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00章 那一眼 四 第一更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00章 那一眼 四 第一更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 第1100章 那一眼 四 第一更

推薦閱讀:

    ()    步步,蘇銘邁著腳,踏著祭壇的階梯,直至他站在了祭壇上時,他低下頭,看了眼腳下在這平臺上存在的圈圈由無數符組成的陣法。

    沉默。

    這祭壇內連接的道晨閉關之地,那身影也是沉默。

    時間慢慢流逝,直至過去了炷香的時間,道臨與道化二人,都神sè露出疑惑,相比于他們站在那祭壇就立刻感受到了道晨老祖的意志,此刻的道空,竟如常般,沒有絲毫奇異的變化。

    旁盤膝打坐的桑,神sè帶著抹感慨,輕嘆聲后,站起了身,他語不發只是袖甩,就卷著道臨與道化,連同他自己,瞬息就離開了這片天地,將這里……留給了蘇銘。

    當桑卷著道臨與道化二人離去后,又過了十多息,突然的,蘇銘的四周虛無,猛然間扭曲起來,連帶著蘇銘的身體也出現了模糊,與此同時,股磅礴的力量驟然從這虛無內出現,直奔蘇銘的盛世蓮華而來,顯然是要去開啟這衣袍的種種奇異之力。

    可就在這力量要碰觸蘇銘衣袍的剎那,蘇銘抬頭,神sè冰冷的后退步,其體內修為隨之擴散之下,與那來臨的磅礴之力猛的撞。

    轟的聲,蘇銘身子退出三步,阻止了那磅礴之力來開啟自身衣袍。

    “不需要你來開啟。”蘇銘聲音冷淡,話語間他雙目閃,赫然有歲月逆轉之力驟然在其身體上傳開,這是塑冥族的天賦神通,而這件衣袍,也唯有塑冥族的神通,才可以開啟。

    說它是盛世蓮華。可實際上從之前穿上的刻,蘇銘就察覺到,這衣袍分明就是以塑冥族天賦之力,創造出來。

    他若想開啟,自己就可以做到。

    隨著盛世蓮華的開啟,轟鳴之聲回旋間,刺目璀璨之芒從這衣袍上猛的擴散,化作了十朵蓮花環繞在蘇銘四周,使得此地流光四溢。片絕倫。

    聲嘆息,冥冥間從這虛無內傳出,于此同時,在這嘆息回蕩的剎那,又有股磅礴的生機降臨。這股生機直奔蘇銘而來,這是要給他造化,要為他提高修為的生機之力。

    蘇銘沉默,再次后退步。

    “我的修為,雖說有不少不是我自己修得,但哪怕是外力,也是我付出了九死生的代價。從種種造化自行獲得,閣下的生機寶貴,我……要不起。

    告辭。”蘇銘轉身,步步向著祭壇下走去。他此刻已經沒有了忐忑,也沒有了復雜,這種種的思緒早就無形化作了股怨氣。

    深深的怨氣。

    “銘兒……”在蘇銘轉身走出第三步的瞬間,他的耳邊傳來了虛無內。帶著嘆息的聲音,這聲音很是柔和。更帶著歉意,回蕩開來的剎那,蘇銘的腳步頓。

    他閉上了眼,與此同時,這祭壇上的陣法在這刻,突然的閃爍起來,光芒璀璨之時,股傳送之力驟然出現,將蘇銘的身影淹沒在內。

    當蘇銘睜開眼時,他所在的地方,是間有淡淡霧氣繚繞的密室,這密室很,透過那些霧氣,可以看到在前方,有個身影背對著他,如在盤膝,從這身軀上,有陣陣腐朽與滄桑,還有濃濃死氣擴散。

    這個位置的蘇銘,看不到那身影前方,放著的釵子與撥浪鼓,他也看不到,那隱藏在衣袍的身軀,其目光怔怔的看著撥浪鼓,露出深深的內疚。

    那撥浪鼓,若蘇銘可以看到,或許他會想起,那是他在孩童之時,看到其他的伙伴都有這樣的玩具,央求阿公也為他做個,第二天,當阿公把這個撥浪鼓遞給他時,蘇銘當時的快樂,直持續了數ri。

