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七卷 幾多輪回少一人 第1480章 古葬天外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七卷 幾多輪回少一人 第1480章 古葬天外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七卷 幾多輪回少一人 第1480章 古葬天外

推薦閱讀:

    那三十天,在蘇銘看去,已早不再是天,那是一把刀,一把橫撲在天空上,明晃晃的刀,此刀明亮如天,故而化作三十天,成為阻擋一切非道無涯者的溝壑。

    此溝壑并非不可跨越,但要踏過這里,需要的就是用去斬道的決心,斬下的道,是對是錯不重要,重要的是決心!

    修羅以為自己具備了這樣的決心,以為自己斬下了道,可直至他看到了孤鴻最后能逆道放棄一切成就蘇銘,他才明白,在決心上,自己始終都不如孤鴻。

    明白這一點的,還有那古葬帝皇,他二人也已然明白,自己為何踏不上三十天的原因,不是他們斬的道對錯,而是他們的決心,還不夠……

    因為,他們有太多的羈絆,有這羈絆在,總也難以去斬的徹底,無論是氣運也好,還是那造物創世也罷,若做不到徹底的決心,就走不上道無涯。

    蘇銘的身影,在這一刻與那三十天碰到了一起,轟鳴的聲音驚天動地,回旋間讓這世界震動,讓古葬帝皇雙眼凝聚,讓修羅那里目光炯炯,在這全身貫注中,他們望著黑白漩渦,望著其內……如撲火飛蛾般的蘇銘。

    蘇銘,與這三十天,撞在了一起,那轟鳴的巨響回旋之時,如一把明晃晃的刀,迎面向著蘇銘斬下,沒有閃躲,沒有避開,蘇銘帶著他的執著,帶著他的決心,向著那斬來的一刀,毫不遲疑的邁出了一步。

    刀……從蘇銘的身體上,如將其身軀穿透一般,剎那間一閃而過,沒有斬下鮮血,沒有留下傷口。但卻斬下了蘇銘的宿命……

    說來虛幻,可實際上,這被斬下的……是蘇銘的選擇,因為所謂的人生,所謂的宿命,所謂的斬下這場道,實際上就是一個選擇,選擇過去,還是選擇未來。

    若選擇斬下過去。那么蘇銘這里會有輝煌的未來,若選擇斬下未來,那么他可以保留自己永恒的過去。

    蘇銘的選擇,除了他自己外人無法準確的知曉,無論是古葬帝皇。還是修羅,他二人也只能看出蘇銘斬了自己的道,可具體斬下的選擇是什么,蘇銘不說,外人不知。

    刀,落下時,在那轟鳴的回旋間。成為了碎片,層層崩潰之后,化作了整個天空的碎裂,使得蘇銘。慢慢的落下腳步時,他已經超越了二十九天,踏入到了……三十天上!

    在踏入到這里的一瞬,蘇銘站在那三十天上。他低著頭,沒有看向大地。也沒有看向四周,而是在默默的體會著什么。

    漩渦的下方,古葬都城中的帝皇與修羅二人,此刻紛紛心神一震之下,怔怔的看著漩渦內,站在了第三十層上的蘇銘。

    他們沒有傳出絲毫話語,只是這樣默默的看著。

    許久,許久,蘇銘緩緩地抬起了頭,他的眉心上,已經看不到了第三目,也看不到了九重道神,他的整個人,在這一瞬,似乎與之前有了難以形容的不同。

    輕嘆一聲,蘇銘抬頭時,目光落在了上方的第三十一天,那里……是地面上的古葬帝皇與修羅看不到的世界,在看清第三十一天的同時,蘇銘也明白了之前的孤鴻,站在這里時為何沉默。

    蘇銘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身影,那身影盤膝坐在虛無中,身下有一個羅盤,手腕一串珠子,穿著黑色的長袍,那是玄葬。

    亦或者說,那是在古葬皇宮內失蹤,被認為死亡的古葬大帝!

