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764章 一星、一月、一陽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764章 一星、一月、一陽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心的痛,與身體的痛,是不同的感覺。

    蘇銘抓著自己的胸口,那種具備了真正的血肉身軀后,傳遞來的心中刺痛,甚至還帶著一種如心糾在一起的感覺,讓他默默的在這寂靜的夜里,數著天空的星辰。

    “你斷去了我肉身的痛,可……沒有斷去我的心痛……”蘇銘輕聲喃喃,他不知道,這世間還有一種痛,它超越了肉身,超越了心中的刺意,散發出來的是一種來自靈魂的痛。

    魂痛。

    蘇銘不知在什么時候閉上了眼,將那痛楚埋葬在心底,深深的記住這種感覺,他明白,這或許是自己唯一留下的,對過去的追憶。

    那種心的刺痛里,有雨萱閉著雙眼,自己卻抓不住她的手,有白素回眸的一笑后,化作的白紗讓自己只能看著遠去。

    那里還有大師兄的蘇醒,二師兄的微笑,虎子撓著頭的動作,還有那喜歡變換衣衫的師尊,還有……很多,很多。

    月sè漸濃,直至一夜過去后,蘇銘的頭發不再是紫與黑,而是成為了灰sè,那灰sè的發似他承受了一整夜的心痛后,感染了魂,感染了身,自然而然的出現了。

    一頭灰發,一身白衣,蘇銘盤膝坐在那里,在那陽光從天涯海角出現時,他抬起了頭。

    此刻的天空,有那么一幕奇異若畫面般的存在,那是遠處抬頭的初陽,那是另一個方向漸漸黯淡的月亮,那是一顆正慢慢散去的璀璨星辰。

    一星、一月、一陽。

    ri月星辰在這一瞬,竟同時的出現在了天幕中,這在火赤星上一年只有一次,且這一次的時間不到半個時辰。

    只有在ri月交替之時。在那黑夜與白天相互替換的片刻。才會出現這種奇異的天象,也只有在那一生一世之ri,才會有那顆璀璨的星辰出現。讓人看之,會不知覺得被其吸引。

    蘇銘怔怔的看著,這天地的奇異在這一刻。讓他仿佛明白了一些什么,他首先想起的是儲物袋內從司馬信那里獲得的扇子,那被二代蠻神在其內封印的術法神通,星辰ri月變。

    這術法威力極為強大,刻印在那扇子上,是二代蠻神的神通,蘇銘以往展開都是借用扇子,他自身對此術并不了解。

    可在這一刻,在看到這天空奇異的一星一月一ri后。他忽然間似明白了一些以往不太清晰的運用。

    只是這種明悟很快就在蘇銘的腦海里散去,他看著那天空的星辰ri月,腦海里再次浮現出的。是在很久很久之前。他還是一個孩童的時候,在那烏山上看著一張獸皮書。帶著期待與夢想,念著那獸皮上的一句話。

    “蠻族有祖,開天造人,遺留萬代至今……持蠻者,飛天入地移山倒海……有蠻紋通天,可摘取ri月星辰……”

    “可摘取ri月星辰……”蘇銘喃喃,他怔怔的看著天空。

    時間漸漸流逝,一年一次只存在半個時辰的天地異象,漸漸走到了尾聲,隨著那天空的璀璨星辰只剩下了模糊地虛影時,蘇銘全身一震,就連那句獸皮上的話語也都在他腦海里消失,他的腦海如今一片空白,可卻隱隱的似有一種升華的感悟,正慢慢的出現,那是他看到這ri月星辰后,第三次的明悟。

    只是這第三次的明悟很淺,并不清晰。

    直至那月亮也都淡去的只剩下虛影時,蘇銘腦海里那不清晰的感悟深刻了一些,但依舊還是無法摸索出來。

    他看著那星辰消失,看著那月亮不見,看著遠處的太陽漸漸升空而起,在那一年一次的異象消失后,蘇銘愣在那里許久,許久。

    他有種強烈的感覺,如果自己腦海里能清晰的浮現出這第三次感悟,那么他將有驚人的收獲。

    甚至就連岳宏邦歸來,單膝跪在蘇銘面前時,蘇銘都沒有察覺,他看著那不再天空上出現的原本是星辰與月亮的地方,他知道,自己錯過了一次……深刻的感悟。

    這一次的感悟,他不知道能明悟什么,或是神通,或是心境,或是修為,但如今卻是錯過了。

    或許也不是錯過,而是那天地的異象消失的太快。

    蘇銘嘆息,收回了看向天空的目光。

    岳宏邦安靜的單膝跪在蘇銘前方,低著頭,一聲不出,他之前看出了蘇銘似對那天空的異象在感悟,知道這個時候萬萬不能打擾,直至此刻他聽到了蘇銘的嘆息,這才抬起了頭。

    “這種ri月星辰同時出現在天幕的奇異,每年會有一次,每次不到半個時辰……前輩若多次感興<!--中间广告位置-->趣,每年的此刻,都會有這一幕。”

