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76章 不滅魂!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76章 不滅魂!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76章 不滅魂!

推薦閱讀:

    108d

    這是他第一次,在沒有吞噬不死hun的狀態下,獲得了記憶的蘇醒超級異手遮天最新章節!

    隨著記憶蘇醒,知曉了自己的名字,蘇銘閉上了眼,他身邊的那些不死hun,慢慢的飄遠,他們的意識還在mi茫,他們不會反抗。

    至于被蘇銘散去的那個不死hun,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了一些白霧,這些霧氣環繞在蘇銘身邊,似渴望融入蘇銘的身體內超級生物帝國最新章節。

    但許久之后,當蘇銘睜開雙眼時,他看著那些白霧,沉默的走了出去,沒有吸收絲毫,他的記憶里,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依舊還是模糊,但那種渴望吞噬不死hun的感覺,卻是隨著殺戮,減少了一些。

    他目中的灰sè里,此刻也多出了一些神智,順著腳下的大地,蘇銘向前緩緩飄去,時間慢慢流逝,轉眼就是半年,在這半年里,蘇銘經歷了數次殺戮,他不再去吸收那些白霧,往往在看到了不死hun群后,只要不是那種大規模的,他便會沉默的沖去。

    不吸收那白霧,不會讓他強大,故而每一次的殺戮,若是遇到那種茫然不會反抗的還好一些,但若是遇到了吞噬同伴強大起來的,就很是艱難。

    可隨著殺戮,蘇銘盡管沒有強大,但他的記憶卻是出現了新的蘇醒,他想起了自己的一些神通……

    他想起了離風斬,想起了雷蠻之術,想起了紅羅的一些傳承,用這些手段,蘇銘在沉默中。已經不再去選擇那些不會反抗的不死hun,而是專門尋找那些強大之hun,與其一戰!

    一次次的戰斗,蘇銘漸漸發現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他出手不夠果斷。花俏太多。不夠一擊斃命。甚至遇到一些危機之時,在選擇上會出現失誤。

    這種種的一切,代價是他的身體崩潰了數次,甚至他還遇到了兩次死亡……

    或許是沒有吞噬不死hun的緣故,死亡了兩次的蘇銘,在重新蘇醒之后竟與往常大不一樣,他的記憶沒有模糊,依舊是保持在死亡前的一刻,每一次死亡后。他都會去思索自己失敗的原因,然后去繼續殺戮。

    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正慢慢的強大。這種強大不是吞噬不死hun的強,而是自身對于戰斗的把握,對于術法的了解,對于意志的判斷。

    他的出手。已經放棄了很多無用的花俏,他的心神果斷堅毅,一旦出手,直指目標,絕不會有半點松懈與緩和。

    漸漸地,隨著殺戮的增加,隨著蘇銘不斷地死亡與復活,隨著他對于自己每一次失敗的總結與改進,他殺戮的速度越來越快,他開始把目標放在了大群不死hun中的那些強大之hun身上,而非小部分不死hun群。

    這樣一來,他要面對的這種強大之hun,數量會多了不少,對他而言,危險的程度也會隨之增加,但這種殺戮帶給蘇銘的除了戰斗的蛻變外,還有繼續的不斷蘇醒。

    他不但想起了自己的神通,想起了自己的名字,甚至他還想起了這里是……燭九yin的不死不滅界!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在死亡了數十次后,在殺戮了不知多少不死hun后,在放棄吞噬了磅礴的白霧后,他的記憶里,浮現出了一幕幕,他上一次輪回的一切!

    他看到了自己在上一次輪回里,吞噬不死hun所經歷的一切,直至在那號角傳來的地方,在那里死亡的一幕。

    他的記憶在這里出現了停頓,無法再想起更多,即便是上一次輪回里,在那蛇龍身上的一幕,他也只是模糊,不知曉自己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要在那鱗片上刻下印記。

    但他有種感覺,若自己繼續這么下去,那么終會有一天,他可以想起所有。殺戮,一直在繼續

    1454

    ,蘇銘穿著一身黑袍,他的頭發無風自動,風蠻之術被他用自己的方式改變,雷蠻之術同樣如此,這種改變,使得這術法的殺傷力更為果斷。

    這樣的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蘇銘從一群數千的不死hun中走過,他的雙腳沒有半點停頓,所過之處,其右手往往一指之下,便有強風呼嘯憑空而動,左手一拳,雷霆轟轟,形成大片的崩潰爆開。

    那群不死hun中的幾十個強大之hun,在蘇銘從他們身邊走過后,一一身軀消散,化作白霧,可蘇銘卻不去吸收絲毫。

    這樣的廝殺已經無法滿足蘇銘,無法讓他獲得更多的歷練,這種殺戮難以讓他體會到危機。

    百年的殺戮,他死亡了同樣近百次,但每一次死亡后的復活,蘇銘都會去思索緣由,改變讓自己死亡的一切根源,進而去超脫自身。

    他的意志在這百年里經歷了難以想象的磨練,隨著他的殺戮,隨著他的記憶一次次的恢復,他想起了更多次的輪回,那每一次輪回的往事,都被他陸續的想起。

    他的神sè漸漸麻木起來,只是這種麻木與他曾經的輪回比較,看似一樣,<!--中间广告位置-->可實際上卻是完全不同,這種麻木是因習慣,因冷漠而出現,而在輪回中的麻木,其內在的根源是茫然。

    一個因習慣,一個因茫然,兩種麻木,如天地之差。

    蘇銘的身上也有疲憊,這種殺戮的疲憊,這種為了記憶的恢復,不得不去戰斗的感覺,讓他有種身心憔悴之感。

    但,一切還要進行下去!

