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求推薦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求推薦

第二卷風起天寒 求推薦

推薦閱讀:

    人這一生,有長有短,有輝煌有低潮,這些道理蘇銘不懂,他唯一懂的,就是自己應該這么做,部落,是他的家。

    那一拳的轟出,蘇銘的右手發出了砰砰之聲,那是他的骨頭無承受,那是他的血肉正被撕裂的聲音,那轟出的一拳,落在這房門的剎那,轟鳴之聲驚天動地,似可讓風云sè變,讓那漫天的風雪為之一頓。

    那房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寸寸崩潰,化作了無數的碎片,好似被一股風暴橫掃,向外如一片片樹葉般倒卷而去。

    轟鳴之聲回dàng八方,在那房門徹底崩潰的剎那,其外那冰雪蠻像,同樣浮現了無數的裂縫,但竟沒有隨著那房門的崩潰而爆開。

    此刻在蘇銘的面前,沒有房門,只有那前方地面上的滿地殘片,可在他與外界之間,那彌漫了大量裂縫的冰雪蠻像,卻是依舊漂浮在半空,散發出柔和的光芒,似化作了一道無形的光幕,始終不曾崩潰。

    仿佛那房門,只是承載了這無形光幕,故而才會如此難以轟開,如今房門碎裂,lu出了這里,真正的封印!

    但在其上,那光芒卻是并非刺目,也非黯淡,顯然它依舊強大。

    蘇銘沒有lu出意外,他早就能猜測到,阿公的封印,絕非如此輕易就能破開,幾乎就是在那房門碎裂,這光幕顯lu出來的瞬間,蘇銘的身體就驀然向前一步邁出,其身體上那一條血線還在散發刺目血光,乍一看,隨著蘇銘這一動,仿佛血光暴起一般,再次一拳轟出。

    這一拳,看似落在了虛空,但實際上卻是轟在了那無形的光幕上,這光幕猛的一顫,其上光芒卻依舊。

    蘇銘紅著雙眼,不斷地轟擊,片刻后,當那光幕之芒已然黯淡到了極限之時,蘇銘嘴角溢出鮮血,退后幾步,他右手驀然抬起,盯著那光幕,但抬起的右手卻是向著右側空無之處隔空一斬!

    斬三煞!!

    此術是烏山部落里,極為強大的蠻術之一,據說是傳自那數百年前真正的烏山部!

    想要施展此術,重點不是修煉,甚至有關此術的修煉,極為簡單,且蘇銘很早之前,便時常在腦海內琢磨此術,可因不具備二百條血線,故而一直都無展開。

    此術難的,是對于血線的要求,唯有達到了二百條血線,才可進行第一斬!如今,蘇銘血線二百四十三條,達到了凝血境第七層,這在他腦海內始終存在的斬三煞之術,第一次,被他施展出來!

    斬三煞,太歲中殺也!所謂三煞,又稱三殺!

    天地間,絕胎養三方,絕為劫煞,胎為災煞,養為歲煞!又可稱為劫殺、災殺、歲殺三術!

    烏山部落在很早的時候,不知從何處得來此術,深刻研究之下,全族震驚,天地間無時無刻都存在著三煞之方,但三煞虛無縹緲,看不到,觸不及,它的存在,或許有,或許……沒有。

    但經過那個時候強大的烏山部不斷地研究,卻是漸漸mo索出了規律,每天按照不同的時辰,這虛無的三煞會在不同的方位里,于是以此推衍出了這當年名震八方的烏山奇術,斬三煞!

    烏山部的先賢認為,天地有格局,三煞只是格局的一部分,但它的確存在,一切力量,都是存在這格局之內,故而一旦格局被打破,就可爆發出難以置信的強悍威力。

    至于其威力大小,則即便是烏山部,也沒有研究出具體,此術也頗為詭秘,時而威力驚人,時而威力尋常,但即便是尋常,也足以殺人!

