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9章 秋風過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9章 秋風過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39章 秋風過

推薦閱讀:

    這場歲月神通的對抗,比的是誰能在最后,在這歲月之中不化作骸骨,這一點塑冥老祖占據了優勢,因其壽元之久,本身就可以逆轉數萬年之多。

    在這一點上蘇銘或許不占據優勢,但蘇銘根本就沒有去施展絲毫歲月之術,他只是平靜的盤膝坐在那里,看著星空,看著這片蒼穹,任由塑冥老祖展開其術。

    如一個樹,有風吹來時,或許會隨風而搖擺,但風終究是風,樹終究是樹,搖擺的也只是一時,不可一世。

    等那秋風過,等那朝霞起,樹依舊還是屹立在那里,你看它動,它就是在動,你看它不動,它就是不動。

    曾經有人說動的是看樹人的心,之所以這么說,那是因重點落在了看樹人的身上,可在蘇銘看來,動的是自己的心,因為……他不在意看樹人的心是如何,他在意的是自己,自己的心不動,則萬物不動,萬物不動則蒼穹不動,則……一切意志都不動。

    自以為明悟的看樹人笑著離去了,可他轉身的那一刻,他以為明悟,可實際上卻是被樹明悟,因果之后是什么……不是真假,不適虛實,而是……當你知道你是你的時候,你不是你,當你不知道你是你的時候,你,才是你。

    而不動,又通不懂,正因不懂,所以……他不需要懂,故而便參悟了某種境界,一如他的心變,如今在結束后,蘇銘明悟的一個說不出來的道理。

    “你在看樹,樹也在看你……你在參悟道,道……也在參悟你,你是你的時候。你不是你,你不是你的時候,你才是你。”蘇銘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那笑容很淡,微不可查,一如明悟時,嘴角一縷你以為能看透的微笑。

    這是一場沒有激烈神通的斗法,來自塑冥老祖身上的強光,壓過了一切。甚至看去時,仿佛也壓過了蘇銘所代表的黑暗,可最終,只是一炷香的時間,盤膝坐在那里的塑冥老祖。他的雙眼睜開時,露出了一抹疲憊,在那疲憊里還有一絲欣慰,只是這欣慰很快就散去了。

    “我需要你的一滴血。”睜開眼時,塑冥老祖沙啞開口。

    蘇銘站起了身,沒有說話,而是緩步向前走去。走過了塑冥老祖的盤膝的身體旁,走向了遠處,一路……沒有回話。

    直至蘇銘遠去,塑冥老祖那里嘴角溢出了鮮血。那鮮血滴落在他的衣衫上,似乎可以融入進去。

    他敗了。

    他的歲月神通之強,轉瞬就可數萬年逆轉,只是在蘇銘那里。他還是敗了,即便是蘇銘從始至終都沒有展開絲毫歲月。可他依舊還是敗的徹徹底底。

    一如成為了風,一如成為了看樹的人。

    這是一種心境上的敗,一種哪怕是他敗了,可卻臉上露出笑容,似乎人生中第一次沒有去在意滅生老人的任務,而是發自其肺腑的笑。

    滅生老人是他的恩公,其恩他要報答,塑冥族要報答,可他畢竟……是塑冥族的老祖,這個身份在很多時候都被忽略,可在他的心里,這個身份……才是他最自豪之處。

    “你是第一個,明悟了我塑冥族這歲月天賦,真正本質之人。”塑冥老祖輕聲開口,許久之后站起了身,一樣沒有回頭,向著遠處走去,一邊走著,他一邊笑著,直至遠處時,他的身體先是衣衫開始成為了飛灰,隨后是他的雙腿,直至上半身,直至他的頭顱以及靈魂,都在這遠去時,真正的逝去了。

    他的一切痕跡,從此之后消失的干干凈凈,死在了……他自己的歲月神通之下!

    很玄妙,或許能懂的人不多,但神通就是如此,道……就是如此。

    “我還是小看了他……”在塑冥老祖身體消散之時,于這第四界內,虛無缺口通向蒼茫的區域,那隱藏起來的古舟上盤膝打坐的滅生老人,輕嘆一聲,喃喃低語。

    “歲月天賦之術,在我所經歷過了四只桑相蝴蝶的世界中,全部都是只在最后一個紀元中誕生,從無例外,這只桑相也是如此。

    一如人到了年老之時,總是喜歡回憶一樣,這種歲月逆轉的神通,因桑相沒有了未來,故而只能存在過去,所以實際上就是桑相在被毀滅前的一種自然而然的本能,創造的一個族群。

    我凝聚了前三個世界最后一紀中誕生的具備這種天賦的族群血脈,在如今這第四只桑相世界內,找到了他們這個世界誕生的大冥部,在從無數族群的研究中,找到了可以完美的融合方法,改造之下,創造了塑冥族這個集合了四大桑相世界歲月天賦的族群。

    這是一個美麗的族群……一個讓人羨慕的驚艷族群。

    因為他們的天<!--中间广告位置-->賦太強大,所以我不可能任由這個族群發展下去,所以它要被毀滅,因為我要的只是這個族群內的最強者!