    直至又過去了一百年,他想起了自己前一萬次的輪回,對于這蒼茫的大地,這不死不滅界的所有范圍,他在這些記憶里都了如指掌。

    他殺戮的目標,開始放在了那些如當年的紅發大漢那般的不死戰hun身上,唯有這樣的戰hun,才會讓他在與其廝殺時。感受到死亡的危機。

    “有蒼天,就有大地……”蘇銘出手,在一處天空上,與一個全身被黑霧繚繞的身影,正展開生死之戰。那黑霧身影傳出的低吼驚天。其動作冷熱交錯。冰火疊加。

    “有火焰,就有冰水……”在白sè的大地上,一處凸起的山坡處,與蘇銘交戰的是一個老者,這老者白發蒼蒼,目中麻木,但出手之時的一按一抓,卻是讓蘇銘多次的崩潰死亡……

    但每一次蘇醒后,蘇銘都會去繼續戰下去!

    “有壓力的崩潰。就要吸收的吞噬……”蘇銘在天地間,與一個三丈大漢正全力廝殺,這大漢的拳頭具備了輕與重兩種不同之感。讓人很難承受,其怒吼連連,吼聲中傳出更多的,是三個字!

    “不滅hun!”

    “燭九yin的不死不滅界。其中的不死與不滅,也是如此……”蘇銘盤膝坐在這白sè的大地一處凸起的山峰上,看著灰sè的天,喃喃自語。

    他的記憶已經恢復到了數十萬次的輪回前,時間已經過去了四百年,在這四百年里,他沒有吸收一絲一毫的白霧,全部都是依靠自身,在一次次的死亡與蘇醒中,去戰斗!

    這里有很多人,他依舊還是無法勝利,比如那三丈的大漢,比如那一按一抓的老者,蘇銘在他們的身上,經歷了多次的死亡。

    “這里的一切,都存在了正反兩面,如那一按一抓,按是送出力量崩潰萬物,抓是吸取霧氣滋養靈hun……

    如那一快一慢,如那一輕一重,還有很多……全部都是正反兩個不同的區域。”蘇銘閉上了眼,神sè麻木中蘊含了思索。

    “不死hun,便是我之前輪回的樣子,吸收這里的霧氣,滋養靈hun最終強大起來,而不滅hun……則是我現在走的道路,如兩個極端!

    不死,是他永遠不會真正的死亡,每次都可以復活,但復活后的記憶會消失,半點不剩……而不滅,則是我的記憶不滅,可以在無數次的死亡蘇醒后,保持原本的記憶!

    或許這燭九yin的不死不滅界,本就是為了不滅之hun準備……只是不滅,需要的是一股強大的意志,若沒有這種意志,難以堅持到最后……”蘇銘右手抬起,向著身后很是隨意的一指,這一指之下,在他的身后虛無中立刻鉆出了一個身子矮小之人,此人一臉麻木,張開大口正要吞噬,可蘇銘的手指已然點在了他的眉心帝國再起之全面戰爭無彈窗。

    轟的一聲,這矮小之人身軀爆開,化作了白霧,在蘇銘大袖一甩下,這霧氣向遠處散開。這件事情對蘇銘來說,如呼吸一般尋常,沒有讓他的思索有半點的停頓

    6cd

    。

    “尋找屬于自己的正反兩面,不是天與地,不是冰與火,不是那一按一抓,也不是輕與重,同樣不是快與慢……”蘇銘的雙眼睜開,看著灰sè的天空,沉默中,恍惚起來。

    時間慢慢的流逝,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蘇銘始終坐在這里,他的四周存在了大量的白霧,這群白霧都是被他在此地殺戮的不死hun散出,且因這些白霧的存在,對于很多不死hun來說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往往有不死hun來臨,吸收了白霧之后自身強大起來,可都是在撲向蘇銘的一瞬間,被蘇銘一指點在了眉心,轟然崩潰而亡。

    這一指,是蘇銘在這七百年的時間,在這殺戮與思索之中,結合了他的風蠻,雷蠻,元嬰的神通,還有此地他無數輪回記憶里的種種一切,衍變出了一式殺招!

    這殺招很簡單,只有一指,但這一指具備閃電的速度,具備風雷的力量,具備一抓一按的奇異,具備了輕與重的根源,具備了快與慢的法則,具備了蘇銘的生命與靈hun!

    直至這一天,蘇銘的記憶里,在那無數次的輪回中,出現了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降臨在此界的一幕……他想起了自己為何到來,想起了小蛇,想起了那黑袍老者,想起了他與燭九yin一戰時,讓他心神觸動的話語。

    “天與地的融合,冰與火的融合……融合……”蘇銘的雙眼在盤膝于此地這數百年來,第一次睜開,其目中lu出精光。

    “我明白了……”!。

    !分享!

    0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4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