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90章 心靈的勝利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90章 心靈的勝利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最后一幅畫面里,雕刻的極為復雜,更是帶著一些粗糙,似乎雕刻之人心神正處于某種不平靜的狀態中,但依舊還是堅持著雕刻,似要將什么事情記錄下來。

    那雕刻內,高高的平臺上,有一個老人正雙臂抬起,在其上空大殿漂浮,在其下方,無數族人跪拜,他們神色露出激動,露出期望。

    只是,那激動若是換一種心態去看,將會看到那不是激動,而是驚恐,那期望同樣換一種心態去看,那不再是期望,而是絕望與悲傷。

    畫面結束了。

    粗糙的雕刻,與之前的幾幅完全不同,似乎這個故事最終沒有說話。

    蘇銘沉默,轉身間,再次看向四周,可他始終看不到身后存在的那個蒼老的身影,正無聲無息的望著他。

    目光掃過四周,蘇銘皺起眉頭,這里在他感覺沒有絲毫生命存在,可之前那聲音明明出現,沉吟中蘇銘忽然雙目一縮,他看到了在那下方的尸骸深刻旁,似乎存在了一個不同的區域。

    其身一晃,直奔下方尸骸深坑,轉眼臨近后,蘇銘盯著在尸骸深坑旁,靠近巖壁的地方,那里的地面有一個淡淡的凹陷。

    那凹陷的樣子,仿佛是一個人在這里打坐了不知多少年,慢慢使得巖石下沉,形成了打坐的烙印。

    看著此烙印,蘇銘雙目收縮,慢慢臨近后蹲下身子,右手抬起在那凹陷的痕跡上一抹,這一抹之下,他全身汗毛瞬間豎起,因為這里,散出微微的溫意。這說明在不久之前,此地還有人打坐。

    “那是老夫打坐的地方。”就在這時,蘇銘的身后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這聲音出現的極為突兀。蘇銘之前沒有絲毫察覺。且這聲音就仿佛是有人靠著他的耳邊話語一樣,讓蘇銘毫不遲疑的修為爆發。身子向前一沖之時猛的轉身,可轉身之后卻是什么也沒有看到。

    蘇銘的心跳急速,他的頭皮發麻,突然的。他的肩膀被人輕輕拍了一下。

    “你在找什么?”

    蘇銘神色變化,這一次沒有立刻轉身,而是沒有絲毫猶豫的右手抬起,指環猛然間散出波紋,向外擴散的剎那,他立刻一晃直奔遠處,在沖出時。其身大力一轉,看向身后,可哪怕是如此,他依舊是什么也都沒有看到。

    蘇銘心臟跳動加快。他盡管看不到對方的身影,但卻可以肯定,對方必定就在自己身后,沉默中,蘇銘壓下心神,索性盤膝坐了下來。

    若是對方要對他出手,早就已經出手了,既然至今還沒有出手,蘇銘苦笑中也唯有盤膝坐下,低聲開口。

    “多謝前輩之前解救之恩。”

    四周一片寂靜,蘇銘仿佛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沒有絲毫的回應之聲。

    時間慢慢流逝,轉眼就是半個時辰,蘇銘心神一動,緩緩地站起身子,慢慢向著此地洞府的出口那里走去,可就在他走到那出口的一瞬,突然其四周虛無扭曲,剎那間蘇銘苦笑的發現,自己竟不知怎地,又被傳送到了之前盤膝打坐的位置。

    “前輩既不說話,也不讓晚輩離開,有何吩咐但說就是,晚輩若能做到,必定全力以赴報答前輩之前解救之恩。”蘇銘深吸口氣,沉聲說道。

    “你是哪個部落的小家伙?”在蘇銘話語傳出許久,他的身后出現了淡淡的聲音。

    “烏山部,晚輩是烏山部的族人。”蘇銘內心一動,沒有絲毫遲疑立刻開口,也做好了對方必定是沒有聽說過這個部落,一旦問詢后的說法,可就在蘇銘正等著對方質疑時,卻是聽到了來自身后那滄桑的聲音中,讓蘇銘心神猛然震動的話語。

    “烏山部,大蠻部落分化十三部落之一……”這話語落入蘇銘耳中,讓他心神一震的同時,他的肩膀上多出了來自身后那老者的右手,這干枯的右手只是在他肩膀上一拍,立刻一股霸道的氣息直接鉆入蘇銘體內,剎那間游走一圈后向著蘇銘的魂一沖。

    沒有去進行什么搜魂的舉動,只是與蘇銘的魂略一碰觸,這股氣息就倒退開來,回到了其肩膀的位置,回到了那只落在蘇銘肩膀的干枯右手之中。

    “的確有蠻族蠻啟的氣息,不過你的魂屬于大冥部,魂中還有一縷不屬于本界的滋養之意,哼,通婚之事,老夫當年最為反對,不過你也算是蠻族之人,倒也沒有說謊。”蒼老的聲音回蕩時,蘇銘的腦海掀起了滔天大浪。