    直至幾年后,隨著蘇銘的長,當他喜歡上了去爬山,找到了小紅作為朋友后,這撥浪鼓,被他自己也忘記了,扔在了什么地方。

    可他應該會記得,因為這個撥浪鼓,是他向阿公要的第件玩具,也是唯的件。

    那撥浪鼓轉動時咚咚的聲音,會讓他覺得,與其他的玩伴樣,沒有區別……

    他在沉默,蘇銘也樣沉默,可最終,還是蘇銘打破了此地的寂靜,他深吸口氣,向著那身影抱拳拜。

    “道空,拜見老祖。”他的聲音在這密室內回蕩,有了余音,久久不散。

    “我是道晨宗的老祖,可不是……你的老祖。”許久,沙啞的聲音從這身影傳出,蘇銘看不到,他碰觸這撥浪鼓的手,此刻有些顫抖。

    “你應該能想到的,以我塑冥族的天賦,以我蘇軒衣之子的智慧,你能歸來道晨宗,就表示你已經明白了…<!--中间广告位置-->…

    我,是道晨老祖,我,也是蘇軒衣,也是……你的父親!”那身影的聲音,在說到最后時,即便以其無法形容的修為,此刻竟也有了顫音。

    “老祖說笑了。”蘇銘沉默片刻,搖了搖頭,轉身向后走去,心神向著禿毛鶴傳下了神念,讓它帶著自己,離開這里,他不愿留在這里,點也不愿。

    在來到這里之前,蘇銘腦海也想過與蘇軒衣見面后,會發生什么,他忐忑過,迷茫過,也復雜過,可真正看到這身影時,他發現,即便是再怎么去思索,再怎么去冷靜,也始終無法壓下那內心揮之不散的怨氣。

    他怨恨對方,這怨氣之深,根本就不可能讓他無視。

    “你……”那身影顫抖了下,蘇銘看不到的其正面,此刻碰觸撥浪鼓骨的手,顫抖的更為劇烈,股悲傷之意,從這顫抖顯露出來。

    “我可以去彌補,銘兒,你心里明白的,你應該可以知道我的苦,我……”

    “老祖,你有完沒完?”蘇銘腳步頓,轉身yin沉的看著那身影,神sè內出現了股戾氣。

    “你是你,我是我,你是道晨也好,是蘇軒衣也罷,你是你,我是我!!你可以去繼續完成你的計劃,但不要再拿我當做棋子,今天的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作為棋子時間長了,那么終有天,我會超越你。

    你是你,我是我,你有你的計劃,我有我的步伐!!”蘇銘袖甩,轉過頭邁步間,禿毛鶴難得的在這刻沒有去吵鬧蘇銘,而是察覺到這里的氣氛很詭異,乖乖的散出其力,使得蘇銘邁步走去的雙腳下,立刻出現了波紋,用屬于禿毛鶴的力量,蘇銘就要強行的離開這讓他心煩悶,有種莫名怒意的地方。

    他怕自己再留下去,會壓制不住這怒意,會讓其xing格的另面爆發出來。

    “你姓蘇,你的名字,是你的祖父為你所起,你體內流淌的是塑冥族的血脈,這是你改變不了的事實,你的怨氣為父可以理解,我會用未來,去彌補過去,我……”那身影苦澀的開口,可話語還沒等說完,蘇銘那里腳步再次頓,更是直接的散去了腳下的波紋,其頭發剎那間直接成為了紅sè,雙眼帶著股瘋狂,這是毀滅xing格的蘇銘。

    只不過,這次紅發的蘇銘,他要宣泄的不是殺戮與滅亡,而是種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無盡怨氣,在化作紅發的剎那,蘇銘笑起來。

    他轉過身,盯著那身影,笑聲回蕩間,目的血絲彌漫,瘋狂之意極為明顯。

    “彌補?好個彌補,當我還是孩童時,問著阿公我的爹娘在那里,阿公的沉默,我的彷徨與害怕,從此之后再也不去問這個問題時,你在哪?你怎么彌補?

    當我看著其他的玩伴都有爹娘,每當ri落后都各自回到家的帳篷內,只有我,獨自的在屬于我的屋舍,默默地看著月亮時,你在哪?你怎么彌補?

    當我少年時,次次的烏山上看著天空,幻想著有天,我的爹娘可以來接我時,你在哪,你又怎么來彌補!

    當我被其他的玩伴欺負是,當我被嘲笑沒有爹娘時,當雷辰每次都幫我揍他們時,你在哪,你又怎么彌補!!

    彌補,好個彌補,如此簡單的兩個字,你就想來消散我的怨氣?

    可笑,好笑,荒謬至極,我倒要問問你,蘇軒衣,當我發現,我身邊的切原來都是虛假的,都是被人可以制造的,那個時候我的難過,我的迷茫,你怎么彌補!

    當我發現,原來樣的烏山,我經歷了三十多次輪回,那種感覺,那種被所有人欺騙的感覺,你如何來彌補!!

    當我知道,原來烏山的我,只是縷魂,我的身軀則被人成為了陣法之眼,被人用來修煉之時,那黑暗的冰冷,你又怎么來彌補!

    當帝天次次的將我擺弄,次次的掌控我的命運,你在哪?你還配在此刻說彌補二字!!

    當我被逼的不得不離開烏山,去了神源廢墟時,躺在火赤星上,如同死尸時,你又在哪?

    更可笑的是,當我已經告訴了自己,我的爹娘已經不在了時,我又心刺痛的發現,原來我的娘親,她躺在第五烘爐,我理解她,我不怨她,因為哪怕是死,她也抱著我,讓我感受到了母親的溫暖。

    可你呢,你在哪,讓個認為自己沒有爹娘的孩子知曉了原來自己不是孤兒,這不是種興奮與驚喜,你沒有感受過所以你不知道,但我知道,這是……種至極的痛與茫然!!”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07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