    “那是什么星辰?”蘇銘沉默片刻,輕聲開口。

    岳宏邦一怔,明白了蘇銘所問的星辰必定是昨夜那顆璀璨之星,這一年一次會綻放出堪比ri月之輝的星辰。

    “沒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星辰,曾經在火赤星上有一些強者想去追尋,可卻始終沒有答案……久而久之,在火赤星有了一個傳說,人們把那顆每年一次璀璨的星辰,比喻成了親密的道侶。”岳宏邦低聲說道。

    蘇銘看著天空,許久之后搖了搖頭,他沒有在說話,而是保持這樣的動作,哪怕那天空上已經沒有了星辰與月,只剩下了太陽。

    岳宏邦沉默片刻,漸漸告退,在遠處他看著蘇銘,沉吟少頃后選擇了盤膝坐在那里,默默地守護,不允許外人踏入這里,即便是有送來藍sè石頭的北部區域之人,也都被岳宏邦攔住,將那藍sè石頭放在一旁,不讓靠近蘇銘那里。

    蘇銘一直看著天空,看著那藍天漸漸漆黑,看著月亮漸漸浮現,一天,一天,一天……

    蘇銘不知自己到底注視了那天空又多久,他忘記了時間的流逝,甚至忘記了去吸收那藍sè的石頭,他就這樣在盤膝中,看著天空。

    赤蟒鳳也始終在一旁,歲月對它來說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它也習慣了這樣的平靜,禿毛鶴時而歸來,但它xing格好動,往往回來不久,便再次外出不知忙活著什么。

    岳宏邦一直在遠處守護,他看出來了,此刻的蘇銘應該是沉浸在一種奇異的狀態里,這種狀態對于修士而言可遇而不可求。

    甚至蘇銘如今都不知曉,處于這種狀態的自己,其修為幾乎停滯下來,在其體內慢慢收縮之下,如同沉睡,在這沉睡中唯有他的心臟在怦怦的緩慢跳動。

    也唯有他的魂,與雙目融合后,在看著天。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心在跳動時,他的魂在望著天空時,他的第三次心變,不知不覺的,來臨了。

    時間的流逝,漸漸過去了一年。

    這一年里北方區域之人大都知曉,他們的首領在原祁北山的洞府外閉關,眾人被禁,止步在那里方圓百里外,不得踏入絲毫。

    直至一年后的這一天深夜,在那天空上,除了明亮的皓月外,天空的另一側那一年前曾經出現的星辰,再次的璀璨顯露后,蘇銘一年不動的身軀,突然的一震,他望著那星辰,這一年對他而言,很快很快,似只是一次思索,只是一次短暫的明悟。

    此刻他看著那星辰,腦海中一年前的明悟再次浮現,不斷地深刻著,漸漸地黑夜消散,當那天空朦朧時,當那初陽出現時,在蘇銘的目中那天空上終于出現了星辰ri月共輝的奇異。

    看著這一幕,蘇銘的腦海傳來了陣陣轟鳴之聲,他身子顫抖著,他的雙眼流下了真實的淚水,他忽然的,明白了。

    他明白了自己為何對這星辰執著,為何對這ri月星同時出現而明悟。

    “那每天都會出現的皓陽,是殘酷的現實,提醒著我這里是神源廢地,這里是殘酷的世界,讓我看到其光芒照耀的地方,一片陌生……

    那每個夜里出現的明月,是虛幻的夢想,讓人可以忘記四周的陌生,忘記身處于何地,讓黑暗來自我欺騙,產生了一種追求與希望。

    而這每年一次出現在天空的璀璨星辰……是……家鄉。”蘇銘喃喃。

    “現實的陽,希望的月,代表家鄉的星辰,這才是……離開家鄉的游子,心中的執著……”蘇銘看著天空的星辰ri月,在這一瞬間,他似乎看到了這星辰ri月散發出了強烈的光芒,那光芒凝聚在他的身上,讓蘇銘的腦海在轟鳴中,他的心傳來了劇烈的刺痛,那是對家的思念形成的痛。

    天空的ri月星辰,在這火赤星其他人的眼里,并沒有出現如蘇銘看到的強烈光芒,那星辰與月亮依舊還是隨著天空的明亮而漸漸的黯淡,一切似乎都是蘇銘的想象與幻覺。

    可在蘇銘的目中,在這一瞬,卻是漸漸的在其左眼里,出現了皓陽的虛影,在他的右目中,則是明月若倒映一般。

    在他的刺痛的心中,則是在這一剎那,似蘊含了星辰。

    這是蘇銘的明悟,因其明悟,故而ri月星辰盡管或散去或明亮,可它們……卻是以記憶的畫板,以感悟為刻刀,深深的刻在了蘇銘的腦海中。

    “第三次心變么……”蘇銘抓著自己的心口,他感受到了當年第一次心變時的,那種獨特的心緒的變化。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200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