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一章 豬下水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十一章 豬下水

正文 第十一章 豬下水

推薦閱讀:

    這群老夫子們倒是文雅,明明旁邊不遠的地方就是一堆炭火,一片煙熏的,他們卻還有心思舉著茶盞對著下面的鸞州城飲茶而歌,除了歌聲略微顯得難聽了一點兒,其他的倒還真是算得上上狂佯肆恣,灑脫不羈了。一盞茶,一首詩,喝茶能喝出喝酒的意味,這些人距離逍遙不遠了。不過,往后面去,就不再是那么回事兒了。也不吟詩作對了,也不海闊天空了,勒馬燕然,驅逐突厥的話也不說,就是喝一口茶,也眼睛老是不由自主的往這邊瞥,精神不能專一了,自然就對不成詩了。沒辦法,那隱隱從火堆下面逸散出來縷縷香氣,雖然很淡,而且似有若無,但偏偏越是這樣,就越是勾人心思來。而再看徐齊賢,則已經不顧形象的用力鼻子一抽一抽,試圖更多的捕捉到了一些空氣中的香氣了。

    夏鴻升撿起身旁的一根木棍,挑了挑地上的炭火,往下面土層掃了掃,看看下面埋著的黃泥,心里算了算時間,應該已經差不多了。

    “徐哥,來幫把手,在旁邊挖個坑把炭火埋嚴實了,天干氣躁,有點兒火星兒就危險了。”夏鴻升一邊想徐齊賢說道,一邊已經開始在地上刨開了。剛才點火的時候,他就把周圍刨出來了一道溝溝,還拽去了周圍的雜草。很快,兩人就在旁邊用樹杈挖出了一個土坑來,夏鴻升用樹棍幾下橫掃,將那些炭火都給掃進了土坑里面,然后掩埋了起來,又上去跺了幾腳,仔細的瞅了瞅,確定沒有一點兒火星兒了,這才在已經被燒干燒黑了的土上一剜,從下面挑出來了一個大泥疙瘩出來。裹得一層黃泥外殼被火烤的硬梆梆的,一眾先生們此時已經被吸引了注意了,都看著夏鴻升來。夏鴻升將那個黃土疙瘩放到眾位先生的中見,然后從地上隨手撿起一塊兒石頭一敲,繼而用力褪下了外面的黃泥外殼,將里面的荷葉一揭,白皙滑嫩的雞肉,登時就裸露出來了。隨著黃泥與荷葉的展開,周圍的空氣里頓時彌漫開了一股子的濃香來,雞肉里面的油脂已經隨著高溫自己沁出到了表面,熟透了的雞肉味在那些佐料氣息的映襯下散發著一股令人口水直流的香氣來,那么濃郁的肉香,本該會膩的,但卻偏偏不是這樣,濃郁卻不膩人,透著一股子荷葉般的清甜氣息來,更顯得綿長而清馨。

    “不得了!不得了!光是這香氣,就叫老夫難以抑制了!”其中一個教習先生直勾勾的盯著那只雞子,喉頭一動一動的,將他的饞勁兒暴露無遺。其他的幾個先生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能夠看得出來——因為叫化雞的香氣一散開,他們就再也沒有移開過眼睛了。

    夏鴻升對眾位先生的表現很滿意,心中充滿了成就感。作為一個資深吃貨,自己做出的美食能夠得到別人的肯定,這是一件極其開心的事情。夏鴻升朝著徐齊賢伸出了手去,道了一聲:“刀來!”

    徐齊賢瞬間就變了臉色,他一直隨身攜帶的小刀,是他叔父在長安城中從胡商的手中買來,特意送與他的,鋒利無比,就是家里的刀劍用力相拼,輕易就能把那些刀劍上蹦出豁口來,而小刀上卻毫無損傷。一直以來都當寶貝似的帶著,現下卻要被夏鴻升要去切雞肉!看看一眾先生們興致勃勃的樣子,徐齊賢聰明的沒敢流露出來,只得掏出了小刀遞給了夏鴻升。夏鴻升先是朝著眾位先生鞠了一躬,然后用小刀將將雞肉旋切成片,放入了眾位教習先生面前的碟子之中。方才等待的過程中,徐齊賢已經讓自家的小廝跑去書院先生們吃飯的地方問廚子要了碟子和竹筷了。

    “叫化雞已成,請諸位先生品鑒。”夏鴻升笑著推開了去,徐齊賢在后面直吞口水,但是無奈眾位先生在前,哪里有他先吃的份,只能干巴巴的眼睛看著了。其實不用嘗,光憑這一股子奇異的香氣,徐齊賢就知道自家的鹵雞為什么在夏鴻升的眼睛里不值一文了。

    幾位先生雖然早已被叫化雞的香氣勾起了饞蟲來,但是卻依舊沒有失了風度,笑著互相一讓,然后各自拿起竹筷,輕輕的夾起面前碟子中的雞肉來放入口中,細細咀嚼了起來。

    叫化雞是夏鴻升后世的時候與同事或友人野外燒烤必做的一道菜,大家都知道他吃嘴,所以每次出去玩他都是大廚,自己也樂于動手,所以對于自己的手藝很是自信,唐人沒有吃過叫化雞,更沒有人將這些被當作了藥材的東西拿來入味,新奇之下,更會覺得好吃至極了。這些佐料能夠在中國的餐桌上永恒的占據著重要位置,不是沒有到道理的。這道叫化雞著實驚艷了這些先生們,從他們越來<!--中间广告位置-->越明亮起來了的眼睛,和手下逐漸加快了速度的竹筷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

