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613章 短暫與美好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613章 短暫與美好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613章 短暫與美好

推薦閱讀:

    年前的蘇銘,臨走時他的修為只恢復了一層,此刻歸來的他,已然恢復到了近乎六成,但無論如何,他,還是他。

    還是那個小丑兒口中的狗剩哥哥,還是那個小丑兒爹娘目中,瘦弱但卻懂事的少年。

    蘇銘站在屋舍外,抬起手,輕輕地敲了敲屋舍的門。

    那敲門的聲音,在這風雪的嗚咽里很輕微,在外面聽不清晰,可在屋子里,能聽得清楚。

    “誰啊……”一個微弱的聲音,從那屋舍內傳出,這聲音是小丑兒的,只是那聲音顯得有些沒有力氣。

    “是我。”蘇銘輕聲開口。

    他的聲音在傳出后,那屋舍內驟然間安靜下來,沒過多久,房門被人在里面猛的打開,在這屋舍的門被打開的一剎,風雪從外呼嘯的吹了進去,卷著雪花,只是蘇銘那瘦弱的身軀,此刻如山一樣,阻擋著身后的風,使得那風……吹不過他的身體,吹不到那些刻怔怔的看著他,眼中有驚喜的淚水流淌的小丑兒。

    “狗剩哥哥!”小丑兒哭了出來,上前一把抱住了蘇銘,蘇銘輕輕地拍著她的背,用自己的身子,去為她繼續阻擋風雪。

    “小丑兒不哭,快一年沒看到,個頭高了不少。”蘇銘柔和的笑著,說著,當他抬起頭時,他看到了在那屋舍內,站在那里的一對夫婦。

    灰白色的頭發,更多的皺紋,還有那歲月似加倍的流轉留下的痕跡,微微岣嶁的身子,消瘦的臉,還有那淚水中,張開的似要說些什么的唇。

    這是小丑兒的父親。

    一旁的那女子,頭發白了很多,美麗的容顏只有依稀,看不清晰了,她的淚水落下但臉上卻露出了一幕,讓蘇銘覺得是這世間最美麗的微笑。

    “回家了,就等你呢……”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蘇銘的心一下子被溫暖彌漫他拉著小丑兒走了過去將屋舍的門關上后,看著眼前這平凡的一家人,蘇銘跪在了那里。

    “爹,娘,狗剩回來了……”

    一種溫馨,在這一刻驅散了方才吹入到房間內的寒風,驅散了外面的雪冷,使得這屋子里,彌漫了可以融化寒冬的溫暖。

    這一夜,小丑兒的笑聲如當年一樣,在這溫暖中回蕩,小丑兒父親那慈祥的目光,總是在蘇銘的身上看去還有小丑兒母親,則是從屋舍里拿出了一件棉襖,那是她親手縫制的,為他,縫制的。

    穿著那棉襖的蘇銘,看起來如一個真正的少年孩童,沒有哀傷,沒有殺戮沒有復雜,有的只是溫暖那一家人的溫暖。

    這一夜家里的燈火,始終不滅,在那外面的黑暗里,在那寒風的吹打中,它長久的存在,因為使得它一直燃燒的,或許已經不是煤油,而是這一家人中,那平凡的,卻是蘇銘渴望的親情。

    是那親情,讓這燈火不滅,這親情,蘇銘珍惜,將其全部放在了心底,作為他的美好,作為他記憶里,不允許失去的一部分。

    這部分記憶中,寫著小丑兒,寫著她的父親,母親,也是他的。

    “我會陪著你,直至你們歲月的終結……”這是蘇銘當年默默對<!--中间广告位置-->小丑兒說著的話語,也是他如今,在內心里,在那份記憶中,寫著的一行字跡。

    美好,在很多時候都是短暫的,因為這世間或許存在了一只叫做孤獨的眼,它不愿去看太多的美好,所以,它讓美好與短暫,相惜相偎。

    故而人們總是會說,短暫的美好……

    這一夜,終歸是有結束的時候,如那美好二字,在短暫中,也存在了結束,蘇銘還不能長久的留在這里,因為一旦如此,在他修為還沒有恢復前,或許帶給這一家人的,將是一場生死離別。

    他能做的,是記住這短暫的美好,然后……”,默默的離去。

    但他留下了一個人,一個躺在小床上,漸漸睜開了雙眼的人,這個人,是陳大喜,是小丑兒的哥哥,是一個可憐的魂。

    他的容顏本應該是中年的模樣,但蘇銘不忍讓小丑兒的爹娘心痛,不忍小丑兒的眼淚,他寧可自己的修為晚恢復一些時間,在陳大喜的身上,送予了生機,使得陳大喜的容顏,看起來,是二十歲的模樣。

    這是虛假的,在其唯有十年的生命結束的那一刻,他會變成其本該具備的樣子。

    蘇銘,離開了。

    他為小丑兒的爹娘梳理了身體,使得他們的疾病散去,使得小丑兒臉上那胎記更淺之后,他沒有去推開屋舍的門,而是邁步間,出現在了屋舍外。

    “如果沒有推開那道離別的門,便等于是我沒有離去的話,那么我永遠不會去推開這個門。”蘇銘的身后,是無盡的雪花,那雪花遮蓋了他與小丑兒一家屋舍的道路,似斷了歸途,漸漸成為了一片白色的蒼茫。

    蘇銘獨自一個人,孤獨的走在雪地上,越走越遠,那雪花落在他的頭發上,身體上,還有那件棉襖上……很冷,可他的心中埋著那溫暖,在這雪中,可以溫暖著他,讓他走的更遠。

    蘇銘遠去了,走在這天地的白雪里,直至一個人孤獨的走到了白頭,那消失在天地的身影,在蕭瑟中,漸漸看不清,漸漸化作了辦……

    那雪風的嗚咽,如一首塤曲的飄遙,那雪花的飄落,則是這塤曲的歌詞,在這虛無里唱著,不知誰能聽到的歌聲。

    那歌聲里,唱著風雪埋葬一座城,唱著孤獨散滅所有的燈,唱的是看不到的陌生中,誰的夕陽,誰的容顏,誰的兒時十幾年……

    在蘇銘離去后,小丑兒一家中,在這沉睡里,那躺在床上的陳大喜,慢慢的睜開了眼,他的目中有一抹迷茫,他覺得自己睡了一覺,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那夢里的最后,有一個聲音回蕩,正是這聲音,將他從夢里帶了出來,帶回了家。

    “你本是死亡之人……我能做的,是幫你爭取十年的生命,用這十年……去陪伴你的爹娘,你的妹妹……”

    我不知道這一章是怎么寫完的,寫著寫著,忽然有種回光返照的感覺,實在沒有其他的詞語來形容,姑且這么形容吧。

    感覺一下子充滿了力量,可寫著寫著,就整個人更深的疲憊下來,回首這一個月,唯有一個字。

    與累無關,我不說……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7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