    幽冥是其一,蘇軒衣也是其一,至于這蘇銘……本不是我所關注,但機緣巧合之下,他卻成長到了如此程度!

    奪舍了真界意志,成為了本紀最強,踏入到了后期的不可言,即便是如此,此人也可被我操控在手掌之內,如在這之前的幾只桑相蝴蝶界內的生命,沒有一個可以逃脫他們該有的命運。

    他們都不可避免的,成為了玄葬需要的祭品,也成為了我與玄葬之間一個從未點破的秘密。”滅生老人喃喃,抬頭看向遠處的星空。

    “但他……”滅生老人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猙獰,使得他整個面孔都扭曲起來,一股仿佛要壓制不住的氣息似乎要從他體內散發出來。

    “他竟然摸索到了歲月神通的本質邊緣,這是我思索了很久很久才接觸到的層次,他……憑什么就這樣的明悟!!

    歲月逆轉之術,其本質有四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風吹大樹,可以看成是簡單的歲月逆轉,第二個層次,是風吹大樹時,看樹人在旁,看著樹被風動,而明悟心不動則不動!

    第三個層次,才是成為那大樹,只有到了這個層次,才可以真正的摸索什么是歲月天賦!

    至于第四個層次,我也只是摸索了皮毛,可在他的身上,在方才那一瞬,我分明是感受到了……那第四個層次存在的痕跡。”滅生老人神色扭曲間,雙目漸漸露出兇芒。

    “就算你是我所經歷的四只蝴蝶桑相界內,最強的一人,但……你也注定無法避免成為祭品的命運!

    注定你要成為祭品,注定我滅生可以最終邁出那一步,成為與玄葬一樣的存在……時間還沒等,還有四百多年,快了,快了……”滅生老人面色漸漸不再猙獰,從扭曲中化作了平靜,深深的看了一眼遠處后,又回頭看向那通向蒼茫的缺口,他的目光穿透蒼茫,不知看向了何處,隱約間,他似乎看到了在那無盡的蒼茫內,有一面讓他顫抖的羅盤,正向著這里急速而來。

    他看到了在那羅盤上,盤膝坐著一個黑發黑袍,神色冷漠沒有絲毫表情的青年,看到了這青年的右手腕上,有那么一串珠子,其中幾個珠子,閃耀明暗不定的幽光。

    滅生老人的目中露出恐懼,他的心神在顫抖,收回目光時,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漸漸閉上了眼。

    ……

    蘇銘在這星空中走去,身邊的轟鳴聲似乎他已經習慣,一路沒有回頭,因為他明白,塑冥老祖已經尋找到了歸墟之處,隕落在了其自身的歲月逆轉神通之下。

    或許,這樣的結局,對塑冥老祖而言,也是一種無形的解脫,只是這個答案,唯有他自己明白,外人不可能琢磨出,這數萬年來,塑冥老祖的內心。

    即便是滅生老人,也做不到這一點。

    那默默看著自己一手發展起來的族群,在自己的推動下成為了廢墟,無數族人的死亡,那死亡前的凄厲嘶吼,不知會不會時而在塑冥老祖孤獨的打坐中,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或許會,因為他是塑冥老祖。

    或許不會,因為他是滅生之奴。

    蘇銘默默的走去,走在這星空中,他的步伐不快,可每一次邁步后,星空都在變化,直至他停留在了一處修真星前。

    看著眼前這個修真星,蘇銘左眼看到的,是一片盎然的生機,其上有無數修士在修行,有太多的凡人在那里快樂的生存,青山碧水,蔚藍的天,大地的海洋帶著更多的生機,還有那群山的起伏,充滿了一種似乎規則的存在。

    一個牧童在一處半山腰上,正看著自己。

    可……在蘇銘的右眼內,他看到的一顆散發出惡臭氣息的巨大肉球,這肉球有無數觸手在蠕動,其上的山脈,是它凸起的骨刺,大海是它背部的一片沼澤,群山的起伏,只是它身上的一道道菱骨,至于那些修士與凡人,赫然全部都是……它體內的一具具沒有了生機,不知死亡了多少年的骸骨。

    在這巨大的肉球眉心處,一根傾斜的骨刺中間,如半山腰一樣,站著一個牧童,正看著自己。

    -------------------

    今天的psp,是威信里的“單曲循環”

    兩件中山裝分別是卡卡,這個可以有,二人。明天繼續選取道友,除了一臺psp外,還有一個很大的禮物,一臺ipad!

    今天只有兩更,明天繼續三更,很疲憊,今天寫的很慢,想休息一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11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