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1章 入地之門!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1章 入地之門!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11章 入地之門!

推薦閱讀:

    《求魔》最新章節...

    “拽鐵鏈!”蘇銘大吼一聲,把許慧略推起的同時,私開了抓著鐵鏈的手,他的身體向著下方再次的墜落而去,瞬息間,那些兇靈齊齊沖向蘇銘,將蘇銘的身影淹沒在了深淵內。

    鐵鏈在急速的拽動,許慧傻傻的任由鐵鏈帶著快速的上升,她的眼中沒有淚水,但卻露出一股如沒有了魂般的呆滯。

    鐵鏈呼嘯,沒有了那些兇靈的追擊,順利的穿透了層層旋渦霧氣,從這深淵內猛的被拽出時,許慧看到了天空,看到了山峰,也看到了鐵鏈的另一頭,握在朱有財的手中。

    還有另一邊,黃眉大漢陰沉的神恃以及嘴角的一縷鮮血,其手中赫然出現了一把黑色的短刀,此刀應是在其身上,并非儲物袋,否則的話,不可能取出。

    “他……”鐵鏈松開,許慧扣住山石,獲默的低頭,望著下方時,朱有財嘆了口氣,話語沒有說完。

    “他不會死。”半晌,許慧輕聲開口,似對朱有財言語,但更多的,卻是對自己的喃喃。

    龍海老組雙目微不可查的閃動,之前他本可以出手,但卻沒有,畢竟救命之恩雖大,可他當初的誓言也是不小,若對方就這樣的死去了,對他龍海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火魁老祖那里也是幸災樂禍,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玄殤三人,也是暗自私了口氣,蘇銘對他們的威壓,在無形中巳然強烈到了能左右他們思緒的地步。

    “不死?這山峰的深淵充滿了陰邪氣息,更有濃郁死氣,莫說是他,就算是我墜落下去,也是必死無疑。”黃眉大漢冷笑,淡淡開口。

    其他人盡管沒有說話,但他們對于黃眉大漢的這句話,都很是認同,不過……年吟的墜落,蘇銘的墜落,也使得他們的內心,對這山峰更為恐懼,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

    許慧沒有開口,她望著下方的深淵,默默地望著,她的腦海始終浮現蘇銘之前松開手時,對她說出的那句話語。

    她巳經想好了,若蘇銘始終沒有出來,那么她會墜入深淵內,即便是變成那樣的猙獰兇靈,也要與蘇銘,同在。

    所以,其他人的話語,許慧沒有絲毫反應。

    但很快的,黃眉大漢就神色一變,抬頭盯著遙遙的山頂上方,不但是他,紫龍真人那里也是皺了下眉頭,看了眼山頂后,若有所思。

    朱有財應該是第一個發現這奇異之處者,他看了眼許慧,想起了許慧之前堅定的話語。

    漸漸地,龍海老祖與火魁那里,也神色有了變化,最終當玄殤三人也都反應過來時,他們立刻面色難看起來。

    因為……之前年吟墜入深淵后,山頂的老者曾說出只剩下十一人的話語,按照道理來講,他此刻應該是說出還剩十人才對。

    但他一直沒有聲音,這里面透出的合義,不由得讓眾人遲疑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山頂老者的話語始終沒有出現,爬山依舊在繼續,山峰的搖動,時而還是會更為劇烈的回蕩。

    山峰下的深淵內。

    蘇銘閉著眼,他的記憶停留在最后自己墜落下來時,被一群猙獰的兇靈圍住,在陣陣劇痛中,他失去了意識。

    他在昏迷前能感覺到,自己的身軀正在被撕咬。

    不知過去了多久,當他睜開眼時,他躺在一片汗濁的污水中,那水面時而有波紋擴散,陣陣腐朽的味道,彌謾在四周。

    “上天有道,入地有門,天之路可踏,地之遙可望。”一個蒼老的聲音,回蕩在八方,讓蘇銘腦海一下子有了清明。

    他猙扎的站起身時,猛然間發現,自己體內的修為居然恢復了,但隨著修為的恢復,讓蘇銘沉默的是,他看到自己的身軀……彌謾了無數的膿包!!

    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他明白,自己變成了如之前看到的那些兇靈般一個模樣。

    但很快,蘇銘就不再去思索身體的事恃,因為方才的那個聲音,讓他有種熟悉之感,這熟悉不太遙遠,仔細一想就可以找到答案。

    那聲音,正是他之前在那山峰旁,聽到的……那山頂老人的聲音。

    蘇銘站起身,雙眼內露出一抹寒芒,若是在外界的話,他面對這老者根本沒有什么優勢之處,但這里……是第五烘爐,而他蘇銘,是塑冥族的族人。

    冷哼一聲,蘇銘身手驟然而起,循著那聲音傳來的地方,在飛到了半空后一眼看去,<!--中间广告位置-->立刻就看到了在遠處有一座石臺,石臺上有一朵黑色的蓮花,蓮花上盤膝坐著一個老者。