    “諸位先生,學生這道叫化雞,可還入得了諸位先生的法眼?”沒幾分鐘的時間,一直叫化雞就純剩下了先生們面前的一堆雞骨頭。夏鴻升笑了起來,就在剛才為這幾位教習先生烹制叫化雞的時候,他的腦子里突然有了一個想法,現下看這些教習們的反應,讓那個想法更加清晰了幾分。

    卻見顏老夫子放下了竹筷,搖著頭長嘆了一口氣來,說道:“靜石以前,雖然刻苦,卻也沒有如此多的門道。自前次昏迷醒來,這種種表現,令老夫不禁覺得,莫非這世上真的有鬼神在上,那深山之中真的有仙人居所?當頭一撫之間,就能讓人變得乃至于斯?……呵呵,吃罷這道叫化雞,老夫真覺得這輩子的雞子都白吃了,此后,恐怕其他的雞肉,再也難能入口嘍!”

    “極是!極是!”其他的幾個先生也是放下了竹筷,撫須長嘆道。

    夏鴻升笑著一拱手,說道:“諸位先生放心,何時想吃了喚學生一聲便是,學生自當為諸位先生烹制美食。”

    “哈哈哈,說不得,有你這句話,為師可就要常常去蹭你家的飯食去了!”夏鴻升的師尊大笑起來,調笑了夏鴻升一句來。

    “師尊放心便是,學生保證不帶重樣的!哈哈!”見先生調笑,夏鴻升就也隨著開了一句玩笑,惹得幾位先生都大笑了起來。

    春日里到底還是有些寒涼,吃完了叫化雞,眾人又喝了一輪茶水,便覺得山上起了寒氣,就結伴離去了。夏鴻升和徐齊賢一直在旁邊侍奉到了先生們離去,這才一屁股坐到了青石上面,只覺得腰酸背痛,身子都快要僵住了,肚子里面更是“咕咕”直叫,餓的發慌。

    “夏師弟,為兄服了,那道叫化雞,為兄雖然沒有吃上,可單憑那股子香味兒,為兄就知道,真比那逸香居里烹制的鹵雞還要好吃了數倍不止,可真是神了。”徐齊賢揉著自己因為躬身而有些發酸的后背,說道:“可惜,一只雞到底還是少了,真是,平日里也沒見這幾位老先生這么能吃,害得為兄生生聞了一中午的香氣,卻連一滴上面的油水也沒有沾到!”

    徐齊賢看向了夏鴻升,眼珠一轉,說道:“師弟,不如我等下午散學之后,你且隨我到家里去,我讓廚上多宰幾只來,我等再好好過一把嘴癮!這叫化雞之味,為兄若是沒有見到則還罷了,今日聞了這么久,不吃到嘴里,恐怕今天晚上都睡不著覺了!”

    徐齊賢是夏鴻升到了大唐之后除了嫂嫂之外第一個真心結實,并且待他真誠關懷的人,區區這點兒請求,自然是滿嘴答應了下來,高興的徐齊賢喜不自勝,拍著胸脯保證著就算是山長不給茶葉,他也能給夏鴻升弄個幾十斤來,隨便玩兒!

    下午進學的時間短,一篇文章都沒有背會,就已然散學了。徐齊賢帶著夏鴻升出去了書院,下去了魁丘山,下面竟然還有一輛馬車在等著他們。夏鴻升不禁心中又是一陣腹誹,這鸞州城不大,用不了一個時辰就能把整個鸞州城內轉上一遍,區區書院到他家,這么點兒路都還得車接車送,封建地主階級果然萬惡著呢啊!

    馬車的速度不能快,一快起來,就是城內的青石板路上,也顛簸的好似跟要散架似的,震的夏鴻升渾身不得勁兒,就算是里面鋪著厚厚的墊子也不行,再看看徐齊賢,一副習慣了的樣子,不過也不好受就是了。看來,唐人還沒有注意到減震的重要性,或者還沒有想出辦法來啊!一邊想著,夏鴻升一邊就從前面伸出去了半拉身子來,勾著頭想要看看馬車的構造,看看能不能改裝一下,坐起來好歹舒服一些,不至于把人震的肚子里面一片翻滾。

    不過這一伸頭,還沒有看馬車的構造,就先看見了旁邊的屠戶,提溜了一桶的豬下水正準備倒掉。呵!那色澤,那樣子,一看就是一頭健康的大黑豬啊!黑豬肉最好吃,倒掉豈不是可惜了?若是能夠弄回家里,鹵個豬腸,炒個豬肝兒的,又便宜又美味,嫂嫂成天不吃肉食,嚴重缺乏肉類中的營養,特別是維生素a,年紀輕輕的就已經夜晚有些看不清楚東西了,這會兒還能挽回回去,要不然,繼續嚴重下去就該是夜盲癥了。

    “等下!等等!”夏鴻升直接從慢慢走著的馬車上跳了下去,往那個屠戶那里跑過去了。徐齊賢不知道他怎么了,慌忙讓下人停了馬車,自己也匆匆跳下去追了過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3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