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4章 看著人生,默數輪回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4章 看著人生,默數輪回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54章 看著人生,默數輪回

推薦閱讀:

    盡管不太喜歡讀書,但作為一個教書先生的兒子,張文章覺得自己應該是可以出口成章的,只是他覺得這對自己來說有些困難,于是他聽從了從小長大的,讓他很是喜歡的東家的女兒,那個美麗的女子的勸慰……

    他開始時常露出故作思考的表情,無論是睡覺,吃飯,亦或者是走路,總之是無論做什么事情,他都要先露出思考的神情,這是那他從小就很是喜歡的女子,告訴他的方法,讓自己時常思考,這樣的話,別人就會認為他有學識。

    這種方法,被張文章發揮到了極致,漸漸地,隨著長大,他從最開始的故作思考,慢慢的變成了真的在思考。

    甚至直到他與喜歡的女子成親的一天,在四周之人羨慕的目光中,他也都在思考著人生,即便是拜天地,也都是被那女子很是氣憤的拉著,這才勉強的拜完了天地。

    他是幸運的,因為他喜歡的女子,有一個不喜歡她的父親,所以這場明顯是身份不匹配的婚姻,女子的父親根本就毫不理會,甚至都沒有出現。..

    這幸運似乎一直伴隨著他,在這思考人生的過程中,他慢慢的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仔細去想,又什么樣都沒有明白。

    時間慢慢流逝,他們成親的第二年夏天,一個雨水交加的夜里,暴雨連連,閃電呼嘯間,他的妻子臨產在即。

    這一天夜里,他的岳父,那女子的父親,如發瘋一般,在那雨水中仰天大笑,不顧雨水淋濕了全身,笑聲回蕩,帶著悲涼。

    張文章看著雨水中的岳父,那瘋癲的樣子,他陷入到了思索之中。只是這一次的思索很短暫。就被他心煩意亂的打斷,因為……他妻子凄厲的慘叫,從屋舍內傳出,那是難產的痛苦化作了聲音。

    這聲音,讓他的心在顫抖,讓他無法去思索人生,讓他甚至出現了害怕。他害怕這一天,將是天人永別,他害怕這一天過去后,自己會成為如岳父一樣的瘋癲。

    隨著妻子慘叫的聲音不斷的傳出,隨著岳父在雨水中的笑聲越來越強烈,張文章身子顫抖。就在這時,他妻子臨產的屋舍之門被人一把推開,找來接生的穩婆,神se帶著恐懼跑了出來。

    “妖怪……妖怪!!”

    張文章心神猛的一震,他猛的沖出屋舍,看了一眼妻子臨產的房間內,她痛苦的表情后,大聲呼喚旁人。抬起了轎子。隨著他快速的沖出這院子。

    他要去請郎中,而不再是穩婆。因為他有種強烈的預感,這一次的臨產,或許將是生死,這不再是穩婆能去幫助的事情,這需要郎中才可以救命!

    冒著雨水,走過那哪怕是大雨中也依舊存在的面攤,沒有去注意那面攤內的大石上,坐在那里的老者正向他這里看來,張文章快速的帶人匆匆走過。

    直至他請到了這縣城內,一個似乎與當年的墨郎中差不多的醫者,將其帶回了院子后,張文章焦急的看著妻子臨產的房間,他忽然一咬牙,直接推開房門踏入其內,他不愿在外面等待,他要進入這里,去拉著他妻子的手,與她一同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可就在他要推開這房門一瞬,那房門也被人從內打開,閃電轟鳴間,他看到了那郎中懷里抱著的嬰兒,也看到了那床鋪上,妻子一動不動似氣息斷絕的身體。

    他的腦海轟的一聲,他的耳邊還有外面其岳父凄厲的笑聲,他身子顫抖,走到了妻子的面前,看著面se蒼白,仿佛已經成為了尸體,但嘴角卻是露出母愛微笑的妻子,他的心被強行的撕裂開來,這一刻的他,再也不能去思考人生,而是猛的轉身,死死的盯著那郎中。

    他的身體不知不覺的出現了虛幻,仿佛在他的身前,漸漸有另外一個身影正慢慢凝聚,而那看著他的郎中,則是神se內露出難以置信,又似乎帶著某種明悟。

    這一幕,張文章不知曉,與當年其岳父所經歷的,近乎一模一樣,但區別是當年他的岳父,是背后出現了虛影,而如今的他,是自己成為了虛影,而身前出現的,則是凝聚之身。

    也就是在這一刻,張文章的腦海忽然之間起了轟鳴,如某種塵封的記憶被突然的打開,在這記憶開啟的一瞬,他仿佛是從輪回中蘇醒,是從沉睡中睜開了眼,他的目中漸漸不再是瘋狂,而是成為了清明,他的樣子看起來與以往沒什么區別,但卻隱隱間仿佛多出了靈<!--中间广告位置-->動。

    他閉上了眼,隨著記憶的開啟,隨著如從輪回中蘇醒,他想起了一切,他不是張文章,他是……蘇銘!

