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 正文 第六節

正文 第六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狂(六)

    花了幾天的時間,總算恢復了所有功力,自從我放下仇怨那一刻起,感到空氣清新了許多,心情也好了起來。

    "寒沙"的笑容,使我明白了那種怪怪的感覺叫作"天良",一個天良未泯的人,傷害別人比傷害自己還要痛苦。

    我是"血祭壇"的門人,總幫主有令約我去神教圣地,我還是要露一面的。

    神教的圣地是在"龍盤嶺"的主峰"盤龍峰"上。由于療傷的原故,誤了時間,等我進入"龍盤嶺"地界時,"血祭壇"占領神教圣地的消息已從山上傳了下來,神教雖大,卻抵不住此起彼伏的各門各派輪番來襲,而"血祭壇"總幫主恰恰找了個最有利的時機,占領了神教圣地"盤龍峰"。這是神教首次丟失了圣地。

    戰斗既已結束,也不急上山,我不愿多見無聊的人,招惹麻煩,于是放慢腳步,走進山林小路,一邊游山賞景,一邊向"盤龍峰"走去。

    進了林子不到三個小時,我看見一個白衣女子,背著個長方形大盒子,向林子深處飛奔而去,人人都想上"盤龍峰"圣地,何以此人卻向林子深處急行?出于好奇,我施展輕功跟了上去,憑我的輕功絕不在此人之下,不多時那人已距我不到十幾米遠了。

    也許是我跟的太緊,奔到一個寬敞地帶,白衣女子猛然停住腳步。我的速度太快,差點撞到那人,身形急轉,落到白衣女子身前四五米處,定身觀瞧,不由一驚,好一個年青美貌的女子!

    雖然說游戲中的人物相貌是由幾百種五觀相互組合而成,加上形體,外貌少說也有上億種之多,但能將自己設計的如此完美,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她絕對是個藝術家,但藝術家又怎么會上網玩這么血腥的游戲呢?

    那白衣女子見我表情由驚到疑,怒問道:"你跟著我干什么?"

    我"啊"了聲才道:"好奇心所使,不知閣下這么急要去哪里?"

    那女子將我細細打量過后,先是一驚,后又冷冷一笑道:"冥劍,你是血祭壇‘道軒‘?"

    我微微一笑,抱劍一禮道:"不錯,正是在下,敢問閣下大名?"

    那女子凜然道:"神教十四圣女之一,‘寒盈‘。"

    我眉頭微皺,怎么個女孩家說話口吻這么生硬。

    "寒盈"見我不語,道:"江湖常說,遇見血祭壇‘道軒‘,唯有死路一條,更何況現在血祭壇正和神教為敵,你還等什么?出手吧。"

    話音剛落,"寒盈"抽出長劍,直奔我剌來。我暗自猶豫,是否出手,她劍已剌到我身前,無奈之下,冥劍出鞘,以我冥劍之利,想在二三十招內斷她手中長劍不成問題。

    也就二十幾個回合,連我都沒想到,神教十四圣女不過徒有虛名,我大占上風。忽又一想,大概是她背的那個又厚又長的大盒子的原故,動作才變的遲移。也許出于憐惜,我招招留有余地,她卻竭盡所學,反到越戰越顯吃力。還沒到四十個回合,她手中長劍終被我冥劍斷為兩截,踉蹌退躍而出。我也不苦苦相逼,手握冥劍站立當場,想對她解釋兩句。

    剛欲開口,但見"寒盈"腰身一轉,解下身后大盒子,單手一扶,"通"的聲,盒子豎立在草地上,入土竟有兩三寸之深。這么重的東西背在身上,難怪出手不靈。

    我還沒弄清她是什么意思,"嘣!"的聲勁力之嗚,盒子上蓋彈開,一股紅色氣流直沖上云霄,猶如火龍沖天。"寒盈"頭上的白色頭巾被氣流一并帶向天空,烏黑亮澤的披肩長發,隨之拋揚而起,在她秀麗的臉龐四周輕輕飄舞成一條條美麗的弧線,重又灑落在雪白衣衫前后,更顯她身姿婀娜,面容清雅。

    我哪還想的起看盒子里是什么東西,目光忍不住留在"寒盈"身上,不愿離開片刻。"寒盈"縱身躍起,向一段下落的紅霧抓去,此時我方清醒,忙定睛觀望,才發現,那哪里是紅霧,分明是柄大劍。當我還在驚疑不定時,"寒盈"已抓住劍柄,回手向我虛劈過來。

    相距十幾米遠,一條火紅色的劍氣,如同一條燒紅了的鋼鞭向我砸來。我急忙轉身躲過,劍氣砸在草地上,頓時地面留下一條三四寸深的焦痕,升起幾縷青煙,青煙未散,焦痕旁邊的青草,卻已瞬間枯黃而死。

    "狂劍!"我驚呼道,心想:"這柄天下第一的寶刃,怎么會落到神教十四圣女手里?看她武功并不很高,難道神教教主和左右監護使,四大護教法王,八大鎮教新君,八大門主,這么多高手都已經死了?"

    正自思考,"寒盈"已緊握狂劍落到地上,狂劍四周烈焰不斷,卻見她左臂白色衣袖間有數點血跡,格外顯眼。"我并沒有傷著她,怎么會有傷痕!?難道是自傷?"不由我多想,"寒盈"揮舞狂劍又向我剌來。

    狂劍其實本身并不太重,只是收裝狂劍的劍鞘為阻隔狂劍熱氣,作的厚重了些。"寒盈"身上少了重物,手中又多了把天下第一的寶劍,立時大占上風,我<!--中间广告位置-->手中的冥劍也不像以往作戰時那么得心應手。兩劍對比,冥劍威力與普通鋼劍無異,隨時都有被斬斷的可能。劍斷雖可修復,但我怎忍心叫他斷呢?