    “烏山部……居然真有烏山部,蠻族……大蠻部……還有我的魂他居然說是大冥部,這……”蘇銘心神無法平靜,被老者的這一句話,徹底翻滾<!--中间广告位置-->。

    “我與你做一筆交易,蠻族的小家伙,你既然能來到這里,也算與老夫有緣,雖說你魂與氣息有些駁雜,但無論是大蠻族還是大冥族,都算是老夫友族小輩,這交易對你有大造化。”滄桑的聲音淡淡開口,帶著一股歲月沉淀的腐朽。

    “若之前前輩判斷晚輩不是友族小輩……”蘇銘沒有立刻去詢問什么造化,而是遲疑了一下,壓下內心之前被老者話語引起的浩蕩,低聲開口。

    “與無數歲月來進入這里的其他人一樣,被老夫搜了魂,扒了皮,剔了骨,風干后加上一些作料,喂了祀獸。”老者淡淡說道。

    蘇銘雙目微不可查的一閃,又繼續問了一句。

    “那些獲得了前輩大造化的其他友族小輩呢?”

    “你在外界所看到的那些紅霧中出現的殘次品里,有他們的身影。”老者聲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可落入蘇銘耳中,卻是化作了寒意。

    蘇銘沉默,那老者也沒有說話,直至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蘇銘苦笑嘆了口氣。

    “前輩的大造化,是給晚輩一次升先為靈先的機會吧。”

    “恩?你這小娃倒也精明,是從之前老夫喝散那些殘次品的話語里,判斷出來的吧,沒錯,給你的大造化,就是一次升先的機會,你既然喜歡分析,那么可以分析一下老夫給你這個造化,需要與你完成的交易是什么,你若能猜到,老夫會給你一些賞賜。”老者話語一頓,似多出了一些之前不存在的情緒,可依舊是淡淡的開口。

    “你只有一次猜測的機會。”老者的聲音回蕩之時,蘇銘雙目閃爍起來。

    “前輩應該不是要離開此地……”蘇銘緩緩開口之時,他身后老者冷哼一聲。

    “不要耍這些無用的心機。”

    “前輩是要讓晚輩幫你找出,到底是誰,滅殺了你的族人!”蘇銘忽然開口,聲音斬釘截鐵,此事是蘇銘在賭,只不過就算是輸了也沒有損失,但蘇銘想要贏,因為這一場他與那老者之間的接觸,他一直被動,被對方一直存在于身后,在心里上就已經被種下了陰影,甚至這陰影會越來越大,直至讓蘇銘再沒有絲毫反坑之心,會被對方完全的操控了心神。

    他要掌握主動,那么只是微不足道的主動,對蘇銘而言,也是一種反坑與掙扎。

    而這個答案,也不是蘇銘憑空胡亂的想象出來,他是通過幾個蛛絲馬跡產生的判斷,其一,是此地已經是成為了廢墟,成為了這天靈族人的埋骨所在,可這老者依舊還是在這里,默默地陪伴著他的族人,從這里可以看出一二。

    還有就是,那最后一幅刻畫上,明顯粗糙,那畫面中所表達的事情,充滿了詭異,如沒有結束一般,這里面存在的事情有很多,這天靈部落的滅亡要么是壽元斷盡而死,可骸骨中有孩童,就將這個可能抹去。

    還有就是被那些紅色身影滅殺,但以這老者的強大,此事雖說有可能,但也存在了不可能,還有一個,則是其他的外因導致,只是蘇銘這里可猜測的機會只有一個,所以他毫不遲疑的,說出了這個答案。

    盡管說出,可蘇銘自己也沒有把握,但當他身后在他這句話說完,一直沉默時,蘇銘知曉,自己的猜測,應該是有正確的可能。

    “或許,各族通婚的事情,當年我應該同意……”許久之后,一聲長嘆從蘇銘身后傳來。

    “你很聰明,善于觀察細節……你的猜測是正確的,可也是錯誤的,滅殺族群之人,是我自己……

    說出你要的賞賜!”老者的聲音里透出了一絲悲哀,緩緩回蕩。

    “晚輩不要賞賜,只希望看一眼前輩的真容。”蘇銘沉默少頃,雙目一閃果斷說道。

    “你果然很聰明……看得到與看不到之間,對于一個人的心理有著完全的不同。”半晌之后,蒼老的聲音回蕩之時,蘇銘的身前虛無扭曲,慢慢走出了一個老者。

    那老者全身盡管臟兮兮的,可蘇銘還是一眼就認出,對方正是那最后一幅壁畫上,被無數族人跪拜,盤膝坐在那高臺上向著天空大殿伸開雙手的老人!

    老者雙目內一片深邃,可在這深邃中卻是存在了麻木與茫然,但更多的時候,則是深邃的讓人無法直視,仿佛與他目光的對望,可以將人的靈魂都被吸撤進去一樣。

    他站在那里,身上沒有絲毫修為的波動,但在蘇銘感受,卻是有一種比當年看到道海之先,還要強烈無數的威壓,似乎此人與道海之先,有著一個境界的差距!(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08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