    他是道晨真界的蘇銘,他是塑冥族的蘇銘,他是在一顆破損的星辰上,布置了凡煉之法,要去煉化那白se指環的蘇銘!

    他想起了一切,可唯獨……想不起來曾經的一次次輪回,他的記憶似乎停留在踏入凡煉輪回的那一刻。

    沉默中,蘇銘回頭看了一眼床鋪上女子的身體,他看到了那女子的模樣,在看到其樣子的一瞬,蘇銘的身子微微一顫。

    那女子的樣子,是他記憶里的白鳳,亦或者是,是他記憶里,烏山的白靈……

    “這一式輪回,她是我的妻子……”沉默中,蘇銘右手抬起,在白靈的身體上輕輕一點,立刻一股生機涌入白靈的體內,使得其要散去的生命,在這一瞬,恢復了生機,慢慢的睜開了眼。

    她看著蘇銘,虛弱的面孔,綻放出了微笑。

    “讓我……看看孩子……”

    蘇銘望著白靈,蘇醒了記憶的他,內心出現了復雜,但這復雜沒有在臉上露出,而是點了點頭,從那郎中懷里將嬰兒抱下,來到了白靈的身邊,兩個人,一起看著那嬰兒,白靈臉上的微笑帶著母愛。

    “長的挺像你的,可千萬不要跟你一樣,總是傻兮兮的。”白靈笑著說道,但那笑容里,依舊是帶著虛弱。

    蘇銘閉上了眼,蓋住了目中的復雜,在內心傳出了一聲嘆息。

    時間流逝,一晃三年。

    這三年里,蘇銘陪著白靈,他不再是思索人生,因為人生在他面前,已經沒有什么可去思索的了,這是一場輪回,一場虛幻的人生,在這人生內,所有人都是沉睡的,唯獨蘇銘是蘇醒的,他看著人們的喜怒哀樂,看著身邊白靈對他的溫柔,看著孩子漸漸長大,那種思緒,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有些時候,蘇醒……往往是一種痛苦,若蘇銘沒有想起一切,他可以如以往一樣快樂的生活,可如今,他想要做到,但正因為明白這一切都是虛假的,便怎么也無法全身心的投入。

    三年后的這一天,白靈的父親閉上了眼,離開了這個世界。

    又過去了三年,蘇銘這一次輪回中的父親,那位教書先生,也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生命離開了軀體。

    生老病死,世間常態,那處曾經的面攤,也早就不在了,一片空曠,似乎也在這歲月里,消失匿跡。

    直至孩子漸漸長大,直至白靈的臉上出現了皺紋,直至蘇銘的身上也出現了滄桑之時,歲月在二人的這場輪回內,不知不覺的越走越遠。

    白靈是開心的,哪怕是如今老去,但每當看著蘇銘時,那目中都露出柔情,低語時,說著與蘇銘在這輪回中的童年,那從小的陪伴,直至如今。

    蘇銘也漸漸讓自己不再去回想曾經,慢慢的讓自己全身心的沉浸在這輪回內,數著彼此的白發,慢慢的老去。

    直至他們的女兒,嫁了人,直至歲月的無情,在流逝了數十年后,白靈的身體慢慢蒼老,皺紋的越來越多,終在某一天的午夜,拉著蘇銘的手,看著窗外的星空,低聲喃喃……

    “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一座山,夢見了遠古的部落,夢見了我是一個部落的女子,穿著白se的毛皮,眉心有一些漂亮的點綴,而你……是另一個部落之人,在一個血月里,你背著我……在一座山外的凌晨,繞著圈圈,不愿將我送回……

    夢見了一個約定,一個你與我的約定……”白靈喃喃,嘴角帶著微笑,這話語沒有說話,成為了呢喃時,她閉上了眼,再也沒有睜開。

    蘇銘拉著白靈的手,他的眼中露出追憶,看著白靈的生命漸漸消散,看著整個世界到了今天,仿佛過去了快要一個甲子。

    一年后,蘇銘賣掉了這片四合院,因為這里已經沒有任何人是他記憶中的身影,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已經成為了這個縣城內,年紀最大的老人,他見證了這縣城甲子歲月內的一切變故,看到了太多的生老病死,于是,他變賣了家產,在這縣城中一處空曠的地方,搭建了一處臺子,在那里,擺起了一處面攤。

    趕著面,熬著湯,編著草偶,看著人生,默數輪回……

    明天,繼續三更!(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08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