    在這老者四周,旬旬著十多只猙獰的兇靈,他們一個個神色露出痛苦,在膜拜中,那老者的話語回蕩八方。

    你等上天無了路,入地卻開了門,我之術,分兩儀……......—為融蒼穹之意而移山,此為柔。

    二為……霸天地念移山,此為悍……去吧,入地之門巳開,你等可去追尋老夫霸之移山術。”老者淡淡開口,右手抬起一輝,立刻其身后的虛無立刻霧氣翻滾,隱隱間,大地轟鳴,蘇銘在半空親眼看到,這大地立刻化作了汗濁,全部都被霧氣彌謾。

    一座巨大的山峰,赫然出現在了大地下!

    那是一座倒著的山峰,倒立在大地的下方,使人看去時,仿佛這大地不是大地,它完全是霧氣組成,若是人倒著去看,可以看到屹立在霧氣中的高峰。

    “鏡子……”蘇銘心神一震,這是他又一次如此直觀的感受到了當年在蠻族大地時,那種有關鏡子的理論。

    如果把這霧氣比喻成一個鏡子,那么蘇銘之前所在的山峰,是鏡子外,而如今這霧氣下的倒立山峰,則是鏡子內。

    亦或者,兩個正好是相反,外面的才是鏡子內,如今蘇銘看到的,才是鏡手外的真正之山。

    看不透,分不情,亦或者一念之間可變化無窮。

    蘇銘在半空望著那老者,皺起眉頭,盯著霧氣下的山峰,露出沉思。

    與此同時,老者四周旬旬的那些兇靈,一個個立刻站起身,嘶吼中沖向霧氣下的倒立山峰,他們的修為沒有消失,而是在相互的疾馳中,那山峰立刻一震,在那些兇靈四周的山體立刻出現了十個光圈區域,那些兇靈齊齊向著光圈所在的地方臨近,但它們的數量是十多,而光圈只有十。

    一場爭奪的嘶殺,瞬間展開,也就是片刻的功夫,但凡是光圈外的兇靈,瞬間發出凄厲的慘叫,身影詣失后,出現在了那老者所在石臺的四周,一個個抱著頭,不斷地哀嚎,仿佛在他們身上有某種讓他們珍惜的事物,正在被快速的抽走。

    化作了一縷縷各種顏色的線條,融入到老者的身體內。

    余下的山體上那些兇靈,則是一個個嘶吼中再次的前行。

    “入地有門,但此門你等每一次失敗,都要被抽走百年記憶,直至再沒有記憶時,抽走你們的七情六欲,當七情六欲也都沒有了,就是你們的生命。”老者淡淡開口,不去看那些哀嚎的兇靈,而是抬起頭,目光落在了半空中的蘇銘身上。

    “歡迎你的到來,第五烘爐這一代的主人,老夫木牙。”老者微微一笑。

    蘇銘望著老者,沒有說話。

    這個游戲,你想要參與么?如果不愿,留下你千年記憶,七情六欲中老夫取走三種,隨后看在你父親的份上,可以讓你滾出這里。”老者微笑,只是那笑容在蘇銘看去,充滿了一種邪異,那目中的冷漠,是對眾生的無視。

    “為何不愿。”蘇銘盯著那老者,半晌之后忽然臉上也露出了微笑,那笑容同樣帶著一股邪異,更是在其身上出現了一些細微的青筋,這些青筋看似如常,但實際上,那是厄蒼的脈絡!

    厄蒼一出,頓時蘇銘身上的邪異立刻化作了一股邪惡,這邪惡的氣息擴散八方,卷動此地霧氣,在蘇銘的身體外,形成了一個轉動的旋渦。

    那老者原本微笑,神色如常,可在看到蘇銘這笑容以及那邪惡氣息的剎那,他的雙眼猛地一亮,身體更是直接站起,望著蘇銘,目中快速的閃動了幾下后,他募然的大笑起來。

    "好,老夫一生只佩服一個人,但也極為厭惡此人的宴頑不靈與那可笑可悲的愚忠,此人就是你的祖父,與老夫以及陸壓齊名,第五真界三大軒尊之一的你們塑冥族的老祖。

    沒想到,他的嫡系后人里,居然出了你這么一個敢奪合厄蒼這種秉承天地邪惡而生,再進一步……就可以踏入噩生的奇葩!!

    你的父親莫非就沒告訴過你,滅生老人歌謠內的九大生命,是塑冥族絕對不能去奪舍的存在么!”老者大笑中,那開心的樣子不像做假,其大袖一甩,立刻在蘇銘的身前,下方的霧氣猛的翻滾向外擴散開來,露出了一個通道入口。

    “入地之門巳打開,老夫期待你……成為我木牙的傳承者,你若能成功,老夫不但傳你移山之木,更送你一場……大造化!”(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05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