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新書公告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新書公告

第二卷風起天寒 新書公告

推薦閱讀:

    “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沒想到經過了這么多,他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谷予靜不禁紅了眼框。

    “我知道我在說什么,我清醒的很,或許那流掉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種……”云洛羽說的咬牙切齒,耳邊殘酷的聲音一遍一遍的響起,撓亂了他的心智。

    啪……

    谷予靜毫不留情的一巴掌甩下,淚順著眼角一滴一滴滑落,他怎么可以說出這樣的話,難道他不知道這話有多傷人嗎,被像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劃在她的胸口,而握刀的不是別人,正是她最愛的男人。

    “怎么?難道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云洛羽伸出舌頭舔去嘴角的血,如果不是對他有情,他夜夜那樣對她,她不是該恨不得他早地下地獄嗎?

    “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云洛羽你太讓我失望了,你連柏然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柏然照顧了她五年,多少次因他的出手,她們母女才能活到現在,她關心他難道不應該嗎?為什么他要說出這傷人的話,她和柏然是清白的,谷予靜擦去淚水,倔強的昂起頭,淚水還是要眼框打轉。

    “連他一根手指頭都不如?呵呵,原來我在你心目中就這么一文不值,好,既然他對你那么重要,那你為什么不親自去找他。”云洛羽被她的話傷的體無完膚,赤紅著眼怒吼。

    “你趕我走?好,我這就走,再也不會來煩你。”谷予靜將眼淚再次一抹,沖沖的走出門,將睡夢中的小魔女抱起,大步的走下樓,她已經不是當年的谷予靜,任他欺凌,卻還死心踏地的討好。

    這里容不下她,她可以回去,沒有了他,她谷予靜的世界還是照樣轉。

    “等等,把若若留下,她是我云家的種。”云洛羽攔在了她面前,伸手去搶若若。

    “你的種?看清楚了,她是我和柏然的孩子,被我騙了還不知道,笨蛋。”谷予靜緊緊的將女兒抱在懷里,說什么也不會將若若交出去,他愛誤會,就讓他誤會去好了。

    “你騙不了我,若若就是云洛羽的種,把她給我。”云洛羽伸出手,一步一步的逼向她。

    小魔女被吵醒,睡眼朦松的看著爹地,媽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你少自以為是了,你的孩子五年前就已經死了,在你摟著李夢菲轉身的那一刻,它就從我身下流掉了,好多血,都染紅了我的裙子,染紅了地板。”看見他眼中的傷痛,她突然有種報復的快感,口無遮攔的傷害對方。

    聽著這些話,云洛羽高大的身體顫抖著,回想當年,那地板的紅跡,和劉媽的話,讓他堅定的想法有了絲松動,難道若若真不是他的孩子,不,他不相信,若若是他和她的孩子,她一定是害怕他和她搶若若才會這樣說的,他沒有真想和她搶女兒,他只是想她留下來,難道她看不出來嗎?

    “媽咪,他真不是我親爹地嗎?”小魔女聽著這一切,淚不禁的流出,媽咪為什么要騙<!--中间广告位置-->她,在她認定了他就是她爹地的時候,又否定他,給她希望又讓她失望。

    “……”沒想到若若居然醒了,谷予靜差點演不下去,為了讓云洛羽對若若死心,她恨下心說“對,他不是你親爹。”

    “媽咪,你騙我……嗚嗚……”聽到答案,小魔女心都快涼了,好傷心,好難過。

    “現在你相信了嗎?”谷予靜淡漠的看向他,不帶一絲感情。

    “滾,馬上離開我的視線。”云洛羽指著門怒吼,大手一掃,將客廳的杯子茶具,全掃落在地。

    很清脆的響聲,卻將兩個小女人嚇了一跳,小魔女哭的更是撕心裂肺“不要,嗚嗚……我不要離開爹地,媽咪騙人,嗚嗚嗚……媽咪是個壞蛋……”

    谷予靜眼含淚,聽著女兒的哭聲控訴,心痛死了,的確,她不是個好媽咪,可她還是緊抱著女兒離開了云家,沒有回頭。

    云洛羽將整張桌子掀了起來,一腳將沙發踢翻,最后頹廢的坐在地上,她走了,真的走了,他沒有真想趕她走,只是不想她再說那些傷人的話而已,他真沒有要趕她走……

    “嗚嗚……我不要離開爹地,媽咪你說慌是不是,他就是我親爹,嗚嗚……你快回答我呀。”

    “好了,別哭了。”谷予靜伸手為小魔女擦淚,卻被她揮手推開,見她哭的撕心裂肺的,她這個做人家媽媽的心里也跟著疼痛,難道人家說夫妻吵架,受害的總是小孩,她現在算是明白了這個道理。

    “谷予靜我再問你一次,云洛羽是不是我親爹?”小魔女淚眼婆娑的望著媽咪,如果媽咪再不說,她就不再問了,哪天拔根爹地的頭發,去做dna。

    “好吧,他是你親爹,我當時只是氣的亂了頭腦,才會那樣說的。”谷予靜終于投降。

    “那就沒我什么事了,我要睡覺,到家了也不要吵醒我。”小魔女眼淚一擦,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搞了半天原來是個誤會,害她傷心的要死。

    “谷語若,你沒心沒肺,爹地媽咪吵架了,你難道一點也不擔心嗎?”谷予靜伸手,一巴掌打在女兒小屁屁上。

    “喲呀,痛啦,你們吵架也沒我什么事呀,妻夫床頭吵架床尾合,這點屁事別來煩我。”

    “誰跟他合了,這次我是來真的,搬出來我就再也不回來住了。”想起他剛剛的話,她的心就犯痛,該死的臭男人,自大的豬頭,自已為是的大沙豬。

    上次被柏然虜回英國,當看見自己身上的吻-痕時,她真以為柏然對他做了什么,于是質問他,他走前淡淡的一笑,笑的有些傷感“我要是能再自私一些,霸道一些,或許我們就不會走到這一步。”

    有童鞋問還虐呀,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哇,其實吧,虐完這次就大結束了,將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寫不了多少字的了,不過以隨心的龜速,恐怕還得好幾天,親們,隨心舍不得跟你們說再見哇……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149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