    故而流傳下來的斬三煞之術,較為粗糙,任何人只要血線足夠都可以施展,但真正能mo索到此術精髓的,卻是幾乎沒有。

    這是一種烏山部落族人,無理解的力量,他們只能借用,無掌控,甚至當年烏山部的一位蠻公曾留下話語,誰能真正的操控三煞,誰就可以掌握八方格局!

    此刻的蘇銘,便是如此,他抬起的右手之所以斬向右側,正是因為此刻深夜,按照那斬三煞的原理,這個時候,天地格局的三煞,是在北方!

    而蘇銘的右側,正是北方!在他那右手斬落的一剎那,他身體上的那條重疊了的血線,綻放出奪目的血光,那血光內的血線,詭異的動了起來,按照此刻蘇銘獲得的傳承之,環繞其右臂九圈之后,順著其手,似脫離了身體,融入到了那虛無之內。

    這也正是為何斬三煞必須要二百條血線的重點,因此術的詭異,血線會有瞬間似離開了身體,若是沒有足夠的氣血,則很難完成。

    在這一剎那,蘇銘有種奇異的感覺,似自己的右側虛無,仿佛全部景物都消失,成為了一片蒼茫,自己那一斬的過程,似以血線形成了一把利刃,斬在這虛無里,仿佛斬開了淤泥。

    這是很詭異的感觸,他不明白為何會這樣,他懂的,只是施展!

    一掌斬落,那方才的奇怪感覺剎那消失,一切恢復正常,但與此同時,卻見那蘇銘前方的黯淡光幕,驀然間劇烈的顫抖起來,若仔細看,可以清晰的看到,顫抖的不僅僅是這光幕,而是以蘇銘為中心,他四周的八方,全部都在顫抖。

    可就算是這樣,那光幕在顫抖過后,卻是依舊存在,仿佛蘇銘的一切舉動,都起不到太多的作用,這畢竟是阿公布置的封印,其強悍的程度,絕不是蘇銘吞些草藥與蠻血可以破開的!

    蘇銘身子一震,這是他第一次施展斬三煞之術,以他的修為,只能去斬一煞,其詭異的威力,讓他心神震動,但當他看到那光幕后,神sè漸漸起了發自內心的絕望,他已經想到了一切方,他已經展開了所有手段,可那光幕,卻是如同天與地的溝壑,<!--中间广告位置-->讓人看得到,可卻無跨越。

    蘇銘面sè蒼白,似無力的踉蹌退后一步,又一步。

    幾乎同時,于蘇銘退后的一剎那,他神sè驀然一變,清晰的感受到,腳下的大地似在震動。

    那遠在風圳部落外,在那平原上被封印的風圳山,此刻黑霧繚繞中,有一聲野獸的咆哮驀然而起,那咆哮透出憤怒,在其傳開的同時,被封死的天地,突然劇烈的震動,轟然間,一道巨大的裂縫被憑空撕開,lu出了其內,那聳立入天的風圳山。

    “還不是被老夫從內破開了!”在那野獸的咆哮里,傳出了一個yin森的聲音。

    在此山顯lu出來的一剎那,隨著天地被撕開裂縫,似封印被觸動,緊接著,遠處的風圳泥石城,全城大地驀然震動起來。

    泥石城修建的位置,與那風圳山的封印,存在了奇異的聯系,此刻此山封印被強行破開,引動了這股聯系,使得泥石城震動下,讓所有人都心神一震。

    隨著泥石城的震動,蘇銘在房間內清晰的感受,這震動越加劇烈,到了最后,幾乎大地在翻滾,蘇銘立刻看到前方阿公的封印,竟在這震動下第一次出現了黯淡!

