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25章 巫城 - 求魔 - 武俠修真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求魔 >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25章 巫城

第二卷風起天寒 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25章 巫城

推薦閱讀: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三卷 名震東荒 第425章 巫城

    ------------

    第三卷名震東荒第425章巫城

    “墨兄修為之深,觀察之敏銳,讓南宮佩服!此后一路,但凡墨兄開口,南宮必定遵從!”追來之后,南宮痕臉上略有尷尬,向著蘇銘一抱拳。

    他身后那右臂枯萎的少年,看向蘇銘的目光里,也不再是冷漠,而是有了一絲好奇。

    “墨某也只是運氣而已,南宮兄若仔細去觀察,想來也能看出端倪。”蘇銘搖了搖頭,平靜開口。

    “墨兄不必自謙了,說心里話,我是一點都沒看出那里有如此兇險……”南宮痕苦笑,向著蘇銘再次一拜。

    蘇銘笑了笑,不再說話,與南宮痕一同繼續展開速度,帶著那三個少年男女,疾馳而去。

    有蘇銘的神識,再加上南宮痕的靈媒游魂回蕩,途中雖說遇到了幾次兇險,但均都避開,即便是繞了一些遠路,可卻沒有遇到生死危機。

    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距離巫城越來越近,南宮痕這里對蘇銘更為敬佩,且對自己當初邀請蘇銘同行的舉動,深感正確。

    要知道途中有那么幾次,蘇銘提出繞路行走時,他雖說遵從,但內心一直在好奇蘇銘是怎么判斷出來的,直至他有一次在蘇銘的要求下繞開時,回頭親眼看到幾道長虹在遠處疾馳而去,可那幾人卻不知怎的,突然間發出凄厲的慘叫,身軀竟轟然爆開成為血肉四濺時,他內心的駭然,已經到了極致,對蘇銘的判斷與選擇,心服口服,沒有任何遲疑的,遵從到底。

    阿虎那里,對蘇銘已然敬若神明般,那目中的狂熱,任何人都可以看出,至于少女蘭蘭,一路經歷了這些事情,就算是膽子再大的她,也覺得頭皮發麻,背后涼風嗖嗖,看向蘇銘的目光,大為不同。

    還有那跟隨在南宮痕身后的少年,也同樣如此,他可以對任何人冷漠,即便是南宮痕那里,他也是冷漠對待,可在看向蘇銘時,那冷漠的目光消失,取而代之的已然不是好奇,而是尊敬。

    一路走來,蘇銘儼然成為了眾人之首,他提出的任何改變路線的話語,都被旁人毫不遲疑的遵從,到了最后甚至都不需要去說,只要他這么走,南宮痕等人立刻跟隨。

    “這白牛部真是好運,能找到墨兄這樣的人守護他們來試煉的族人……”途中,南宮痕時而把目光落在蘭蘭與阿虎身上,內心頗為感慨。

    他知道,或許其他人有辦法來到巫城,但以他的修為,若無蘇銘指引,恐怕很難保護身后少年安生,甚至自己的性命都會九死一生。

    可眼前這白牛部的少年男女,一路根本就是毫發無損,這一切,都是因為墨蘇。

    一個月后,在這有驚無險之中,蘇銘一行人,來到了這片巫族范圍的中心,巫城所在,在靠近巫城百里的范圍,便是禁空之列,蘇銘與南宮痕從半空降下,踏在了大地上。

    巫城并非太大,可修建的卻是極為磅礴,它成方形,四周有十丈之高的巨大城墻,通體赤紅,如被鮮血染成,那赤紅的城墻,時而散發出紅芒,形成了一股威懾,讓人看去時,難免心神震動。

    巫城只有一個大門,進出全在那里,城池內,在百里外看去,有不少獨特的建筑若拔地而起,崢嶸畢露。

    尤其是那城池中心,有一座高聳入云的石柱,透出滄桑之感的同時,在那石柱的頂部,赫然放著一顆巨大的頭顱,此頭顱足有百丈大小,不知怎么保存,只是腐爛了小半,可依舊能看清其樣子,顱內中空,被套在那石柱上,成為了巫城內,最顯眼的建筑與標志!

    那是一顆,滿是垂枝,樣子似人,但看去卻是如枯木外表一般的巨大頭顱,這頭顱通體褐色,五官清晰,乍一看是人,可仔細看去,這分明就是一塊巨大的木頭。

    物無數的枝條如觸手一般,在這巨大的頭顱上垂著,最長的足有近百丈,粗細不一,長度不同,被那石柱撐起,遠遠看去,那石柱仿佛是一把龐大的長矛,如將這頭顱高高舉起一般。

    “終于到了巫城……墨兄,這一路在下言辭難以表達感激……”南宮痕看著巫城,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向著蘇銘抱拳,神色帶著感激之意。

