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24章 渴望最強的執念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24章 渴望最強的執念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824章 渴望最強的執念

推薦閱讀:

    1009

    “原來,當年讓我絕望的一幕,在具備了界尊的修后,是如此的可笑!”蘇銘大笑,只是那笑聲透著一股強烈的嘲諷,他嘲諷的不是旁人,是這天地,是他自己。

    他的內心沒有快慰,沒有報仇之人的開心,只有嘲諷。

    當年了此劫犧牲的人們,當年蘇銘拼盡一切都不可改變的死亡,最終只能黯淡選擇屈從的經歷,此刻看去,是多么的可笑,強者,弱者,在這一瞬,于蘇銘的心中有了極強烈的認知。

    就如同他記憶里當年陰死漩渦內存在的一句“可以。”

    僅僅一個強者口中的“可以。”就能讓浩劫崩潰,一如現在的蘇銘,他只要想殺,那么道原的所有道奴,在他眼中都如螻蟻,這是何等的諷刺,這是何等的讓人心酸。

    “變強,我不要再成弱者,我要成強者,我要掌控自己的人生,我不愿再讓身邊的人保護我而死去,不愿讓身邊的人全部消失后,而我……只能是這蒼茫天地內的一個可憐的孤人。”

    “我不愿!”蘇銘從未有如現在這樣對于強弱的理解如此深刻,哪怕是當年陰死漩渦內的意志出手時,他也只是震撼,只是苦澀,對方那龐大的修,讓他內心顫抖的同時,生出了強烈的渴望。

    這渴望之意,讓他瘋狂,讓他想變強,直至如今,借著石碑之力他回到了過去,在這記憶的一個點里,他報仇了,他掌握了當年欲得到的修,只是……他不快樂。

    因,此刻的他還不夠強,此刻的他還不算是強者,或許他可以滅殺道原及其所有道奴,但他就算是如今能報仇了,但這畢竟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

    而若是遇到了連他都無法對抗的敵人,那么這同樣的一幕,依舊還是會再次上演,比如說他之所以踏入了異地,就是因被不可抗力的追殺。

    他不想每次都是在浩劫到來時自己的修不夠,只能在歲月流逝后的某一天,去回首曾經,去大笑,去流淚,去感受這充滿了譏諷的命運。

    他要走在命運之前,去指引自己的命運該如何行走,而不是被命運牽著身軀如木偶一樣,他要變的更強!

    “強與弱,如此簡單的道理,我蘇銘個天才真正的明白。”蘇銘抬頭笑著,眼淚更多的流下,他看著天空的血色,看著那大地海水的鮮紅,這是秋的顏色。

    他流出的淚水,淹沒了雙眼,使得世界變的朦朧,在這朦朧里他看不到天,也看不到海,所看全部都是無盡的紅色。

    秋意,在這不知不覺中,出現在了蘇銘的意識里,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在這秋意出現的瞬間,站在半空的蘇銘,他體內的修砰然運轉。

    冬、秋、夏、春!

    這是蘇銘的命格,是他自己明悟的自身未來要走之路,如從死走向生,在陰死之地時,蘇銘的命格是隆冬,那是死亡的寂滅,直至于東荒塔內,他明悟了秋意的顏色,渴望看到天地成紅,這秋的紅,會讓他在隆冬里感受到死亡的流逝。

    “何秋……生與死之間,就是秋天!”

    “因秋天,是寒冷與溫暖的交替,因秋天,是隆冬與炎夏的過渡,因秋天……是萬物從茂盛走向枯萎的道路。

    秋天,它就應該是赤紅,是在無盡的殺戮中,去改變每一個人的生死,來完成我的明悟,此秋殺!”

    蘇銘體內修運轉速度越來越快,隨著蘇銘的明悟,隨著他眼前的世界盡是朦朧中的鮮紅,隨著蘇銘的自嘲的笑聲,他的修如雷霆轟鳴。

    “我的命格是冬秋夏春,我的命中缺少的

    882

    ,不是魂,不是肉身,而是我的生命,我缺少生命,因我就是當年在母親懷里,那個死亡的嬰兒!”

    “我具備意識,這是因塑冥族的特殊,我的肉身能在仙族的世界里成長,這是因誰說死亡的人,不可以繼續成長!

    生與死,強與弱,如此簡單,如此簡單!”蘇銘笑聲癲狂,他的修境界是命缺初期,也就是地修。

    可在這一瞬,隨著他修的運轉,隨著蘇銘對于自己缺少的生命明悟,他的修轟然爆發開來,天地色變,蒼穹低吼,八方虛無齊齊震動之中,半空的蘇銘,他的修赫然從命缺初期攀升,直接到了命缺中期。

    “我要成強者,我要成這天地間……最強之人!!”蘇銘仰天嘶吼,這是他第一次,發出這樣的聲音,以往的<!--中间广告位置-->他只是想要自己變強,可卻沒有特定的目標,但如今,在這一瞬,蘇銘的咆哮驚天動地,這代表了他的內心渴望,代表了他在這一剎那,強烈的執念。

    天地間,蒼穹內外,最強者!!

