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五章 《三字經》 - 貞觀帝師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五章 《三字經》

正文 第五章 《三字經》

推薦閱讀:

       夏鴻升心里忐忑,徐齊賢目瞪口呆,先生伸著脖子仰頭望天,似乎在催眠著當自己并不存在于此刻此地。老山長學著夏鴻升剛才握筆的樣子,指勾如爪,捏著細細的雞毛筆寫了兩行字來,歪歪扭扭的,看得夏鴻升跟徐齊賢倆人都替他臉紅。山長看著自己寫出來的字,老臉也紅了,面紅耳赤的,吭吭哧哧了半天,這才嘟囔了句:“新奇……咳咳,不過,卻不耐用。筆桿太細又太軟,難以持握,不能著力……”

    徐齊賢臉憋的通紅,吭哧著憋不出半句話來,夏鴻升一看徐齊賢連半句話都憋不出來,趕緊眼珠一轉兩手作揖一躬身,語氣里充滿了崇敬的說道:“山長不愧是一代書法大家,輕易一試就如此準確的找出了這種羽毛筆的弊端來!”

    趕緊用馬屁堵上,免得這位老爺子腦羞成怒!這是夏鴻升這一刻心中的想法。

    說罷,夏鴻升趕緊用眼睛朝徐齊賢擠,可是徐齊賢緊擰著眉頭,屁也放不出一個來,看的夏鴻升恨鐵不成鋼,恨不得沖過去踹他一個大腳丫子來。

    只是夏鴻升沒有想到,自己先生的馬屁水平已入化境,也不說話,只是低頭往前一步,徑直伸手拿起了羽毛筆來,也裝模作樣地在山長寫下的那行字旁邊也寫了幾個字來,然后放下了羽毛筆,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來:“唉……實在是……”

    先生故意滿臉遺憾地擺了擺頭,那一豎行字比起老山長的字來,沒有最丑,只有更丑。老山長瞬間就找回了心理的平衡,嘴唇上揚,眼角都笑出了皺紋來。夏鴻升驚呆了,直想從老山長的另一側背后朝著自己的老師豎大拇指,想了想,還是算了,畢竟先生一旦也惱羞成怒,那戒尺板子挨在手上的感覺可真不是一般的疼!

    老山長心滿意足,很是新奇的拿起那只羽毛筆來細細端詳了一會兒,又開口問道:“靜石,你是怎么想起用這東西的?我瞧你用這只筆寫起來就很是順暢。”

    “稟告山長,是學生上一次被罰抄錄文章時,覺得毛筆太慢了,然后又想起來,平日里先生講解經文,有些話只聽過一遍不行,腦子記不住,需要記錄下來,后日里細細品思記憶,而學生用毛筆書寫太慢,總是跟不上記錄筆記,所以才想著做出一種能讓學生書寫的速度塊一些的筆來,好跟上先生講解的速度,于是就在家里試著做了。至于書寫流暢,唯手熟爾。”

    “哦……此物,雖不合傳統,卻也……恩,速記起來,倒也有幾分用處。呵呵,以老夫金雞的尾羽為材,看上去倒也別致。”老山長一雙鷹目閃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鴻升幾人也不敢聲張,只能恭敬的躬身在那里,等待山長發話。良久,才聽山長說道:“此物倒是新奇,老夫一生從未墜過筆耕,想來區區羽毛筆,還難不得老夫,恩,這跟羽毛筆是你用老夫的金雞尾羽做成的,未經老夫同意,所以這筆自然歸老夫所有。老夫也要練習以此物書寫,呵呵,到時,靜石可與老夫比試一番,看看誰書寫的更快。”

    夏鴻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還是迂腐的古代讀書人么?拿雞毛筆寫圣賢字,怎么看都是有辱斯文的舉動。不過夏鴻升也心里暗自慶幸,幸好啊,這是遇到了一位開明的山長!

    老山長說完之后,就轉身準備離去了,夏鴻升剛準備松一口氣,卻聽徐齊賢突然問道:“山長,我與師弟犯了錯誤,理當受罰!”

    呃……夏鴻升看著一臉正氣,理直氣壯的徐齊賢,突然覺得剛才自己好像有些過于高看他了。

    “是該受罰。也罷,齊賢,就罰你將司馬相如的《凡將篇》,史游的《急就篇》,李長《元尚篇》,揚雄的《訓纂篇》,賈紡的《游喜篇》,去各抄五遍吧。至于靜石,恩,老夫覺得那‘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的文章倒是極有深意,不過聽之似乎未全,你且去默來,交給你等師尊吧。記住,都用羽毛筆來寫,卻不許再去打老夫金雞的主意!哈哈哈……”

    說完,老山長便帶著那根羽毛筆飄然離去了。

    三人恭送山長離開,一回頭,就見夏鴻升神色有異的看著先生,先生臉色一沉,喝道:“看什么看!老夫只是覺得那幾具話里甚有道理,卻不知出處,因而問于吾師罷了!想不到山長竟也不知出處,對此大感興趣,因而特來尋你。卻不想正看見你二人竟從后山狂奔而至!豎子!竟然如此行事,看老夫不打折了你們的腿!”

