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關 引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師大怪談》系列之二

    ——吃的誘惑

    桓公召易牙而問曰:“汝善調味乎?”對曰:“然。”桓公戲曰:“寡人嘗烏魯蟲魚之味幾遍矣。所不知者,人肉味何如耳?”易牙既退,及午膳,獻蒸肉一盤,嫩如乳羊,而甘美過之。桓公食之盡,問易牙曰:“此何肉,而美至此?”易牙跪而對曰:“此人肉也。”桓公大驚,問:“何從得之?”易牙曰:“臣之長于三歲矣。臣聞‘忠君者不有其家。’君未嘗人味,臣故殺予以適君之口。”

    師大里吃飯的地方真是不少,可惜就是沒什么好吃的;所以,在師大吃飯就像在做一道尋找正確答案選擇題,可惜每個選項都有錯,所以你只好選擇錯誤最少的那一項。

    現在杜樵就正在這幾個答案中選擇。

    難處不在于他喜歡吃什么——杜樵是那種擁有火化食肚子的人物,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可以往他的嘴里填,他絕對嘗不出好壞的味道來。用他的話說“垃圾和廢物有什么區別?在一個不存在評價的世界里本就沒什么好壞之分。”所以本來他不用選擇的,而事實上他必須選擇,因為他很不幸又一個非常喜歡美食的女友。

    水草掛在口頭上的一句名言便是“食不厭精”——雖然她沒吃過多少精品的菜,然而一見到讓人流口水的美味,還是要拉著杜樵來看看,至少也過一過眼福。可憐的是,面對著充滿了南北味道的各種食堂飯菜,杜樵越來越沒有胃口了,他覺得自己如果再不能吃到點像樣的飯菜,舌頭會麻木的。憑良心說,水草和他都不富裕,平時開銷本來就不少,去像樣點的餐館,就要攢上一個月的錢,不能滿足女友的口福,他的確有些內疚。

    但是今天不同了。

    早晨天有點陰,中午便下起毛毛的細雨來。“春雨貴如油”,只有詩人才這么想,淋在雨中的人只能感覺到悶悶的難受。不過這好像并沒有影響食欲旺盛的同學們。

    “老房子”餐廳自從它建立的那天以來,好像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熱鬧過。原因很簡單,廚師的手藝一個不如一個,近些年來連蒼蠅都不再光顧這個餐廳了。在學校六個食堂、四個餐廳中,老房子已經成了最差的一個。然而大約是一個多月前,“老房子”來了一個姓易的廚師,身邊還跟著一個五歲大的小女孩兒。他的提出的條件非常特殊:給他一個獨立的廚房做菜,給他一個獨立的睡覺地方挨著廚房。當然,易師傅也保證能讓老房子的生意再次紅火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也沒覺得他的手藝如何,易師傅所作的無非就是平常的宮保肉丁、紅燒肉、東坡肘子等,這不禁讓老房子的經理大失所望。但慢慢的吃過易師傅的菜的人卻都再來吃了一次,而且從此后只要囊中有錢天天都回來這里吃。凡是吃過一次易師傅菜的人,沒有一個不會再來的——那味道實在太誘人了,甚至讓無數人懷疑菜中是否加了罌粟殼之類的東西。然而讓那些嫉妒得紅眼的廚子們失望的是,易師傅的飯菜中沒有添加任何類似的藥物。只是,每天晚上易師傅都要一個人將第二天需要的肉切好、熏好,從不用其他人幫忙,也從沒有別人看見過這些肉的制作過程。于是人們都說,這是易師傅的“不傳之秘”,他會把它帶到棺材里去的。

    杜樵今天也在<!--中间广告位置-->老房子吃飯,水草拉著他來的。他并不相信有什么美味能讓它麻木的舌頭有絲毫的感覺。然而需要排三十多分鐘的隊才能買到了一份宮暴肉丁,確實讓人有一種神秘的好奇心。他夾起了一塊肉:一種滑滑的感覺從舌頭上傳來,帶著辣椒的辣味和黃瓜的土腥味兒;嚼下去,肉丁鮮嫩異常,細膩而爽口多汁,沒有一點肉絲的感覺——豬肉居然能做出這種味道來?真是絕了!杜樵不禁贊嘆。

    又夾起了幾塊肉丁,才忽然發現就在他醉心品嘗的時候,女友差不多已經把面前的菜吃掉了一半。他趕緊又搶了幾筷子。花生米、黃瓜丁、肉丁在口中伴著牙齒發出喀嚓咔嚓的咀嚼聲,那聲音,深至入腦。

    突然,就在這聲音中夾雜了一絲不為人察覺的笑聲“呵呵——”。那是一個成年女子富有魅力的笑聲,然而夾雜在香嫩的肉丁中卻格外的不和諧。杜樵停住了嘴不再咀嚼,看著周圍:人們都在忙著往嘴里填東西,香嫩爽口的味道沒有理由讓人抵抗,胃也不斷的產生,消化著這些有著誘人的味道的食物——沒有一個人像是剛才笑過。他又嚼了幾口,邊咬著口中的肉丁邊小心翼翼的向周圍看著,耳朵像獵狗一樣仔細傾聽——還是沒有任何聲音。杜樵搖了搖頭:可能這幾天太忙了,腦子都亂了,居然會幻聽。就在他又把一口肉丁放進嘴里的時候,耳邊忽然又響起了“呵呵”的笑聲,這次他聽清了,笑聲就來自餐廳后面的廚房,然而卻像是印入了他的腦海,大腦不受控制一般的接收著這誘人的笑聲,美妙的聲音。他猛地抬起了頭,周圍的人仍然在狼吞虎咽著,絲毫不像聽到這種怪聲的樣子。“你怎么啦?干什么一驚一乍的!”女朋友不滿的看著他。杜樵沒有回答,他又夾了一口黃瓜,一顆花生米,嚼了一陣咽下去。又夾了一口肉丁,咬了一口——突然耳朵中又響起了那聲甜甜的,讓人控制不住想要去尋找的笑聲“呵呵——”他詫異的發現,聲音竟不像是從隔壁廚房里的人說出來的,而更像是……是自己的嘴里發出來的。這聲音通過口腔共鳴傳到耳朵里,整個嘴里,似乎連著他的氣管,他的肺,都響著這聲“呵呵”的笑聲,迷人而充滿著力量的笑聲。

    杜樵噌地站了起來。周圍吃飯的人被他嚇了一跳,不約而同地停住了筷子,用一種詫異的眼光看著他。“你怎么啦?不要緊吧?”水草被他嚇了一跳,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有些關心的問道。“沒……沒事。”他趕緊又坐下,慌忙把嘴里的飯菜嚼了幾下,咽下去。“咔嘣!”一顆異物把牙咯得生疼,杜樵用舌頭攪了幾下把這顆異物吐了出來,放在手心里看:是一顆2.4毫米的*子彈。“肉里怎么還會有這種東西?”水草也趴過來看。“學校里吃飯,正常。”杜樵解釋著。“按說手藝這么好的師傅不應該做菜這么不認真啊,真是的!”女朋友有些生氣。

    “呵呵,正常”杜樵笑了笑安慰女友。“正常?”——鬼才覺得正常呢,杜樵心想,連*子彈都能放進去,天知道什么東西不能擱進去!看了看面前的肉丁,他是不敢再吃下去了,那毫無由來的“呵呵——”的笑聲,讓他毛骨悚然,匆匆的吃完了碗里的米飯,那剩下的半盤菜都被女朋友水草報銷了。

    這肉的味道真怪……杜樵走出老房子還在想。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92/6025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