    他精神一振,口中低吼,在其吼聲中,他的雙目漸漸似有了明月的虛影,可如今這外面風雪彌漫,根本就不見月在,但蘇銘的目中,那月影卻越加清晰起來。

    幾乎就是蘇銘目中有了月影的瞬間,蘇銘猛的沖了去,直奔那光幕而去,一次次的撞擊下,在那大地的震動中,這光幕越加黯淡起來。

    片刻后,在大地的震動到了極致,似泥石城都要全城崩潰的一瞬間,那光幕轟的一聲,直接碎裂開了大半,其上光芒完全黯淡,看其樣子,似快要崩潰,此刻,蘇銘身體一陣空虛,但很快,他左側的虛無紅芒一閃,似有一道紅線憑空出現,鉆入他的右手內,在他的身體上,那二百四十三條重疊化一的血線,再次浮出。

    其右手手臂上那鱗血矛,驀然幻化而出,形成了一直血sè的大雕,在一聲嘶吼下,沖向那光幕。

    轟鳴之聲在這一剎,驚天而起,那光幕顫抖中,在這大雕的沖擊下,直接崩潰,化作無數殘破的碎片倒卷,那冰雪蠻像完全的潰散開來,化作了無數雪花四散,卷動上天,似于天之雪碰撞,化作了一連串轟轟之聲,回dàng不斷。

    蘇銘,轟開了封印!

    他身子顫抖,噴出一口鮮血,那鮮血落在地面上,觸目驚心。他身體上那二百四十三條血線重疊所化的血芒,此刻黯淡下來,仿佛無穩固,潰散中一一隱藏在了蘇銘體內。

    蘇銘神sè憔悴,全身滿是鮮血,披頭散發,但他的雙目內,卻是依舊閃爍著光芒,這光芒,是執著,是堅定!

    “我沖出來了!!要用最快的速度趕回部落!!”蘇銘深吸口氣,他知道,這一次沖出,其主要便是那方才奇異的震動,可如今他來不及多想,身體猛的向前一步邁去,其速之快,幾乎化作了一道長虹,在地面上疾馳而去。

    蘇銘最凌厲的,就是其速度,他在不是蠻士前,便極為靈活,如今凝血境第七層,他的速度之快,已然到了一種驚人的層次。

    他沖出了烏山部的居所,沖出了街道,直接從那泥石城的城墻上躍起,此刻他心中的焦急仿佛火焰焚燒,讓他不斷地想要自己速度更快,再快!!

    在這種持續的爆發中,更因他之前的那吸收的一滴蠻血與體內那讓人難以置信的大量羅云汁液,使得此刻的蘇銘,他身上被阿公施展的隱藏修為之術,也出現了破綻,使得其修為,如今仿佛破冰而出的洪水,無掩飾全部。

    天空的雪,弱了很多,此刻只有零散的飄下,似這大雪到了盡頭,似這天空的月,將要顯lu出來。

    大地一片銀sè,但在這個夜里,這銀芒卻并非美麗,而是透出了一股蕭殺之意……遠處的天空,似隱隱出現了模糊的白邊,仿佛新的一天,快要到來了。

    只是那破曉前的黑暗,不知何時才可以融化。

    整個泥石城,此刻一片嘩然,眾多的族人全部走出,帶著恐懼與茫然,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甚至此刻,還有一片片房屋轟然坍塌,如同末世。

    蘇銘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他疾馳而走,幾乎就在他趁亂躍出那泥石城墻的瞬間,忽然一股危機驀然籠罩。

    “你不能走!”冰冷的話語傳出,蘇銘腳步一頓間,其身后的黑暗處,走出了一個人。

    一身紅衣,存在了似可灼傷旁人的火熱,一臉冷漠,帶著從骨子里透出的尊傲,正是葉望!

    “奉蠻公之名,今夜,任何非風圳族人不得離開風圳城!你很強,不過氣息很是紊亂,這片區域是我負責,你……不是我的對手。”葉望平靜的望著蘇銘,緩緩說道。

    蘇銘猛的轉身,盯著葉望,其雙目血絲彌漫,透出猙獰與瘋狂。

    其目光落在葉望眼里,使得葉望心神一震,這目光,他有些熟悉……

    ------------

    四更一萬三千字爆發,新書期本不能如此更新,但至今為止,耳根已經更新了二十五萬字,沒有去太在意那些規則,只渴求推薦票這里,能達到更高!

    道友們,耳根急求推薦票!!!

    <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6d0e2d">[email protected]</a>。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4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