,肥而不膩,肉質醇爛,入口即化,滿齒留香。”顏師古一副回味不已的模樣。也是,紅燒肉肉質松軟,香濃而不膩味,尤為適合年紀大一些的人吃。

    “莫提,莫提,老夫還當是什么佳肴,卻原來是那鄙陋之物。”一個老先生連連擺手:“我等還是讓靜石快快煎了茶來,看他說的好聽,卻不知道品味起來究竟如何了。”

    顏師古也不辯解,只是笑著朝夏鴻升點點頭。

    “諸位先生,這茶葉炒制之后,不必再煎,以沸水沖泡即刻,當然水也不能過熱,沸騰之后放上些許時候就<!--中间广告位置-->正好。這茶葉沖泡之法,茶葉不在壺內,而在杯中,諸位先生可以一觀葉舒云卷之姿。”說著,夏鴻升已經先將在爐上沸起了的沸水注入了茶杯之中,然后拿起了一只小刷子輕輕地清洗了杯子地內外壁之后,在把水倒入了邊上一個木桶之中。然后抬手從一旁地上捧起來了一個封得嚴密地木盒,輕輕地打開,里邊,正是那些炒制好的綠茶,片片蔥綠,葉片輕卷,宛若針毫,上邊細白的茸毛甚至明晰可見。夏鴻升臉上的淡笑就一直沒有過變幻,指尖一動,從茶盒中輕輕取出一小撮茶葉,針毫般的茶葉順著他的指縫滑落入杯中。

    一個杯子一小撮,不多時,五六個杯底,都多了一些翠綠的細毫。

    夏鴻升再次提過水壺,先依次向每個杯中注水少許,漸漸地,原本卷縮的針毫因吸水而漸漸地開始舒展,而原本被密閉于葉芽之中的芬芳,借著熱水的溫潤,漸漸地溢散了開來,一股子淡而不散,浸人心脾的茶香便就此縈繞在了眾人的周圍。邊上之人,莫不是一臉的異色,徐齊賢瞪著眼睛不停地吸著鼻子,快跟獵犬有得一比了,而書院的幾位先生,則皆是在周身縈繞的茶香之中一副悠然神往之色。夏鴻升趕緊朝徐齊賢使眼色,徐齊賢看到夏鴻升朝自己擠眼睛,這才像是想起了了什么似的,趕緊退到一邊,隱入了那一小片竹林之中,很快,便驀地從那片竹林之中響起了一片攸然的琴聲,空靈的古琴伴著自然萬物的聲響顯得份外的和諧,夏鴻升面含淺笑,高提水壺,讓水直瀉下去,輕抬手腕,上下提拉著水壺注水,反復三次,碧色的上下翻飛,猶如游魚在水中嬉戲,飄忽不定。

    “諸位先生,此沖泡手法,雅稱之為鳳凰三點頭。鳳凰三點頭不僅為了泡茶本身的需要,為了顯示沖泡者的姿態優美,更是中國傳統禮儀的體現。三點頭像是對客人鞠躬行禮,是對客人表示敬意,同時也表達了對茶的敬意。”夏鴻升一邊沏茶,一邊講解倒。

    聽得邊上的客人們皆是一臉的恍然,然后低頭凝視著被劉方一杯杯送到了自己面前的茶盞,只見里面茶湯呈淡淡的碧色,猶如那天池之液,細嫩的針毫在茶湯表面,又或是茶湯里上下游移著,依舊在不疾不徐地伸展著它那妙蔓的身姿,茶香借著白氣,越加的濃郁,撩人鼻息。

    顏師古最先起杯,觀察了良久的針毫在茶杯之上舒展的過程,就仿佛是看到了春日的嫩葉從葉苞之中徐徐吐出,伸展出來,沾染春日之氣息一般。隨后,顏師古輕抿了一口,入口微苦和那淡淡的澀意讓他微皺起了眉頭,不過,他的疑慮尚未消去之時,苦與澀盡去之后,隨著緩緩長舒,盡頭處帶來的卻是滿口的清爽和那讓人迷醉的淺甘和馨香悄然襲來。另一邊,那幾位先生也品茗出了其中的滋味,雙眉微展,驚奇的詫異與初逢至寶的喜容一齊出現在了臉上。

    “妙哉!妙哉!……不加姜蔥,不入鹽椒,老夫可從來沒想過,茶之本味,竟然如此妙不可言!”

    竹絲之聲綿綿而不絕,古琴之音淺吟復低唱,山溪汩汩,如同牧童驅牛戲水,一派小橋流水人家之境。琴聲伴隨著山林的重重妙音,縈繞在茶香里,人仿佛憩于古剎之下,感受清風之徐來,精神之颯爽,遙聞牧唱悠然之境意,哀而不傷,無悲無喜,讓眾人全然迷醉于其間,茶香襲于鼻腦,音樂滌蕩人心。

    “幽借山巔云霧質,香憑崖畔芝蘭魂。諸位先生,這一趟,跑的可值否?”夏鴻升笑問道。

    “哈哈,老夫心服口服,這一趟跑的值當。”方才那位先生笑著捋須說道:“靜石,老夫家中也有不少茶葉,欲交于你以這炒青之法炮制一番,你看如何?老夫也不占你便宜,你若有什么要求,盡管道來便是。”

    “既如此,那學生就斗膽開口了,這鸞州城之中,誰不知道劉師書法乃是一絕?學生厚顏,想要劉師題字兩幅,落下名款。”夏鴻升立刻恭敬的鞠躬施禮說道。

    劉先生一聽,樂了,道了聲:“也罷,區區幾個字來,老夫應承下來便是。”

    有了劉先生開頭,其他的幾個先生便也說著讓夏鴻升替他們炮制茶葉來,夏鴻升來者不拒,問這個要一幅字,問那個要一幅畫,就連顏老爺子,也豪氣的放下話來,要用三幅字來換夏鴻升再炮制十斤茶葉來,他要派人送去長安,“眼紅死那幫老不死的家伙”!

    夏鴻升心中也極為興奮,扇骨已成,只待貼上紙后,上面就可以讓這些先生們題字的題字,書畫的書畫了。想想看,一紙文宗顏師古親題的折扇,那得多么值錢,又能產生多么大的宣傳效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3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