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貞觀帝師 > 正文 第三章 罰抄

正文 第三章 罰抄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蔥油餅的香氣很快就將周圍吃早飯的學子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循著香味就走了過去,到最后發現是夏鴻升手中的一疊餅子。唐朝時餅子在北方是主食之一,這些學子們誰沒有吃過餅子?但是就算是那些家境好的,也沒有見過這種,美味他們吃的到不少,但是這東西卻新鮮的緊,沒有見過,怎么會不想試一試呢?夏鴻升也不小氣,撕了餅子就分給了周圍想要嘗上一口的學子們,學子不再少數,很快一疊蔥油餅就被他散完了。那些學子們沒吃過好東西的覺得好吃,吃過好東西的也覺得新鮮,一時間都嘴饞了起來,再看夏鴻升手中,也已然沒有了。眾人不禁大失所望,只能搖頭回味剛才那唇齒留香的味道。

    “靜石學弟,你帶的這餅子倒真是美味,愚兄要說也吃過不少美食,可卻沒吃過這種餅子,無非蔥花與鹽而已,卻怎么如此香呢?真是令我等食指大動啊!”一個聲音有些遺憾的從旁邊傳來,夏鴻升一看,是書院里的一個年長學子,于是心道一聲,問的正好。

    書院里面最講禮儀,禮貌的人總能更容易博人好感,于是夏鴻升拱了拱手,態度恭敬的答道:“回學兄的話,這些蔥油餅子是家嫂烙了準備去集上賣的,早上小弟走的匆忙,于是就帶了幾個以充早飯,卻是不知道嫂嫂用了什么辦法了。”

    “你是說,這餅子你家嫂嫂要拿去賣?”另外一個學子問道:“豈不是說我等在集上也能買來了?靜石,不如我們把錢給你,你給我們多捎一些得了。”

    “說的是什么話?!莫不是把我小師弟當作了那不義的商賈不成?!”還沒等夏鴻升開口,徐師兄就面色不虞的從后面青石上站起來,走到了夏鴻升的身側沖著那個學子就回了一句。

    夏鴻升也不著惱,只是有些歉意的對那個學子遙遙拱了下手,說道:“卻是不行了,家嫂嚴禁小弟插手,說讓人知道了,憑白的著人看不起。今天讓大家知道了家嫂去賣餅子已經是違背,要是讓家嫂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頓訓斥,捎肯定是捎不成了。”

    那個學子也自覺自己說錯了話,于是趕緊拱拱手表示歉意。夏鴻升知道,這些人的觀念里面看不起經商的人,不過,家中赤貧,烙個餅子出門換幾文錢來,卻還不至于被定義成商賈之家。

    “如此,即是說在市上便可買來了。”最早問話的那人叨念了一句,然后朝著旁邊一勾手,就跑過來了一個青衣小廝來,卻聽那個學子說道:“你且去市上看看,若是遇見了,就多買一些,送多半到書院里來,我便作東請各位同窗嘗個新鮮。其余的拿回家里,讓家里人也嘗一嘗吧!”

    那小廝答應了一聲,轉身一溜煙跑了。夏鴻升隔著人朝那個學子遙遙拱了拱手,算是道謝了。

    沒了蔥油餅,還有閑話,一眾學子談話閑聊了起來,槐樹下也重又恢復了原本三五成群的樣子。

    只是對面的窗棱后頭,兩個身影默默地看到了這一切,其中一個老者微微皺眉,低聲說道:“這小子,居然在我書院之中替他嫂嫂拉取生意,真是有辱斯文!”

    “哈哈,莫惱,莫惱!他夏家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他父兄皆為國捐軀,嫂嫂一介女流操持家用,做幾個餅子換些米面來也無可厚非,小人小戶的,又怎能與商賈扯上干系。你看方才那些學子們,可曾有一個看他不起了?你堂堂一個先生,總不至于心胸氣量還不如自己的學生吧!”老者身旁的另外一個赫衣老人則笑著朝他說道,那人聽了,便也不再說話。

    卻說這邊夏鴻升,正搖頭晃腦的,不是背誦經文,而是打起了瞌睡來了。該死,這些之乎者也的,自己除了上學那會兒背過,大學里面學習中文的時候,也沒見要背這么多的古文啊!現下隨著學堂里一大片的這個云那個曰的,猶如魔湯貫腦,混混沌沌,終于相信了當初大學畢業的時候教授說的那句戲言,工作幾年,左腦就全變了水,右腦就都是吃的面,不動腦筋便罷了,一動全是漿糊!夏鴻升渾渾噩噩,昏昏沉沉,腦袋往桌子上一點一點的杵,眼睛再怎么用力也睜不開一條縫隙來,只覺得好像有一個黑暗的漩渦在將自己往里面吸進去一樣。這具身體的年齡,才只有十來歲好么,放到后世,還是一個小學生而已,小學生不應該是背誦一些“鵝鵝鵝,曲項向天歌……”和“人之初性本善……”之類的就行了么,為什么會有這么晦澀的文章要背啊!這已經根本不是啟蒙了好吧!夏鴻升迷迷糊糊的,雖然強撐著沒有趴下呼呼大睡,但是的腦子里面一片混亂,連自己想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啪!”頭上突然受到重擊,夏鴻升猛地受驚,一下子跳將了起來,思緒還停留在模糊的那一刻,張嘴就背:“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呃呃呃……”

    背著背著,夏鴻升總算是清醒過來了,才發現自<!--中间广告位置-->己嘴里背錯了東西,該死,竟然迷迷糊糊的把腦子里想的東西給說出來了!眼看著學堂里面方才的背誦聲煙消云散,此刻針落可聞,都驚訝的望著自己,老先生面色黑青,手指間來回變換,最終成了鷹爪,一把就擰住了自己的耳朵!