    老先生越說越惱,剛才他還擔<!--中间广告位置-->心山長一怒之下將此二人逐出書院去,此刻看山長被那羽毛筆的新奇給平復了,心中也是僥幸,看到自己的兩個學生,便是怒火心中來,抬要手就打下去,嚇的夏鴻升和徐齊賢趕緊轉身就逃。

    夕陽西下,幾聲蟬啞,轉眼間書院中學子散去,一片寂靜了。

    夏鴻升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看了看身邊寫突了的幾根羽毛筆來,揉了揉發酸的手腕,總算是將先生所罰的文章抄完了,也默寫了一遍修改過了的《三字經》出來,準備要給山長送去,只是還沒有想好,山長一會兒問起來這《三字經》從何而來,要怎么說才好,總不能說是自己在心里消遣先生,然后瞌睡迷糊之際順嘴將后世學的文章給背出來了吧。轉頭看看徐齊賢,還在奮筆疾書著,他本來毛筆字寫的就不錯,只要熟悉了硬筆握筆的姿勢,再寫起來就順暢多了。而且有毛筆字的底子,寫出來的字也要好看的多。

    又等待了一會兒,徐齊賢才終于完成了山長罰抄的內容來,抬頭看看夏鴻升,朝他笑了笑,說道:“今日可真是嚇壞為兄了,唉,要不是山長對你的羽毛筆起了興趣來,恐怕今日我等就不只是罰抄這么簡單了。靜石師弟,以后可切莫再如此做事了。你現在還小,偶爾犯錯,尚且不會有人追究。可須知這么做習慣了,以后就難以自立,憑白的讓人看不起了。”

    “徐哥,我知道了,謝謝你!”夏鴻升很是誠懇的點了點頭,他雖然表面上還是那個小學生夏鴻升,可是內里卻已經是一個工作幾年的成年人了,看的出來,這個徐師兄是真心的關心自己,對自己有師兄弟之義,所以對他的態度自然就好了許多。

    “那便好,走吧,先生還在等著我們呢。”徐齊賢見夏鴻升態度真誠,覺得自己把小師弟從差點兒就誤入的歧途上給拉了回來,心里十分有成就感,人也高興了起來。

    書院其他的學子已經散學歸去了,兩人結伴去找到了先生,恭敬的將自己抄寫的東西交了上去,先生坐在桌旁仔細看過,然后將朝徐齊賢點了點頭。徐齊賢嘴一咧就笑了,松了一口氣的樣子。卻見先生又拿起夏鴻升默寫的東西看了起來。

    “人之初,性本善。恩,的確如此,初生幼兒不通世事,猶如白璧無瑕,焉有不善之理?……性相近,習相遠,確實如此啊,既然人之初性本善,那人的性情最開始都是一樣的,只是后來生活的環境,造就了蕓蕓眾生相啊!”先生搖頭晃腦的,品讀一句,分析一句,越往下看,兩只眼睛就瞪的越大了起來,眼中精光大現,仿佛看到了無上的寶貝了一般。先生臉上的神情變了又變,只要看他捻斷的胡須和張大的嘴巴,就知道他此刻心中的驚奇了。篇幅不算很長的《三字經》已經品讀完畢,先生卻仍舊面容呆滯的愣愣坐在那里,手中死死的捏著那幾張紙來,生怕一不小心手一松,那幾張紙就會跑了一樣,嘴里喃喃的叨念著,突然,先生猛地一下站了起來,抬手用力往書桌上一拍:“好!好文!千古好文!”

    說罷,先生就神情激動的轉頭過來朝著夏鴻升和徐齊賢拋下了一句“你等且歸去吧”,然后就一頭沖出了房間,往后山跑去了,激動之下,竟然忘了問夏鴻升這篇文章是他從哪里得知的了。

    夏鴻升與徐齊賢相互對視一眼,徐齊賢很是好奇的問道:“師弟,你給先生看了什么東西,居然讓先生如此激動?”

    夏鴻升故作神秘的笑笑,也不回答,只是將兩手放到了腦后,瞅見遠遠的天上飄著幾朵紙鳶子,幾抹炊煙在金色的夕陽輝光中裊裊升起,深吸一口氣,身心都好似放松了下來。

    “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夏鴻升看著眼前的景致,隨口念叨了一句,然后回身向徐齊賢擺了擺手算是告別,就徑自離開書院了。

    “恩?師弟什么時候學會作詩了?”徐齊賢看著夏鴻升的背影出去了學院,笑著自言自語了一句:“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妙哉!竟是如此一首好詩,想來要是告訴先生知道,先生也該會高興了吧!”

    說完,徐齊賢也不多作停留,抬手招呼了一下一直等在槐樹下的自家下人。

    青衣小廝抱著一只大公雞跑了過來,不過那只大公雞很是可憐,翅膀和尾巴上的長毛已經快被拔光了,光禿禿的,很是難看。

    “笨貨,抱著那個做什么!綁到院子里,明日還要用!”徐齊賢訓斥了小廝一句,便也離開書院回家去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3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