    他,顯然是沒有徹底死亡,而是漂浮于蒼茫內,從那一只只桑相的生命里,尋找能將其復活的奇跡。

    蘇銘默默的看著那虛幻的身影,這也是之前的孤鴻,站在這里時看到的一幕,在看清這一幕的同時,孤鴻也明白了蘇銘在很早之前對他說過的話語。

    蘇銘沉默了很久,邁出了腳步,他的身體在這一瞬向著天空走去,一步一步,直至走到了三十一天的壁障,邁步間,走過了。

    踏在三十一天的他,看向上方時,古葬的虛影越來越清晰,也使得蘇銘看到了,在古葬握住拳頭的手里,散發出的……屬于禿毛鶴的氣息。

    這氣息,讓蘇銘想到了禿毛鶴卷入虛無時,散出的那一片他抓在了手里的羽毛。

    只是蘇銘看不太清那古葬大帝的面孔,這面孔似乎有些模糊,可……就算是模糊,就算是看不太清,但蘇銘依舊還是隱約的感受到了這面孔……與他自己,一模一樣。


    “想必之前師尊站在這里,選擇逆道之時,也是如我現在一樣,感受到了這身影的面孔……”蘇銘輕嘆,喃喃低語。

    嘆息還在回旋,蘇銘邁出了又一步,這一步落下,三十一天在他的面前崩潰,三十二天的天空,也在這一瞬,隨著蘇銘的走來,支離破碎。

    三十二天,站在這里的蘇銘,他已經近乎完全清晰的看到了那盤膝坐在虛無中巨大的羅盤上的身影,那身影的樣子……正是蘇銘自己。

    “你看到了什么!”在蘇銘的下方,黑白漩渦外的古葬都城內,修羅在沉默過后,問出了這句話。

    這句話,修羅問過孤鴻,孤鴻給他的答案讓修羅似有所悟,此刻他再問向蘇銘時,蘇銘沒有給他類似的答案。

    “我……看到了自己。”蘇銘輕聲開口,他的聲音回蕩三十二天,傳遍整個蒼穹之時,蘇銘望著那羅盤上的身影,邁出了踏向三十三天的那一步。

    這一步落下時,三十三天,在蘇銘的面前消散了,仿佛不存在一樣,使得蘇銘……走到了三十三天,如同是走到了那盤膝坐在羅盤上的龐大身影的面前,似乎距離這身影的眉心,只差最后的一步。

    站在這里,蘇銘望著那巨大的身影,許久許久,他沉默中,腦海思緒萬千,想到了很多人,想到了很多事,直至他輕嘆一聲,將一切思緒融入這嘆息里,讓這嘆息回蕩永恒不散中,邁出了……那最后一步!

    這一步落下的過程里,蘇銘身上散發出了紫色的光芒,這光芒萬丈穿透了三十三天,降臨大地,沖散了所有的霧氣,散開了一切的虛無,使得這股葬國仿佛成為了紫色時,蘇銘低下了頭,看著下方的世界,他看到了在那皇城內,在那城門外,風雪里的蓑衣身影,那身影是天邪子,他仿佛也在凝望自己,臉上露出微笑,那笑容里帶著不舍,帶著離別與祝福。

    他看到了七月宗里,道寒不再閉關,而是站在棺木上,望著天空,神色帶著復雜,更帶著發自心底的尊敬,默默的注視天空……

    還有在那一道宗的區域里,在那似乎被隔絕碎滅的空間中,森木大道尊,也同樣望著天空,怔怔的看著,看著,他的天空里不是黑夜,陽光正濃,一抹落下時照耀在他的側臉上,使得其身后的影子……仿佛站在九峰花圃內溫柔含笑的二師兄。

    還有那在大地的山脈中,拖著疲憊的身子,從一處洞府內走出的女子,這女子的模樣正是許慧,她面色有些蒼白,望著天空時,神色中露出了凝望,似乎有輕聲的嘆息在她的心中,傳不出來。

    還有……

    還有……

    一如那浩浩的世界里,那顆取代了天空的證道樹上,坐在那里,默默似能看到蘇銘的小男孩,在那里開心的笑著,抬起小手,向著蘇銘揮別。

    “浩浩已經回到家了,大哥哥……你也要回家了……”

    一如那樹冠下的世界里,盤膝坐在城頭的無頭身影,似乎這一刻也微微一動,與那城池內的繁華,那皇宮里的笑聲,成為了揮別的一部分,笑聲回蕩,帝天開心的聲音,于其四周師門之人的快樂,久久不散時,端著酒杯的他,在無人注意中,輕輕地抬頭,看似飲下酒水,可實際上,卻是凝望著天空,那目光里,帶著祝福。

    一如雷辰,烏山部落下的燈火,風怎也無法吹散,天空上存在的看不到的樹冠后,卻存在了不需要風吹,就可以散去的惆悵,這惆悵,來自雷辰,來自此刻他站在部落里,仰頭看著天幕的笑聲中。

    笑著,笑著,眼淚似流下……

    一如大海中,孤舟上的滅生老人,在這一瞬他抬起頭,望著天空,臉上漸漸露出了苦澀,成為了嘆息。

    蘇銘,收回了目光,他的神色此刻很平靜,他的雙眼也不再是紅色,而是化作了清明,看盡了繁華的一生一世,掃過了多少春夏秋冬,蘇銘轉過了身,他的腳步也落了下來……

    這最后一步的落下,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那盤膝坐在羅盤上的黑袍人的眉心里,永恒的……消失了。

    一場風雪,一場煙火,一場古葬的世界,一場離去的嘆息……

    來時蘇醒于陌生,走時……只帶去了寂寞。唯有道,如那天空紫色的光芒,哪怕是宿命已散,可這紫色的天,永恒。

    (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14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