    “孽障!老夫教你們的是何文章,你背的又是什么東西?!大好時光,不用來進學,卻呼呼大睡,將老夫布置的課業棄之不顧,伸手!”老夫子橫眉豎目,兩眼幾欲噴火,一招鷹爪手使的出神入化,夏鴻升的耳朵在老夫子的鷹爪之下不提的變換形狀,眨眼間就通紅通紅,火燒火燎的了。

    一聽到先生讓伸手,夏鴻升的臉頓時垮了下來,學堂里面的其他學子,此刻也都幸災樂禍的邊看邊偷著樂。夏鴻升無奈的緩緩伸出了手去,老夫子毫不留情,手中戒尺抬的老高,然后用力落下,“啪”的一聲脆響,手心里頓時傳來一陣**辣的痛感。連著被打了幾下戒尺,夏鴻升左手都麻了。

    “哼!快快背誦,下午散學之前須得來老夫這里面過才行!中午時分就不要休息了,罰你將這片文章抄錄五遍來交給老夫,可否明白?!”老夫子雙手背后,一副華山論劍歸來絕頂天下的架勢,朝夏鴻升說道。

    “學生知錯了,一定按照先生吩咐完成課業。”夏鴻升趕緊規規矩矩的施禮,古時候尊師重道,學生在師尊面前是萬萬不敢忤逆的。

    先生搖頭晃腦的走了,學子們又是哇啦哇啦的背誦了起來。夏鴻升只得趕緊好好背誦,一想到中午還得罰抄五遍,頓時滿心的苦水。

    一個上午的時間很快散去,中午到了,其他的學子都散學了,歸家的歸家,留著學校里面的,也都在外面吃起了午飯,唯獨夏鴻升一個人,坐在學堂里面看著書本發呆。五遍啊!夏鴻升幽幽嘆了口氣,寫下了一行字來,放下了手中的毛筆,慢死了啊!

    “靜石師弟,哈哈,為兄聽說今天上午你被先生挨板子了?特來探望探望!”正發愁著呢,就聽門口傳來了一個充滿了幸災樂禍的意味的聲音來,不用看,就知道是徐齊賢了。

    夏鴻升抬起了頭來,沒好氣的沖他翻了翻白眼,說道:“看笑話就看笑話,說的好聽,還探望!幸災樂禍,哼,先生的華山戒尺劍法已經大成,手中雖是一桿戒尺,心中卻是一柄長劍,小心下一個就該拿你試劍了!”

    徐齊賢撲哧一下沒有收住笑了出來,趕緊跑進了教室里面,剛走到夏鴻升跟前,夏鴻升就聞到了一股子香氣。

    徐齊賢沖夏鴻升擠擠眼睛一笑,手一抖拿出來了一個雞腿來:“瞅瞅,為兄真的是來探望你的,中午下人送來了飯食,我想起來你的蔥油餅早上被分完了,所以特意給你留下的,你快吃吧,吃完了再寫。”

    “多謝徐哥!”夏鴻升頓時眉開眼笑,一把搶過了雞腿來,三下五除二,跐溜跐溜幾口下去,再抽出來的時候就只剩下了一根雞骨頭了,看的徐齊賢目瞪口呆,心想自己這個師弟也是個可憐人,恐怕沒有吃過雞腿,所以才這般饞嘴,幾口就跐溜的干干凈凈了,心頭一酸,正準備請他去自己家里大吃一頓,卻見夏鴻升一副可惜的樣子嘖嘖嘴巴,拿手一邊剔著牙縫,一邊說道:“可惜了,放的料太少,不夠味道啊!還是叫化雞好吃!”

    徐齊賢頓時就瞪大了眼睛,抬手指著夏鴻升,卻說不出話來。

    夏鴻升看到了他的樣子,趕緊笑著拉住了他的胳膊:“徐哥,徐哥莫惱,有時間我請你,小弟親自操持,請你吃叫化雞,保準讓你滿意!”

    “叫化雞?那是何物?”徐齊賢好奇的問道。

    卻見夏鴻升轉頭盯著雞骨頭,愣愣的在雞骨頭和桌子上的紙上來回掃了幾圈,突然一拍腦袋,大叫了一聲:“有辦法了!”

    “辦法?什么辦法?師弟你要做什么?”徐齊賢更加不明白了。

    夏鴻升轉頭過來看看徐齊賢,眼珠一轉,說道:“徐哥,我記得書院后山上養了幾只金雞,嘿嘿,徐哥,幫小弟一個忙如何?小弟必有厚報啊!”

    “金雞?”徐齊賢疑惑的撓了撓頭,然后突然神色一緊,趕緊拽了拽夏鴻升:“師弟,你莫不是要拿那金雞去做那什么叫化雞?萬萬使不得!那金雞是山長親自養的寶貝……”

    “哪里哪里!小弟自然知道金雞的珍貴,嘿嘿,小弟是想,讓徐哥陪小弟一起,去撿幾根雞毛而已!”夏鴻升拽著徐齊賢的衣服,利用自己現在的身體年級小的優勢,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來。

    “只是撿幾根雞毛?”徐齊賢看他的樣子,懷疑的問道。

    “恩恩!”夏鴻升腦袋點的飛快。

    “那……”徐齊賢撓了撓頭:“那好吧!只是撿幾根雞毛,多余的事情為兄可絕不會允許你做!”

    “一切聽徐哥的安排!”夏鴻升哈哈一笑,拉著徐齊賢就往后山跑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24/7143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