    “我要讓任何曾經辱我,逼我,殺我,控我之人,全部歸墟,成蒼穹塵埃,我要讓曾經任何恩我,助我,護我之人,哪怕他們自身罪惡滔天,但也要成這蒼穹的永恒存在,無人敢去傷害絲毫!

    我要最強,最強!”蘇銘的聲音回蕩天地之時,這四周所有的紅色全部顫抖,齊齊卷動之下直奔蘇銘而來,那些死亡的道奴,那些血紅的秋意,在這瞬息中全部涌入到了蘇銘的體內,從他的全身汗毛孔內不斷涌入后,蘇銘仰天一吼。

    他的灰發飛舞,他的修在這剎那中轟然再次攀升開來,從命缺中期邁入到了命缺后期,只差一步就可圓滿,圓滿之后若突破,蘇銘就是命宮,也就是天修!

    在蘇銘修達到了地修巔峰,距離天修只差一步的同時,蘇銘的四周虛無化作了一個龐大的漩渦,這漩渦轟鳴轉動之中,其內出現了一

    aaa

    只巨大的眼睛。

    在這眼睛出現的同時,蘇銘的身體模糊,漸漸消失,在其消失前的一瞬,蘇銘轉過頭,他的目中不再有瘋狂,而是不舍。

    在這石碑空間的他,早就感受到了封印自己情感與痛楚的力量已經消散,仿佛在這里,這股力量被自然而然的壓制。

    他看著四周的第九峰之人,那一個個熟悉的面孔,一個個在蘇銘記憶里永恒的人們,盡管他們已經死去,但在蘇銘的心中,他們一直活著。

    “我會……讓你們復活,終有一天……”蘇銘喃喃,他想到了赤火侯的話語及的塑冥族的神通,他的身子漸漸消失,直至散在了天地內。

    ……

    四大真界。

    道晨真界,桂花星。

    之所以叫做這個名字,是因此星內長滿了桂花,輕香彌漫,在風中飄散,在此星的東南區域,一片山巒之間存在了無數精美的閣樓,有諸多的修士存在于這里。

    其中有一處閣樓內,傳出古箏的曲樂之音,回蕩四周,久久不散,閣樓中盤膝坐著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這女子長發披肩,相貌很美,若蘇銘能看到的話,他會認出,這女子正是當年他在陰死之地,體內三魂之一展現的虛幻投影內,出現的女子,也正是……白素的體。

    “好奇怪的感覺……我隱隱覺得這一首曲樂如一場夢。”白衣女子神色茫然,喃喃中古箏之音回旋,在這曲樂里,仿佛蘊含了蘇銘嘲諷的大笑,還有他流著淚的哀傷。

    同樣是道晨真界,一顆平凡的修真星上,一處洞府中,盤膝坐著一個修士,這修士樣子尋常,甚至有些賊眉鼠眼,可此刻他在盤膝中,雙眼卻是有淚水流下,許久之后當他睜開眼時,他的目中出現了追憶。

    “忘記不掉蠻族,忘記不了第九峰,也忘記不了在蠻族時的快樂還有……蘇銘。”這修士修不高,他喃喃著,再次閉上了眼。

    道晨真界,仙族領域,陰死漩渦內……蠻族的大地上,蘇銘記憶里的第九峰山巔,站著一個如花般的男子,這男子穿著白衣,海風吹來將其衣衫吹去,將他的長發飄舞,露出一張柔美的面孔。

    他不再讓陽光映照在側臉,不再神色上總是帶著溫和的微笑,他的笑容依舊很久沒有出現,他默默的站在那里,看著前方。

    “小師弟,我夢到了你……夢到你滅殺了

    385

    道原,滅殺了所有道奴,夢到你……成了強者,這是夢么……”二師兄,輕聲喃喃。

    他身后的洞府內,虎子流著淚從夢中睜開眼,他臉上滿是胡茬,他不愿去刮掉,他樣子邋遢,一把拿起身邊的酒壺,大口大口的喝著。

    酒水從他的嘴角流下,那不是淚,可虎子喝著喝著,他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他默默的哭著。

    “小師弟,我又夢到你了,我想你……”

    第九峰在海水中的山底內,大師兄在其閉關之處,他沒有頭,但在他的身上卻是有癲狂之意,他在修行,他在不斷地修行,唯有這樣,才可以讓他不再痛苦,讓他不再自責。

    “小師弟……大師兄,對不起你,若不是了救我……”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01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