    噗!噗!!噗!!!幾條血線濺出,我馬上跳出圈外,見她雪白衣衫上,又多了好幾處血跡,一定又是被狂劍所傷,心下不忍,大聲勸道:"我看還是停手吧,這樣打下去,沒等把我殺了,你早就自傷多處而死。以你的功力用不了狂劍,我的目的也并不是為了得到獎金,只想看看傳說中第一寶刃而已……"

    "寒盈"冷笑一聲,舉劍打算再來。

    我見狀雙眉緊皺,冥劍還鞘,扔到一邊,赤著手,走向"寒盈"。"寒盈"先是一愣,隨后又是一聲冷笑,揮狂劍再次向我殺來。我本以為她會就此罷手,聽我說上兩句,此時唯有赤手與她相搏。看上去我失掉了很好的戰機,剛一動手就危難重重,幾乎無還手之力,但她并不像她想表現的那樣狠辣,對招時,不時對我留有一招半式。

    這樣又打了三十幾個回合,她又自傷多處,我實在不忍再見她自傷下去,但又不甘心就此離去,心頭幾轉,計上心來。我看出她表面故意兇巴巴的樣子,心地卻很善良,也算用命一賭。眼見她又一劍剌來,我佯裝腳下一滑,一個躲閃不及,眼睛卻死盯在她的手腕上,她果真不負我所望,狂劍去勢立減,還略偏了準頭,一切盡在計算之中。

    剎那間,我雙手齊出,右手扣向她的手腕,左手去她手中奪劍。好單純的女孩,竟不知中了我的詭計,除了驚訝,幾乎沒有一點反抗,轉眼間,我已左手倒提狂劍,躍出四五米開外,向她怒道:"還死撐,這把劍就這么重要?"

    "寒盈"沒想到我奪了劍,會說這么一句,愣在當場。我見她衣衫血跡斑斑,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心一下子軟了下來,溫和的問道:"你不要緊吧?你不用害怕,幾天前我受一位朋友的點悟,已不是見人就殺的狂魔了。你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兒,看看傷口,一會我定將劍還你。"

    "寒盈"睜大眼睛,看著我。

    我向她微微一笑,跳縱出十米之外,先細細看了這天下人為之爭斗的第一寶劍,眼前出現了一條數碼,不知是何用處,且用心記下。

    再看劍身,火焰時隱時現,已不像初使時的那么狂烈,看來是劍通人意之故。握在手里,要不是時時以內力相抗,定被熱氣所傷。不知以我的功力能不能使用此劍,我提足一口真氣,小心翼翼的慢慢舞了起來。

    狂劍比一般劍略重,揮舞起來,開始時人可御劍,當舞的疾了,才發覺實乃由劍

    御人,劍去人去,劍還人還,連自己也不知下一劍是出何招,去向何處。

    我暗暗稱奇,心中思索,劍越舞越狂。

    忽聽"寒盈"從旁指點道:"狂劍非劍,劍非狂劍,人狂劍狂,劍在其中。"

    我邊舞邊問她什么意思。

    她只說道:"我也不大明白,傳給我時,只說了這十六字口訣。"

    我反復默念幾遍,心頭陡然一亮,喜道:"這是說狂劍不是劍,而是劍譜。用狂劍劍招時,卻不能用狂劍。如用狂劍對敵,劍必發狂。劍的精髓,全在于用劍者本身。"

    我邊說邊記,身體去勢任由狂劍帶動,感受著由劍御人的法門,一切盡如我的猜想,狂劍正帶我練用一種劍法,我又狂舞了好一陣,感到劍招都已存儲妥當,也舞的盡了興,才停下手。

    查檢各項數值,竟無任何變動,不免略感失望,只當我領悟口訣出了錯,好在受"寒沙"點悟,得失看的淡了,也不放在心上。

    "寒盈"向我點頭笑道:"血祭壇‘道軒‘,當真聰明。我還奇怪,以教主他們的功力用此劍都難免要自傷,你卻無事,原來狂劍是個劍譜,只能教人武功,卻不能上陣對敵。"

    經"寒盈"這么一說,我領悟的并沒有錯,只是其中玄機與劍本身有關,一時還不可盡解。

    我提著狂劍走到劍盒前,笑道:"這便是劍非狂劍,人狂劍狂的道理了。打斗中,人難免要失常性,人一狂,劍更狂,狂的認不清誰是主人。但要對付實力相差較遠的敵人,狂劍亦可殺敵。這就尤如作人,千萬不可喪失本性,要是失掉了本性,受傷害的還是己。"

    我將狂劍還鞘,單手暗運真氣,虛抓向立在不遠處的冥劍,冥劍如同有靈性一般,飛回到我的手中。

    想到剛才舞劍時的劍氣力勁、劍招狂放,狂劍確是尋常寶劍不可比,由衷贊了聲"好劍。"以示心滿意足。

    最后又看了看"寒盈"引人憐惜的面容,心有不舍,卻只微微一笑,向"盤龍峰"走去。

    默默道:"天下人為狂劍,狂劍卻不可得,我不為狂劍,狂劍反到經我手,世事難料,離合無常,強求不得。"

    這正是:有緣終有緣,無緣也是緣,緣是天注定,一切盡隨緣。

    (全篇完)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0/5890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