    “南宮兄不必如此,墨某也是要來巫城,你我結伴也是相互照應,況且南宮兄也要參加賭寶大會,在下之前在外時聽說過很多,當年因事沒<!--中间广告位置-->有參與,如今到來,說什么也要去見識一下,還需南宮兄代為介紹。”蘇銘微笑說道。

    “此事好說,這賭寶大會我參與了數次,墨兄此番到來,的確要去見識一下,或許運氣好,可以開出至寶也說不定,不過墨兄,在去之前,還是要先租下九陰靈……”南宮痕經歷了這一路的事情,對蘇銘也有了更深層次的結交之意,聞言立刻開口。

    “這樣,若墨兄不嫌棄,你我在巫城內,住在一家客棧可好?這樣的話,彼此聯系也都方便很多。”南宮痕略一沉吟,向蘇銘提出了邀請。

    蘇銘思索了片刻,含笑點頭謝過。

    南宮痕哈哈一笑,便于蘇銘一同走出,帶著身后三個少年男女,向著巫城快速走去。不多時,眾人便來到了巫城之外,此刻在這里已經有了不少等待進入城內之人,排出了一條長長的隊伍。

    那些隊伍里,絕大多數都是少年人,幾乎沒幾個少年人之間,都有一個央巫作為守護之人存在。

    無論是少年人還是那些央巫,大都身上帶著傷勢,有不少此刻面色慘白,似傷勢很重的樣子。

    這等待進城的隊伍很長,但前方的盤查極為嚴格,有十多個衣著統一的央巫,在城門外往往需仔細的盤查后,才會收取一些費用,讓人進城。

    等待進城的長隊內,有不少人盡管神色不耐,可看了看看些衣著統一的央巫后,卻是忍了下來。

    不過,時而也是有一些人到來后,憑著特殊的身份,不需排隊,直接走到了大門前,在簡單的盤查之后就進入到了城里,這些人無一不是大部,還有的則是與巫神殿有些密切的關系。

    “這么多人,等排到我們進城,豈不是要等待明天?”在來到城門外時,蘭蘭看著那長長的隊伍,嘆了口氣,但她也觀察到了,這些排隊之人里,每一個如她這樣的少年人,大都是神色萎靡,顯然這一路很受波折的樣子,更有不少,臉上還帶著哀傷,顯然是途中有同伴死去。

    回想自己這一路的有驚無險,蘭蘭不由得看向了蘇銘。

    蘇銘神色平靜,目光在這人群上掃過,他不介意等到明天,此事無礙。

    “不需要等,我們直接進去就是。”來到了巫城后,南宮痕精神一振,聽到蘭蘭的話語后,他有心要在蘇銘面前讓其知道自己的人脈,畢竟結實朋友,對于他們這個修為來說,除了投緣之外,還有就是相互的價值。

    蘇銘這一路上的輕描淡寫,在南宮痕這里看去,這便是極大的價值,所以需要結交,可他覺得自己的價值還沒有體現,此刻笑著開口時,他帶著眾人向前直接走去。

    蘇銘嘴角露出一抹輕笑,南宮痕的想法,他多少看出了一些,見對方如此自信,想來必定有辦法的,且有能不在這里等著的方法,蘇銘自然不會選擇在此地排隊到明天。

    跟在南宮痕身后,蘭蘭與那兩個少年,也同樣隨著走了過去,這一行五人不去排隊,直奔城門走去的舉動,立刻引來了人群里的諸多目光,紛紛看來時,有不少作為守護孩童的央巫,在看到南宮痕之時,立刻露出驚訝,不少更是隔著老遠抱拳,微笑打著招呼。

    “原來是南宮兄,南宮兄這次是替哪個部落守護?”

    “南宮兄,多年不見,近來可好。”

    “哈哈,南宮兄,等到了城里,你我可要一醉方休。”

    南宮痕臉上帶著微笑,一邊向前走去,一邊向著那些人一一抱拳回禮,絲毫沒有因打招呼的人太多,而出現錯亂之感,一切都井然有序,顯然是習慣了這樣的舉動。

    直至南宮痕來到了城門外時,那在此地盤查的十多個衣著統一的央巫,一個個臉上露出微笑,竟對蘇銘等人沒有絲毫盤查,而是散開道路時,蘇銘對南宮痕的人脈,有了驚奇。

    南宮痕臉上始終帶著微笑,與那些守衛在此地的央巫打著招呼,便帶著蘇銘等人,走進了城門。

    “南宮兄識人之廣,讓墨某很是佩服,不過能讓巫神殿的守衛直接放行,怕是并非熟識的緣故吧。”走在城門通道內,蘇銘笑著開口。

    “讓墨兄見笑了,在下喜歡結交朋友,再加上我家老爺子同樣朋友不少,我從小就在巫神殿長大……所以,見笑,見笑。”南宮痕笑道。

    蘇銘笑了笑,正要說話,忽然他笑容凝固,雙目一縮,他看到了在前方,于通道外城內,走來的一個女子。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33/2193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